《父亲的故事》十),生存的亮光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9 17:23:29

1,生存的亮光当八路     

长被日本鬼子捣死之后,当什么兵的消息就在里传的热闹起来

外庄传来消息说:当兵一定要当国军!那是正规军,有吃有喝有穿还有

饷,国军抗日呢!八路军是共产共妻,穷。少吃无穿无饷,和在家里饿饭无两样。

好男不当兵,饿的没出路才去当兵,那必须得找有吃有穿有军饷的军队啊,当然只能当国军。

外庄还传来消息说:八路军才是真抗日!当兵就当八路军!还说:八路军招人可严格着呢,独子不招,年龄小的不招。一句话,不像国军:是个半大小子就逼你当兵。

 

荒年里当兵的人多,这是穷人混口饭吃的一条出路

这个理儿是民间传下来的硬道理,是每一个被逼到生活绝境的男人必须选择的主要活路。

     村村寨寨闲谈传说能立得住脚的,多半都是由德高望重的庄长寨主相信的为主。

现在,上盐店庄没有了护庄的当家人庄长,一时间仿佛六神无主。

 

正在人们六神无主时,从外面传来更恐怖的消息,当八路军就是学坏,谁家有人学坏就灭你全家。

律胡子家就是因为他儿参加八路军的事被吃官饭知道后,而惨遭灭门的。东庄一小子当八路被灭全家,西庄当八路被灭全家。这些被灭全家的事儿都是大家伙儿认识的人,真实的眼前事很具恐吓力!

 

大多数一辈子都没去过县城的上盐店人,心底里是啥主见呢?

他们选择的是,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俺经历过”这事,“俺经历过”的事反复发生,这样铁打的事实,庄户人用自己经历来判断孰是孰非不彷徨。

上盐店人在经历过小鬼子进庄捣死庄长,鬼子汉奸顺带把庄里的鸡鹅猪洗劫一空。驻在诸满的国军,乡长出面都请不来。

过半个月的初八二更天十个扛着枪的汉奸们(当年不管是二鬼子三鬼子,只要是跟小鬼子屁股后面转的中国人,上盐店人都叫他们汉奸,这些人都披一张“黄狗皮”)打进村来

每家都被抢掠过好几次,家里啥都没有了上盐店人索性也不再和他们争夺,随便他们翻箱倒柜。汉奸们抢不到东西,就把每家的男人揍几枪托。

上月被鬼子打死的律庄长三哥家,后来挨揍的是他的19岁的大儿子律玉坤。

律玉坤火爆脾气,也抵不住扛着枪的几十个青年男人,律玉坤火爆脾气也压住火气,护住家里的女人不受连累,这种事男人必须顶着。

汉奸们打过人后就骂骂咧咧的出了村,律玉坤忍着伤痛在思考这种日子会有多久?如何应对! 

上盐店人在这一系列的亲身经历的残酷事实面前,就认定了听说的八路真抗日!国破家亡,抗日是救国护庄的唯一出路,是忠义之道,是正义之道!

对外面“当八路,灭全家”的恐怖风声,庄户人自有躲避凶险赴正义的心底主张!

国破家亡之时,淳朴的庄户人懂一个理儿,那就是:庄和土地都没了,都被东洋鬼子占了,咱都断子绝孙了,是图眼前“混饭吃”的事大呢?还是拼命保家卫国事大?

老百姓心里有杆秤,这杆秤,几千年前都已刻进咱民族的文化基因里!

 

2,凤林家没过年饺子吃。

在风雨飘摇,民不聊生中,一九三七年的腊月如期而至。

腊八节后第5天,抗长活的老大士奎也回家了,眼看年关将至,家里只有点瓜藤和瓜叶还得省着吃,留着点渡春荒,当家人凤林整天急的愁眉不展。

回家没活干没饭吃的士奎,每天和牛倌二弟一起进山混吃的,弹弓下的斑鸠麻雀,打着啥吃啥,每天还带几只回家给爷娘和三弟吃,他心里很踏实。

士奎就因为打几只麻雀吃,在家就踏实?不是!是因为他爷娘同意了他的要求,吃过大饺子,就去当八路”。

士奎要求当八路,为什么必须过年后才能去?

