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博山宪兵分遣队非日本籍便衣特务篇(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10-21 08:48:34

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博山宪兵分遣队非日本籍特务篇

(文/秦克铸)

日本宪兵队是日本军队内部设置的军事、政治警察组织,既是武装力量,又是督察机关,既是特务侦察组织,又是审判机关。宪兵队的权限横跨军民两界,武装完备,虽兼有军队执法与维持治安双重任务,但侵华期间的日本宪兵队更多是以法西斯残暴手段行使镇压抗日军民之权限。抗日战争时期,博山宪兵分遣队经常派便衣特务深入我抗日根据地,刺探我党政军情报,破坏我党政军组织,配合日本驻军、伪军对我根据地军民进行武装袭扰,捕杀抗日军民,镇压抗日运动,运用各种手段策反诱捕、软化拉拢我抗日干部。据不完全统计,博山宪兵分遣队存在期间,曾先后搜捕杀害我党员干部群众达600余人,其中干部党员90余人,群众500余人,遭惨杀和下落不明的300余人,送济南军事法庭处理的200余人(其中判处押往东北罚劳役的100余人),取保营救释放100余人,烧毁根据地房屋3000余间,劫去抗日民众大宗财物,破坏了南博山、北博山、青杨行、王家庄、东石马、中石马、西石马、邀兔崖、淄井、沙井、盆泉等10几个村的党组织,其罪恶可谓罄竹难书。

据史料记载,博山宪兵分遣队历经两次成立两次解散。第一次成立于1940年3月,全称“大日本军青岛宪兵本部张店宪兵分队博山分遣队”,直属张店分队领导,地址在赵家后门义聚货栈,1941年移到火车站,先后有日军特务队

5名、伍长6名、军曹4名、宪兵10余名,朝鲜籍翻译特务3名,华籍便衣特务46名,罡风道道长李北辰(李星七)及道徒30余名,1943年8月撤销。第二次成立于1944年4月,全称“大日本军济南宪兵本部张店宪兵分队博山分遣队”,仍直属张店分队领导,地址在火车站,先后有日军特务队长1名、伍长2名、军曹1名、宪兵4名,朝鲜籍翻译特务1名、华籍翻译特务3名,华籍便衣特务13名,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夕撤销。日本宪兵队的组成人员,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全有日本(籍)宪兵特务组成。实际上,日本宪兵队中,除了数量有限的日本宪兵特务以外,还有少量朝鲜族或汉族翻译特务,经过日本宪兵特务队长口头批准,翻译特务还可以通过搜罗、拉拢、引荐、策反、逆用、控用等手段,发展华籍便衣特务。在博山宪兵分遣队中,华籍便衣特务数量远多于日本宪兵特务、翻译特务。

在抗日军民认知中,宪兵队中的非日本籍翻译特务、华籍便衣特务比日本宪兵特务更坏。因为,没有翻译特务、华籍便衣特务带路,日本宪兵特务便寸步难行;很多迫害抗日军民的主意都是翻译特务、华籍便衣特务给日本宪兵特务出的;宪兵队的许多暴行也是由翻译特务、华籍便衣特务实施完成的。博山宪兵分遣队的非日本籍翻译特务、华籍便衣特务多达70多名(名单附后),本篇仅就赵云台、李振之、李奉奎、李北辰、黄在庚、郑家佑作粗略介绍。

赵云台(?—1945)出生年月不详,男,原名岩本稔,又名赵宗仁,朝群人,博山宪兵分遣队朝鲜籍翻译特务1940年3月,博山宪兵分遣队第一次成立时,随日本宪兵特务来到博山。在博山期间,赵云台不遗余力为博山宪兵分遣队发展情报人员。1940年5月,赵利用东方煤矿检煤员黄金堂为第一情报员。同年秋,通过黄金堂拉拢乔建亭、尹殿祥2人为情报员。1941年,赵逆用原博山县抗日民主政府经建科长李振之、四支队连指导阎行之为情报员,招收保释高福泽为宪兵队服务,策叛控用中石马村原四支队连指导员黄在庚(又名黄庆新)、东石马村干部李奉奎、流氓黄为其进行特务活动。赵还伙同朝鲜族翻译特务徐处成控用叛徒邀兔崖村干部翟作恒、焦贯鲁、翟曰如、麻庄村干部李庆之、北崮山村焦念浩、八陡村赵风岱(又名赵俊峰)和兵痞明学生、房公武、刘玉贵、黄廷生、高汉文、钱家信。1942年,又利用了叛徒王文彩为情报员。李振之策动四支队连指导员丁龙波、文书李久如叛变投敌后,也被赵利用。1942年6月,赵策动泰山专区参议会(驻会常委)副参议长李北辰(又名李星七)叛变投敌,并利用李北辰组织的封建迷信组织罡风道发展道徒30余名进行特务活动。1942年7月,李奉奎引荐流氓李万强,被赵控用,丁龙波介绍郑志海给赵当情报员。1943年,赵策动司侨如(司延会)叛变投敌,叛徒李效文向赵引荐周志汉、张宗顺、李庆之、张文奎、李新民、赵姑娘为情报员。赵云台发展的情报员,大多数死心塌地地为宪兵队卖命,成为博山地区的铁杆汉奸,在博山地区犯下累累罪恶。1945年,赵在济南被国民党抓获,列为战犯处决。

