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藤井队与八陡宪兵派遣队非日本籍特务篇(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10-31 22:52:01

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藤井队与八陡宪兵派遣队非日本籍特务篇

(文/秦克铸)

抗日战争时期,驻博山地区的日本宪兵队除前篇述及的“博山宪兵分遣队”外,还有济南宪兵本部在博山设置的日本宪兵队“藤井队”、“八陡宪兵派遣队”。“藤井队”主要负责控制淄川县西南山区的石门、磁村、马棚、滴水泉等游击区,“八陡宪兵派遣队”则负责控制八陡、岳庄、西河、崮山、源泉、口头、太河等游击区。“藤井队”,1941年4月成立,队长藤井,另有日本宪兵特务2人(军其、公其),文书1人(杜刚,女),朝鲜籍翻译特务1人(李炳文),保役1人(高长富),华籍便衣特务19人(分三个便衣特务班,班长分别为丁乐昌、黄宗武、马敏学)。“八陡宪兵派遣队”,1941年6月成立,队长威腾,副队长岩岛,日本宪兵特务渡布、乌拉玛,华籍便衣特务有翻译特务詹文启,便衣特务队长段相久,副队长杨德祯、鹿道安,便衣情报班9人,武装便衣班29人。1941年10月,“八陡宪兵派遣队”奉命撤销。当年11月,原在博山税务街驻防的“藤井队”奉命迁往八陡原“八陡宪兵派遣队”驻处,继续行使“八陡宪兵派遣队”职权,人员包括:队长藤井,日本宪兵特务军其、公其,辅助宪兵米田、金西,朝鲜籍翻译特务李炳文,另有3个华籍便衣特务班,计21人。1942年1月,日宫登喜雄接任“八陡宪兵派遣队”队长,华籍便衣特务班扩大到4个,总人数进一步增加。1943年8月,高岛接任“八陡宪兵派遣队”队长。1943年9月,“八陡宪兵派遣队”奉命撤销。“藤井队”和“八陡宪兵派遣队”成立以后,血腥镇压我抗日活动,大肆掠夺我矿产资源,疯狂捕杀我党政军人员,破坏我地下党组织,对博山抗日民众烧杀、抢掠、奸淫、敲诈勒索,对我被捕、被俘人员使用刀砍、投井、烙烧、灌辣椒水、吊梁头、棍打、鞭抽、狼狗撕咬等种种酷刑,罪行擢发难数。特别是朝鲜籍翻译特务李炳文,华籍便衣特务李东山、乔同章、丁禧昌、马敏学、段相久、杨德祯等,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丧心病狂,罪恶滔天。

李炳文生卒年月不详,男,朝鲜人。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八陡宪兵派遣队朝鲜籍翻译特务。原在(淄川)洪山日本宪兵队翻译。1941年4月初,追随洪山宪兵队宪兵军曹中士班长藤井调博山,任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翻译。李在藤井队期间,帮助藤井策反、抓捕、杀害我地方党政干部和抗日民众,犯下累累罪行。1941年5月,宪兵特务藤井,带领翻译特务李炳文,宪兵特务军其,便衣特务马敏学、朱慎修等10余人配合驻博菊池部队、警备队等300余人,在小柳杭集合,去岭西、桑科、池子、台马庄、马公祠等西部山区扫荡,沿途抢劫过往百姓1头驴、1篓子茶叶等物资。这次扫荡还抓获了淄川一区政府干部李东山。经李炳文、藤井策反,李东山叛变投敌,被藤井利用,成为藤井队华籍便衣特务。1941年6月底,据便衣特务袁崇训的情报,藤井指示,由李炳文带领华籍特务丁禧昌、赵丙仁、袁永升、车锡业、孙文协等去大峪口村,抓捕村文书刘同顺,人没抓到,便顺手抢了刘同道家的财物。194111月,李炳文追随藤井八陡宪兵派遣队,继续充宪兵队的翻译。1942年6月,藤井带领翻译特务李炳文,华籍特务马敏学、李东山、袁永升、姚庆新等人,去八陡西头抓捕我4支队队员马法田同志。在八陡宪兵队严刑后,次日,翻译特务李炳文指示袁永升、姚庆新,将马捆绑,架到汽车上拉到苏家沟东山坡上枪杀。去执行的有翻译特务李炳文,宪兵特务公其,华籍特务刘学正、刘士昌、孙文协等,公其和刘士昌各打一枪将马杀害。1943年8月,李炳文追随八陡宪兵派遣队队长军曹中士班长日宫登喜雄1480部队(全称“日北支那派遣军特别警备队1480部队”,主要任务是为日本侵略军搜集军政情报,驻河北省)由于宪兵特务不通汉语,华籍特务不通日语,翻译特务李炳文几乎参加了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八陡宪兵派遣队所有的罪恶活动。遗憾的是,关于李炳文调1480部队以后的情况及其结局,我们迄今没有查到。