 

上盐店人把每年的大年团聚,认定为居家过日子的第一等大事,年三十夜的一餐饺子更是验证当家人能耐的第一标准。

在上盐店,家里穷,可以一年吃不上饺子,没人议论你一遇上荒年,匪患年,谁家不穷?但是不管你家多穷,大年三十夜过到正月初一的那个守岁时辰,五更天必须要饺子。不然的话,算你没过年,也属你来年受穷不吉利。这家男人更要被全庄人拉笑话,说是好吃懒做才会没大年饺子吃的。

可是,一九三七年进一九三八年的这个大年,凤林家就是穷的没有饺子过年。这个境地是万恶的汉奸小鬼子抢劫造成的。但是,过年是自己的事,怪谁也解决不了大年没饺子呀。

悲催的士奎爷凤林,这一个年关真难过,所谓年难过年难过,凤林的人生这是第一次过年饺子没着落

能说会道的王凤林,上盐店庄老石棚下的主力唱将,庄里人尊称的凤林叔却落得今日过大年没饺子吃。这可怎治?俺能给人说小鬼子第一次进庄扫荡那天,俺家把所有的粮食都晾晒在关帝庙前的大石板上,全部被小鬼子略走?俺能说因为俺家公鸡王啄破了小鬼子的脚裸,小鬼子把俺家的大猪小猪都掠抢一空?

这要是在往年,去诸满有钱人家扛活,也能挣叨来全家人的大年饺子。现如今兵荒马乱,往年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诸满,自从鬼子进盐店庄后,诸满就死一样的寂静。这不大儿抗长活的的诸满东家,也请不起长工啦。

反正那,大年初一没饺子吃就是对不住妻儿,就是件不光彩的事,说啥都是白说。

郁闷着,烦恼着,大年还是如期而至,它不管穷人家如何穷苦,它也不管小鬼子整天祸害人,大年三十带着个大晴天还是来了。

父亲凤林从早起来就蹬在被小鬼子炸毁的村南围墙跟,吧嗒吧嗒抽烟,抠烟袋锅,装烟点烟。

一直坐到太阳偏西,见下盐店南岭一个妇人翻过岭子,她手里提着布袋子,沉沉的呢。风林叔这会儿巴望着想:要是自己的亲戚就好了,但是又不敢奢望想。

凤林就这样蹬在南墙根下,抽着烟,想着包饺子的面,看着南面的来人,郁闷着。

竟然是诸满的姐手里拎着半袋面和几块豆腐。姐姐的出现对于王凤林来说,那简直是天降福音!

凤林接过姐手中的面和豆腐,招呼姐一块家走。姐说:“我不进家了,过年价不要折你的福。俺家里也是被小鬼子抢空了。你姐夫刚整回来的面和豆腐,我就先给你们送过来,让仨侄子吃顿过年饺子吧。初二我再进门,给你们送碗猪肉饺子吃③。

凤林二姐往东北向看看问:姐家,好么?”④

小兄弟凤林对姐的话一一作答。

王凤林在南村口含泪目送姐姐回诸满婆家。 

3,大年夜爷送俺哥当八路⑤

一家人欢欢喜喜包大年饺子,这时已经天黑,一家人都坐在火炉边给年守岁。这个年过的除了那一炉火是红的,坐着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话说。

在燃烧着的柴禾噼噼啪啪声中,长子士奎抬头望望爷娘,瓮声瓮气的说:吃了饺子,俺就走。爷,你说送我去当八路打小鬼子

虽说,爷娘心里明白过完年送老大当八路,是商量好的事儿。但是,老大这会说吃碗过年饺子就要走,还是话语怔住了。爷娘抬起头来看着老大懵懂着的老二士文性急地补一句:当八路好,知道八路军好人,跟好人才能学好,爷,这是你说的,俺也去学好

风林看着着两个儿子都仰着脸看着自己,他稳稳的扣扣烟袋锅,缓缓的说八路军不欺负穷人,八路军从兵到官都是好人,这是真的。

风林望着老大很认真说:都说国军和八路都是抗日的,但是,当国军能吃饱饭,还发军饷。当八路和在家里一样吃不饱饭,不挣钱,你可想好了?!

士奎倔强的说:八路军是好人,不欺负俺穷人,俺愿意去当八路。俺当八路怕连累爷娘要坐牢,俺知道。

士文好像很懂地说:爷娘都不说,谁也知不道俺俩当八路呀

士奎娘点点头说:老二说的对,俺不说就管。就是俺和你爷坐牢也木(没)事,人要学好,当好人事大。

凤林侧过头看看妻子,点头应承。又微笑着看看士奎说:老大有准星,不孬

士文反应快,看见爷娘都说好,就想着大哥这事能成,一高兴,一个反手扭膀子,把士奎的右臂反扭到背心放着。一边看着爷娘犟着脖子说:也去,也送去当八路!

