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战邮改造旧邮的经过(文/山东战邮)

Cpost 发表于 2018-11-23 21:28:13

    山东战邮产生于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它的前身是交通站。随着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发展,我们迫切需要自己的通信联络组织。1938年12月,中共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纵队在沂水县大王庄成立交通总站,归分局交通科领导。1942年2月7日,山东战时邮务总局在沂蒙山区的沂南县宣告成立,山东人民邮电事业从此创立。此后,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山东战时邮政不断发展壮大,形成了邮、交、发三位一体的组织形式,极大地加快了邮件、报刊的传递速度。1944年是战时邮政的大发展时期。该年6月,省战邮总局召开了第一次全省战邮工作会议,进一步完善和健全了战邮工作各项规章制度,使战时邮政工作逐步走向系统化、规范化,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接管旧邮工作,主要分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时期,抗日战争又分为日军投降前后两个不同阶段。

    日军投降前,凡八路军解放的县城和设有旧邮局的重要城镇,战时邮局即派得力干部到旧邮局去。主要是了解旧邮局内工作、人员情况,广泛宣传我们党的方针政策,宣传抗战形势,争取教育旧邮人员。不采取管制和接管的办法,仍然维持他们的正常工作秩序,经过一段工作后,再将派进的人撤出,由战邮局与其保待联系,使其继续存在并维持工作。

    日军投降后,对解放区的旧邮局(所)实行接收和军事管制,解散其组织,重新组成为解放区党政军民服务的邮局。1945-1946年间,山东省政府、省军区和战邮总局,发出一系列指示和命令,规定了一系列接收旧邮的政策和措施。

    1948-1949年间,解放战争逐步取得胜利,山东各地相继解放,华东财办(山东省)邮电管理局派员配合军管会,陆续对山东各地的中华邮政局和电信局实行全面接管。

支离破碎的旧“中华邮政”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在其占领区建立伪政权,分别于内蒙设立所谓蒙疆邮政总局,于华北设立华北邮政总局,以全面攫夺沦陷区的邮政。山东沦陷后,平日一向标榜“超政治”和“国际性”的旧“中华邮政”,在“奉命留守,维持邮务”的幌子掩护下,公开投靠敌人,成为伪政权的一部分。

    山东沦陷区内的中华邮局在敌人劫持下,大部分已为敌人所利用。抗日根据地内的一些旧邮局(所),在组织上受敌占区邮局的领导,所以它虽然在根据地内,但实际上已成为伪政权领导下的组织单位。他们传递危害抗战的邮件,给予敌人军事邮件以特殊的便利;对解放区实行邮件封锁,检查扣留抗日军民的函件;帮助日特打入根据地内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如1938年日本侵占烟台后,旧邮局竞对派来的日人设公宴欢迎,替敌宪兵队测绘胶东的军事地图。1944年秋,一部分敌伪军被八路军包围在盐山东北50里的一个小山上,与盐山的敌人断绝了联系,当时盐山的旧邮局还令邮差穿着“绿马褂”打着邮旗,来回替敌人传送情报。再如1945年1月,滨县旧邮局“邮差”两人配合敌人在滨蒲公路上活动,被八路军击毙一名,在他的尸体上就搜出解放区滨县、蒲台、博兴等县的党政军机关部队人数、武器数目及驻地地址等情报。他们丧失民族立场,出卖国家利益,为敌人服务,破坏抗战事业,莫此为甚。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旧中华邮政,投入国民党反动派的怀抱,以“奉命留守,维持邮务”的荒谬说法,掩盖了它投靠敌人、危害国家利益的罪行,进行着反共反人民的罪恶活动。

亦敌亦友

    在抗日战争期间,虽然敌后旧中华邮政已被敌人伪化,并且虔诚地为敌人服务,但为了挽救山东的旧邮,与敌人进行恢复中华邮权的斗争,我们的党始终对它采取着争取改造的方针和宽大政策,积极争取旧邮回到抗战救国的立场上来,允许它在根据地存在。起初偶而还利用它,把解放区的报纸和宣传品寄往敌占区或国民党区。

