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民国博山县长篇(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08-24 09:17:37

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民国博山县长篇

(文/秦克铸)

“七七事变”发生时,民国政府博山县长为韩复榘任命的王荫桂。1937年12月25日,鬼子进入博山前夕,王荫桂弃职潜逃。1938年2月,经雷法章、张里元推荐,孙克明被沈鸿烈任命为博山县长。1939年3月,孙克明去职,翟继平接任民国政府博山县长。1940年4月翟继平部被消灭后,民国政府博山县、区、乡政权不复存在。1945年9月,蒋日伪合流,王连仲被任命为民国政府博山县长,直至1946年1月,博山第三次解放。博山抗战期间,民国政府博山县长前后四任,结局各异,令人唏嘘。

王荫桂,生卒年月不详。《博山区志》记载,王为河北安国人,1931年5月到任,1937年12月弃职逃跑。《泰山景观全览泰山2100景》泰山有求必应刻石记载,该刻石刻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落款为民国十八年冬月,河北宁津王荫桂书。并说“王荫桂,民国间曾任山东博山县县长。宁津,县名,原属河北省,1965年划归山东。”《河南汝南文史资料》载“民国十八年二月十日至七月七日知县为王荫桂”,《东平历代人物》载1931年7月至1931年12月王荫桂任东平县长,汝南、东平这两个王荫桂是否是曾任民国政府博山县长的王荫桂无法确定。王为西北军旧人,极善交际,在西北军从军期间就与韩复榘交往甚密,1930年9月,韩复榘任山东省主席后,王被任命为民国政府博山县县长。是年,高秉坊的叔父高立镇病故,蒋介石、孔祥熙及国民党上层人士,纷纷送来挽联,王亲自带领博山县保安大队一个手枪连保障安全,维持秩序。在职期间,王非常重视文化教育,博山最早的师范学校博山县立单级养成所,创立于1912年,1916年一度成立师范讲习所,不久停办,迨至1931年,在王的赞助和支持下,觅定神头的红门宫和僧王祠为校址,  成立了“博山县立师范讲习所”,招生面遍及当时的七个区,为发展博山的教育事业奠定了师资基础,后因经费短绌和时局动荡而停办。1933年,王曾与驻博山骑兵11旅旅长李宣德遵令成立“进德分会”,会内设文化、体育、游艺各组,并新筑咏仙楼一座(即博山电影院),是当时博山唯一的官办戏院。19346月,提经县务会议决嗣,由他督修《续修博山县志,是年9月成立续志县志办事处,1935年冬完稿,全志由商会主席张新增总纂,参修人数多达179人,包括社会各界著名人士,凡8册15卷(首一卷,十五卷)52万字,1937年6月由博山三元堂书店铅印正式出版,是博山早期的一部较为完备的地方志书,也是民国来近代志的代表。王为官口碑甚差。1935元宵节,博山县城发生一场灯谜风波,揭露西昆铁路修建至桃花峪时,王在占用民田纠纷中站在资本家一边,迫使农家卖田,从中受贿达万元之多王召集镇长、地方(相当於保长),令其查访作者,欲加之罪,嗣後经绅董陈议,为避免事态扩大,遂於当晚将相关画面全部覆盖。1935年2月17日,因博山监狱犯人太多,王被韩复榘记过一次。七七事变前,博山矿业公会除共同负担给官府送礼外,每年三节还向县长、大队长、公安局长、法院院长等再送厚礼送王的一份最重,每次6000元矿界如此慷概王对矿界也是另眼看待。王为人老奸巨猾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张敬焘和蒋方宇决心投身于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同时举办读书会,组织进步青年及小学教员参加他们针对小学教员工资低、生活困难的情况,起草索薪书,联合教员签名后,向国民党博山县政府提出增薪要求,王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答应了教员要求。