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悲剧人物乔同恩(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11-30 15:44:13

悲剧人物乔同恩

(文/秦克铸)

   乔同恩,又名乔惠民,山东省博山县(现淄博市博山区)税务街人。祖父乔玉华,字岘峰,博山万顺银号老板。乔自幼家境富裕,接受新式学校教育,博山县私立颜山中学毕业后,升入济南省立高级中学,1934年7月毕业后考入北平师范大学读书。乔与张敬焘、蒋方宇、梁公衡系颜山中学同学,与杨明章系省立高级中学同学。1936年9月,乔休学在家,在博山加入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1936年11月,参加了“民先”组织在博山城区的抗日宣传。1937年1月,“民先”博山县队部成立,乔出任训练部部长。“民先”博山县队部成立前的1936年冬天,乔因病与山东托派组织骨干梁公衡(又名梁怡、梁依吾,自号波臣)在一起住院,接触较多,受到托派思想影响。出院后,经常收到梁公衡寄来的中国共产主义同盟会机关报《斗争》,他不仅自己阅读、“同意托派”的理论主张,还向周围的同志推荐、阅读这些《斗争》小报,宣传托派的主张,因此与周围的同志产生了分歧与争论,被周围的同志误解为他早在1936年就已由梁公衡介绍加入托派组织,从而为他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一颗随时都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1937年6月,乔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正式党员,任中共博山特别支部(简称中共博山特支)书记。1937年10月,中共博山特支改建为中共博山工作委员会(简称博山工委),任中共博山工委书记。1937年11月中旬,在博山城区组织了突击性抗日大宣传。就在这次突击性抗日大宣传前后,回到博山的梁公衡与乔见面,乔表示形势紧急,他将来会和托派会合。日军占领博山(1937年12月30日)前夕,乔带领博山城区第一批“民先”队员及抗日积极分子20多人从口头转道李家,联合吴鼎章部,组建抗日武装“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虽与黑铁山起义组建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同名,但是两支不同的抗日武装)。1938年1月,乔在李家镇接待中共山东省委派来的魏思文,按照省委的指示将中共博山工委改建为中共博山县委,按惯例担任中共博山县委书记。同月,乔在五福峪向徐化鲁、郑兴、张敬焘等人介绍了省委派来的谭克平等人。在响水湾接待了第二次从临沂进博山的崔介,向崔介介绍了省委的去向以及莱芜的斗争形势。1938年2月,乔回到第五军。在第五军期间,因怀疑从城里一起参加革命的女党员王秀珍与其同事有暖昧关系,开枪打死了王的同事,遭到吴鼎章严厉责骂。1938年3月中旬,吴鼎章置博山工委的劝阻于不顾,执意带部队攻占郭庄,土匪本性暴露无遗,标志着他与共产党分道扬镳。不久,吴投靠国民党顽固派秦启荣,被委任为秦启荣匪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第五纵队第十六梯队”司令(伊来灏为副司令,也有材料称“山东省国民党苏鲁战区游击第五纵队第一梯队”),乔也被吴鼎章赶出第五军。1938年4月,乔在博山七区又组织了另一支抗日游击队,驻在源泉对过的郑家崖。吴鼎章部了解情况后欲前往消灭他们,得到消息后,乔拉着队伍向东出走,终被反共土顽王葆团部缴枪。此后,乔找到第六军总队部,被第六军总队部送往省委分配工作。到了省委、四支队驻地后,乔被分配在四支队一团警卫连任政治战士。1938年5月初,四支队在莱芜反顽战斗中伤亡20余人。其中,由第六军总队部改编而来的四支队一团五连,在巩山子(莱芜地名,位于莱城西北二华里处,海拔289米,现在叫雅鹿山,原来叫鹿鸣山,也叫巩山,东与矿山相连)战斗中有一名战士牺牲。与秦启荣部脱离摩擦后,四支队一团撤到莱芜水北以东地区的X庄,在这里为这次战斗中牺牲的同志召开了追悼会。追悼会上,支队首长致了悼词,乔在灵棚跳出来大喊大叫,“我们八路军是打日寇的,不能打中国的军队,这是自相残杀!……”乔的不当言论引起在场官兵公愤,被认为是“代表秦启荣来作反动宣传”“跳出来煽动分裂部队”。追悼会当晚,四支队一团政治处召开了由政治处主任、部分连队指导员、保卫干部参加的六人党员(政治保卫工作)会议。会议分析了乔的讲话,与会一位保卫干部在会上说,对乔“早有觉察”,“他是冒充共产党混进我军来的。追悼会上的讲话,完全暴露了他的真面目。”于是,乔当夜被四支队一团保卫队逮捕,后经审讯被处决。


浏览:775次

评论回复
  • 卧游斋主

    2022-12-01 卧游斋主

    乔同恩被四支队一团保卫队逮捕、审讯、处决的直接原因是他在牺牲烈士追悼会的不当言论,根本原因还是他的托派嫌疑。既然他是因为托派嫌疑而被处决的,既然他根本就没有加入托派,那么他被处决就是错误的,就应该为他平反昭雪。

  • 卧游斋主

    2022-11-30 卧游斋主

    乔同恩被四支队一团保卫队逮捕、审讯、处决的直接原因是他在牺牲烈士追悼会的不当言论,根本原因还是他的托派嫌疑。因为被误解为托派(抗日战争时期,托派与叛徒、奸细相提并论),他在追悼会上的不当言论,被疑邻盗斧般放大,上纲上线成为“代表秦启荣作反动宣传”“煽动分裂部队”,最后成了“假冒共产党混入我军”的奸细,并因此被逮捕、审讯、处决。故而,乔同恩系托派的结论被推翻,乔同恩被处决案就必须得平反昭雪。

  • 卧游斋主

    2022-11-30 卧游斋主

    几十年来,相关老同志的回忆录及淄博专署公安处1959年所做的《关于博山以托派乔惠民为活动中心的调查总结》都认定乔同恩1936年就由梁公衡介绍加入了托派组织,而研究梁公衡的《回顾》发现,乔同恩只是同意托派的主张,并未加入托派。说乔同恩是托派,证据严重不足。乔同恩托派案,应是冤假错案,相关结论必须推翻。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段文余
    段文余
  • 程纪元
    程纪元
  • 爽鸠
    爽鸠
  • 通途
    通途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