士奎不搭理大兄弟士文的闹场,直冲着父亲说:今去,就要去!士文也哟呵说:今去,俺俩一块去!

父亲凤林,很满意地看着一家人这么齐心要老大当八路军。我们啥兵都遇见过,就是没见着八路军。八路军的好名声却传得很快很远,这事儿必定是真的。然后望着妻子刘氏说:俺今就送老大去后山找找八路?

刘氏看着丈夫低声说:去吧,早点走,快点回,别碰着人。

士文一听没自己,就急眼翻白的冲着娘说:我呢?娘一使劲,一把拉住士文坐下,说:你还小,八路军不要!等长大点儿再。看你害着眼病,八路军才不要呢。

八路军不要害眼病的人。这是士文的软肋。被娘击中软肋的士文服气了但也生气了。他气得不理睬爷娘,也不送大哥,一跺脚上炕睡觉去了。躺在炕上脑袋里还在转悠着俩学生和他们一起玩耍,叫他们唱抗日歌曲,称赞他是团长的场景,这俩学生是八路么?快乐的场景一幕幕出现,为甚爷娘不准自己当八路?士文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就气气憋憋,不知不觉中十一岁多的少年士文在炕上睡着了。

东边天际线刚露一线鱼肚,王凤林推开柴门进院子。看见妻还坐在北屋火炉边。凤林推门进屋也坐在火炉边,拿出别在腰间的烟袋装烟点烟,妻刘氏急切的不耐烦的问:“撞见人么”?凤林这时才想起妻还担着心呢。凤林丢下拿起的点火棍回答说:“”。

   凤林边吧嗒着烟边告诉妻这一路上见闻:“咱爷儿俩紧走慢跑的一直走到大青山边在那个山坳里,有人从路边树丛出来,当时吓俺俩一跳,还没等开口呢?对面人就说大爷是送儿子当八路么?嗨,好眼力,我心里高兴,口里慢慢的问:你们….?就这样他们领着俺俩趟过一个山坳,就进了一个小院,院门口有俩人迎着俺呢。嗨,这八路军就是咱们庄户人样子,都分不出来谁是当官谁是当兵,个个和气实诚,没半点架子。坐在火炉边,他们给俺爷儿俩递过来一张瓜叶面煎饼和大葱,俺边吃边说话。大个子长脸八路军对说:八路军铁心打小鬼子,一定把小鬼子打回他的东洋老家,请大爷您放心。姓魏,以后有时间会来村里看望乡亲们。这个姓魏的八路军,学生样,长脸,高个头很壮实,对说话很礼貌很敬的样子。

八路军确实是好人,个个是好人,今儿个算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了。士奎这小子有头脑,要当八路是走对路了。

对了,他娘,俺在八路军那里给老大报的16岁。俺听说,八路军不收小于十六岁的孩儿,俺怕出错,老大怨我,就虚报了。”士奎爷说。

士奎娘答:再过俩月就满15岁,这可不是在16岁里,按老话说17岁也木错呢。

夫妻俩很满意,老大当了八路军,去打鬼子,去学做好人。

这个年后,庄里一下子少了八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老爷儿们都不吱声,妇道人家,更不言语。

 

 

注释:

士奎当八路。1938年1月31日子夜,士奎参加的是费县抗日游击队。群众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统称“八路军”。同年。改编为第一游击大队,改编到八路军山东纵队。1940年山纵组建炮兵,王士奎编到炮兵连担任班长(士奎聪明勇敢,又有在庄里折腾打土匪用的火铳炮的经验)。1941年大青山突围负重伤,部队医院治疗定性终身残疾,1944年夏季专业。孤寡一生(残疾男人娶不到媳妇)。

①小 年:上盐店人信,“官三民四”的规则。即,腊月二十三是官员的小年,腊月二十四是普通群众的小年,至今如此。   

②折 福:    上盐店人规则,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出嫁的闺女不能回娘家,因为那样做,就是折了娘家亲兄弟的福。至今还在传承着。因为计划生育的原因,没儿子的户已经不遵守这个信条。

③猪肉饺子: 上盐店人吃过年饺子,大年初一不准吃肉馅饺子,全的禁荤,

饺子都是素馅的。只有到了正月初二才能开荤。至今如此。

④俺姐:    这里指庄长律三哥的妻子。她们是亲姊妹。

浏览:61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2-06-29 王建興

    前面庄长被小鬼子捣死的故事,都是因大爷当八路引起的我的提问。 万事有源头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