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日本特务组织篇(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11-13 08:44:23

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日本特务组织篇

(文/秦克铸)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为了加强殖民统治,派遣大批日本特务到沦陷区,网罗当地的叛徒、汉奸,进行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特务活动,其组织数量众多,归属系统各异,人员极其庞杂。新中国成立后,博山公安系统曾对抗战时期活动在博山地区的日本特务组织进行过彻底清查,清理出日本特务组织九个,前几篇曾述及的博山宪兵分遣队、藤井队、八陡宪兵派遣队、伪博山县警察所特务系或特高系,及伪博山县武装特务队等都属于日本特务组织。博山地区日本特务组织,隶属两大系统:一是日本宪兵队系统一是日军驻山东司令部参谋部系统,也就是济南陆军特务机关。另外,日本驻博山领事(分)馆的武官、警察新民会等都各为独立系统。

日本宪兵日本国家最高暴力特务机关,对内实行反动的警宪政治,对外进行间谍活动。宪兵队的权力很大,甚至能节制日军作战部队,宪兵队长的权限往往远在特务机关机关长权限之上。日本侵占山东以后,在济南、青岛分设两个“宪兵总部”,它们以张店界分别统辖。博山的日本宪兵武装先后隶属青岛、济南两个宪兵总部管辖。宪兵总部在各道和重要地区设有分队、分遣、派遣队,任务是控制伪政权警务部门,对抗日军民进行侦察、逮捕、审讯,并向抗日根据地进行特务活动。1942年冬1943年初,日本宪兵司令部和华北剿共司令部为了掩盖其对中国的侵略政策,适应国共合作反攻的局势,实行所谓“对华新政策”,重新部署对共产党部队的打击策略将臭名昭著的恐怖杀人宪兵一部,秘密改编为华北特别警备队,即所谓“甲部队”,它是专门对中共进行情报调查、逮捕、杀害、袭击等行动的一支武装特务部队。“甲部队”设剿共班、经济贸易班、情报班等,组成以日本宪兵为骨干,另派了一部分陆军作战部队协助,吸收一些当地的伪军、叛徒、特务爪牙混合编成。该组织装备精良,比一般特务组织更具危险性,且行动诡秘,被称为德国法西斯“第五纵队”的翻版。“甲部队”在华北有大约十支部队,每个省配备一至两个,它的番号都是“甲第14XX部队”,如在北京“甲第1480部队”(本篇述及)。山东的“甲部队”为“甲第1415部队”,全称“北支那派遣军甲第1415部队”,它就是日军第七剿共大队,该部队在全省各地都驻有派遣班、工作组、工作员“甲第1415部队”成立于1943年夏,由日本宪兵大佐村上植枝兼任部长,隶属北京总部指挥,属宪兵队系统。因该部佩带红三角领章,又称三角部队。“甲部队”既有公开的武装,又有隐藏的特务机关,主要任务是沦陷区进行侦察、逮捕活动,镇压人民的反抗在接近我根据地边沿地区进行偷袭、暗杀、策反、侦探等活动。本篇将重点介绍日甲1415部队在博山的活动

除了宪兵队下设的特务机关外,日军“陆、海、空” 都设有情报部门。驻山东的济南陆军特务机关,成立于1937年底,1942年改称济南陆军联络部它是全省伪政权的决策和指导机关,通过派任到各级伪政权机关和新民会的日军顾问,控制各道县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情况,像伪山东省府顾问西田畊一、园田庆幸伪博山县署顾问盐柄盛义,都是伪政府的“太上皇”。同时,还是特务机关各道、县均有其下属组织,济南陆军特务机关有鲁仁、林祥、梨花、梅花、樱花、鲁安6个公馆。鲁仁公馆是“对共调查工作班”的代号,任务是对共情报调查、分化瓦解,属政治诈骗机关头目为村义明,设两个调查室第一调查室即公馆本部,全系日本行动极为诡秘,第二调查室在各地设工作班分室等机构。本篇述及的鲁仁公馆第2调查室博山分室”就属于该系统。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山东境内的国民党特务组织常常直接同日本特务组织勾结在一起,共同对付共产党,如前篇述及的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抗战时期山东大批国民党军队投敌,就是日本特务组织国民党特务组织勾结的结果。此外,日本特务组织还网罗了大量的汉奸地痞、流氓、恶棍,加以训练,在山东军宪警政及群众团体中层层建立特务组织,使其爪牙渗透到城乡各个角落和各行各业,形成一个组织严密、行动诡诈、上下通联、纵横交错、无孔不人的庞大特务网

