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军斩首OR八路军歼灭——抗战史上鲁南土顽汉奸孙鹤龄反动势力覆灭的历史真相(黎小弟指导 / 陈青撰文)

含山 发表于2024-04-18 17:20:07

1939年9月 ,挺进鲁南的八路军一一五师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开辟了以抱犊崮山区为中心的临(沂)、费(县)、峄(县)、滕(县)边山区抗日根据地,随后又为实现“以抱犊崮为中心,向北向西北连接大块山区,向南向东南发展大块平原”的战略构想。即向北打通与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和八路军山东纵队所在地沂蒙山区的联系,向西北连结鲁西根据地,向西南和东南,打通与华中地区的联系,充分发挥鲁南的战略枢纽作用。打了很多经典战例,并取得了不俗的战果。其中,1940年2月14日至3月24日,罗荣桓、陈光等指挥的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夺白彦镇之战,更成为经典中的重要战例,被誉为“八路军一一五师平原第一战”。

然而,鲜有人注意的是,在这场战斗发起前6天,即1940年2月8日(农历1940年大年初一;一说2月10日,农历初三),驻扎在这一带的国民党东北军57军112师霍守义部因盘踞在这一带的“土顽汉奸孙鹤龄父子指示部下打死其伤兵、广大官兵义愤很大”一事,将八路军115师的主要作战对象——土顽汉奸势力头子孙鹤龄父子擒获归案,这一行动本属东北军的“敲锣卖糖,各干各行”。不成想,却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一打白彦”帮了场子,演成了一场国共两军共同锄奸的精彩历史片段,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三打白彦”战斗增添了一些传奇性色彩。

在与北京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副会长黎小弟交流此事时,黎会长微信说:“孙有一个保安团,死心塌地和日军一起干坏事,白彦的战略地位重要,115师是三打才拿下,在事实上国共两军配合,但又看不出,而是各干各的。这是很有意思的。”

然而,就这样一个比较清晰的历史精彩瞬间,随着抗战烽火烟云的消散,或是由于当时战事紧张、部队调动换防频繁、各种武装力量犬牙交错、信息不畅、当事人的无暇顾及和政治形势变化或者一些知情者的记忆模糊等各种原因,在到底是哪一天、哪一支部属擒获并处决了孙鹤龄父子的问题上有了各种说法,并且流传日久,逐渐模糊了人们的视线,出现了“众说纷纭,不知所详”的局面。长此以往,必将造成历史错觉,从而形成错误的历史观念。

在后来的一些历史资料记载或回忆文章中,在擒拿、处决孙鹤龄父子的时间和部属等问题上出现的各种不同版本是:

部属上,①八路军擒拿说。如“大地主孙鹤龄抗日期间卖国求荣做了汉奸,后被八路军115师枪决”、“1940年2月14日,罗荣桓指挥686团、特务团、苏鲁支队等部一举攻克白彦镇,全歼守敌伪孙鹤龄部,可惜的是被孙鹤龄侥幸逃脱,孙鹤龄逃脱后贼心不改,他居然向日军求援企图夺回白彦镇。日军接到孙鹤龄的求援后,立刻派出在藤县驻守的日军,此时,我军早就做好了防御工事,等藤县驻守的日军到达后很快就被我军给击溃了”等。

②东北军57军万毅部擒拿说。如:“第一一五师同驻防费县南部的国民党第五十七军六六七团取得联系,团长万毅(中共秘密党员)决定诱捕孙氏父子,彻底摧毁白彦地区反动武装的指挥中心,以配合第一一五师顺利进占白彦。1940年正月初三,万毅派一名副官率一个连的士兵去孙氏父子避风的蒋家庄,诱捕了孙氏父子。此时,万毅仍然坚决执行统战政策,规劝其接受抗日主张;但孙氏父子仍坚持反动立场,指责六六七团及万团长违反蒋委员长的命令,表示决不接受万毅的劝说。万毅遂于1940年正月十三日在费县南部的石河村北,将孙氏父子枪决。恶霸地主汉奸孙氏父子终于落得了应有的下场”等。