1936年,张敬焘等热血青年在日本人开办的大茂洋行门上贴出了抗日壁报,日本领事馆立即向博山县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要求县政府严肃处理,对写壁报的人要严加惩办,王知道这件事比较棘手,不管不好向日本领事交代,最后想出了个“金蝉脱壳”之计,自己躲在幕后,委托国民党驻博山县姓葛开祥团长调查处理。七七事变前,王邀西北军旧识徐化鲁(阳谷县人到博山县负责训练联庄会会员1000余人并成立联庄支队,联庄会支队长,徐化鲁任队副,支队队员二百五十多人,后多数追随徐化鲁加入八路军1937年8月,中共博山特别支部在博山县城召集青年开办游击战术训练班,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引起了国民党博山县政府官员的不安和恐惧,王命令徐化鲁将中共博山支部的领导人张敬焘、蒋方宇等人抓捕起来适逢崔介来到博山徐化鲁按照崔介的意见,非但没有抓捕张敬焘、蒋方宇等人,反而派人暗中保护了他们。1937年12月25日,日军占领周村尚未南进之时,即向县政府官员发放《流亡证》,率所部全体行政人员,追随驻军谷良民部携带家属细软向莱芜、泰安方向溃逃。王的弃职逃跑使博山形成了既无驻军又无官府的局面,社会秩序一片混乱此后经历、结局不详。

孙克明(1900-1942)1938.2-1939年3月,任民国政府博山县县长。字鉴如,寿光市洛城街道北亓疃人。任职期间,对博山县的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作出了重大贡献,后在1942年2月与日军的一场遭遇战中,壮烈殉国,2018年1月被国家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孙克明1925年毕业于省立第一师范本科回乡从事教育工作,成为寿光县模范小学教员,不久又担任县政府督学,为寿光的教育发展作出了贡献。1929年至1937年,辗转到青岛从事教育工作,先在青岛铁路小学任教务主任,使铁路小学的教育工作进入青岛市同行业前列,被青岛教育界称为“市北区小学教育家”。1932年,时任青岛市市长沈鸿烈从南开中学引进人才雷法章任青岛市教育局长,雷局长十分赏识孙克明的教育才能,俩人也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后来雷局长支持孙克明调入青岛铁路中学任教,使他有更广阔的用武之地。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拉开序幕。193712月,日寇沿津浦路南犯,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率部南逃国民党博山县政府也随之台,博山城乡陷入一片混乱,沈鸿烈及其所属驻军撤离青岛,至沂蒙山区从事抗日游击活动,孙克明偕同青岛十多名爱国青年,弃教从戎,投奔博山抗日游击队伍,接受军事训练。1938年1月,沈任山东省政府主席,雷法章任省政府秘书长、民政厅长。其时,博山县境内只有国民党委任的区长和区公所在维持局面。我党从城里撤出的党员和全部农村党员,在县委领导下,都参加了抗日武装,地方党的领导尚未恢复还没有力量建立县政权。见此情景,国民党第十专区专员张里元为了扩大地盘,乘机将势力伸向博山,联合雷法章一起推荐孙克明任民国政府博山县长。1938年2月,孙克明正式走马上任县政府驻博山县四区上瓦泉进入1938年下半年,中共博山县委为争取国民党博山县县长孙克明抗日,通过不同渠道,先后派共产党员何方宏、李铎进入博山县政府工作,何方宏通过其岳父赵一斋介绍,任县政府教育科科长,李铎任民运指导员。