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日伪省道县府行政长官篇(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09-26 07:43:32

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日伪省道县府行政长官篇

(文/秦克铸)

伪山东省府(伪山东省公署,伪山东省政府)是日军侵占山东后建立的汉奸傀儡政权,为全省日伪统治区最高行政机关。1938年3月成立时,伪山东省府直属北平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又称“华北临时政府”“北平临时政府”)。1940年3月始,南京汪伪政府成立,北平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改为“华北政务委员会”,伪山东省府遂直属具有高度自治的“华北政务委员会”。伪山东省府行政组织分为省、道、县三级,分别设有伪省公署、伪道公署、伪县公署。伪省长名义上为全省最高行政长官(实际上真正的操纵者为日本派出的顾问),兼省警务厅厅长或保安司令部司令,统一指挥全省地方伪武装力量(省警务厅、道警务科、县警务局、警务所或省道县保安部队,接受日军警备司令部及宪兵队的指挥)。

伪山东省府,1938年成立1945年瓦解,前后存在7年多时间1937年12月27日日军侵占济南1938年3月5日,北平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发布命令,成立伪“山东省公署”(1943年8月29日改为伪“山东省政府”),伪省长先后为马良(1938.3.5—1939.1.13)、唐仰杜(1939.1.13—1945.2.16)、杨毓珣(1945.2.16—1945.8.15),顾问先后有西田畊一1938.3—1944.11)、园田庆幸(1944.11—1945.8)

伪山东省公署成立于当年5月,按伪北平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令,将全省划分为鲁西、鲁东、鲁北、鲁南4道和济南、烟台两市,博山县隶属鲁南道,伪鲁南道道尹为方永昌(1938.3.5—1940.6.15)1940年6月,伪山东省公署决定效仿清代政区建制,7月起将全省由四道改为济南、登州、莱潍、青州、沂州、兖济、泰安、曹州、东临、武定等10道,博山县隶属伪青州道,伪青州道道尹先后有方永昌(1940.6.15转任—1942.11请辞)、王子枫(1942.11代—1943冬)。1944年春,伪青州道公署取消,成立伪青州特别行政公署,辖益都、淄川、博山、长山、临淄等县,伪青州特别行政公署成立之初的特别行政长官查无实据,1945.5—1945.8的特别行政长官为常之英伪道尹设置初期有任命伪县长、成立道保卫团的权力。

1937年12月30日凌晨,由汉奸引路,日军从容开进博山城。1938年1月3日,李又溪等汉奸公开打出博山县治安维持会招牌,代行伪博山县公署职权。1938年底,博山县治安维持会改组为伪博山县公署,李又溪出任伪博山县长。1939年1月,李又溪被撤职,曲化儒接1944年冬,曲化儒调任潍县知事,马云涛成为最后一任伪博山县长

马良(1875—1947),字子贞,回族,河北清苑(今保定)人。毕业于保定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步兵科一期,后进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北洋军阀皖系将领,深受亲日派段祺瑞赏识。曾任北洋常备军辎重营管带、步兵第二十一标标统、第六镇炮兵标标统。1911年调北洋第五镇第十协协统,1912年改任第五师第九旅旅长。1916年5月任济南镇守使。1918年任参战军第二师师长。五四运动中,残酷镇压济南的学生爱国运动,捣毁国民外交救援会,杀害爱国回民同胞马云亭、朱春涛、朱春祥,激起国人公愤。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皖系战败后去职,到北京做了寓公。1924年复出。1925年任北京政府军事顾问。1928年投向蒋介石。同年,日军侵略济南,造成五三惨案,投敌附逆,出任维持会长。1932年2月,出任韩复榘治下肃清毒品委员会会长。1933年2月,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1936年1月授陆军中将。1937年12月27日,日军侵占济南,市内秩序一片混乱,认日本特务宫元利直干儿子。12月29日,组织成立“济南治安维持会”,1938年1月1日正式挂牌,出任会长,成为货真价实的大汉奸。1938年3月5日,北平伪华北临时政府发布成立伪山东省公署命令,因干维持会长有功,加上宫元利直请托,日军驻华特务机关长土肥原和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多田骏出面,出任伪山东省省长。任伪省长后,山东地区抗日活动风起云涌,局势不稳,常因此受到日军责难,日军也开始寻找更合适的人选以取而代之。1939年1月13日,伪华北临时政府下令免去马良省长之职,调赴北平。1940年3月30日,出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1946年,国民党接收官员李延年以汉奸罪将其逮捕入狱。1947年,马良死在狱中。