③东北军57军112师霍守义部擒拿说。如:“在57军我党地下工作者的揭露下,57军112师师长霍守义决定逮捕孙氏父子。2月10日,57军军官借给孙鹤龄拜年到蒋庄,将孙鹤龄父子诱捕”、“…可巧前几天孙鹤龄父子勾结红枪会杀死了原东北军霍守义师的伤员,霍师长盛怒之下发动突然袭击,将孙氏父子毙亡”、“孙鹤龄父子2人,因与国民党第五十七军112师师长霍守义积怨较深,1940年春节前,被霍守义部诱捕后处决于石河官庄”、“由于五十七军官兵抗日呼声甚高,危及孙氏父子的根本利益,孙氏父子为其自保,孙宜庚(孙鹤龄之子,白彦区区长)与57军该部的一些团、旅长结拜为把兄弟。但时而迁怒于霍守义部,对其供给筹措屡有不驯,霍部对孙氏父子亦日益不满。彼此裂痕日益加深。(据说,孙鹤龄父子,勾结红枪会等封建组织,打击57军官兵伤员)积怨成祸。

57军的中共地下党员,在部队揭露孙氏父子的种种罪行,取得上下官兵的支持。师长霍守义决定逮捕孙氏父子,于1940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初三),五十七军团、旅长多人以拜年为名到蒋庄(孙鹤龄的一处宅院,今郑城镇蒋庄,毓秀山后,宅院至今仍在)将孙氏父子诱捕。接着,党组织公开发动群众,召开控诉大会,向57军控告、请愿,要求处决孙氏父子。2月15日(农历正月初八),八路军解放了白彦镇,解散了他的武装。57军在各种因素的促使下,遂于1940年2月22日将孙鹤龄、孙益庚父子枪决于石河官庄(今临沭县朱仓乡)”等。

总之,在部属上,有八路军一一五师说,东北军57军万毅部说,东北军57军霍守义部说;擒拿时间上,有1940年2月8日(农历大年初一)、2月10日(农历大年初三);处决时间上,有1940年春节前、2月22日(正月十五);在处决地点上,有费县石河官庄村(今平邑县)、石河庄(今临沭县朱仓乡)等地点。

这是为何?要知缘由,还得从头说起。1938年10月,全国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以后,中日双方各种主要力量的作战政策都有重大调整。

日本方面:改变侵华方针

抗战相持阶段的到来,宣告了日本侵略者妄图“速战速决”灭亡中国计划破产。日本因此改变了侵华方针:对国民党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集中兵力进攻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敌后抗日根据地;加强经济掠夺和对占领区的殖民统治,诱降策反了大量日伪汉奸。这样,山东敌后大量土顽沦为日伪汉奸,成为日本侵略者的走狗帮凶。

国民党方面:东北军入鲁

国民党政府军令部于1938年10月在湖南衡山召开南岳军事会议。针对抗战初期设立的第五战区已从徐州一带西撤,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大部分地区已沦陷的新形势,对战略区划做出相应调整-——决定将全国划分为十个战区,增设鲁苏、冀察两个游击战区,分别以于学忠、鹿钟麟为总司令。因此,调遣石友三及高树勋部北上至冀察区的河北一带,另派原东北军于学忠部第51军、第57军入鲁。

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召开,会议确定了“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政策,提出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反动方针,会议期间,1939年1月11日,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正式发表对于学忠的任命,同时任命沈鸿烈为副总司令,之后不久又任命韩德勤为副总司令。鲁苏游击战区的管辖地域,主要为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山东、苏北及其周边的豫皖边缘区域,所辖部队主要有第51军、第57军、第89军以及地方部队和游击部队(包括苏北李明扬部等)。山东的八路军地方部队,名义上也隶属该战区节制。

