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探讨:从杨团一生平想到如何评价参加过抗战的国民党官兵(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2-12-16 09:45:20

从杨团一生平想到如何评价参加过抗战的国民党官兵

(文/秦克铸

不久前,原汪伪第三方面军吴化文部的参谋长杨团一的一位河南籍后人跟我联系,说看了我发表在烽火HOME网上的《博山抗战人物红黑榜•汪伪第三方面军高官篇》对杨团一的介绍,对他们的前辈杨团一有了更多的了解,文章中的资料非常详实,也非常宝贵,他们正在搞一个什么材料,正好用得上。客气话说完以后,他向我提出了几个问题:

1、文章中有关杨团一的这些资料都是从哪里查到的?

2、电话中聊到了吴化文起义的时候,杨团一去王耀武处“告密”的问题。他说,在杨的家乡,杨的口碑非常好。言外之意,这样的人不太可能去“告密”。

3、济南战役时,杨团一是“少将副军长”,还是“中将副军长”?

4、杨团一特赦后,有没有被聘为“全国政协文史专员”?

5、抗战初期,杨团一率部参加了吴化文部的对日作战,算不算“抗日名将”?

在电话里,我们就上述问题进行了坦诚地沟通与交流。

我告诉他,我写的文章中所引用的有关杨团一的材料都有出处,绝大多数都是正式出版的史志类资料,在“读秀学术搜索”上都能查到,我极少引用文学作品。百度上查到的材料,偶尔也引用,但比较慎重。按他的要求,我们互加了微信,我把涉及杨团一生平材料的出处截图发给了他。

聊到对杨团一的评价时,我谈了三点看法。一是文章中涉及人物评价部分,均是引用的合法出版物的说法,符合主流的评价,没有掺杂我个人的观点。我觉得,评价历史人物,我还不够格。二是涉及人物评价,都有个立场问题,我们应当站在绝大多数人的立场上说话。比如,吴化文在济南战役中起义是有功的,这不可否认,但如果为吴化文在抗战期间的叛变投敌、为吴化文的“无人区”洗地,深受其害的沂水县、蒙阴县、临朐县、博山县的人民就不答应。恶霸地主刘文彩的家人与后人,为刘文彩歌功颂德,说刘文彩是好人、善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深受刘文彩欺压的当地的劳苦大众不一定会这样评价,因为立场不同,我们不能把少数人的评价强加到大多数人头上,因为他们不答应、不接受。在杨团一的家乡,杨团一的口碑非常好,可能是事实,但根据这一事实得不出他没有在吴化文起义的时候去王耀武处“告密”的结论。随后,我把引用的文史资料包括王耀武的回忆录截图发给了他。三是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我们应该坚持实事求是,功就是功,过就是过,罪就是罪,不能以偏概全、一叶障目。比如,吴化文,抗战初期,他曾积极抵抗日军侵略;1939年2月以后,他积极贯彻国民党“溶共、防共、限共、反共”政策,不断挑起与八路军之间的摩擦,及至后来发展到公开叛变投敌,配合日军进攻敌后抗日根据地,残害抗日军民,制造“无人区”,犯下了累累罪行。对这样的人物,我们不能笼统地以“英雄”“功臣”或者“罪人”来概括他们的一生。

杨团一的军衔,在不同的材料上有不同的说法。我在写杨团一生平的时候,潜意识里受突出他是“汪伪第三方面军高官”的思想影响,采用了“中将副军长”的说法。现在看来,这种说法欠准确。既然是比较严谨的人物生平,应该采用更权威的说法。比如,最高人民法院根据1960年11月19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于同年11月28日特赦释放第二批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时,杨团一的职衔为“国民党整编84师少将副师长”。所以,电话中我建议,他们整理杨团一生平时采纳这一说法。