唐仰杜(1888—1951),字露岩,号露园主人,回族,邹县平阳寺乡邢村(今属邹城市太平镇)人,是任期最长、罪恶最大的伪山东省省长。官僚地主家庭出身,祖父唐传猷为晚清进士,官至吏部员外郎。父亲唐承烈,曾出任成都府知府、陕甘按察使加布政使。民国初年(1912年)出任济南道公署道尹,后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毕业于晚清时代的山东公立政法专门学校及“京师译学馆”,举人出身,为学部七品京官。1927年任山东卫生总局监理,后历任山东省财政厅科员、科长,山东省议会委员,济南市财政厅长等职。1937年12月27日,日军占领济南,唐仰杜失节叛国。1938年3月,伪山东省公署组建,被委任为山东省财政厅长,深得西田耕一赞赏。1939年1月13日,伪山东省长马良辞职后升任省长兼财政厅长,后又先后兼任山东省“万字会”名誉会长、新民会山东总会会长、山东省警备总队队长、山东“剿共”委员会会长、山东省保安司令、山东文化研究会顾问等职。任伪省长6年多时问,帮助日本侵略军组建各级伪政权,极力组建伪军,先后成立了所谓警备研究会、警官训练所等机构,组建警备队、保安队达500多个中队、自卫团等各类伪军13万余人,配合日军专以“灭共”为主旨。从1941年3月至1942年10月,先后协助日军在山东境内开展了5次“治安强化运动”,共“清剿”、“扫荡”上百次,修筑大量碉堡、公路,对抗日游击区进行分割,对抗日根据地进行封锁、蚕食,并在日伪统治区推行“保甲连坐”制度。1941年11月1日,成立山东治安强化运动本部,自兼部长。5次“治安强化运动”杀害了大批抗日军民。1939年5月26日,筹建山东省新民总会时,任新民会山东指挥部部长,后继任总会长。一心效忠日寇,屡获日军表彰嘉奖。1941年7月3日,日本陆军大臣东条英机亲自署名发“感谢状”一件,以表彰其在人力、物力上资助“圣战”之功;日本派遣军司令部赠“指挥刀”一把、“银质奖牌”一枚,并于1945年卸任省长前,特许其偕夏岚、秘书罗彦博等去日本观光考察一月余。1945年2月20日,调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工务总署督办,携一妾赴任,驻中南海万善殿前东厢厅七间。日本投降后,迁往东四马大人胡同31号租房。不久,被国民党北平行营督察处拘捕,解送国民党南京高等法院审判,但迟迟未作出终审判决。新中国建立后,由山东省公安厅押解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1951年4月12日终审,以汉奸叛国罪判决死刑,同年4月29日,在济南执行枪决。