李东山,男,生卒年月、籍贯不详。原淄川县一区(淄川城区)政府干部。1941年5月被捕后叛变。李东山投敌后,积极为敌提供情报,带领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大肆捕杀我干部群众,抢劫民财,破坏抗日民族解放运动,犯下累累罪行。1941年6月7日,藤井根据李东山的情报,指示李东山带领便衣特务丁乐昌、马敏学、朱慎修、赵丙仁、袁永升、车锡业、孙文协等10余人,去淄川磁村乡抓捕我乡青年团干部宣传委员陈永才。经策反,陈叛变投敌,被敌利用。1941年古历六月初五,据李东山情报,我淄川县滴水泉村王光生(我报社工作人员),回家与马棚陈维英结婚。藤井便带领翻译李炳文,宪兵公其、军其,便衣特务温传恭、袁永升、孙文协等10余人,于11点钟闯入滴水泉村王光生院内。宪兵特务持枪逼问谁是新女婿,送客陈维戈说:“他没在家,出去请客了。”这时宪兵特务就掀桌子,砸东西,用棍子乱打帮办婚事的人。王光生在新房里无处躲藏,宪兵特务进屋把他捆绑起来,押往税务街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经威胁利诱,王光生叛变投敌,被该队利用。1941年8月,李东山给原在岳峪、马棚和章丘朵庄一带工作过的农救会主任、青年团长赵林贵、赵林阶各写一封威胁逼降信,声称“你们赶快来为日本人做事,如若不来,就把你家房子烧了,全家杀光。”赵氏两兄弟收信后,便妥协变节,参加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此间,李东山以同样手段威胁引诱我黄连峪村干部李先珠、李荣增、黄茂斋投降藤井队。1941年古历七月十五,据李东山的情报,藤井带领宪兵、便衣特务去磁村乡郭庄村以八路嫌疑和受过八路军训练为名,抓捕干部群众桑长春、崔生方、胡义昌、孙迎昌、桑庆长、房玉珂、房学贵、宋韦成、房曰贵、房成功、房和功及刘荣清之妻等10余人,用汽车押送到博山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先把桑长春传到院子里问谁是八路,谁受过八路的训,桑说不知道,宪兵令其跪在地上,便衣特务们用棍子毒打,桑仍不招认,特务们把桑弄到门崖石上跪下,在腿上压上三块条石。接着又叫出崔生方审问,崔说不知道,宪兵、便衣即架住崔的胳膊,有四个人用大木杠压在崔的腿上,痛得崔昏过几次,又用凉水泼过来。随后又叫出孙迎昌,还没问话,有个便衣便抓住孙摔在一块石头上,把孙的头磕破,鲜血直流。他们抓来这些人经严刑审讯,无故折磨,一无所得后,取保释放。1941年9、10月间,藤井带领李炳文、李东山、王荣苏、马敏学、车锡业等16人,配合保安队等日伪武装共80余人去西山里扫荡,经河石坞北山到马棚村。进庄时便衣特务用黑布包着头,戴着草帽,以防群众认出来。进庄后,李东山指认抓捕村妇女会长党员郑思祥和村干秦士玉,将2人解押在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经严刑审讯后,送往济南军事法庭。1941年11月,李东山追随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到八陡宪兵派遣队,任便衣班班长。同月,据李东山的情报,由宪兵特务公其带领便衣特务驾车持械去东崮山村抓捕我八路军军属李向平,并将李家中的粮食财物全部抢光,连人带物弄到汽车上拉到八陡宪兵派遣队,李向平经严刑审讯后,取保放回。1942年1月,藤井去职,日宫登喜雄任队长,李东山被任命为八陡宪兵派遣队便衣侦谍班班长。1942年4月,李东山引荐张如秋,做便衣特务,1943年8月后,张如秋任便衣班长。1943年8月,日宫登喜雄调往1480部队,李东山被遣散谋职。此后结局不详。

