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父亲史其仁 作者: 史延奎

水手 发表于2022-08-24 09:05:24

缅怀父亲史其仁          

                

         首先衷心感谢山东省委省政府为山东籍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山东籍人员建立纪念碑  ,也让我们有机会在这里缅怀先辈,继承先辈的光荣传统。         

                                                                                        1953年邮电部委托山东省委省政府委派一批山东邮电的基层干部参加西藏、云南省政府组建新中国的邮电系统。 这批邮电干部充实到云南省、地、县级邮电部门。                                                          我父亲是 山东老解放区的战时邮局的交通员,1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父亲积极参加赴滇培训,先是派往西藏,出发前接通知是到云南。1953年11月8日,父亲母亲带着四岁多的我和两岁多的弟弟到了云南,父亲给后来在云南出生的三个妹妹取名为开云,建云,丽云,意为开辟云南,建设美丽的云南。后来听父母说我们在过昆明、楚雄邮电局,再后来又到了墨江。到了墨江后,我就开始有一点记忆了,当时只知道父亲是跟车打交道。每天从昆明过来的邮车。都住在墨江。后来搬到了普洱(现在的宁洱)。在那是普洱专区是地委行署所在地。建了一个中心邮运站。我也是在普洱上的小学。到了五九年的六月一日号。我又转学到了思茅。就开始在思茅长期的居住学习。当时的感觉是几天都见不到父亲。他每天工作都很忙,当他回家时我们都睡了,家里边儿的兄弟姐妹五人,全靠妈妈一个人倾心照顾。父亲对工作很敬业。每天都是全身心的扑在工作上。当时的公路都是人工挖出来的路窄坡陡路面铺一层沙。每到下雨的时候就会塌方邮车一堵就要堵几天,当时也没什么施工机械只能靠人工挖掘塌方。为了邮路畅通,使报纸,邮件信函及时的送到客户的手中。每遇到这样情况父亲常组织人手去搬邮袋拨车,从堵的那一头儿,扛到这头,换一个车又拉回来。把邮件尽量及时的送到用户手中。当我们见到父亲时。全身都是湿的。满身都是泥土。

        父亲对我们兄妹要求很严格。不准我们到修理车间去玩儿。因为修理车间跟我们住的家就在一个院子里边儿。也不允许我们去动修理车间里边儿的任何东西。有的时候邮车修好了,要出去试车。有的师傅就叫我们一块儿跟着去,我们好奇心强,很想跟着去都被他制止啦,不允许我们上车跟着出去。 

         父亲教育我们工作要认真。做人要诚实。不该得的不要伸手。他也是这样做的,他以身作则,践行了对我们教育所做的要求。   1970年,父亲在墨江邮电局负责招工,我们兄妹大的三个都已经在思茅,景洪工作了,二妹只有14岁,在墨江一中上学,因为文革期间无书可念,正好邮电局去学校招工,本来妹妹是可以在墨江邮电局工作的,可是父亲却要求组织把她安排到勐腊邮电局锻炼。勐腊地处边疆,气候炎热,生活艰苦。妹妹在勐腊邮电局工作了整整十一年。因为父母年纪大了,身边无子女,妹妹才调回墨江邮电局工作。我们兄妹五人,有两个人在邮电部门基层工作。其他三个兄妹也都在不同单位从事普通工作。

        父亲在云南邮电系统平凡的 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干就是三十五年。1988年离休后,搬到了思茅居住。在这期间,他积极的参加老年人的活动,学习练习太极剑,学习地掷球,还担任了地掷球队的裁判员。愉快地安度晚年。在父亲生病期间,也得到了应有的救治。

         在此,我们要感谢山东省政府。对这批当年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山东籍人员家乡没有忘记他们。我们心里边儿感觉到很欣慰。                                         

          我们的父母家乡观念很强,他们在工作之余经常常回山东老家。他们常说,工作以后要我们自己节约,攒钱回山东老家看望亲戚。我们兄妹在漫长的岁月中,也多次自筹费用回山东烟台老家看望奶奶、叔叔、婶婶、姑姑姑父。看到山东的变化非常大,现在己经是全国排名前列的经济大省。我们非常高兴。祝愿家乡经济越来越发达,家乡人民生活越来越好。      

                                                                                                                      史延奎


浏览:85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