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前辈的友谊情怀

水手 发表于2022-08-27 16:29:32

记得,那是打倒四人帮的三中全会前后,我们党对党内若干历史问题作出了历史性的结论。对历史错误进行了自我修正,从而走上了一条全党全民共创辉煌的历史时代。这一春风吹遍了中国大地,同时也吹暖了当年为之牺牲奋斗的大批党的老干部及南下干部的心怀。

那时党内、社会上、私底下议论最多的就是各类平反摘帽问题。很多当年南下老干部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尤其是“反右扩大化”“文革打倒一切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错误路线下,大批南下老干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不公对待和蒙受了不白之冤。为此平反摘帽这一消息不胫而走,传到了当年蒙受不平冤屈的老同志耳里。于是就有了我今天要讲的这段小故事。

那是1978年冬天的某一天。几位当年一齐从山东解放区老家一起奉党调遣奔赴西南边疆云南的老同志,老战友聚到了玉溪我老岳父的家里。

他们是山东籍南下老干部(郭伯伯)郭长儒、(薛阿姨)薛新民两夫妇,(王叔叔)王云,我的父亲李勤奉,我的岳父母刘德俊、赵云彩。

他们聚到一起不为别的,就为互相倾述衷肠,相互转达心中的喜信。

当时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是一个不可随意传言的小道消息,大家不约而同的以看朋友、找老乡,以包饺子为名聚到了一起。

席间大家吃着饺子拉着呱(聊天)。话题从山东老家开始。首先王云叔叔开始说道:“自从文革开始,靠边站以后,三天两头的挨批挨斗,戴高帽子游街示众。我一气之下回了老家,好嘛!回老家也不得清净,村里四类分子少,每到开大会我这个走资派也得上台跟着陪站。我气不过还是回云南,进五七干校来得直接一点。”引得大家一阵苦笑。

接着郭叔叔、薛阿姨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开了:“那些年我们是各奔东西,都靠边站进了五七干校学习班,郭叔叔去了宜良学习班,薛阿姨到了离思茅城20多公里深山里的五七干校。几个孩子全丢在家里各顾各了。”说得大家心里酸酸的怪不是滋味。

我那老爹把自己挨批、挨斗、游大街,当伙夫、当鸡司令的经历也细说了一遍。

一直闷头喝酒的岳父母最后开口:“把自己当年怎么头天晚上还在审查右派报告,(因岳父是当时地委组织部长)第二天一早就接到宣布自己已经戴上了右派帽子,限期三日内下放新平劳动改造的宣告。从此,十多年戴着莫名其妙的帽子,穿行奔波于哀牢山区,做着各种杂役般的工作,并为此付出了自己一个亲生女儿为代价的经历。”老两口说得泪流满面,让在座的各位叔叔阿姨跟着伤心不已。

接着话题一转,大家异口同声的欢呼:“我们有希望了,四人帮倒台了,邓大人复出了。”不知是哪一位叔叔低声的说了一句:“党中央要开会了,要彻底否定过去党所犯的错误,为受冤屈的同志昭雪平反。”这一话题一经拉开,叔叔阿姨们各抒己见。历述过去错误路线给党,给人民,给国家,给自己造成的不尽的伤害。历数了在错误路线下各种非正常的活动,非人道的迫害,非组织的专行劣迹。

我作为后代在一旁听得时而悲愤,时而惊愕,时而激动不已。最后在叔叔阿姨们一句“等着吧!会有太阳出来的那一天的”话语中散席。

今天回忆起来,我们的先辈们在那一刻,那一时,那一聚,那些话语是多么的出自各自的肺腑,是要多么知己的亲情才能互述的衷肠,是要什么样的友情才可有那样彼此的信任。这就是志同道合的同志,这就是生死以共的战友,这就是真正的南下山东人的情怀!

现在,我想今天的我们能做到他们那样的情怀吗?回答是否定的,利益,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利益,就能把各自信誓旦旦的友谊抛在脑后,喋喋不休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般的去教训他人。这才是今天区别于前辈们的所谓“友谊”!


浏览:98次

评论回复
  • 水手

    2022-08-28 水手

    尤其南下先辈一生的伟业,一生的坎坷,一生与共和国的情怀更是难能可贵!谢谢通途 朋友!!!

  • 通途

    2022-08-28 通途

    沂蒙精神就是不一样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