日本特务组织的活动,曾对山东抗日事业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危害,犯下了不可饶怨的滔天罪行。在军事上,日本特务组织侦探抗日军民政治、军事、经济情报,制造、传播假情报迷惑我方,侦破地下组织和抗日群团组织,配合日军对根据地进行“扫荡”、“蚕食”,开展治安强化运动镇压敌占区人民的抗日运动,屠杀我抗日军民日军每次“扫荡”,均有一批日本特务随行,进行搜索、侦察情报活动,还直接参与烧杀、奸淫和抢掠在政治上,日本特务组织诈骗收买渗透和诱降策反被捕、被俘的我方人员,策反国民党军队,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行“怀柔政策”,利用帮会和宗教团体,监视人民群众的活动或潜根据地策动反动道会门叛乱在经济上,日本特务组织搜集我经济情报,封锁、控制进入根据地的战略物资破坏、掠夺和榨取根据地的民生资源。在文化上,日本特务组织对我国民进行奴化教育,培植亲日分子日本投降后,日籍特务一部分回国,但仍有一部分被美蒋特务留用,继续进行反共反人民活动。如,鲁仁公馆头自木村义明。还有众多的为虎作伥、犯下滔天罪行的华籍日本特务,大部被国民党留用。直到博山解放后,还有日本特务密谋进行反对共产党的活动。

抗战时期在博山地区活动的日本特务组织,本篇选择其中四个简述如下。

日甲1415部队第2中队佐久间小队。1944年11月,日甲1415部队第2中队为了搜集张博地区共产党的军政情报,由济南进驻淄博,中队部驻博山赵家后门北首路东义聚货栈楼上,佐久间小队同中队驻一处,并负责中队的警卫和搜集博山城区周围的军政情报。宪兵准尉佐久间为小队长,成员有宪兵军曹大夏贤藏,陆军伍长尾花,翻译清源、李树荣、车瑞符。1944年11月,华籍情报员翟长胜、马心增、郑振孝等以八路军嫌疑为名,密捕了西河敦仁村群众彭华恩、东坪村司传柱、坡地村翟作刚、谢家店村翟木训等10余人,刑讯后诈取伪币32200元,棉布100余尺才将他们释放。1944年12月,该小队由华籍情报员高荣坡、苑子鸿在西冶街北首以兴亚公司为掩护进行特务活动,拢络了李振溪等6人搜集情报。同月,佐久间小队为了搜集博山东北山区共产党活动情况,派出大夏贤藏带翻译李树荣等去西河建立西河派遣班,大夏贤藏为班长。大夏贤藏又利用安清道义会头子王汉柏网罗了王志勤等9人,组成西河工作队,在西河煤矿周围进行活动。1944年底,小队长佐久间利用情报员苑子鸿搜集到博山县手枪队15人驻博山城西北某村,即率日寇30余人前往偷袭,因手枪队已经转移而未受其害。佐久间还直接控用县警察所文书孙志书,孙又拢络了特务姚增美、刘延坤为其搜集情报。佐久间小队还派尾花带翻译车瑞符去昆仑建立昆仑派遣班,尾花为班长。车瑞符网罗王达昌等4人和日伪淄川县警察所特务系系员穆俊卿等在昆仑一带进行活动。1945年初,情报员王纪佑刺探到淄川县大队司务长赵纯美回家探亲的情报,即与苑子鸿共谋进行策反,赵纯美投降叛变后向敌人报告了八路军驻地人数、装备等情况。1945年春,情报员孙志书、刘同和等刺探到八路军采购员苏圣科、陈念祖去青岛购买药品的情报,即带领情报员姚增美、刘延坤在博山火车站将2人捕去,送1415部队2中队扣押20余天,后经我方营救才脱险。1945年4月,华籍特务刘同和、翟长胜因内部矛盾被日寇杀死,张道三等12人被开除或离职。1945年6月,西河、昆仑两个派遣班撤销,亲信李树荣、高荣坡、车瑞符、亓子铭等调出。此后,佐久间小队在博山活动止息。