1939年年3月,于学忠部率51军和57军赴山东,一路与日军作战,付出巨大牺牲和惨重代价,于4月上、下旬,分别进入鲁南的沂水、莒县及诸城地区和蒙阴、沂水以北地区。至此,于学忠直辖的第51和第57两个军,全部进入山东。

当时,进入山东的这两支东北军,军官成分复杂政治信仰不一,既有我党建立的第51军地下工委和第57军第112师地下工委等秘密组织,也有国民政府军统特勤人员,更多的是坚决抗日,一心要打回东北老家与亲人团聚的中下层军官。

根据于学忠鲁苏游击战区总司令部对辖区的划分,在沂蒙公路东西线以南地区,设立鲁南游击指挥部,以第57军军长缪澂流为指挥官,节制津浦路以西鲁南地区的游击部队及党政事务。

中共方面:八路军115师移师鲁南

早在1938年4月,山东省委书记黎玉赴延安汇报山东抗日武装起义工作,并“要干部、要电台”开始,党中央毛主席就运筹“派兵去山东”的战略构想,1938年10月至11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形成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伟大战略。

会后,遵照党中央毛主席指示和八路军总部的命令,1938年12月,一一五师师部及三四三旅六八六团(代号为东进支队),从晋西出发,挺进山东。

1939年3月2日,八路军115师师部及第686团经过3000多华里的长途跋涉和征战,终于抵达鲁西地区郓城与山东纵队第六支队会合。1939年5月11日,在肥城陆房之战粉碎日军九路围攻,胜利突围,转至东平地区活动。1939年6月21日,毛泽东指示集总:在敌人“扫荡”后,鲁南局面混乱,应趁此机会将一一五师师部、六八六团及肖华挺进纵队一部开赴鲁南,以巩固鲁南根据地。8月,六八六团经鲁西南进入抱犊崮山区。9月4日,集总电令一一五师:肥城山区甚小,主力应转移泗(水)费(县)临(沂)地区。10月,师部率特务团到达鲁南。

敌友我土伪顽争夺鲁南白彦

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有各种地主土顽、杂牌武装、投敌的伪军和日伪卵翼下的反动迷信组织——万仙会活跃的鲁南地区就更成了敌友我、土伪顽各种势力聚集、形式异常复杂的地区。其中,控制白彦镇一带的土豪汉奸孙鹤龄父子的反动势力就是其中之一。

   地处抱犊崮与天宝山之间的集镇白彦是从鲁南到鲁中去的必经之地。该集镇在滕县东北山区、费县西南,抗战前属费县管辖,现属平邑县。集镇一条街东西狭长,滕、邹两县通往费县、临沂的公路从这条街中穿过,这条街成为鲁南地区的交通枢纽之一。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个坐落在狭长山川中的小集镇,在鲁南地区的政治、军事作用是举足轻重的,以致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只要控制了白彦,就可以控制东西近300公里的公路线,控制南起陇海铁路、北至滋临公路的大片山区和数道河川。因此,白彦成为鲁南地区的战略要冲,被称为鲁南重镇。

盘踞该村镇的就是臭名昭著的恶霸地主孙鹤龄,此人控制着数千人的民团,在此称王称霸。他不仅是白彦镇的主要统治者,而且还是方圆近百里的“土皇帝”。从他祖上数代起,在白彦称霸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孙家祖上数代都是清朝朝廷命官;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以后,孙鹤龄又受到反动军阀的保护;后来又受到国民党政府的支持。1929年秋,因击溃刘黑七匪部进攻而受到国民党山东政府的传令嘉奖,并报国民党中央军委会任命孙鹤龄为鲁南剿匪司令。从此,孙鹤龄挂起司令的招牌,称霸鲁南。