李振之(?—1951),出生年月不详,男,博山区石马镇东石马村人,原博山县抗日民主政府实业(经建)科科长。1941年10月25日(农历九月初六),日伪军突袭博山县委、县政府驻地杨峪村时被俘叛变,被博山宪兵分遣队朝鲜籍翻译特务赵云台逆用为情报员。不久,李又撺掇其儿子原博山县东石马村党支部组织委员李奉奎投敌。出卖灵魂的李振之还被国民党“中统山东省党部调查统计室淄博区室”主任刘大甫看好,被发展为(中统特务)内线。由于李振之父子的特殊身份,工作中接触到不少党的机密,对博山县各地方党组织多有了解。他们的叛变,使博山县不少党员干部因此被捕,遭到残酷杀害。1941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李与博山宪兵分遣队日本特务佐竹率领宪兵队、警备队、保安队,开着汽车,带着各村党员、抗日积极分子花名册,去我四区西沙井、北沙井、南沙井、淄井、盆泉等村,捕去我西沙井党员魏克武、北沙井党员村长王荣富、县交通科干部栾尚义、南沙井妇救会主任于周氏(周庆芳)、村长党员赵炳炎、淄井村长党员于凤武、县政府通讯员尹茂申、盆泉村长党员魏如奎、王保华,捕去的群众还有西沙井张敬中、南沙井苏荫熟、盆泉张连池、于希恩、王以庆等。这次共捕去党员、干部、群众53人,其中党员、干部12人,群众41人。经刑讯,张敬中、王保华被惨杀,张敦发、魏如奎、栾尚义、赵炳炎等20人送东北罚劳役,后下落不明,余被保释或跑回。南沙井村,这个总人口只有500人的小山村,这一次就被捕去17人,其中党员5人,群众12人。1942年春,李策动四支队连指导员丁龙波、文书李久如叛变投敌。1942年3、4月间,李带领宪兵队、保安队、警备队去南博山、五福峪、盆泉,捕去我博山县贸易局局长薛聘卿,下庄区妇联主任尹长贤,南博山村村长马德玉,盆泉村农会主任王文利、群众田玉成、翟保厚等56人,解往博山宪兵队,将鞋、腰带脱掉,押在拘留所。逐个严刑审讯后,薛聘卿、王文利、邵长峰等16人惨遭杀害,余经营救脱险。此次还抢去我贸易局储存的豆油600余斤。同年7月,李带领宪兵队捕去我博山县贸易局局长王安善、区干王安仁、杨长宾等6人,酷刑后,除杨长宾被营救外,余皆下落不明。1943年春,其子李奉奎被博莱县公安局镇压,李知道后,嘴上叫嚣着要给儿子报仇,内心却极其恐惧。1943年8月,博山宪兵分遣队奉命撤销,李窜到济南躲藏起来。1944年4月,博山宪兵分遣队第二次成立,李再次被启用,并被日本宪兵特务队长委任为谍报组组长。李受命笼络了王济谦、周志汉、孙家懿为便衣特务,周志汉又引荐赵玉水、吴洪训、李久如、刘守泉为情报员。不久,博山宪兵分遣队、警备队、保安队便由李与李九如等便衣特务带路,去盆泉袭击了我原金山区政府驻地,致原金山区区长田中武当场栖性,工会干部刘化鲁等6人被捕。为了刺探我党政军情报,博山宪兵分遣队派出谍报组便衣,潜入博城周围工矿(李振之去振业煤矿,周志汉去利和煤矿,吴洪训去永和煤矿,孙家懿去吉成煤矿,王济谦去东方煤矿,赵玉水去同兴煤矿,孙德田去华东煤矿和神头发电厂),监视工人的进步活动并搜集我地下工作人员的情况。1944年11月,李与翟作恒、李元为、王纪佑,调日军1415部队第2中队情报室,继续为日本人效命。日本投降前夕,日军1415部队第2中队在博山停止活动。博山宪兵分遣队队长望月对其所利用的华籍特务李振之、王济谦、周志汉三人作了应变部署:注意八路军的活动情况,等待日军重返淄博;教育子女不要接近或参加八路军;留下匣枪三枝、手枪-枝,供他们使用。接着,情报组组长李振之又将上述内容对其所利用人员吴洪训、赵玉水、孙德田等作了传达部署。布置停当,李亡命潜匿济南。1949年5月,在济南八大马路的旧货市场里,李被他的堂侄原博山县委书记李东鲁认出,李东鲁大义灭亲将其交与山东省公安厅。1951年夏天,博山县人民政府在李祸害最严重的北博山乡召开公审大会。公审大会后,李被依法枪决

