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民族英雄、烈士段文义营长生平线索总汇(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10-24 18:13:12

探寻民族英雄、烈士段文义营长生平线索总汇

(文/秦克铸)

博山区博山镇下庄烈士陵园有30块墓碑,多为抗日战争时期牺牲在博山的抗日英雄。2019年9月以来经过多方努力,已经弄清了10位烈士的情况,并帮助这些烈士找到了他们的后人,但是,迄今仍然还有17位烈士的情况没有搞清楚,没有联系上他们的后人在这17位烈士中,有一位名叫段文义”的烈士,生前职务为营长,墓碑记载是“中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九月九日立”。笔者从“烽火home”网站上搜集到的他的基本信息还有性别(男)、籍贯(山东省临沂)、牺牲时间(1939)、安葬地(博山夏庄烈士祠)、碑文(民族英雄段营长文义之灵柩),以及立碑时间“中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九月九日立”。其它信息政治面貌出生日期生前部队生前职位立功情况牺牲情况牺牲战役牺牲地点等均为空白。烽火home网站显示的段文义营长的牺牲时间(1939年)与立碑时间(1938年)不一致,应该是网站输入错误。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笔者对段文义烈士有了更多的了解。

2022年10月13日晚上23:01,烽火home网站“博山革命人物”圈子“圈主”梁源发来信息:“秦老师休息了不?”“今晚我学完习查了一下台湾的资料,找到了下庄那个烈士林里那个国军段营长的电文。可惜还没有解读完全。”

随后,发来了一幅“民国2798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厅机要室来电纸”记录的电文图片。来电记录时间为“(民国)2798日”,“自×(可能是“无”的繁写;或“前”的繁体草书)线发”“号次36484”。电文全文如下(标点系笔者所加):

“急。XJ2A类密。委员长蒋×(侜?)。密<加表>。据李司令××××(司塘,是否是“兴唐”?江日)报告,张博支路沿线,由西河<博山东十七里>之敌系黑警部队约千三百余人,及伪军方永昌之一部四百余人,进驻博山车站,似有进犯莱芜肃清淄川博山地境我游击部队企图。二、昨夜,职以第一团一二两营进袭八陡庄车站,以第三营佯攻博山,敌不及备,于拂晓当×(将)八陡庄及车站完全占领,毙敌十余名,俘伪宣扶班二名,得步枪三枝,敌退黑山庄毛斌岭八陡庄北。三刻,该敌得西河之敌增援,共三百余人,山炮两门,轻重机枪多挺,向我反攻。激战至午,二营营长段文义不幸阵亡。”

电文纸左下方为审查员(林西陈)签名,签名时间为27981956分,深蓝色编号应该是档案编号。右下方为译电员签名(红章不清),还有红色编号,及“国史馆”水印。

稍后,梁源发来了两则留言。19380908某人電蔣中正據李品仙報稱張博支路沿縣之敵係黑察部隊似有進犯萊蕪企圖及該部進襲八路莊車站斃敵數十等情002-090200-00043-277-001a”“台湾那边在整理的时候也没有明确是谁发给蒋中正的这个电文,所以用了某人”。

笔者对照电文进行了仔细辨认,认为此电文报告事项有二:一是张博支路沿线敌人动向;二是97日夜至8日战斗情况。

该电文还涉及“二营营长段文义不幸阵亡”的诸多信息。如,段文义烈士牺牲的时间(193898日)、地点(八陡)、生前部队(“李司令”、二营)、牺牲过程(八陡战斗)等。但对段文义烈士所属部队无法确认。