何、李二人发展县政府秘书赵俊之加人了共产党。中共博山县委遂决定在县政府内建立了党团组织,由何方宏任书记,李锋、赵俊之任委员。他们利用在县政府工作的有利条件,积极开展统战工作。为了争取国民党县政府孙克明抗日,1938年8月,中共博山县委从刘家台村搬到下瓦泉村为联合国民党人共同抗击日寇,四支队派连指导员王锐率一连到上瓦泉村警卫国民党三三制政府。孙克明思想比较开明,赞同我党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在中共博山县委的推动下,博山县建立了县、区、乡抗日民众动员会,抗日民众团体也纷纷成立。1938年9月,在中共博山县委的直接领导下,何、李二人博山县教育科、民运指导员的合法身份利用国民党第五战区动员委员会的名义,在南博山、中瓦泉举办了两期“博山县民运指导员训练班训练班学员主要来自博山县四区、五区、七区的小学教员,他们中的大多数在训练班期间被发展共产党员结业后,以国民党县政府的名义,分派到各村担任民运指导员,在各乡村大量发展党员,成立党的基层组织,有力地推动了全县抗日活动的开展和抗日根据地的建设他接受张敬焘的建议,委任共产党人翟翕武任博山四区区长,使四区抗日民主运动发展走在前列。1939年四区率先建立了博山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其后我党又乘势相继成立五、七两区抗日民主政权。至1939年初,博山县四区、五区、七区的乡、村长大都成了中共党员连国民党县政府所辖的乡镇级政权也已被我党所掌握,为我党建立区、县抗日民主政权奠定了组织基础。19393月,国民党县党部的骨干分子、蓝衣社分子翟季平向国民党省政府告状说博山县已经红了半……不久孙克明被撤职,翟季平接任博山县县长。翟极力阻挠,限制何方宏、李铎、赵俊之的活动,使其工作难以继续开展,被迫撤出国民党县政府。1939年4月,东北爱国将领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指挥国民革命军51军、57军进入鲁中、鲁南地区,同八路军山东纵队张经武部协同抗日。1939年7月,战区总司令部和51军113师移驻沂水圈里一带。孙克明由113师师长周毓英举荐,被任命为113师政治部上校参议、51军驻鲁苏战区总部办事处主任、山东保安三师驻鲁办事处主任等职,兼任山东省政府政治视察员,跟随于学忠、周毓英在沂水、安丘、莒县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战。1942年2月7日,沂水县东里店以西各据点日军纠集6000余人,向鲁苏战区总部及驻军进犯,51军驻守各部奋起反击,与敌激战。敌人天上飞机轰炸,地上大炮攻击,到处是硝烟火海、刀光剑影。51军虽损失惨重,却顽强战斗,打退了敌人几次冲锋。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孙克明率领部属及部分群众,遵照总部“保住组织,勿失联络,见机转移”的指示,在沂水圈里北山和安丘解家车庄一带与敌人战斗周旋,不幸被敌团团包围,一场殊死遭遇战就此展开。战斗中,孙克明的战友和乡亲们有的牺牲了,有的被打散,最终他和部分战士群众冲出重围,退进了北山山洞。他把机要文件在山洞里藏好,又独自冒着生命危险冲出山洞察看敌情,准备伺机突围,不幸被低空盘旋的敌机击中头部,当场阵亡,时年42岁。