李奉奎(?—1943),出生年月不详,男,博山区石马镇东石马村人,原博山县东石马村党支部组织委员。其父李振之1941年10月25日叛变后不久,李奉奎也投入敌伪怀抱,被博山宪兵分遣队朝鲜籍翻译特务赵云台策叛控用进行特务活动。李氏父子二人,为虎作伥,狼狈为奸,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他们以日本人为靠山,疯狂抓捕我党政干部和抗日积极分子,残酷迫害共产党家属,常常手持各村党组织人员和村干部名单,带领日伪军到各村突袭围捕,反动气焰十分嚣张。李奉奎曾先后七次带宪兵队到东石马村,抓捕共产党员、抗日家属及青壮年80多人。1942年1月28日,李奉奎带宪兵队到东石马村抓走了共产党员李宗刚、李开三等9人,后经托人送礼才赎回来。1942年2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五)深夜,李振之父子带着日本宪兵队、汉奸队再次来到东石马村抓捕共产党员。那天晚上,按照李奉奎提供的名单,除在外工作的党员外,其他党员、村干部全被抓捕,这一次就捕去东石马村党员群众42人。1942年春,其父李振之刺探到我博山县委组织部长、工委书记李东鲁的情况,对日本宪兵特务儿玉说李是共产党重要人物,要对李采取诱降策反。经密谋商定,先由李振之以关怀的心情和威胁的口气给李东鲁写了一封劝降信。李东鲁同志收信后,奋笔回书,批驳其叛徒嘴脸。李振之收到回信恨之入骨,即与儿玉共谋对李之家眷痛下毒手,李振之、李奉奎、黄在庚带人去东石马村将李东鲁同志的妻女抓捕,押在北亭子感化院。关押年余后,其女因刑致死,妻经营救脱险。1942年6月,李奉奎父子带领宪兵队埋伏在盆泉村的魏家林中,将支部交通员王以道、李允梓抓去当了劳工,直到1943年8月,二人才有幸从万人坑里逃回来。1942年7月,李奉奎引荐流氓李万强,被赵云台控用。1942年10月,奉李北辰之命,李奉奎、李万强、黄廷生等去东石马抓人,扑空后即佯作回去,走到中途又突然返回,直奔王书玉、李宗文家,抓走了支部书记王书玉、支委李宗文。接着,李奉奎又带人到石炭坞煤矿抓走了支委李万丰。王书玉、李宗文、李万丰三人被李奉奎送到宪兵队后下落不明。至此,加上年初腊月二十五抓走的支委王以铸,东石马党支部七个委员被抓走了四个,使党的工作一度处于瘫痰状态。直到1942年底,才在分区委的帮助下,把支部重新建立起来。李氏父子对博山南部山区人民欠下了累累血债,特别是石马一带各村村民对之恨之入骨。1943年春,李奉奎在博山城骗娶了一个小老婆。得知李奉奎要回乡操办喜事并祭祖的消息之后,他的亲五叔、共产党员李鹏万(化名赵的之,曾任博山县金山区分区委书记,时任夏庄区分区委副书记)立即通过村里的党组织摸清了李奉奎的活动安排,并派人向博莱县委、县公安局报信,要求博莱县公安局派人抓捕李奉奎这个民族败类。博莱县公安局得到消息,立即成立了由李鹏万、焦念生、黄廷约任毅民组成的锄奸小组在李鹏万带领下,锄奸小组在李奉奎宴后祭祖的路上将其抓获。在将李奉奎带往根据地途中,任毅民被围追堵截的伪军击中腿部。李奉奎自知罪孽深重见状赖着不走,企图等待汉奸救援。锄奸小组被迫在盆泉南山下的淄河滩将这个叛徒就地正法

