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乡音(文/谭昆)

松油村人 发表于2020-01-30 15:51:23

未标题-1.jpg

关于乡音,人世间有着许多动人故事和传说。比如:唐代贺知章在他的“回乡偶书”就抒发了对乡音的怀念和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由此可见,乡音在这些离开故乡多年的游子来讲是多么重要,可以说“魂牵梦萦”也不过分。

但也有这样有些人,离开家乡时间长了一些,家乡的概念就慢慢的淡化了,由于忙于工作这也是人之常理。但还有些人,他们不仅没有对乡音有着一丝的怀念之情,反而热衷于对“乡音”恶搞,用一些地方特有的习俗来加于嘲笑,这类人多见在大城市工作的人,并且文化层次不高,他们总是以为在大城市工作其文化修养也随之而提高,总有那么一点“小得意”,有那么一点看不起家乡人的感觉。总把曲靖当作小地方,他们不明白小地方往往是出大人物的道理。纵观古今中外有几个伟人是出自于大城市,毫无例外均出自乡村野外偏僻小镇,正由于这些村野才蕴育着伟人成长的沃土。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昨天,我与一个在昆居住多年的曲靖人谈起故乡的话题,他说曲靖是在他十多岁时就离开了,故不能算作是故乡,要算故乡的话只能是父辈的老家安徽。十几岁就到昆明直到现在退休仍在昆明,你们说说,我的故乡是曲靖呢?还是安徽?这里我暂不回答,我讲一个故事:1990年我出差到重庆西南师范大学,接待我们的是西师出版社总编辑赵宏玉老师,他为人亲和,平易近人。在与他交谈中由于生平与这样的大教授接触,不免一时紧张,自己的曲靖话便脱口而出,这时我正为自己的尬境不安时,此时只见赵教授激动地一个跨步走到我跟前:“小老乡啊,我也是曲靖人,西门街上的。要不你就讲曲靖话,让我解解多年的思乡之苦。”于是我俩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交谈竟是那么的融恰,欢畅。

这里大家不妨谈谈,讨论一下。


浏览:356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20-01-30 甘玛

    乡音难改,乡愁难忘!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