杨毓殉(1895—1947),字琪山,安徽泗县人。袁世凯智囊杨士琦之子,袁世凯(三女儿袁静雪)女婿。北京陆军大学第五期毕业。曾任江西警备队统领、北京大总统府侍从武官等职,1926年7月任北京政府参谋本部次长。1927年奉系军阀张作霖组织潘复内阁,出任军事部陆军署次长。1928年4月兼任北京政府军事部军政署署长。后投靠南京国民政府,授陆军中将衔。抗日战争爆发后,追随汪精卫投敌。1940年3月,汪伪政权成立后,出任汪伪“中央政治会议”议员。1945年2月20日,伪山东省长唐仰杜调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委兼工务总署督办,接任伪山东省长职,4月12日又被伪中央“最高国务会议”任命为伪山东省长兼驻济南绥靖主任。1945年2月20日至8月15日日本投降,主掌伪山东省政府半年。期间,山东伪政权快速走向瓦解、消亡。终其任内,除对省公署人事做了部分调整,无其他变动。杨毓殉在任期间各道道尹基本维持原任。曹州道尹朱经古调任后,无继任者,实际上该道于3月后基本放弃,控制区大为减少,除靠近交通线或有日伪驻军者外,县长多不能在境内视事。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随着日军的溃败,伪政权迅即瓦解,伪职人员或离职或潜逃,伪武装四散解体,伪山东省政府只剩下杨毓殉、朱经古等人看守。8月24日,山东日军司令官细川忠康派其参谋长皆少佐参谋铃木及伪政权代表朱经古等人由济南飞抵张店会晤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何思源,与国民党政权建立联系,9月1日,日伪派铁路装甲车至龙山接何思源及随行100余人入济,杨毓珣亲至济南车站迎接,由于国民党山东省政府工作人员远在安徽阜阳,何思源入济后并末马上接收伪政权,杨毓珣等人继续守着伪省政府机关,至9月22日,随着人员的陆续来济,伪省政权方被正式接收。在此前后,李先良亦接收了伪青岛市政权。至此,山东伪政权寿终正寝。抗战结束后,杨毓珣被捕入狱,1947年病死狱中,终年52岁。

方永昌(1888—1957),字尊周,莱州市过西镇过西村人。1916年始充职业军人,先后随张宗昌任中东铁路护路军参谋长、奉军第一军卫队旅旅长、直鲁联军第四军军长,官授陆军中将衔。张宗昌督鲁期间,方部驻临沂一带。1928年张宗昌撤离山东,方部在撤出临沂开赴烟台途中,旅长刘珍年率部倒戈,方、刘从此结仇。1929年3月,张宗昌在烟台安设统帅部,刘珍年提出必须杀死方永昌,否则绝不听命。因当时张宗昌急需刘珍年合作,便叫方暂离胶东,方不得已,弃军经商前往东北。1938年1月,方由大连回到济南。2月间,经马良动员,参加济南治安维持会并被任为参议。3月5日,伪山东公署成立,马良出任伪省长,委方为鲁南道尹,辖益都、博山等21个县,道尹公署设在益都。1940年7月,全省划为10个道,方改任青州道尹,仍驻益都,管辖博山等11个县。是年11月,方组织博山、临朐等县知事去日本参观。次年2月,又奉命去日本东京、大坂、神户等地观光。日伪让方当道尹,仅是利用他的一点“声望”,实际上,对方并不信任。伪道尹公署、伪警备队都有日本“顾问”、“指导官”等,屁大的事也得经过他们同意。方对此,特别是对日寇残酷的“大扫荡”,时有不满。1942年11月,方辞去青州道尹职,到伪省政府当了“参议”。在方当道尹、参议的年月里,他为日伪作了些“维持”、“安抚”、“参议”等方面的工作,也为抗战军民作过有益的事。方在益都口碑很好,青州人称他“方青天”。方离职后,各界绅士在护城河大桥上,给方竖了一座大石碑,正面刻“万家生佛”4个大字。1944年7月5日(具体时间说法不同),复经伪山东省长杨毓珣委其为曹州道尹兼曹州边区警备司令。日本投降后,方永昌回济南述职。9月1日,经何思源委为咨议。1946年1月4日,方永昌被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副长官部以汉奸罪逮捕,拘押于济南的山东第一监狱。是年6月,判处有期徒刑15年。1957年病逝于济南。

