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不平凡的人生》第二集(三)屎壳郎

水手 发表于2019-11-30 15:38:14

感觉在三年级以后,班里的同学们都好像长大了一样。那些吵吵闹闹的小儿科式的小把戏的事也少了很多,学习的自觉性也增强了,龙老师的教学也轻松了很多吧。

所以,从那以后,班里的活动就更加丰富多彩了。首先是学校给三年级以上的班级分配了种菜的土地,我们班也分到了一块。鉴于此,龙老师提出,要在班里选出一名“劳动委员”。

记得选举那天,当龙老师提出选举动议后,班里就炸开了锅。先是我的同桌,左桂芬举手发言:“我选班长李明……”话音未停,宋昆英就叫起来:“李明当了班长还当哪样委员!”经她这么一叫,班里的“牛鬼蛇神”纷纷出笼。这个叫:“杨小毛!”那个叫:“陈茂生!肖留熊、杨双甲!”。不知谁叫了一嗓子:“马美华!”全班哄堂大笑。

这时陈宝元郑重其事的举手发言:“我选邢长生!”

接着丁建国也举手:“我选周长生!”龙老师说:“这样吧,我们拿出邢长生、周长生二位同学,大家举手通过,得票多的当选。”同学们一致赞成!

龙老师说:“我们请罗星花同学做监票,王云芳同学做计票(那时王云芳刚从昆明转学到我们班不久。)王福成同学做点票。现在开始选举!我点到哪位的名字,大家举手!”

最后邢长生得票胜过周长生。龙老师宣布邢长生同学,当选三三班劳动委员!

我们班在自己的土地上,种上了各种蔬菜,有白菜、青菜、京白菜、莴笋等。

种蔬菜需要肥料,怎么办呢?先是发动大家上下学途中捡拾猪、牛、羊、马各种粪便做肥料。捡拾的人多了,猪、牛、羊、马屎太少不够捡,有人出了个学时传祥掏大粪的主意。

邢长生父亲就在学校附近的菜地里种菜,从他父亲那里借来了大粪桶和粪瓢子。新的问题来了,谁去掏大粪?

这时,那些“牛鬼蛇神”们躲得远远的生怕叫着他们。我对邢长生说:“你是劳动委员,你来点名,点到谁谁去!”

邢长生看着大家说:“那我就点啦,点到谁谁跟我去。”杨小毛捂着鼻子叫起来:“老邢,不要点我!我怕臭!”我对邢长生说:“就点他,小杂种不去,天理不容!”

“你咋个不克?非要叫我克!”

“你晓得老子不克了该?”我对邢长生说:“算我一个!”哦,哦、哦,向班长学习!男女同学一齐欢呼起来。

“我也去!”王福成举手说。

我也去!我也去!我也去。很多同学都自告奋勇,争相报名参加掏粪工作。呵呵呵,就连女同学矣翠英、宋昆英、张彩芬、马美华、罗星花、朱虹云、蒋云生、王云芳还有李云杰和生性小猫似的杜爱萍都积极报名参加。

最后选出了几名男女同学组成掏粪小组。为什么要有女同学参加?因为,需要女同学进女厕所啊!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大家做得都很卖力,尤其是劳动委员邢长生。本来有一个“屎壳郎”的美名应该是他得的。不知道怎么的,最后这顶帽子竟戴到了我的头上!多年后,同学们都还记得,是我这个班长,带着大家做的“时传祥”(屎壳郎)。

儿时,全班同学最高兴、最喜欢、最向往的就是,夏日里,龙老师带大家到洗马河水库去游泳!因为,在那炎热的夏季里,这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也是父母们限制的最严格的玩意。很多的我们,那时都为此吃过私自下河游泳后的“细面条”。能有老师的带领,家长们无可奈何,何乐而不为呢。

每每这个时候,同学们就早早地,欢天喜地的,准备好了泳装与各种游泳器械。

呵呵呵,遗憾的是那时的我,及其大多数的男女同学根本就不知道还有“泳装”二字。

大多数的男同学们,能有一条像样的小裤衩穿在身上就不错了,精着屁股下水的也不乏其人。杨双甲、邢长生等就是其中之一吧。

他们在后来的日子里,常被一些“恶毒”的女生,善意的称为“老骚货!”。哦!那不是人为的,那是家境贫穷造成的。

儿时啊!儿时!你给了我们很多的欢乐,很多的心酸,很多的回忆。

浏览:87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