    1942年,在沭水县板泉镇的一个中华邮政军邮站(住在地主葛仁符经办的中华邮政代办所家里),曾一度与战时邮局建立过友好合作的联络关系。总局赵志刚局长指示沭水县战时邮局局长何子朋:他们是利用“中华邮政”在敌伪占区仍能合法存在的手段,为掩护从国民党重庆的大后方一直延伸到与驻山东的国民党东北军于学忠部队的一条军邮局联络线,外表上仍是穿着绿号衣的中华邮政员工,实际上内装着他们的军邮信件,应想尽一切办法与他们建立直接联系。该中华邮政军邮站的局长是丁原颐先生(又名丁沧海,解放后曾在江苏省邮电管理局工作),还有收发员孟庆永先生。经过双方共同的努力,8月份该站与战邮局正式建立邮件交换联系,他们把国民党从重庆发给驻山东八路军一一五师的文件和抗日军民的邮件运递给战邮局,战邮局也通过他们把山东《大众日报》发往胶东解放区。1942年国民党派其第九十二军进驻鲁南,战邮局还将载有《欢迎人鲁友军共同坚持敌后抗战》社论的《大众日报》,通过他们邮送给九十二军军长李仙洲和其部队,还通过他们寄出了一些给友军方面的材料。

    1943年春天,中共山东分局书记朱瑞,特地接见了丁原颐先生(由何子朋引见),向他转达了党中央指示关于协助和保护国民党军邮人员的精神,并同他进行了较长时间的谈话。这次接见使丁原颐先生很受感动。战邮总局赵志刚局长和《大众日报》社的仲星帆经理也会见过他。以后驻山东的东北军在常恩多和万毅将军的领导下,编成与山东八路军亲密合作并肩战斗的新一一一师,不再听从蒋介右不抗日专打内战的反动指挥,这条军邮传递路线也就悄悄地撤销了。

    但是板泉镇的中华邮政代办所经营人地主葛仁符,有着牢固的反动立场,他曾利用邮政代办所敲诈勒索农民,如把5分钱平信公开收一角,遭到群众的控诉和反对。根据群众的正义要求,沭水县抗日民主政府下令撤销了他经办的中华邮政代办所。于是,葛仁符暗中派他的儿子偷偷跑到日军据点临沂城去,企图借助敌伪势力保留他的代办所。日伪临沂邮局给沭水县人民政府写来公函,胡说什么邮局是“国际性组织”,地方政府不应干涉它。抗日政府当然不听他们那一套,并对葛仁符的通敌行为进行了教育,但他和其子葛雨泉不仅不感谢政府的宽大处理,进而暗中搞反革命活动。他利用和中华邮差熟悉的关系,企图通过他们向临沂的敌特机关传递他所搜集来的根据地军民活动情报。1944年春天的一个早晨,葛雨泉把一封密信交给邮差刘云骧,让他带到了临沂。由于战邮局接收中华邮政代办所后,经常对邮差进行教育和团结工作,他们对抗日有一定的认识。刘云骧自临沂返回之后就把这事向抗日政府做了报告。葛雨泉第二次、第三次又让刘云骧传递情报,刘云骧就把这两次信迅速交给了抗日政府。经公安局化验,原来是用药水密写的,由药水一擦,就现出了蓝色,记载的全是他们搜集的抗日根据地党政军民活动情况的情报。证据确凿,沭水县公安局逮捕了这个进行反革命活动的罪犯。

旧电新生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为适应前线部队军事上的反攻,接收接管城市的交通邮电运输等机关,山东省政府、山东军区联合发出命令,颁布了战时交通邮电管制纲要、交通邮电员工奖励暂行办法和战时邮电接管办法等等。

    战时邮局根据省府和军区的命令,在山东军区交通部邮政管理处的领导下,担负了旧邮的接收和管制工作。胶东战邮局在接管旧电的工作中创造了许多有效的措施与方法:

    首先是调查情况,宣传政策。在城市未解放之前,即利用多种方式,将有关接管、管制办法,邮务职工抗日救国会章程及告中华邮政员工书等,送发各地旧邮局。一方面又利用各种关系,先派干部秘密打入旧邮联络鼓动,了解情况,使其响应解放军号召。接受莱阳城旧中华邮政时,经了解,该邮局局长系一耶稣教徒,为人清高,不愿与敌联系。战邮局当即协同莱东县局和政府研究,认为该局长尚可争取。随即召集局内员工,说明我们党的接管主要是执行朱总司令命令,实行战时军事管制,以适应抗战的需要;并着重指出他们过去为敌服务给抗战带来的损害。

    其次,旧中华邮局一经接管,即由当地战邮管理局直接领导,并派干部以“特派员”名义驻局执行管制工作,对于旧邮的代办所和信柜~律预以撤换,统一于战邮邮务所之内。在旧邮局未彻底改造前,战时邮局仍按原组织计划进行工作,不与旧邮混淆,以保证党政军民的通信安全。

