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不平凡的人生》第四集“从军记之境外篇”(一)

水手 发表于2019-12-21 00:42:56

时间回到1969年。这一年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那些事至今天也让人费解。

3月;两个社会主义的大国之间剑拔弩张,擦枪走火。苏联军队四次侵入我黑龙江省的珍宝岛地区,打死打伤我边防人员,制造严重流血事件。我国外交部三次向苏联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这一边境武装冲突事件,加重了中国共产党内存在的关于认为国际形势日益严重,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左”的估计。15日,毛泽东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着重谈了准备打仗的问题。

4月1日至24日;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

10月14日;中共中央通知紧急疏散在京党和国家领导人。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为了防范苏联利用谈判之机进行军事袭击,立即开始加强战备。通知要求:十月二十日以前在京的老同志全部战备疏散。

10月17日;林彪指使吴法宪任命其子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次日,吴法宪把空军的指挥大权,私自交给了林立果。

同日,根据毛泽东关于国际形势有可能突然恶化的估计,林彪作出“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的紧急指示”,要求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抓紧武器的生产,指挥班子进入战时指挥位置等。18日,黄永胜等以“林副主席第一个号令”正式下达这个“紧急指示”,引起了各方面的极大震动。

11月12日;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由于遭受政治陷害和人身摧残,在河南开封含冤去世。

   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陶铸,因受诬陷迫害,在安徽合肥含冤去世。

在那个动荡年代的8、9月间,身处中国西南边陲小镇思茅“五.七”中学的我也被时事忽悠得深感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兴奋与危机。

好男儿志在四方!保家卫国,血洒疆场成为了当时热血青年的追求与当务之急的诉求。

呵呵,加之本人夹杂其间的一点点至今鲜为人知的,当时可称之为私心杂念的小私心吧。

用那时的话说,今天我就此做一下“狠批私字一闪念”吧!

那年的9月我年满16周岁。动荡的年月、动荡的社会现实,构成了求得博取荣誉与自尊的渴望。

参军!犹如在动荡的社会现实中厮混,在社会上做无缰之马,任战乱驱使,死无葬身之地,不如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走进为国为民的战火硝烟的战争中去,不如做一名人民战车上的勇士,博取个千古留芳。

还有就是,参军当兵对于我这个一年级万岁的“好学生”来说,也是梦寐以求的自认为力所能及的理想差事吧?

记得小时候不好好念书时,妈妈就会问我;“不好好念书以后长大了做什么?”

“长大了我当兵去!”

妈妈会问我:“没有文化当什么兵?”

“没有文化我当煮饭兵!”我理直气壮地回答妈妈。

我这点小私心可是到今天从来没有外传过的哦。

那时,在五、七中学内的适龄参军青年,也就是不多的几个大龄老留级生,还有就是几个得天独厚的部队干部子女。

我们无形地组成了一个积极要求争取当兵入伍小圈子,并到思茅镇武装部正儿八经地进行了服兵役报名登记。后来,我们打听到了部队接兵干部的住地,就成天的缠着接兵干部软磨硬泡套近乎要求参军。

说来也巧,是老天眷顾我这瞎家雀,还是我命中注定就有当兵的命。

母亲的一位老乡是当时某出国部队后勤处的车管股长(属正营职干部),姓刘,正好从昆明返回在国外(老挝)的部队,路过思茅,来家看望我的母亲。

吃饭时,母亲无意间指着我对刘股长说:“小明想去当兵,已经报了名,你看他这么大行吗?”

“行啊!现在男孩子不当兵留在家里十有八九就废了。当兵去,我支持你。”刘股长看着我说,并问我:“决心下定啦?”

我回答:“下定啦!”

刘股长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说了声:“走!”自顾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我妈急得大叫:“上哪里?吃饭啊!”

“找接兵的去!办妥了正事再吃饭”,刘股长一边走一边说。闹得我们一家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股长可能感觉到了有些唐突,回头笑着说:“今年思茅接兵的就是我们部队。一会吃完晚饭我还得赶路,抓紧时间带小明去见见接兵干部,叫他们没大问题就把小家伙给弄我那儿去当兵。”

我们一家人这才回过神来,我更是从心里乐开了花。

“那也得吃了饭啊。”我妈说。

“不吃啦,办正事要紧。”

刘股长,我入伍后的老领导,就是这样一个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军人。我的一些保留至今的军人作风与习惯大多是从他那里继承来的。

从那时起,我就心知肚明地知道了,我将要当的兵是援寮抗美的出国部队的兵。

我们争取当兵“小圈子”里的同学大多数都经过严格的体格检查,政治审查,接到了批准入伍通知书。

我记得除我之外,还有:沈建荣、曾光汉、常亚轩、李葛、左重阳等同学接到了武装部发来的入伍通知单。

我的入伍通知单上正儿八经的写着:“李明同志;经政治审查,身体检查合格,特此批准应征入伍。特此通知。请于1969年12月18日前往思茅镇武装部报到。”等等等等。

啊哈,那个兴奋,那个高兴真是无法形容。

接下来学校为我们应征入伍的同学召开了座谈会,欢送会。鼓励我们到部队后努力为思茅人民争光,为学校争光。

有意思的是,应征入伍前夕,“五.七中学”成立了共青团支部。通过申请,我入选为第一批加入共青团的讨论对象之一。

在讨论会上,由于一名现在看来是很无知,当时左得出奇的同学提出了我母亲的家庭出身问题,致使我加入共青团的申请在讨论会上一时搁浅,否则就双喜临门了。

奇怪的是,半年后部队接到了学校转来的我的共青团组织关系,方才知道我已经在学校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主义青年团组织。(看来学校团组织没有接纳那位极左同学的提案。)后来听同学说:“在再一次讨论会上,团组织成员一致认为,李明同志既然能被批准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那么作为学校共青团组织有什么理由不批准他加入共青团组织。”哦霍,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成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员

到武装部报到那天早晨,学校为应征入伍的同学举行了欢送仪式。我们入伍的同学们戴上了参军光荣的大红花,同学们送了我很多的笔记本子。平心而论,我最想得到的是和我一齐完成小学学业的老5.3班的老同学们的所赠!在夹道欢送的行列里我在找寻着,真的在找寻着。我找到啦,找到了他们那一个个小巧稚嫩的身影,他们轻轻地挥着手,站在左边欢送的队列里。哦!老同学们,再见了。再相会,已经是近50年后的2016年了!!!

浏览:59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