抗战爆发后,孙鹤龄为了巩固其反动统治,不断发展武装力量,成为鲁南地区反动武装集团之一。其手里近千人的武装被国民党当局编为“抗日游击纵队第八支队”,孙鹤龄之子孙宜庚被任命为支队司令、白彦区长。从此,孙氏父子有了两个“司令”一个“区长”的招牌,积极发展武装势力,构筑高墙堡垒,协防日军控制鲁南地区。

孙氏父子迫于五十七军官兵抗日呼声甚高,危及其根本利益,为求自保,孙宜庚(孙鹤龄之子)与57军的一些团、旅长结拜为把兄弟。但又时而迁怒于霍守义部,对其供给筹措屡有不驯,霍部对孙氏父子亦日益不满。彼此裂痕日益加深。

对共产党八路军,孙氏父子口头说抗日,实则反共,破坏抗日;限制他们所管辖村庄的共产党、八路军活动;并恫吓老百姓有发现共产党、八路军不报者,以破坏“抗战”论处。

针对以上错综复杂的鲁南政治形势,以罗荣桓、陈光为首的八路军一一五师将士和中共中央(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纵队郭洪涛、黎玉、张经武、朱瑞、徐向前等领导人坚决执行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对于学忠东北军入鲁抗战表示热烈欢迎。张经武、黎玉等与于学忠多次互相拜访,交换敌情,商讨对策,协同作战,共同拒敌。他们还向于学忠赠送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受到于的重视和赞扬。1939年秋,徐向前、朱瑞率部进入鲁南不久,“就带着几个同志到于学忠那里去谈判”,商谈建立抗日政权问题。

对于驻扎在白彦镇一带的57军112师霍守义部,我党派有伍志钢、李欣等地下工作人员,开展大量工作,还派遣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靳怀刚与师长霍守义会面。

对于孙鹤龄土豪势力,我党也积极派人联络,力争团结在抗日阵营。七七事变后,当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将要踏进白彦的时候,已接受共产党、八路军领导、拥护抗战的鲁南开明士绅万春圃派人与孙氏父子联系,打算利用同孙氏父子的亲戚关系,说服其参加抗日。万春圃给孙氏父子写了一封信,劝其接受共产党、八路军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坚持抗日,一致对外,挽救国家危亡。为万春圃送信的人向孙氏父子说明抗战形势和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孙鹤龄听了说:“我是老蒋委任的司令。在没有接到老蒋的命令之前,谁的我都不听。”送信的人再三开导,陈说利害,但孙氏父子的顽固态度终没改变。

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来到鲁南后,多次派人去白彦镇做工作,以争取孙鹤龄共同抗日;但孙鹤龄却一直置若罔闻,不理不睬,继续顽固地同日寇互相勾结,成为创建、发展鲁南抗日根据地的严重障碍。

国共果断锄奸

一、东北军57军112师斩首行动

最先动手“收拾”孙鹤龄父子的是东北军57军112是霍守义部。1940年2月8日(农历大年初一),霍部突然袭击白彦区,活捉了孙氏父子。2月22日,经公审后正法。

这个历史情景在曾经战斗在112师任中共地下党工委委员的李欣《在曲折的道路上前进——我所了解的霍守义将军》文章和注释中有详细叙述(见霍守义等著《兖州战役亲历记》(山东人民出版社 第108页和第115页,李欣注释③)。