1014日早晨6:18,笔者一觉醒来,给梁源留言,“38.9,在博山附近活动的‘国军’,似只有秦启荣部(包括被秦启荣收编的地方部队),及石友三部(包括博山县保安大队长李兴唐投石友三部成立的抗日游击队)。我推测,应该是李兴唐部的人发的。可以寻着这个线索再查查。方永昌,当时是伪鲁南道道尹,驻青州,统辖博山淄川等地伪军。”6:22又留言,“或,国民党在石友三部安插的(军统)特务。”然后,开始查找相关资料。1014日上午9:30查到“头条文章”【讲述抗战老兵的故事】“史庆桂:亲历锄奸石友三”(作者石刚转发。原文作者苏向阳,2016-03-18 11:32 发于淄博档案),文中有史庆桂回忆段文义营长牺牲经过的文字,遗憾的是文章中把“段文义”写成了“段义文”。笔者立即将这篇文章转发给了梁源,并附言“这篇文章对推测你说的电文应该很有帮助。”“文章中营长段义文应该是营长段文义。地点对得上号。”“牺牲过程应该可信。”10:14,梁源回复“感谢秦老师,这样就串接起来咧。”

为使读者了解段文义营长的情况,现将上述文章相关部分摘录如下:

1938年)3月份的一天,他(史庆桂)和一个刘姓邻居偷偷离开博山城,赶到石马镇,参加了由博山保安团团长李兴堂任队长的抗日游击队。

后来,李兴堂投靠了石友三,被任命为抗日先遣第一支队司令,驻扎在博山八陡镇。史庆桂因为识文断字,是当时游击队里难得的“文化人”,所以就被分到了一营二连连部当勤务兵。

让史庆桂印象深刻的事情是营长段义文的牺牲。当时是先遣队成立不久,闻讯而来的日军将他们团团包围,游击队乘夜色突围,与日寇激战一夜,营长段义文负伤,无法随部队行动,大家便把他藏到了石炭坞附近的一个隐秘地点。后来搜山的日军发现了段义文,残忍地将他杀害,并枭首示众。几天后,游击队费尽周折找回了段义文的尸首,在南邢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据与李兴唐一起组织游击队的国民党蓝衣社分子赵陶斋(原名赵锡钧)回忆,“1937年12月27日,二十二师由山东周村撤至博山,28日我与友人李兴唐在博山组织抗日游击队。1938年2月率部加入第五战区第二路游击纵队……1938年4月间我们联合博山游击队围攻驻博山日军。同年5月间,六十九军驻防山东莱芜,我们那支游击队加入了六十九军,番号是六十九军先遣第一梯队。”

综上可知,民族英雄、烈士段文义,男,山东临沂人(是否李兴唐同乡,即沂南或蒙阴人?或联庄会会员,待查。从段文义烈士的经历、职务推测,他不会是日军占领博山前夕才参加的博山县保安大队),原国民党博山县保安大队(李兴唐任大队长)队员(或博山联庄会支队小头目),日军占领博山前夕,参加李兴唐组织的抗日游击队(何时参加博山县保安大队,是否担任保安大队中队长、小队长或班排长?待查。从个人成长、社会关系分析,不会几个月时间就成长为先遣第一梯队二营营长)。19384月,参加博山抗日游击队联军(包括共产党领导的第六军总队部、李兴唐的博山县保安大队、李式如组织的游击队等)围攻驻博山日军战斗(没有这段经历,不太可能担任营长)。19385月,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九军(石友三部)抗日先遣第一梯队二营营长。193898日,在八陡战斗中负伤、被俘,惨遭日军杀害。