日甲第1415部队第2中队儿玉小队。1944年11月,日甲第1415部队第2中队由济南调来博山后,在所谓“保护矿区生产”的幌子下,派出了一个小队进驻八徒凤凰岭,委陆军少尉儿玉为小队长,宪兵军曹齐藤、板井,宪兵兵长石田、大芗、黑田、大志,陆军曹长渡部,及士兵20余人,利用从乐陵带来的华籍翻译王进前、张维明、李仁连,华籍情报员刘东林、付和顺、王兴等进行特务活动。同年底,派由中队部调来的日本特务松井带领日军士兵2人,翻译李仁连,情报员付和顺、王兴等,组成一个派遣班抵北博山进行活动。1944年底,北博山派遣班班长松井曾指挥翻译李仁连抓捕和刑讯革命干部李静波、李健身、张玉轩,这些人被抓捕刑讯后均下落不明。1945年初,该队搜集到八陡镇虎头崖村群众曲庆龙为八路军购买物资的情报,即派日本特务石田率翻译王进前等前往搜查,并将曲庆龙及其兄曲庆山、曲庆水等6人抓捕扣押,后经我方营救才脱险。1945年1月,北博山派遣班翻译李仁连、情报员王兴,因私自回家被中队扣押。不久,该队又派出石田、大芗,带领翻译张维明等抵源泉和西石马建立了两个情报据点。1945年5月,华籍情报员刘东林因病离职。儿玉小队成立后仅半年多时间,就在八陡、北博山、西石马、源泉等地先后运用华籍情报员刘东林、王兴、付和顺、赵风泰、焦兆坦等,通过日伪警察所和各村情报员搜集我军政情报达500余份,报刊200余张。1945年6月,该队奉命撤销北博山派遣班和源泉、西石马两个情报据点。同月,该小队带翻译王进前、张维明、情报员付和顺随中队调往河北省滦县,其余人员遣散回籍,直至日寇投降,该组织垮散,他们在博山的活动才止息。

鲁仁公馆第2调查室博山分室。1940年,日寇为了对山东地区开展特务活动,由日寇北京华北派遣军参谋部第3课派干特木村义明在青岛设立了山东分室。1941年,该室迁居济南经3路纬3路,改称“鲁仁公馆”,其活动直接受当地驻军第4221部队领导。“鲁仁公馆”下设两个调查室,第一调查室全系日籍特务,由木村义明负责,第二调查室全系华籍特务,多为我党投敌、叛变人员,由日本特务内海孟夫负责。“鲁仁公馆”曾先后在济宁、泰安、临沂等地设立分室。1942年7月,原中共博山县委委员、博山县独立营教导员孙黎叛变投敌后,内海孟夫为发挥其作用,于1943年12月在博山前7沟街孙黎的住处设立“鲁仁公馆”博山分室,博山分室设主任一人(孙黎),副主任一人(胡健),情报员高良海等若干人,主要任务是搜集共产党八路军的情报。“鲁仁公馆”还专门给博山分室配备手枪200支,由吴化文部调拨一个营的武装(驻青杨行)来配合博山分室开展工作。1944年4月20日,中共博山县委派员处决了叛徒孙黎,胡健(也是共产党叛徒)逃往济南,博山分室随之垮台。