1.jpg

▲参加解放军后的霍守义

2.jpg

▲原中共112师工委委员李欣

现呈现李欣文章注释部分,以为佐证。

③李寓春曰:当时我师司令部和两个旅的部队都分驻在费县抱犊崮山区,师部驻在石河官庄。师野战病院和伤兵均驻在费县白彦东北约三十里的白彦乡属的一个小镇(郑城)附近十分隐蔽的村庄,由三三六旅六七一团第一营营长袁启超指挥全营掩护师部野战病院的伤兵。在一九三九年冬,孙鹤龄、孙宜庚父子暗中指使白彦乡的自卫队将我野战病院伤兵打死二人,全师官兵义愤很大,加之住在白彦的孙氏父子勾结滕县日伪军不时进山区扫荡,孙氏父子还在白彦他家中杀猪宰羊欢迎日伪军,山区老百姓对孙氏父子愤恨极大。当时孙氏父子听说风声不好,全家就秘密搬到郑城以南一个小山村暂为避风。正当一九三九年农历二十八日那一天,师长命令率师部中校参谋于高翔和驻在石河官庄附近的三三六旅六七二团第一营营长李赓唐指挥全营,利用夜行军绕过敌人据点到达了郑城,用两营的兵力于大年初一早八时在孙氏家中将孙氏父子两人逮捕后并安抚了郑城老百姓。于大年初一利用夜行军押解孙氏父子回到石河官庄,经公审后于正月十五日将孙氏父子在石河官庄以北河边就地枪决正法,以平民愤,大快军心。孙氏父子被我在郑城逮捕后,一一五师的部队也把白彦占领,并将白彦乡民众组织起来,保家卫国。

3.png

▲672团1营营长李赓唐

关于这一历史细节,1993年10月,已经86岁高龄的历史亲历者万毅将军也留下了两份文字资料以正是非。

资料之一:万毅老将军复函谈孙鹤龄父子之死

王有瑞同志:九月十二日信收悉。今寄上所要的稿子。来信说众说纷纭,不知其详。我这也算一说。读后有何意见盼告。孙鹤龄父子是被57军(不是51军)捕杀的,但并未消灭他的部队,所以才会有后来的115师三打白彦。我文中提到《罗荣桓在山东》一书,只讲了打了白彦,消灭了他的部队,但没有讲到孙氏父子的下场。《兖州战役亲历记》这本书正好作了补充。

112师枪毙孙氏父子后,672团宣传队还编了一幕活报剧叫《汉奸司令》演出,我在调离该师以前就知道有这件事,文中意犹未尽特补充几句,并希望能看到你们出的有关资料。此复并祝

撰安

万毅 1993.10.26

4.png

▲万毅将军

资料之二:我所知道的有关孙鹤龄父子的情况

孙鹤龄是山东滕县的一个大地主、大汉奸。他儿子孙宜庚是白彦区区长。下辖一保安团,团长王某。

1939年夏,我当时是东北军57军112师334旅667团团长,率部驻防费县孔家汪一带。孙鹤龄那时尚未公开他的汉奸面目。112师曾误将野战医院设在孙辖区内郑庄附近一小村,曾有两名伤病员被孙指使的人杀害。后查明孙氏父子勾结日军情事,师长霍守义派参谋长李寓春亲自率队前去捉拿孙氏父子归案法办。详见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兖州战役亲历记》第108页和115页,但108页所说演出活报剧《汉奸司令》的应订正为672团宣传队(地下党领导的),因捉拿孙氏父子的是672团1营执行的。

1939年9月16日,我团在白彦附近的板上村受敌合围,遭重大损失(此役我所在师地下党工委书记伍志钢英勇牺牲)。若干年后,那时曾任686团副团长的贺东生告诉我说,他们在1940年初攻下白彦缴获的文件中,就有孙鹤龄父子给日寇提供的有关我团的情报。可见我团遭到突然围击与孙氏父子有关。

我于1940年初升任57军111师333旅代旅长,离开了抱犊崮山区。115师三打白彦情况是后来才知道的(详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罗荣桓在山东》92页至96页)。我没有发现这两本书有什么歧义。

据王希坚执笔整理的《东北军57军112师党史》(原稿存我处)上说:“八路军115师主力部队进攻白彦时文菲同志(地下党员)发动徐庄乡的群众绑梯子、抬担架、送给养,积极支援前线”(原稿第32页)。当时115师和112师是友军,115师陈、罗首长还派了联络人员翟新亚、郭同震到112师取过联络

