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难忘和伯父战友张忠会老人的三次见面(上)

满山红叶 发表于2020-01-19 22:11:16

未标题-1.jpg

一、八十年后,迟到的握手

——2019、3、23拜访伯父战友张忠会老人


大浪淘沙,岁月如梭,八十年的斗转星移,荡平了无数的春夏秋冬、历史的脚印和痕迹。使我对搜寻伯父战友的热情几乎消失殆尽。可是2019年3月4日周一晚上,我在博客上看到了丁忠麟老前辈的重孙子3月1日给我的留言。

用户7016132751

杨政委原来是济南人,我曾爷爷是回民警卫连的,曾经一起在绳庄战斗过,你文章里面提到的丁忠麒是我曾爷爷。

2019-3-1  14:47

这条消息恰似一石惊起千层浪。。。3月9日周六晚上,我和丁峰成为微信好友。

3月11日周一下午,丁峰告诉我他大爷丁传刚(丁忠麟的大侄子)的电话151539????。我激动的和丁传刚通电话27分钟。知道了伯父杨兴中是腰间中了子弹后走不动了躲在树坑里,敌人搜寻来,伯父跑出树坑直奔敌人,也就有20来米,拉响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如此壮烈的情景,让我不能自己。。。还知道了,有一位尚健在的老人,伯父的战友,都强烈的吸引着我,要去,要尽快地去看看,去拜访。。。我知道,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

3月23日,我盼望的日子终于来了。我和父亲、大姐、大姐夫、大哥还有同学李老师共6人,一路驱车200多公里,来到了沂水县上流庄,把车停在了清真寺门口。已经中午了,去丁家饭店吃饭吧!刚坐下不久,丁传刚和丁厚希两位来到。我把丁厚希老师拿来的资料用手机拍照。是临沂市上流庄宗教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编写的《沂蒙红色圣地----临沂市沂水县上流庄》。还没吃午饭的丁厚希老师侃侃而谈。。。

 image002.gif

饭后大家来到了清真寺参观,这里有绳庄遭遇战牺牲的14名烈士和后来牺牲的5名共19位烈士的英名录,是白布做的,挂在墙上。他们是

丁忠衡(排长,32岁);

丁忠仁(班长,22岁;)

丁忠树(班长,24岁)   

丁忠堂(班长,19岁,独生子)

丁连营(战士,26岁,独生子) 

赵传友(班长,20岁,独身子)

丁忠阳(战士,19岁)   

张忠兴(战士,19岁)

张焕廷(战士,21岁)    

沙良法(战士,19岁)

刘顺友(战士,27岁,独生子) 

刘彦法(战士,33岁)

赵厚清(战士,18岁) 

 沙作禄(战士,18岁) 

张现廷副营长,26岁。1946年牺牲于四平街攻坚战,转移时用轻机枪和敌人拼命

张忠合战士,25岁。1945年章丘牺牲。被炮火炸的尸首不全

张忠平战士,23岁。1945年,宜都县,自卫战后河里有人落水,救人牺牲。

金培恩民兵,18岁。1947昌乐高崖徐家庙牺牲,国军机枪打死,又割头

丁忠敬,交通员,19岁。1946年牺牲于吉林夹皮沟。做地下工作,被敌人抓去绳子勒死,用枪打。

丁厚希老师去张忠会老前辈家找了三次,才将老人找到,用一简易三轮车拉到清真寺。张老现年94周岁,是伯父的战友。自己尚能走动,身体还行。听到是杨政委的弟弟和家人来了,在北屋的屋檐下,激动的和我父亲紧紧的握手,一时竟然思维卡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微信图片_2019032511094129.jpg

慢慢地,打开了往事的记忆阀门,给我们动情的回忆着:1939那年,他才14岁,李敬渔在村里进行发动宣传,他跟随父亲参了军,因为年纪小,在织女洞跟着父亲干杂活,烧水做饭。记得杨政委心眼怪好,教给大家唱歌。现场表演了队列操练的情况,还唱了3首杨政委教唱的革命歌曲。

image003.jpg

image005.gif

 随后跟随我们去了烈士陵园,由我宣读写好的祭奠词,最后敬礼。拍照。 

image006.jpg

回到清真寺,由李老师将老人送回家。李老师随手拍了照片,当我看到张老前辈家里破破烂烂,房屋简陋时,我的鼻子酸酸的。。。

微信图片_201903251109402.jpg

image007.jpg

下面是我写的,以此表达此次的心情:

八十年啊,八十年的岁月过的真快,八十年的风霜实在无情!

它荡平了绳庄的枪声,埋没了英雄的呐喊,大山脚下是那样的平静。

天上银河,地下沂河,牛郎织女啊,你俩的故乡在哪里?是牛郎官庄吗?

大贤山,织女洞,八路军的兵工厂,当年的兵工们,你们去了哪里?

松涛阵阵,沂水滔滔。残垣今日苍苔绿,断壁当年烽火红。。。

本以为八十年的岁月风霜,掩埋了一切当年的真相。。。

互联网的时代,我们在互联网里徜徉。。。

丁峰,一个追寻太爷爷名字的青年,掀开了历史新篇章。。。。

 八十年啊,八十年的岁月太漫长,但八十年的记忆久记不忘!

柳枝峪、清真寺、丁文增、马学忠、李敬渔、赵琪祥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在闪光,

沂蒙回民抗日支队、1938年农历6月20日,抗日的星火在沂蒙大地上蔓延流淌。。。

还有上流庄、村长丁连明,阿訇沙怀平、沙怀顺,父子俩张顺亭张忠会、40人的伊光之队,雨后春笋般的茁壮成长。。。

 历史会记住这一天的,公历2019年3月23日周六,午后太阳下的清真寺

八十年啊,我们来了,上流庄,四只老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杨政委的战友,当年14岁的小兵张忠会,和杨政委的弟弟

八十年啊,这迟到的握手,令我们热泪流淌。。。

八十年啊,这迟到的握手,令历史细细回想。。。

八十年啊,我们来了,上流庄,14名战友在翠柏下静静的安息

敬礼!英雄的战友们。敬礼!英雄的回民连

您们的功绩我们铭记在心,您们未竟的事业已经成功,安息吧,亲爱的战友。。。

八十年啊,我们来了,上流庄,烈士们的后裔在这里集结,开始新的远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杨汝旺

2020年1月19日草于济南


浏览:146次

评论回复
  • 卧游斋主

    2020-01-20 卧游斋主

    唤起后人千百万,同心干,只为初心早实现!

  • 甘玛

    2020-01-19 甘玛

    日月如梭,英雄永垂不朽,80年后访得昔日烈士战友,感动山河!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