杨团一是“全国政协文史专员”,我是从百度上查到的。经过核实,全国政协公布的文史专员中没有杨团一。据查,从1961年全国政协文史专员室成立到2003年,全国政协陆续聘用了38名文史专员,包括:第一批特赦人员7人(1959年12月特赦,1961年2月任职,溥仪、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周振强、郑庭笈、杨伯涛),第二批特赦人员6人(1960年11月特赦,1962年5月任职,溥杰、范汉杰、罗历戎、李以劻、董益三、沈醉),第三批特赦人员2人(1961年12月特赦,1963年5月任职,廖耀湘、杜建时),第四批特赦人员1人(1963年4月特赦,1963年5月任职,康泽),第六批特赦人员3人(1966年4月特赦,1975年4月任职,方靖、李佩青、牟中珩),1973年3月释放、1975年4月任职1人(赵子立),第七批特赦人员2人(1975年3月特赦,1975年4月任职,黄维、文强),1979年以后聘任16人(朱洛筠、杨格非、陈树华、陈子坚、周泽甫、任宗德、吴叔班、吕光光、端木和、孙吉甫、篑毓敏、张学文、王述曾、黄苗子、潘君密、沈策)。杨团一1963年病逝,在世时有四批16人被聘为“全国政协文史专员”,他不在公布的聘任名单内。从百度上查到的这一错误说法再次告诫我们,网上的资料一定要进行查证与甄别,不能拿来就用!

杨团一算不算“抗日名将”?我的观点很明确,不算!什么是“抗日名将”,网上讨论很多,我觉得只有那些在抗日战争时期,指挥过著名的可以载入史册的对日战役、战斗,或带领所部歼灭日军数量较多,在抗日军民及日军中知名度很高,且在抗日部队中负责军事指挥的部队中高级军事主官,才能称得上“抗日名将”。据我所知,抗日战争爆发后,杨团一任第五战区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于学忠)第十二军(军长孙桐萱)独立第二十八旅(旅长吴化文)司令部参谋长,最突出的抗日经历是曾协助吴化文指挥所部参加徐州会战外围战,在这段经历中,杨团一扮演的角色仅仅是协助指挥而已,而非该部的军事主官,最重要的是敌我双方没有任何人会把“徐州会战外围战”与杨团一这个名字联系起来。所以,杨团一应该算不上是“抗日名将”。

杨团一是不是“抗日名将”引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我们该如何正确地评价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官兵。我以为,评价国民党官兵还是要讲实事求是:

1、那些在抗日战争中流血牺牲的国民党官兵,与在抗日战争中流血牺牲的共产党人一样,都是“民族英雄”“革命烈士”,他们的死重如泰山,他们的英名与日月同辉,他们的事迹万古流芳。前段时间,我写到的“段文义”营长就是这样的人物,说他是“民族英雄”,他当之无愧。

2、那些参加过抗日战争,为民族解放做出过贡献的国民党官兵,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一样,都是“抗日功臣”。这样的国民党官兵,我们身边不少。

3、那些在抗日战争中叛变投敌,敢当汉奸走狗,帮助日本人疯狂捕杀抗日军民的国民党官兵,是民族败类、人民公敌、历史罪人,为此而丧命的死有余辜。

4、那些在解放战争中,逆历史潮流而动,顽固地为国民党腐败政权卖命,敢当蒋家王朝的炮灰,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坚持与人民、与人民解放军为敌的国民党官兵,是人民的敌人,为此而丧命的,遗臭万年。

5、对那些虽然抗日有功但在解放战争中有罪的国民党官兵,我们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给予全面、客观、公正的评价,功是功,过是过,罪是罪,不能笼统地以“英雄”“功臣”或者“罪人”概括他们的一生。比如,评价吴化文,我们可以说他在抗日战争中反共、叛变投敌有罪,在济南战役中起义有功,但无论如何不能以“罪人”或“功臣”概括他的一生。

对杨团一的评价也是这样,在他一生中,曾经抗过日,有功,也曾经跟着吴化文反共、叛变投敌,捕杀抗日军民,有罪,在解放战争中他不仅没有追随吴化文起义,反而还跑到王耀武那儿“告密”,所以最终沦为了“战犯”。这恐怕就是对他一生最全面、最客观、最公正、最基本的评价。


浏览:509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22-12-17 甘玛

    特别是在一些国民党长统区,宣传过度,调子变味,不容忽视,江山是共产党打下来的,必须姓党。

  • 卧游斋主

    2022-12-17 卧游斋主

    感谢甘玛肯定。现在,媒体、舆论很混乱。翻案已经翻到土地革命了。内战无是非、无对错、无功过的观点被很多人接受。黄世仁讨债无罪,刘文彩乐善好施,张灵甫英勇善战……,共产党倒成了专门坑害好人、功臣的罪人了。

  • 甘玛

    2022-12-16 甘玛

    说得对!抗日名将这顶冒子不是随便可以用,谁都可以戴的,许多地方混水摸鱼,混淆了是非!

最新来访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通途
    通途
  • 甘玛
    甘玛
  • Admin
    Admin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