附带说一句,这是我第一次就此事写的材料,供参考。

万毅  1993年10月26日

以上叙述是关于东北军57军112师霍守义将军部擒获孙鹤龄父子的比较权威性历史记录,应为准确历史档案材料。同时,在这几份史料中都提到,捉孙后,才有了八路军115师三打白彦的,扫除了土顽汉奸孙鹤龄势力。


(二)八路军115师三打白彦的歼灭战斗

1940年2月14日,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特务团和苏鲁支队一大队等部,对盘踞白彦的伪军孙鹤龄部发起攻击,歼伪军千余人,解放了白彦地区,并建立了白彦抗日民主政权。敌遭此沉重打击后,便纠集兵力,向白彦地区发起连续反扑。

3月7日,邹县以东城后据点的日军百余人,首犯白彦,遭八路军一一五师特务团伏击,敌丢下数具尸体,仓皇逃遁。

3月12日,日军又纠集城后、大平邑、梁邱之敌千余人,分3路再犯白彦。八路军在白彦外围四十里地带与敌人展开激战。城后之敌,被六八六团阻于白彦西南的柴山,并将败敌追至黄草坡,敌大部被歼。大平邑南犯之敌,在白彦以北被痛击。为歼敌有生力量,八路军遂主动撤离白彦。日伪军于当日下午4时许乘机占进白彦。当夜12时,六八六团一部趁敌人立足未稳,勇猛袭入白彦,与敌展开巷战,逐屋争夺。13日拂晓,敌军向西北方向逃窜。八路军乘胜追击,将逃敌团团围困在南径村内。下午4时,城后之敌200余人增援,被击溃。被困之敌固守村内,战至黄昏,被200余人,残敌得大平邑增援之敌掩护逃走。

3月19日,敌又调集2500余人,分三路在飞机掩护下,向白彦发起第三次反扑。六八六团和苏鲁支队第一大队在官庄、太皇崮与敌接火。费县之敌500余人经梁邱西犯,在大魏庄、张庄被八路军伏击。

3月20日下午敌军重占白彦。21日晨,敌300余人带火炮10余门,由滕县出动、经桑村直犯柴山前,被击退。21日夜,一一五师六八六团政委刘西元和一营副营长朱家华带领突击连,悄悄摸进白彦村内,首先夺取了敌弹药库,接着摸进敌营房将睡梦中的敌人缴枪俘虏,惊醒后企图逃跑的敌兵被刺死。

与此同时,后续部队分别从村西北角和东南角打进村内,与敌展开巷战拼杀。六八六团一排,首先冲入敌群,用手榴弹炸毁敌指挥所和重机枪火力点,消灭了3倍于己的敌人,全排壮烈牺牲。22日拂晓,官庄之敌600余人赶来增援,被击退。战至翌日晨,镇中敌人不支,施放毒气后,乘机逃离白彦。连续3次的白彦争夺战,共歼敌800余人,日军大队长田野被伤,缴获长短枪350多支、弹药和其他军用品一大宗。此战为开辟天宝山区抗日根据地扫清了障碍。

 

5.png

▲1940年2月,八路军一一五师首克敌伪白彦据点后,召开祝捷大会。会场悬挂国民党旗和孙中山与蒋介石画像,这是符合当时历史现实的场景。

以上战斗,在《罗荣桓年谱》一书中有详细记录,对其战果,“年谱”总结到:“△ 三战白彦。日伪军经激烈战斗,再次占领白彦。当夜。第六八六团、特务团、苏鲁豫支队第一大队从西北、东南两面攻入白彦,至二十二日拂晓,将日伪军大部歼灭。日伪军残部施放毒气后逃窜。在三次白彦战斗中,一一五师部队共歼灭日伪军八百余人,缴枪三百五十余枝,挫败了日伪军占领白彦以控制鲁南的企图,为向天宝山区发展,打通与山东纵队的联系扫清了障碍。”