翟继平生卒年月不详,1939年3—1940.4,任民国政府博山县县长。名作堂,字纪平,又作季平、吉平,国民党蓝衣社分子。西河翟氏五支后裔,祖居原博山七区(今淄川区淄河镇)北马鹿庄。曾任博山七区名誉采访员。1928年6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政经系,毕业后就职于民国政府军政部,任军需署少校科员、实验工场股长。后追随在财政部供职的博山人高秉坊(民国政府工商部总务司司长、实业部总务司司长、财政部赋税司司长)、李毓万(国民政府工商部、实业部秘书主任,财政部首席参事)在实业部及所属前工商部任职。1936年5月,为纪念博山旧民主主义革命驱蒋洗凡,由高秉坊李毓万等人建议,博山县私立颜山中学改名为博山私立洗凡中学,经高秉坊、李毓万动员,回乡担任第一任校长此举得到国民党中央的大力支持,在给洗凡中学筹集资金而募捐的册子上面签名的,第一个是蒋中正,下面还有孙科、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张群、蔡元培等,约计五六十人。翟到任以后,请高秉坊、李毓万出面,由国民党元老监察院长、书法家于右任书写了校牌,添设了高中部,把原来的初级中学变成了完全中学1937年8月,国民党博山县县长王荫桂召集各界代表人物,组建博山抗敌后援会”,指名博山商会副会长张耀泰(张敬焘之父出任抗敌后援会会长妄图以此阻止抗日活动。中共博山特支研究决定要在抗敌后援会取得合法地位,以利抗战。8月7日写出联合抗日建议书,由张敬焘和蒋方宇邀请翟继平等社会名流100多人在建议书上签了名粉碎了国民党县政府限制抗日活动的阴谋。1937年12月,洗凡中学停学。1937年底博城沦陷后,翟继平回到老家,追随反共土顽翟汝鉴游击队辗转博山东部、南部山区。1939年3月,翟以国民党博山县党部名义向国民党省政府状告孙克明联共抗日,使“博山红了半边天”,并在国民党顽固派(沈鸿烈、秦启荣、翟汝鉴)扶植取而代之出任民国政府博山县县长,驻地先在上瓦泉,后迁至峨庄杨家庄。民国博山县政府在领导下,极力阻挠、限制共产党人的活动,破坏合作抗日。对共产党抗日,极尽造谣污蔑。不仅不履行领导人民群众抗日的职责,反而纵容各种反动杂牌游击队、土匪队伍抢劫勒索百姓,向百姓收粮要款,与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搞摩擦。1939年6月,日寇集中兵力对鲁南进行大扫荡。博山方向的敌人一出动,翟即率领民国县政府全部人马和一百多人的县大队一枪未发逃往蒙阴山区,国民党几个区的区公所也相继垮台,被老百姓讽刺为闻风四十,枪响一百一。中共博山县委抓住这一时机建立了博山县第四区抗日民主政府,接着又相继建立了五区、七区、二区抗日民主政府。大扫荡过后,翟继平回到博山,与沈鸿烈、秦启荣、翟汝鉴遥相呼应,不断挑起与共产党人的摩擦,成了死心塌地的顽固派。1939年6月30日,国民政府下令公布山东省临时参议会第一届参议员名单,名列其中,在50人的名单中排第21名。1940年4月4月,廖荣标指挥八路军四支队基干三营(营长王凤麟,教导员为刘春)奇袭淄川田庄,消灭了国民党顽固派秦启荣第九支队翟超部千余人,击毙了匪首翟超,接着挥师消灭了翟继平部。此后,民国博山县政府在翟继平带领下,辗转游居于博山城东土泉、板桥一带苟延残喘,虽也曾派员进入博山城区组织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博山特教组织”,但再无实力与抗日武装进行摩擦。再后来,翟本人也因为肺病离开博山东部山区就医,最后在鲁北平原县病死。

王连仲(1915-1950),又名子元、建元、元祥、锡山,乳名“延子”,今济南市章丘市浅井村人。幼年随父读过几年私塾稍长即不务正业因诱拐妇女,被其父赶出家门,流浪于绣江河岸各水磨间以替人砍香楂为生,成为地痞无赖,人称贼延子七七事变投高松坡部,程学通当传令兵。抗战初期,伙同程学通纠集各地散兵、地痞、流氓2000余人,成为反动武装便衣队副司令,常年盘据在章丘、淄博一带,敲诈勒索,为非作罗。1939年春,与两名部下消灭皋埠桥下鬼子岗楼日兵7-8人,从此威名传扬。沈鸿烈高松坡的第十八梯队改为山东省第十二专区保安三十四旅任该部副旅长。