乔同章,男,生卒年月、籍贯不详。原为惯匪。1941年6月,八陡宪兵派遣队成立后,被威腾启用为便衣情报班密探。乔同章成为八陡宪兵派遣队便衣特务以后,仗着日本宪兵队撑腰,到处敲诈勒索。1941年6月间,乔同章去八陡桥头酒店(我地下工作站)诈款未成,发现这个酒店有共产党活动的情况,即报告了宪兵队。1941年6月底的一天夜间3点钟,特务队长段相久、副队长杨德祯、翻译特务詹文启、便衣班长徐遂让等奉威腾命令,根据乔同章的报告,去中石马村抓捕岳先如(中共地下党员),威腾则带领警、宪、特将八陡酒店团团围住,进店内抓捕谢会模、谢加如、焦其军、谢台模、岳立嵩、岳其久、岳崇敦、岳立州、夏金生、夏克来、夏克云等15人,抓到宪兵队严刑审讯,受刑最重的谢云模、岳先如两人的腿被用烙铁烙坏了,身上的肉被狼狗咬烂了。这个酒店有伪币500元和其他物资全部被敌人抢光,酒店家具全被捣毁。1941年7月,根据乔同章的情报,宪兵特务队长威腾带领徐遵让、乔同春、吕庆元、渡布去茂岭煤矿,以共产党地下组织嫌疑抓捕7个工人,解押到八陡宪兵派遣队,逐个酷刑审讯,逼问谁是共产党员?谁是党组织负责人?他们忍受严刑都不承认。8月,威腾带领詹文启、段相久、杨德祯、徐遵让、吕庆元等宪兵、特务从监室提出4人,绑赴八陡西南山后枪杀。在押的3人于10月送交博山宪兵分遣队。1941年10月,据乔同章的情报,威腾带领詹文启、段相久、杨德祯、徐遵让、乔同春、吕庆元等10余人,去八陡西头一草屋里抓捕我一八路军战士,劫去手枪一支,宪兵、特务进屋打砸抢,捆绑我八路军战士。次日,威滕刑讯,由杨德祯、乔同章、徐遵让、吕庆元持械站堂行刑。威腾审问:“队伍在什么地方?你回来干什么?”我八路军战士明确地回答说:“我是八路,是回来抓汉奸乔同章的。”乔同章接着狠毒地说:“这回是你抓了我,还是我抓了你。”威滕继续逼问队伍在什么地方,八路战士严肃地回答:“我们军队的事你无权过问!我不能告诉你们。”这时站堂的便衣特务如狼似虎,使用老虎凳、烙铁、皮鞭、棍棒种种刑罚。当夜将这战士行刑致死,次日特务们将尸体拖到野外。不久,威腾宪兵队奉命撤销,威腾、岩岛调张店宪兵队,其他便衣军警一部分随威腾去了张店宪兵分队,一部分回宋泽三部,其他遣散谋职。此后,乔同章不知去向。