时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部机要科长的苏蕴山在日记中也记载:1940年2月15日,由柴壑(湖)出发,到达哨里(应为李家哨,平邑县白彦镇)宿营,走10里,今天是六团和苏鲁支队向顽固汉奸孙鹤麟部队进攻,攻占该部占据的巢所,消灭其一部,缴获一部枪弹物资。

19日至30日师部住在哨里未动,哨里离白彦10里。

3月13日至24日师部特务营、六团、苏鲁支队一大队,在白彦附近作战十余天,打七仗,打退敌人二、三次进攻。21日和22日我军集中兵力二千余人两度进攻白彦,但未攻克白彦,全部消灭敌人。在这次十余天的战斗中,击溃敌人四千余人,歼灭敌九百余人,缴获一部分枪弹和物资,给予敌人沉重打击,取得重大胜利。

在《大众日报史话》一书中,也有擒获、处决孙鹤龄父子和八路军一一五师“白彦战斗”,扫除孙鹤龄反动势力的相关报道。

“在这同时,本社记者配合《战士报》记者连续报道了‘白彦战斗’。(1940年)3月10日,一版报道《不打皇军打八路孙鹤龄作敌鹰犬欺压民众罪不容赦》,揭露国民党游击司令、费县白彦乡长孙鹤龄投敌叛国罪行;25日,报道《孙逆鹤龄投敌执行枪决大快人心》。日寇企图报复遭我军痛击,28日,报道《费县南径大歼灭战毙敌三百余》。日寇恼羞成怒,以飞机、毒气配合大举进犯,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决定予敌更大打击,激战六昼夜,4月3日,一版头题《粉碎敌寇春季扫荡鲁南八路军再创空前伟大胜利白彦等地数日夜血战毙敌千余敌一再增援一再施毒终告惨败》,文内又加4个生动插题:《鬼子调大兵分途向我进》、《敌从那里来消灭在那里》、《奋战不后退毒气我不怕》、《缴获如山堆杀敌千余人》。报上件件胜利消息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军民的抗战热情,也用事实驳斥了国民党顽固派所谓“八路军游而不击”的无耻谰言。国民党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4月16日特致电祝贺,电文说:‘徐司令朱政委勋鉴:贵部屡次袭敌,多有斩获,殊堪嘉慰,除转报外,特电!’”

  微信图片_20240422220054.jpg

1940年3月25日《大众日报》报道文章《孙逆鹤龄投敌执行枪决大快人心》

本报道资料来自网络,因条件所限,暂不能查阅报纸的清晰原版,经拥有者技术处理,字迹漫漶不清,不过大体意思还是能辨认出来的:标题:《孙逆鹤龄投敌执行枪决大快人心》,报道开头历数孙鹤龄父子汉奸行为…“八路军某部为自卫计,为整个鲁南抗日事业计,当予以痛击。经…报,…孙鹤龄已被擒获,该系××五十七军××…,审判后于二月二十二日执行枪决,民众闻之,莫不称快。”等字样,报道后面部分载孙氏通敌函件。

综上文章所述,关于山东抗战史上歼灭鲁南土顽汉奸孙鹤龄父子势力的“白彦战斗”过程可以总结为:由国民党东北军捉拿孙氏父子,到共产党八路军一一五师歼灭其整个反动势力;由国共两军不约而同采取军事行动到互通信息,联手公审、正法汉奸头子孙氏父子。这样,既能理清抗战时期国共两军剪除盘踞鲁南白彦的土顽汉奸孙鹤龄父子的具体历史详情,又能体味到当年“全民一致对外,共抵外侮”的一种壮志激烈情怀。

(指导 黎小弟/文  陈青)

浏览:1019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24-05-17 甘玛

    拜读陈青老师的文章,学习历央,受益匪浅!向陈青老师致敬!

最新来访
  • 甘玛
    甘玛
  • Chief
    Chief
  • 五月风
    五月风
  • 开国群英
    开国群英
  • 董云凌
    董云凌
  • 含山
    含山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