    第三,对旧邮职工采取宽大的原则,团结教育,争取其大多数。

    依靠下层基本群众,特别是信差。加强对他们的教育,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进城之后,立即取消了信差、邮差、听差、苦力等不平等的称呼,改称递信员、邮递员、勤杂员等,并对他们进行阶级教育,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同样,对一些上层首要人员和甲等邮务员,也采取了积极争取的方针,给他们以学习改造的机会,保送他们到山东大学和各地建国学校学习,其余人员也尽可能地满足其学习要求,使旧邮人员深受感动。

    对旧邮员工及其家属的生活,也给予了适当的照顾,使其安心工作。虽然他们的工作强度,连战邮员工的十分之一也比不上,但却给了比战邮员工高得多的生活待遇。从1945年9月份起,每月每人发给粮食70斤,在胶东地区是100斤。另外还发给北海币200元至250元的津贴。家属也进行了救济。

    为了捍卫革命利益,平息群愤,对于确有汉奸、特务证据的分子,也令其坦白反省,给予宽大处理。有剥削、压迫行为的,在群众的要求下进行了必要的和适当的斗争,由工会公布其劣迹,达到争取改造和教育的目的。

    1946年1月《停战协定》提出恢复通邮问题之后,山东战邮在民主政府的领导下,立即作好准备,以期随时与国民党区正式恢复通邮关系,但国民党方面的旧山东邮政管理局,不仅不积极筹备反而发出反动通令,企图“恢复”已被民主政府接管的伪邮政局(所),阴谋破坏解放区的邮政建设,命令已撤销各局即准备迁回原局办公,并与战邮交涉遣返旧邮员工,发还已接管之票款、家具、公物和档案。命令局(所)已停顿者迅即筹备恢复业务,督察邮差、信差恢复正常工作。

    山东解放区的邮政,经过八年抗战的发展,已普及到各个角落,且有很高的工作效率,它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民邮政事业。至于已被敌人伪化的山东旧邮,已本着解散一切伪组织的原则,收复后进行了重新改造。因此,复邮问题并不是在解放区恢复旧邮局,而是在战邮基础上,迅速恢复解放区与其他地区的通邮问题,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前述阴谋,最终未能得逞。

    尽管如此,为了人民群众的通信便利起见,战时邮局曾临时按照具体情况指定解放区若干邮局,作为和非解放区通邮联系的枢纽,接转附近的来往邮件,与非解放区实行局部通邮,但国民党却截扣解放区发出邮袋,同时禁止向解放区使用邮袋,百般进行破坏。

    1946年1月,内战爆发。1947年9月初,山东人民解放从鲁中转入鲁西南地区向敌人发起进攻,把战争推向国民党统治区,军事形势完全改观。在内外线作战的人民解放军大量地歼灭敌人,解放县城。从昌潍战役起,在胶济津浦两线及在苏北进行的两个多月的战斗中,歼敌10万以上,解放城市18座。国民党的设防城市和战略要地,如潍县、兖州等县城,都相继解放了。1948年又解放了济南和徐州。1949年6月,在美帝国主义卵翼下的国民党最后盘据的一个城市——青岛也宣告解放。随着这些城市的解放,战时邮局遵照中央的接管政令,即根据“原职、原薪、原制度”不动的政策,顺利地接管了这些城市的旧邮电企业。这样,山东的旧邮电企业就从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通信工具的官僚企业转入了人民手中,开始了它的新生。

    人民政权在接管了旧邮电机构之后,首要的任务就是尽快地恢复邮电通信,使邮电为“支援战争,繁荣经济”而服务。在解放济南之后,在华东军事管制委员会的领导下,立即组织抢修线路,恢复邮电通信工作,人城的第三天便开始营业,恢复办理各项邮政业务。市内电话由于敌军在溃散中节节破坏,全市电缆损坏很重,进城之后立即紧急抢修。在党的正确领导和邮电职工的积极努力下,在短时间内就恢复了通话。随后,又陆续恢复了电报和长途电话业务。青岛解放时,由于攻城部队进展神速,敌军未及破坏即逃窜,又加当时全省其他地区都已解放,邮路电路已初步接通,因此在进入青岛市之后,立即恢复了全部邮电业务。从此,山东邮电开始对旧邮电企业的全面改造工作。

来源/《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战时邮政》编著/张衍霞

你的回应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