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不平凡的人生》第六集 (三)怀念与记忆

水手 发表于2019-12-21 19:35:33


我们属于非正常退休。那年,我四十九岁,老伴也才四十七岁。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是我们的资本。浑浑噩噩的度过此生,未免太对不起自己的人生了。

退休后,老伴首先主动担负起了配合照顾母亲——我的岳母的工作。

我的岳母赵云彩,我称她为“老太太”。老太太一生坎坷,生有6朵金花。前三朵金花是与张盾烈士所生,名曰:张伟、张征、张红。后三朵金花是与我的老泰山刘德俊(因公殉职)所生。取名:刘明、刘伶、刘俐,(其中大金花刘明因病早逝)二金花也就是我的老伴了。

老太太1928年5月19日生于河北省赵县西湘洋村。1944年4月参加革命工作。194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河北省赵县一区妇联主任,河北省宁晋县一区抗联主任,河北省辛集市政府民政科科长。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南下云南。曾任通海县一区区委书记,峨山县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玉溪地委审干办公室副主任。1958年被错划右派,戴上中右帽子,下放新平县劳动改造。1962年折去头上的右派帽子,调新平县委文教科任科长,主任职务。1969年文革期间被下放玉溪元江五七干校。1972年调到玉溪地区物资局工作。

霹雳一声震天响,1978年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从根本上冲破了长期“左”倾错误的严重束缚,开始了系统的拨乱反正。

1980年1月,老太太东山再起,任职于玉溪市人民银行中心支行,副行长职务。1981年10月,主动“让贤”,提前离休。

不幸的是,1990年11月17日老太太脑中风,造成半身不遂。之后21年间一直靠坐轮椅生活,给晚年生活造成极大不幸。

2011年7月10日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3岁。

老太太的一生是光荣而又平凡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她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老太太的一生,经历了人生的最大痛苦,两次丧夫,一次失子。苍天啊!不公!不公!!不公!!!

老太太的一生,又是幸福的一生,她经历了从抗日战争到新中国建设蒸蒸日上光辉历程。她在苦难中为三个家庭(刘德俊南下前家中生有一个女儿)哺育了六朵金花,八个孙男孙女,还在兄弟家庭困难中多方给予援助,帮助、资助侄子、侄女就学成才,并抚育侄孙辈就学成才。老太太不愧为伟大的女中豪杰!不愧为人类家庭的楷模!!不愧为伟大的母亲!!!我们永远敬仰她!永远怀念她!!永远以她为人之楷模!!!

自老太太半瘫后,儿女们围绕着老人,尽心尽意的伺奉着老人。老伴退休后,配合姐妹们大部分精力都集中于老太太的各种伺奉护理之中,并兼顾做各种社会公益活动。如:被玉溪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聘请为工作人员;被原工作单位聘请撰写《刑事侦查志》;被玉溪市地方志办公室聘请撰编《政法志》、《旅游志》、《人大志》;被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聘请撰编《抚仙湖保护志》。为家、为老人、为社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这里,对老太太尽心尽力伺奉的儿女们应该一赞的有:老太太的侄女梅卿,自老太太偏瘫后,她就因家庭变故,来到老太太身边,尽心尽力地伺候老太太的生活起居,并哺育着自己的一双儿女。

这里更应该赞扬的是我们的三姨嬷。她对老人无微不至地照顾,那种舍家忘我的精神更是感天动地。自她退休后把家丢在昆明,把一切精力都投入对老人的照顾。这是什么精神?这是我佛慈悲的精神,这是儿女大孝的精神。

总之大姐、二姐、小姨妹及老太太的儿女们,对老太太的大孝,都充分的体现了一个中华大美德!被世人亲戚传为佳话!!!老太太有福气啊!!!

在这里,我必须对老泰山、岳父大人,我私底下称之为老爷子的刘德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叙述。

老爷子大号刘德俊。生于1921年12月3日,祖籍山东省莒县东莞镇刘家庄。1939年前在家乡务农,1940年至1941年迫于生计带着一家老小和堂弟北上“闯关东”,到了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台做雇工,给地主老财种菜维持生活,终年苦死累活还难得温饱。在苦难中雪上加霜,一家大小染上了伤寒,可怜老爷子一生唯一的儿子,一病不起永远地留在了冰天雪地的东北大地。