李星七(1912—1954),字北辰,原博山县五区南崮山(今博山区源泉镇南崮山)村人。出生于医生世家,懂医道。七七事变前,在本村及附近村镇行医。因医术较高,在当地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号召力。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李打着“抗日救国,保财保家”的旗号,发起组织封建迷信团体“罡风道”,自任道首(道长)。罡风道最盛时,道徒近30000人,活动范围东至源泉、天津湾、南北崮山,南至常庄、南峪、文字现、崮山前、上下瓦泉一带,西至石马、芦家台一带。1938年端阳节,准备攻击博山县城的罡风道在南崮山被博山日伪军包围,战斗中损失惨重。1938年7月,罡风道被四支队改编为“博莱边区抗日自卫独立团”,脱产武装以区为单位编为7个中队,约800人,团部设在莱芜常庄南峪,李星七任团长。1939年9月,经中共博山县委和四支队党委批准,第一、二、五中队编为第四支队一团二营;第三、四、六、七中队编为“泰山区第五区队”,归博山县委领导。1939年12月,“泰山区第五区队”编入八路军蒙南支队(一个营编制),余下的被编为博山县大队,继续在中共博山县委领导下,坚持博山地区的游击战争。此后,罡风道长李星七淡出我党地方武装,转为民主人士,1941年被安排在泰山专区参议会工作,任(驻会常委)副参议长,其他道长则被安置回乡。1942年4-5月间,李被博山宪兵分遣队朝鲜籍翻译特务赵云台策动,叛变投敌。此后,李利用其组织的封建迷信团体罡风道,发展道徒30余名,进行特务活动。李叛变不久,便策反了我博山县邢家庄游击小组孙丙符等6人,并劫去大枪三枝;李还指示道徒李鸿学等10余人到五福峪,抢去我县独立营棉军衣34件,棉花180余斤,及雨衣、缝纫机等物。1942年10月,李又指示特务分子李奉奎、李万强、黄廷生等去石马和岳庄煤矿,捕去我中石马村党支部书记王书玉、委员李宗文、李万丰三人,送博山宪兵队后下落不明。1943年春,李奉奎被处决后,李因内部矛盾解散罡风道,与博山宪兵分遣队脱离关系,此后潜匿苏州。1954年,李在苏州被逮捕处决。1959年,李的家人将其遗骨带回南崮山村,葬于李家祖林。

黄在庚,生卒年月不详,博山区石马镇中石马村人。原八路军四支队连指导员,又名黄庆新。1941年春,黄被博山宪兵分遣队朝鲜籍翻译特务赵云台策叛进行特务活动。1941年8月,黄接受博山宪兵分遣队日本特务儿玉指示,深入我根据地刺探八路军的驻地、部队名称、武器装备、人数,及我党政机关人员组织情况。黄接受任务后,通过淄井村亲友探知我四支队一部在夏庄杨峪村一带活动,随将这一情况汇报给宪兵队。儿玉、赵云台核实后,即带领宪兵队、产销队、警备队,由黄、阎行之等特务领路,直达杨峪、夏庄等村,企图对我军突然袭击,幸我军早已获悉其动向,迅速转移,使其扑空,敌未得遥。同年10月,儿玉又派黄在庚以职员身份打入博山电灯公司,以特务手段限制工人的人身自由,审查工人中是否有八路军派进去的人,是否有地下共产党员,并将所了解的情况定期或不定期向宪兵队儿玉汇报。1942年2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五)深夜,黄在庚与李振之、李奉奎一起带领宪兵队、警备队、保安队100余人,开着汽车去东石马、中石马村搜捕,先进入东石马村,将群众集合在西门外,便衣、特务、军警枪上膛,刀出鞘,寒光闪闪,团团围住,由李奉奎拿着名册叫出党员吕善孝、白万友、唐树美和群众李瑞爱、李万宝、李云起等40多名,进行逮捕。同时从中石马村抓去李万东、黄路林等25人。这次共抓捕72人,其中26人(中石马13人)下落不明,其余分别送济南军事法庭处理或放回。1943年8月,博山宪兵分遣队撤销后,黄在庚被遣散。建国初,黄在济南被捕。文革后期,黄刑满释放,迁返原籍,在村上受管制。此间,黄不忍遭受批判,上吊自杀。

      郑家佑,生卒年月、籍贯不详。男,又名郑生民,原中共博山县崮山区委组织委员。1943年5月,博山宪兵分遣队特务李效文带领日本宪兵特务角古、朝鲜籍翻译特务赵云台、金荣浩等去郭庄,捕去原区委组织委员郑家佑、党员孙永俊、孙仲修三人。郑被捕后叛变投敌,成为博山宪兵分遣队华籍便衣特务,孙永俊、孙仲修两人下落不明。1943年6月,郑家佑和汉奸韩丰祥共谋,策反了我博山县口头区区长陈光临带枪投敌。1943年7月,郑带领宪兵队去北博山,捕去北博山村党支部书记魏春启、党支部委员刘汉之、王玉泽和党员郑长洪等10余人,后魏春启等6人遭敌惨杀,余被营救脱险。此后去向、活动、结局不明。


浏览:409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