丁禧昌,男,生卒年月、籍贯不详,又名丁焕臣。原在伪博山县保安队任职。1941年4月,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成立后,从保安队抽调到藤井队任便衣特务。1941年6月14日,藤井按照陈永才的情报,令丁禧昌带领李炳文、马敏学、袁永升、车锡业等去淄川县石门乡抓捕我青年团长袁崇训、刘洪太、刘学成和暖石坞王玉成等6人。在押送途中,刘洪太逃脱,余皆押往博山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经严刑审讯后,将刘学成等人释放,策反袁崇训叛变投敌,这次还从河石坞村抢劫群众畜、粮一宗。1941年夏季一天,藤井带领宪兵特务军其,便衣特务丁禧昌、孙文协、李炳文、李东山、马敏学、车锡业、赵丙仁等,在昆仑乡抓捕6人,经严刑审讯后,送警察所关押起来。同年12月,藤井率便衣特务将这6人解往青龙山枯井旁。由藤井用手枪一枪一个的往井里打,最后一个还没开枪就跳下井去,藤井向枯井里扔了两颗手榴弹才返回。1941年11月,八陡宪兵派遣队第二次成立,丁禧昌在丁乐昌班任便衣特务。同月,据李东山的情报,由宪兵特务公其带领便衣特务驾车持械去东崮山村抓捕我八路军军属李向平,并将李家中的粮食财物全部抢光,连人带物弄到汽车上拉到八陡宪兵派遣队,李向平严刑审讯后,取保放回。此间,便衣丁禧昌以八陡阁子前徐向永私通八路为名、敲诈徐现款500元。1942年1月,藤井去职,日宫登喜雄任队长,丁禧昌被任命为八陡宪兵派遣队便衣侦谍班班长。1942年2月,侦谍班丁禧昌、高玉川、袁永升、姚庆新、温传恭、郑玉石等去源泉扫荡,由郑玉石指认抓捕我公安员刘方普同志,解往八陡宪兵派遣队,对刘严刑审讯。刘毫不畏惧,驳斥敌人,敌特气极败坏,对他施用压杠子、灌辣椒水,用皮鞭棍棒毒打,用烧红的烙铁火柱烙,放出狼狗撕咬等种种酷刑,刘的两腿被砸断,腚上的肉被狼狗撕烂,虽百般折磨,刘方普坚贞不屈。晚上9点多,特务们将刘抬到八陡北沟一枯井旁,由丁禧昌用棍子打入井内杀害。1943年8月,高岛任八陡宪兵派遣队队长,便衣特务缩为一个班,丁禧昌任便衣特务班班长。1943年9月,八陡宪兵派遣队奉命撤销,日本宪兵特务、翻译特务全部调走,华籍便衣特务划交黑山守备队,八陡宪兵派遣队解体。从此,丁禧昌不知去向。

马敏学,男,生卒年月、籍贯不详。原在伪博山县警察所任职。1941年4月,日本宪兵队博山藤井队成立,被抽调到藤井队任便衣班班长。1941年11月,八陡宪兵派遣队第二次成立,马敏学追随藤井到八陡宪兵派遣队,仍任便衣特务班班长。1941年冬,藤井带领马敏学、李炳文、李东山、孙文协、温传恭、陈永才、王光生等,配合保安队、矿警队共400余人,乘20辆汽车,去我根据地瓦泉、北博山一带扫荡。在北博山,马敏学、藤井两人,一个用笤帚,一个抽下屋草,点着火,将一个村的房子全烧了。扫荡中,他们还在北博山、五福峪一带抢了许多财物。1942年1月,藤井去职,日宫登喜雄任队长,马敏学被任命为八陡宪兵派遣队便衣侦谍班班长。1942年4月,马敏学网罗了房公武、徐秀元参加便衣特务队,为八陡宪兵派遣队所用。同月,便衣特务队从八陡东头抓捕乔××,在该队严刑审讯。藤井指令马敏学、李炳文、刘文斗等解押乔××到八陡村南一枯井旁,准备枪杀,刚到井边,乔猛然挣开绳子跳下井里。这伙歹徒往井内打了几枪,才撤回了。后来听说这人被群众救了。1942年6月,由马敏学提供情报,藤井(日宫登喜雄?)带领马敏学、李东山、李炳文、袁永升、姚庆新等人去八陡西头抓捕我四支队战士马法田同志。在八陡宪兵派遣队严刑审讯后,于次日,绑架到汽车上拉到苏家沟东山坡上枪杀。1943年8月,日宫登喜雄调往1480部队任职,高岛接任八陡宪兵派遣队队长,便衣特务缩编,马敏学被遣散谋职。此后结局不详。