那一年日寇在我国东北大肆抓捕劳工,送到他们东瀛小国做苦役。为躲避被日寇抓劳工的命运,情急之下,老爷子变买了全部家当,仅够买了一张船票,让堂兄弟先回了山东老家,其后,夫妇二人历尽艰辛辗转返回了家乡。

1942年返回家乡后的老爷子,在亲眼目睹了日寇暴行,饱尝了亡国奴痛苦情形下,毅然决然地参加领导了家乡的抗日斗争,并担任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政府的乡农会委员、民兵联防大队长。1944年4月任东莞区农会干事。同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老爷子曾在抗日战争中,解放战争中分别担任过中共东莞区委会组织委员、干事,东莞区委副书记,东莞区委书记,中共莒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并于1949年7月至9月,在中共中央山东分局高级党校进行过系统的学习。1949年9月24日,奉调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六大队二中队南下云南。

在云南工作期间,老爷子先后担任过中共云南省呈贡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玉溪地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峨山县委书记,玉溪地委常委、组织部长。

1958年5月,晴天霹雳,一向对党忠心耿耿的老爷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年富力强,斗志旺盛,春风得意的年代,会被停职检查,错划为“右派分子”。1958年11月在甄别后被摘去帽子,从此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摘帽右派”。这顶可怕的帽子压了老爷子21年,整整一生人。

摘帽后,老爷子凭着对党的忠诚,自己的能力和才干,分别被调往新平县十里河铁厂任副厂长,新平县戛洒铁厂任副厂长,新平县腰街铁厂任厂长,新平县机械厂任副厂长,新平县堵岭农场任场长。新平县农水科任科长。后在文革期间被当做死老虎,分别挪到新平县农水科劳动,新平县“五七”干校劳动,元江县玉溪地区“五七”干校劳动,最后在玉溪钙镁磷肥厂任调度。

  霹雳一声震天响。在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从根本上冲破了长期以来党在“左”倾错误路线上的严重束缚,开始了系统的拨乱反正。

拨开迷雾见青天。1979年6月,老爷子的右派得到改正,派往云南省委党校学习。1979年10月恢复工作,先后担任中共玉溪地委纪律检查组副组长,玉溪地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1983年退居二线,担任中共玉溪地委顾问。

     万万不幸的是, 1985年7月27日,64岁的老爷子在参加玉溪地区第一次少先队代表大会返家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因公牺牲。

     老爷子的一生,是对党忠心耿耿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是为人楷模的一生。

忆往昔,老爷子的风采依然历历在目。

记得他在新平县农水科任科长时,一人常常行走在新平县原始森林的山山水水间,考察全县的水利分布情况。

记得他在新平县农水科劳动时,一人坚守在水库的小窝棚内,一守就是成年累月。

记得他回老家丢了钱包,没了粮票。为了省下粮食给孩子吃。自己一人在山里、水库旁的窝棚里吃土豆数月不为人知。

记得他为党的拨乱反正,奔走相告,夜以继日地拼搏。

记得他为维护党的纪律,不畏风险与违纪分子斗智斗勇。

记得他为广大干部职工的利益奔走相告,在大雪天扫雪的身影。

记得他那为三位一体的家庭幸福与和睦,开阔的胸怀与爽朗的笑声。

记得他为孙辈天不亮就奔走在漆黑的取奶路上。

忘不了啊!忘不了!一桩桩一幕幕,历历在目啊!!!

父亲!岳父!!我的老爷子!!!

接下来我们不能遗忘的是我们的伯父。大姐、二姐、三姐的亲生父亲张盾伯伯。

张盾伯伯河北省束鹿县(辛集)周家村人,生于1924年12月21日。1937年七七事变后,目睹了日寇对我大好河山的入侵,中华国土惨遭践踏。为了抗击日寇,拯救中华民族,年仅14岁就投身于抗日斗争的行列之中(1938年),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盾伯伯参加革命工作以后曾担任过:宁晋县县委宣传干事,宁晋县五区宣传委员,宁晋县县委秘书,城区区委书记。1949年奉调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二团一支队南下云南,任玉溪地区通海县县委书记。

1950年7月31日晚,张盾伯伯在通海县杨广区政府安排工作时,被化装为解放军的匪徒枪杀,英勇牺牲,时年26岁。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人民的解放,张盾伯伯献出了年青的生命。我们的大姐、二姐、三姐失去了亲生父亲,我的岳母失去了深深爱着的爱人。呜呼!求上天眷顾这些为国为民的英灵吧!!!

 


浏览:79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