王子枫(生卒年月不详),山东寿光人,年青时入洋学堂就读,后赴日本留学。归国后,值军阀混战,投靠张宗昌为幕僚。据传,此人性情粗狂,浑名王疯子。1938年3月,被伪山东省公署委为莒县知事,寓济待命。至1939年春,活动于济南、周村、潍坊间,招警备队500余人(编为5个中队),警务官兵100人,组建了莒县县署班子。1939年6月11日,王率伪莒县县署人员随日军进入莒城,成为首任伪莒县县长。王到莒未逾两月,即召集部分亲日乡绅举行首届“恳谈会”,并在公路沿线组建区乡武装和办事机构,充当日寇爪牙。其间,调用大批民工,修复城墙、寺庙,雕塑神像,恢复晚清祭典,大兴神教助政的愚民教化。为笼络民心,还以红卍字会名义在县城举办平粜局,舍粥场,施放救济。此次日寇踞莒,在城内驻有宪兵队,抓捕杀害抗日军民。对此,王子枫以县署军警司法机构已备为由,经上下斡旋,终将宪兵队劝离,算是为莒地做了一件好事。1940年7月,全省划为10个道。1942年11月,王升任伪青州道尹,兼青州警备总队长(亦称警备司令部司令),辖博山县等11县。1943年冬(具体时间多种说法),王调任莱潍道尹。1944年5月,王以筹办警备队军服为借口,示意信丰染印公司总理武伯平,需要草绿色布400匹。武伯平认为信丰是日华合办企业,依仗日方势力并未理睬,因而触怒了王道尹。“制不得官夫制马夫”,王不敢制“信丰”,凭其权势却敢制中国人,一怒之下,着人将信丰总理武伯平、经理王绍禹一并逮捕过堂审理。王下令将武伯平、王绍禹各重打二十大板,将他俩打得屁股黑紫。自从武伯平、王绍禹被捕之后,信丰慌了手脚,日中两方烦人向王道尹关说,请求释放,王道尹初不应允,后思武伯平、王绍禹并无犯罪事实,且有日方后台,长久不放恐难收场,又经潍县商会出面说情,保证筹措军装用布,王子枫送个人情,便把武伯平、王绍禹释放,日伪道尹王子枫由于敲诈不遂,仗势逮人进行毒打,当时在潍城成为一桩谈话资料。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先遣军厉文礼部一改汉奸嘴脸,立即控制住了潍县城,逮捕了伪莱潍道尹王子枫和伪潍县长曲化如,但由于二人深谙“钱能通神”,王很快“越狱逃跑”,曲化儒则被厉文礼部的副司令申集安偷偷放走。此后,王子枫再无音讯,不知所终。

常之英(1892—),字采园,山东济宁市市中区人。1915年北京政府陆军参谋本部测量学校毕业。1925年任军阀张宗昌所属山东陆军第二十师一O七旅旅长,1927年1月加将军府鸿威将军衔。后任国民党天津警察厅厅长。1938年5月投降日军任伪山东省公署总务厅长1939年任伪潍县知事1940年6月任伪莱潍道尹1941年主持编订《潍县志稿》。1941年11月,转任伪登州道尹。1943年10月至1945年5月,任伪济南道道尹。1945.5—1945.8,任伪青州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1946年国民党山东省高等法院以汉奸罪将其逮捕,判处有期徒刑7年。此后查无资料,不知所终。

李又溪(生卒年月不详)1938.1-1939.1,任日伪博山县县长。博山著名士绅,汉奸,又名李复祺,日照县人。胶济铁路沿线煤商。1931年4月,胶济铁路沿线煤商组织淄、博、章、潍煤矿业联合会,被推为联合会主席。李系大汉奸悦升煤矿总经理丁敬臣党羽博山火车站至八陡轻便铁路经理博山沦陷前夕,与汉奸丁良臣、郑子宾等筹建伪博山县治安维持会自告奋勇担任维持会会长1937年12月下旬,日军冈骑部队沿胶济铁路张博支线大昆仑站至西河煤矿的运煤铁路到达西河丁敬臣的悦升煤矿。李又溪、丁良臣、郑子宾等以博山维持会的名义前往西河迎接。12月30日凌晨,由这帮汉奸引路,日军从容开进博山城。城里的老百姓纷纷向四乡奔逃。维持会的这伙走狗,卑躬屈节,为侵略军安排住地,供应肉蛋蔬菜等食品。1938年1月3日,公开打出博山县治安维持会招牌,代行伪博山县公署的职权。任维持会长期间,李深陷派系争斗,曾被告贪污敲诈,差点被驻博山日本守备大队长奉济南特务机关令押解济南。1938年底,博山县治安维持会改组为伪博山县公署,李担任第一任伪博山县长。不久,被伪省公署所派曲化接替。其它不详。