1940年,王通过驻省府(驻蒙阴唐家沙沟代表军统取得联系,委任为军统局鲁中义务组长,在章丘除设立特务组织情报站外,还积极发展三青团同年,网罗当地一些技艺高超的铁匠和失业的机器工人,在浅井建起了枪厂(兵工厂)。1941年,在浅井村西北的蘑菇台埋下伏兵,伏击去明水参加检阅的一个日军中队,致日寇伤亡惨重。战后骄气横生,自立山头,了司令。1942年初,汉奸高松坡被日军击垮程学通转入地下,王笼络高残部百余人,在浅井村边活动边扩充队伍,人员很快增至900余名。为便于游击,王将所部改编成28个小组,每组3 0人左右,成为臭名昭著的二十八组同年11月,与受训归来的程学通言归于好,恢复原山东保安第十团番号,任副司令从此,保安第十团取代二十八组年,王接受军统局秘密指示,在章丘县建立了系统而严密的特务情报组织,其总部(亦名参谋室)对外称诚忠堂(取赤诚效忠之意),设在绣水庄,以下按东西南北设37个分部即情报站,形成全县性的情报网络。此外,还设武装军事情报组、除奸队与特别情报组3个特别情报组织。各情报站所获情报逐级呈报经王核实批准后,电报重庆军统局。王极端仇视共产党和抗日革命群众,国民党顽固势力的重要代表。1939年至1948年10年间,王连仲杀害无辜群众101人革命志士13人商贾18人。1944年5月,泰山军分区发起讨伐王战斗,在章丘攻克王部栗家峪、亮甲坡、阎家峪等据点,歼其400余人。1944年12月,泰山军分区再次讨王,攻克三德范、文祖、埠村、阎家峪、朱家峪等据点,奔袭王总部贺套村,歼其大部,毙俘顽特700余人,缴获其兵工厂,残部逃窜至胶济路北。日军投降后,王部逃往济南近郊,在普集遭到八路军痛击。残部500多人逃到淄博后,被收编为国民党淄博保安团,后改编为淄博矿区警备队,驻南定、轻金属公司、洪沟、良乡等地。19459月,国民党政府将受降的日军和改编的伪军、土顽投放解放区。918张景月部、张店受降日军百余人和土顽王连仲受命重占博山城,王被任命为博山县县长,蒋、日、伪合流局面形成依仗日蒋势力,在博山烧杀掠夺,敲诈勒索,到任不满三个月,就向老百姓勒索24800元,任自己挥霍,曾借口隆昌煤矿发了国难财,敲诈伪联银券500万元10月3日,抢占神头电气公司正在下发的工人薪水20万元。1945年12月4日,我解放大军向博山逼进,5日下午,王连仲保安队约150人在北逃中被消灭,博山东西两圩子全部解放。1946年1月11日,山东军区在博山地方武装配合下,围攻博山城及四十亩地日本领事馆。经过两天激烈战斗,歼灭张景月部、日本侵略军和王连仲保安队三四百人,于12日第三次解放博山城。此后,携家眷去济南办起修械所,同时生产枪支弹药,出卖给各地还乡团。1946年2月,王连仲摧残下的博山15家私营煤矿被迫停工,北海银行鲁中支行不得不拨贷款200万元支援这些煤矿恢复生产。为此,淄博特区总工会筹委会主任许光明在博山军民拥护政协决议的集会上代表矿区工人要求解除仍盘据张店的伪军张景月部武装,严惩残害工人的民国博山县长王连仲。1947年5月,王为搜集莱芜军政情报,配合国民党部队向新泰扩展,派特务在济南与国民党莱芜县长刘伯戈接通关系,6月初在任家庄成立莱芜县情报室。同年10月初,王连仲“还乡团”3个大队参与偷袭佛村、井筒、蓼坞一带的根据地,被我军反迂回包围、内外夹击。济南解放后,带小妾潜匿上海开锅饼店,生意甚是红火。尽管每天整容化装,最后还是在1950年的“镇反”运动中,被他在上海市公安局的外甥碰见。他外甥立即向组织汇报,就在王同小妾满载金银准备外逃时,在机场落入人民法网。1950年8月16日,王在济南被人民政府处决。


浏览:908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鹿见深林
    鹿见深林
  • 孟新生
    孟新生
  • 丰林谷农业
    丰林谷农业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