段相久(?—1945),出生年月不详,周村南崖村人。曾任日伪长山县情报班情报员、临朐县日伪警察所巡官、特务系系长1941年6月,追随临朐县宪兵队长军曹威腾八陡宪兵派遣队,任特务队队长1941年6月7日,威腾指示翻译特务詹文启,特务队长段相久、副队长杨德祯带领宪兵特务渡布、便衣特务徐遵让等抓捕石炭坞杨乃镐、八陡黄向永、赵雪村等人,残酷刑讯后,押在八陡宪兵队。1941年6月底的一天夜间3点钟,段相久、杨德祯、翻译詹文启、特务班长徐遂让等,奉威腾命令,根据乔同章的报告,去中石马村抓捕岳先如(中共地下党员),威腾则带领警、宪、特将八陡桥头酒店(我地下工作站)包围。此次抓捕谢会模、谢加如、焦其军、谢台模、岳立嵩、岳其久、岳崇敦、岳立州、夏金生、夏克来、夏克云等15人,他们被抓到宪兵派遣队严刑审讯,受刑最重的谢云模、岳先如两人的腿被用烙铁烙坏了,身上的肉被狼狗咬烂了。八陡酒店有伪币500元和其他物资全部被敌人抢光,酒店家具全被捣毁。1941年9月,宪兵特务队长威腾带领翻译特务詹文启,华籍便衣特务队长段相久,副队长杨德祯,便衣特务徐遵让、吕庆元等20余人去张店集合,连同保安队、警察所、矿警队等日伪武装100余人,由张店宪兵分队一军官领队指挥,乘3辆大卡车去长山、淄川、博山3县境内扫荡。在淄川公路上抓3人,长山县境内抓4人。在扫荡中以搜八路为名强入民宅,抢劫财物,烧毁村庄。这次扫荡达一星期才返回,将抓的7人送交博山宪兵分遣队。1941年10月,八陡宪兵派遣队奉命撤销,威腾、岩岛调张店宪兵队,其他便衣军警一部分随威腾去了张店宪兵分队,一部分回宋泽三部,其他遣散谋职。段相久去职后回到周村,在伪周村警备队特务队任职。段的人生结局有两说,一说“1942年夏初,马晓云(马耀南二弟,“一马三司令”之一)从延安抗大毕业返回山东,任清西军分区副司令员,很快在周村附近处决叛徒李玉峰,击毙汉奸耿世桥,打死匪特段相久,大灭了日伪特的嚣张气焰”(详见大众文艺出版社2008年6月出版、马善田编著《中华马姓(上)》第214页),一说“1945年3月在周村祠堂被日伪守备队枪杀”(详见《博山公安志资料长编(初稿)》第146页)。无论哪说,都是“可耻下场”。

杨德祯,生卒年月不详,济南市县学东街人又名杨崇弟、杨干卿。曾任长清县日伪警察所警士、宪兵队情报员山东警察总队警务,商河县警察所特务系系员临朐县警察所特务系系员19416月,杨德祯追随临朐县宪兵队长军曹威腾调八陡宪兵派遣队,任特务队队长1941年6月,宪兵特务队长威腾,翻译特务詹文启,便衣特务副队长杨德祯,便衣特务徐遵让,八陡警察分驻所长张文运带领警、宪、特在八陡镇查户口,杨德祯提着盒子枪闯进八陡西头一间房子,见有个20多岁的青年妇女,杨用枪威逼她,强奸了这个妇女。在八陡中间住的一中年妇女,也被杨多次奸污。杨还敲诈悦升煤矿经理陈友东200元钱。1941年7月,威腾带领徐遵让、乔同春,吕庆元、渡布去茂岭煤矿,以共产党地下组织嫌疑抓捕7个工人,解押到八陡宪兵派遣队,逐个审讯,逼问谁是党组织负责人,还有谁是共产党。他们忍受严刑都不承认。8月,威腾带领詹文启、段相久、杨德祯、徐遵让、吕庆元等宪兵、特务,从监室提出4人,绑赴八陡西南山后枪杀,杨德祯用匣子枪打死2人,詹文启用手枪打死2人。在押的3人于10月送交博山宪兵分遣队。1941年10月,宪兵特务岩岛指示杨德祯等便衣特务用棍子将1941年6月抓捕的黄向均活活砸死,同时被捕的石炭坞杨乃镐,八陡徐向树、徐承学、徐小扁、黄汉其、黄向永、赵雪村等人被保释。不久,八陡宪兵派遣队奉命撤销,威腾、岩岛调张店宪兵队,其他便衣军警一部分随威腾去了张店宪兵分队,一部分回宋泽三部,其他遣散谋职,杨德祯去向不明。1956年,杨德祯青海生建公司改造此后结局不详。


浏览:165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通途
    通途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