曲化儒(生卒年月不详),又名化如。1939.1-1944冬,任伪博山县长。1939年1月,前任伪博山县长李又溪被撤职,由日本人青木推荐,经省令批准,曲由伪县警察局长升任县长,1944年冬调任伪潍县知事。河北省青县小齐庄人,大地主,坐拥土地12顷。曲任伪县长后,保荐伪县保安团付团长伊来灏兼任局长。曲手眼通天,在勾心斗角、尔虞讹诈的伪博山县政府内,无人可以企及。1939年9月,伪警察所长伊来灏调任伪县保安团任团长,省警察厅派栾中兴来博任所长,栾任职约有三个多月,因与曲有矛盾,辞职回省厅。1943年6月,省警察厅调海阳县警察所长郭石庵(又名郭拟)来博任所长,是年11月,郭因与曲发生矛盾,被押送省厅。曲任职期间,最大的政绩工程是修筑遮断线,曾亲任博山外壁工程委员会委员长,此工程给淄博人民带来无穷的痛苦与灾难。曲对日本人极尽屈膝。1940年春,亲自主持成立并带头参加特务外围组织安清道义会,在他带动下,伪县政府的科局长,警备队的大、中、小队长,警察所的所长、巡官,伪区、乡、镇、保长,宪兵队的翻译特务等纷纷加入。借着这一伪组织当保护伞,对各阶层人民,敲诈勒索,奸淫掳掠,绑架勒赎,明目张胆地进行反共反人民的罪恶活动,搜集解放区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情报供敌利用。1940年旧历八月间,主持成立感化院,亲自授课,妄图用旧道德、旧礼教、旧伦理来束缚人民的抗战思想,以中日亲善,王道乐土,共存共荣等无耻谰言,来泯灭人民的爱国意志。感化院感化对象是被捕人员,工作人员则是由敌人在扫荡中抓获的无辜良民,实质是进行奴化教育,灌输奴化思想,使人们服服贴贴当顺民,希望被捕人员经过二至三个月时间不等的“感化”,彻底放弃与敌伪的斗争。曲极会笼络人心。据说博山一伙走狗给曲送行时,矿业公会副会长程少鲁曾碰头大哭,如丧考妣,出尽了洋相。曲在潍只半年有余。日本宣布投降后,曲被当时的国民党先遣军厉文礼部抓获,旋由厉部副司令申集安偷偷放走。其它不详。

      马云涛(?-1945.9),1944年冬-1945.8,任伪博山县县长,1945.9被镇压。据博山史志资料记载,1945年8月,山东纵队三师七团在团长钟本才、政委李政的率领下,从安丘西进,经沂源北上,于8月22日直抵博山,包围了盘踞在博山的伪博山县警备大队、伪矿警大队、特务大队、伪警察局等敌共2000余人。战斗当天晚打响,首先攻占了凤凰山、神头电厂和峨嵋山上的奎星楼、新泰山等高地。23日12时,七团一、二营分别从南、东、西门,向城里发起总攻。连续爆破和架梯爬城,突破城防,16时战斗结束。守敌除伊可春和残部一二百人逃往淄川外,其余全部被歼,伪县长马云涛被俘,博山城第一次解放。1945年9月,博山县人民政府在崮山召开公审大会,依法判处伪博山县县长马云涛、伪警察所长丛荣滋死刑,立即执行。有关马云涛任伪博山县长之前的生平,没有查到任何确切的资料。山东省莘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莘县志》(齐鲁书社,1997.08)记载,民国时期,莘县国民党县政府“任期最长的县长”也叫马云涛,任期从1942年11月开始,任期两年,至1944年11月。从时间上看,正好与伪博山县长马云涛(1944年冬,曲化如调潍县)的任职时间衔接,但莘县马云涛系国民党莘县民国政府县长,而非日伪县政府县长,难以确定系同一人。另,河南省台前县地方史志办公室编《台前县志(下)》(1989.07)记载,台前县日伪县长也有叫马云涛的,任职时间为1943年,其它不详。其他抗战时期的“马云涛”,有的是共产党的叛徒,也有的是我党地下工作者,均无法确认与伪博山县长马云涛是否同一人。


浏览:687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爽鸠
    爽鸠
  • 寄母山下
    寄母山下
  • 颜神之子
    颜神之子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