北支那派遣军特别警备队日甲1480部队第2大队第4中队。1944年4月,日寇为搜集我军政情报,将在河北省经过短期整训的1480部队第2大队第4中队由济南调来博山,驻赵家后门义聚货栈。中队长为日寇陆军中尉岩下,翻译金村、金山仁俊、清水、刘泓,宪兵井上、小岛,隶属大队部领导。中队部设情报室、宣传室、庶务、电台室、指挥班等机构。情报室负责汇总各小队之情报,并上报大队部。情报室主任为宪兵准尉平井,助手上田,翻译中村、孙奎仁。情报室下辖特务队,有华籍特务潘志祥任队长,张树田、郝登科、沈安民任队员。情报室还在陈家胡同与西治街北首分设两个情报所,有日本特务二田、光川(兼)控用崔冠军、黄金堂、孙健衡等10余名华籍情报员进行特务活动。宣传室负责进行双化教育和反动宣传,负责人为宪兵伍长光川。庶务负责中队部的一切事务和管理特务活动经费,负责人为宪兵曹长桑元。电台室负责收发情报,与大队联系,有两名日籍特务管理。指挥班担任中队部的警戒和到根据地进行扫荡,有宪兵曹长上田任班长。为广泛开展情报活动,中队还派佐佐木、渡边、立平儿三郎分别在八陡、张店、普集成立三个小队,控用华籍情报员进行特务活动。1944年7月,因内部矛盾,崔冠军被日寇处死。1944年秋,该特务队多次带领日伪警备队去根据地沂蒙山区、博山西山里、周村一带扫荡,破坏军工厂、造纸厂各一处,共抢去长枪20余支、军衣108件、棉毯10床、群众财物一宗。1944年10月,该队将所利用的当地华籍情报员辞退,率全部队员撤离博山。至此,该队在张博地区的活动全部止息。

佐久间,日本人,宪兵准尉,1943年任日甲1415部队第2中队情报室负责人,1944年11月,随中队调来博山任佐久间小队队长。

大夏贤藏,日本人,1903年生,日本东京倚王县人,日甲第1415部队宪兵军曹,1944年12月派任该部第2中队佐久间小队西河派遣班班长,1945年6月,该班撤销时,随队调往河北滦县,日本投降后下落不明。

王汉柏,1902年生,中农出身,兵痞成分,初小文化程度,淄博市淄川区西河村人。曾任日伪博山八陡宪兵派遣队便衣。1944年12月在西河被日寇西河派遣班班长大夏贤藏、翻译李树荣利用,并任西河工作队队长。1945年6月派遣班撤销后,西河工作队随之解散。1946年9月,因上述罪恶被依法判处死刑。

儿玉,日本人,日本陆军军官学校毕业,曾任日甲第1415部队第2中队第4小队陆军少尉队长。1944年11月,随中队调来博山,任儿玉小队陆军少尉队长。同年6月,随中队调驻河北省滦县,后下落不明。

孙黎,原名孙炳莲、孙化连、孙佩津、孙七,1913年生,地主出身,学生成分,陕北师范毕业。淄博市博山区博山镇邢家庄人。1936年参加我党博山县工作,经张启云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去延安抗大学习一年。从延安返回山东后,历任泰山区特务大队第一中队中队长、泰山区第5区队(博山县地方武装)教导员,中共博山县县委委员,博山县独立营教导员等职。1942年7月叛变投敌。同年秋赴济南“鲁仁公馆”受训1年。1943年10月,率部深入根据地腹部青杨行建立据点。1943年12月,被日寇鲁仁公馆委任为第2调查室博山分室主任。1944年4月20日,被中共博山县委派员击毙。

岩下,日本人,陆军中尉,1944年4月任日甲1480队第2大队第4中队长。

潘志洋1912年生,中农出身,兵痞成分,高小文化,河北省定县石家庄村人。曾在上海国民党海关办事处当兵。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晋察翼第3军区1支队5大队5连,任副连长,后调任军区工业部10连连长。1943年10月叛变投敌,参加日甲1417部队,任特务队挺进队队长。1944年4月,随日本特务平井部改编为日甲1480部队第2大队第4中队,仍任特务队长。1945年3月辞职回家。同年11月,参加到国民党第3区,任7师上尉军需。1947年10月,在石家庄被俘,加入解放军第1纵队2旅5团1连,任副连长,后调任20兵团66军197师后勤处生产科员。1953年11月1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浏览:171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程纪元
    程纪元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蒲翁乡邑
    蒲翁乡邑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