史庆桂的回忆,还给我们进一步了解烈士段文义的生平情况提供了线索。既然,段文义烈士牺牲“几天后,游击队费尽周折找回了段义文的尸首,在南邢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那么,我们可以循着这条线追溯,根据南邢附近的抗战形势查找相关史志资料。据张敬焘回忆,1938年9月,孙克明到了博山,将国民党博山县政府设在了博山南部山区的瓦泉村,我们县委驻地在刘家台村。孙克明比较开明,接受了共产党员何方宏进入县政府,担任了国民党博山县政府的教育科科长,县委部分同志也住到了瓦泉村。9月,我们以国民党第六十九军的名义,派共产党员李铎进入国民党博山县政府做民运指导员,发展了县政府秘书赵俊之加入了共产党,国民党县政府内成立了中共党团(即现在的党组)。在我们县委的指示下,李铎和何方宏以国民党县政府教育科和民运指导员的名义与身份,在中瓦泉村(南博山)举办了(两期)民运指导员训练班,学员主要吸收了四区和五区的小学教员。县委调力量建立了训练班党支部,在组织学习训练期间,秘密发展了一大批党员。训练班结束后,李铎和何方宏做孙克明的工作,以国民党博山县政府名义,将这些学员派到了所在区各村任民运指导员兼小学教员,壮大了党的组织和抗日力量。按照省委指示,我们不仅要控制和利用这个县政府,还要将他们几十人枪的县大队争取掌握过来,当时县大队大队长李式如,基本上答应了我们的要求。我们以“公主下嫁”的方式,派一名教导员并带两个较强的连队,下嫁给李式如,以廖容标司令员的名义委任李式如为大队长,使李式如在情理自然中接受我们的改编与领导。随后,派营教导员王瑞带着两个连来到了上瓦泉村,与李式如的县大队驻到了一起。但这一改编没有成功,主要是李式如由于种种顾虑改变了主张。为顾全统战关系,我们两个连的部队遂撤回归建。那时,国民党博山四区的老区长王伯儒免职已有相当一段时间,争取孙克明同意,我们以四区分区委一班人为主,借“国民党第五战区战时动员委员会”的名义,成立了“国民党博山县第四区战时动员委员会”,由翟翕武任主任,行施这一区域的政权。不久,孙克明正式委任翟翕武为四区区长。

这就是说,在南邢为段文义烈士举行追掉会时,国民党县政府、县大队在瓦泉,共产党县委在刘家台,共产党还有部分同志、两个连的部队也在瓦泉,中瓦泉可能正在举办民运指导员训练班。这种情况下,国共两党都有不少人,甚至民运指导员训练班的人员也可能参加了段文义的追掉会。那么,查找、寻访段文义烈士的生平线索就很广泛了。希望熟悉了解段文义营长的网友看到后与本文作者联系(微信号:qinkezhu),为烈士回家铺路搭桥。也希望关心段文义烈士生平的网友用好本文提供的线索,为进一步完善段文义烈士的生平做出贡献。

 

注:在电文辨认过程中,得到了淄博师专语言文字专家谭秀生教授的大力帮助,梁源同志也对本文提出了中肯的修改意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浏览:301次

评论回复
  • 卧游斋主

    2022-11-24 卧游斋主

    一觉醒来,想到了电视连续剧《沂蒙》的一个情节:于宝珍大儿子和儿媳殉国后,就装入棺材,在后院囚了起来,用石块将棺材垒起来,发誓不打跑鬼子,不给他们下葬。这种风俗,我们这儿过去也有,叫“囚”。《沂蒙》故事发生地马牧池位于沂南西北部。李兴唐老家正是这里——沂南与蒙阴搭界的地方,也就是沂南西北部。人死后装在棺材里先不下葬而是囚起来,等到合适的时候再下葬或改葬、迁葬。如此说来,段文义营长可能就是李兴唐老乡,或李兴唐主持按他家乡风俗先囚起来而不下葬,准备合适的时候再迁回原籍下葬。

  • 卧游斋主

    2022-11-24 卧游斋主

    别的烈士是墓碑,段文义烈士是“灵柩碑”。这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本来应该与装遗体的棺材一起埋在地下,防止被敌人知道后破坏,起标志作用,防止后人不知棺材里的人是谁;还有一种可能是,段文义烈士用了比较好的棺材装遗体,这种装着尸体的棺材长期暴露在地面之上,不用掩埋,这样的“灵柩”碑就相当于墓碑。墓碑的主人,都是掩埋在地下,而灵柩碑的主人,可能不需要掩埋在地下,像没掩埋的水晶棺,虽已装入遗体,但并不需要掩埋,不能称之为“墓”。

  • 通途

    2022-10-30 通途

    无数的革命先烈用生命和热血换来的和平年代,我们应该倍加珍惜。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通途
    通途
  • 段文余
    段文余
  • 董云凌
    董云凌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