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故事》十三)魏八路驻上盐店庄1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7-13 11:36:57

十三),魏八路驻上盐店庄

               --英雄者,国之干,庶民者,国之本。

 

     一九三九年一月,日军打通临淄公路,占领费县城及公路沿线的薛庄,诸满,上冶一带各大城镇。接着小鬼子一波一波地扫荡逃进蒙山的国军张里元部。

二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费县机关干部和学生武装力量在芦山阻击小鬼子,延缓了小鬼子西进的速度。

二月,费县东流村抵抗小鬼子进村,全村人浴血抵抗小鬼子.....。

二月,小鬼子诸满村筹建红部。

二月七日,魏八路上盐店建民兵,建儿童团。魏八路说:小鬼子“红部”的邻庄上盐店最合适开辟抗日游击区。

    魏八路和李八路领庄户人宣誓:

俺一定坚守沂蒙山!

绝不离开沂蒙山一步!

和八路军一起誓死保卫家乡,保卫俺庄!

锄奸抗日!抗战到底!

誓死把小鬼子赶回东洋老家!

 

1,不约而同

玉坤庄歌操心的命。这不,虽说冬播顺畅(八路军教训了汉奸),这会儿小麦正睡在白花花的“棉被里”好舒坦。但是,开把年的春播夏收咋办?

汉奸是不长记性的,如今小鬼子势头强,趋炎附势的汉奸指定要乘势打砸抢捞一把?

     这二年的经验告诉庄户人,凡事必须事先预备,否则就会被鬼子汉奸祸害殆尽。

进入腊月,玉坤就为三九年的春播急得不行,他去找庄哥商议,知道庄哥也在着急,这哥俩思来想去没招,最信得过的只有八路军。哥俩想到这里,又突生危机感。

庄哥说:“估摸着,各庄都在找八路军帮忙,俺庄还能排上队?”

玉坤说:“就是,所有的军队,只有八路军帮穷人。现在穷庄穷人多的厉害,的确会忙不过来。”

性子急的玉坤眨巴一下眼睛坚定地说:“走,咱今儿个就去请八路,早早地报名排队,抽空就去问问,咱住在山边,这就是有利条件,是不?”

庄哥忙点头赞许玉坤大哥的点子,起身说:“走,这就进山去,天撒黑出山回庄。”

这天是腊月十八。公历一九三九年二月6日,立春后的第二天。

一路好顺畅,老地儿老人家,庄哥家的亲戚依然那么热情。庄哥说明来

意,亲戚说:“真巧了,魏排长昨儿个还告诉我,若是你俩再来,领你们直接去见他就对。嘿嘿,这说曹操,曹操就到,魏连长真神。”

玉坤愣着问:“魏连长?谁?”

庄哥亲戚笑着回:“上次说有任务的那个,没能随战士们同去帮秋收的哪一位学生八路。”

三个人相互看着笑,庄哥玉坤哥俩笑的好骄傲。八路军连长都知道俺,能不傲娇?!。

三人翻过岭,就来到魏排长住的那个农家院,这会儿离天黑还有个把时辰。庄哥亲戚把这哥俩交给魏连长就家走了。

魏连长给他俩端碗热水,坐下就开聊,魏连长说“小鬼子把临淄公路打通了,公路沿途的主要村镇全部占领了,他们现在要修建‘红部’了。

俩大哥不懂地问“红部?,是啥?”

“红部是炮楼中的一种,炮楼是小鬼子的一级军事建制,是一级管理单位,也就是一级政权,一级建筑形式,是小鬼子统治中国最基层的组织形式。是他们最根本、最普遍、最有效、最得心应手的军事手段和工具。”魏八路耐心的像讲课式的说给俩庄户青年听,俩青年由开始的不懂,渐渐地听的很气愤的样子。

魏八路接着说:“我们得到情报,小鬼子要在诸满修建红部,有两层地下室,其中一层是地牢,地面上四层高的顶层是平顶,顶上架设小钢炮和探照灯。开始会派一个连或更多的小鬼子来此驻守镇压周边的村庄。诸满村的鬼子红部,正召集汉奸卖国贼,什么维持会等,在诸满建立中国人的行政组织,支持小鬼子的统治和实施武装镇压及经济掠夺。在诸满村红部周围,小鬼子同时间再修建5-6个低一个级别的炮楼。”

魏八路见玉坤脸色涨得通红,他知道这是恨小鬼子而憋得。

魏八路换个轻松的语调说:“咱上盐店庄和诸满村是地连地的邻居,对不?”

青年俩听到这话,脸颊肌肉缓解松弛很多,他们点头答“是的”。

魏连长站起,拿起桌子上的烟丝袋递给坐在靠自己近的玉坤,玉坤接过礼让给庄哥。

“咱准备呀,驻你们庄去,和你们一起跟小鬼子周旋,不能让小鬼子像欺负你爷那样继续欺负咱庄,你俩看,怎样?”魏连长诚恳地看着玉坤和庄哥说。

哥俩懵了0.1秒,接着兴奋地仰天一喊“天降神兵”!

玉坤急吼吼地问,驻多少兵?哎哎,没事,木事,不管驻多少兵,俺都有办法让他们住好吃好。您就驻俺家,俺家上院给您住

魏八路看着他俩如此高兴,满心欢喜地打断玉坤的话说:“住俩人,俺和另一个干部。啥士兵?你们就是士兵呀,全庄人都是士兵呀,有你们就足够,还带啥士兵?”

哥俩被这么大的好事,激动的有点懵。庄哥脑子灵,他看着魏连长把实话道出来:“咱俩就是来请您们的呢。”

玉坤边点头便重复说:“俺庄天降福报,天降福报!”

三个人就像久别的老朋友,嗨聊起来,玉坤的问题多,他百问千问归总就是一问,怎样才能把小鬼子打回东洋他自己的家!

玉坤那劲头就是,若能讨得一锦郎妙计,俺律玉坤自己个就是活“武松”,三拳头就能把日本小鬼子打趴下,咱就给亲爷报了仇,咱就不枉活在人世!

哎,可怜的庄长长子律玉坤啊!

魏连长很理解玉坤要报“杀父之仇”的愤懑。他顺着玉坤的情绪,讲解着敌强我弱的现实中,咱该如何打鬼子,讲着讲着就讲起毛主席的《论持久战》。 

魏八路简要地解读着毛主席《论持久战》:“兵民是胜利之本”。“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

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上过学堂的玉坤大哥和庄哥,听着听着就有了毛塞顿开的意味。

三人谈的正欢,进来一扎着绑腿,穿着整齐的学生模样的青年叫声“老魏”,魏连长回声“老李,来!这是上盐店庄的俩大哥。咱讨论的事,这就成了”

接着魏连长对哥俩说“从今后,咱是魏八路,这位是李八路,不能再喊啥排长连长的啊。”哥俩点头。

玉坤长舒一口气说:“咱这就一起回庄去吧。”

魏八路看着李八路说:“走,赶紧点走,还能赶上看庄里的“唱大戏”呢!说完,俩人进里屋,戴上灰色的帽,背上枪出来,魏八路背的是“三八大盖”,那种威武把玉坤羡慕得了不滴!

庄户人日思夜想着请抗日的八路军来帮助护庄,八路军周密策划着如何发动全体中国人共同抗日。这真是不谋而合,不约而同!

浏览:114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2-08-19 王建興

    庄户人日思夜想着请抗日的八路军来帮助护庄,八路军周密策划着如何发动全体中国人共同抗日。这真是不谋而合,不约而同!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