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不平凡的人生》第七集 从警记七、《我的公安工作杂谈一》

水手 发表于2020-04-04 18:14:04

 

  在上世纪90年代中前期的公安工作中,作为专职汽车驾驶员有很多接触公安工作中形形色色案件的机会。如:现场勘查、侦破、追捕、治安、保卫、预审等等工作机会。

 

一、配合现场勘查杂谈

 

  现场勘查是刑事案件侦破的第一步,也是一切侦破刑事犯罪案件的重中之重的第一环节。

90年代中前期,公安机关汽车装备拥有量比率极低,汽车驾驶基本以专职驾驶员为主。因此,工作中都离不开汽车驾驶员的参与,尤其是案件现场的勘查。加之在那个年代里各类公安技术勘查人员奇缺,法医、化验、文捡、痕迹技术人员只能配备到地市一级公安处、局。所以一地一市,下属各县区所发案件的勘查任务基本都落在地市一级技术侦查部门。换而言之,也就必须有驾驶员的参与。

庞大的公安业务工作,加之车辆、驾驶员的奇缺,造成了公安汽车驾驶员极大的工作压力与工作量。今天回忆起来往事历历在目,有苦有乐,乐在其中。

近二十年来,经我配合技术部门出过的现场勘查不下几百起,大案要案基本都参与过其侦破工作。如:80年的通海旅社68号房间凶杀案,81年的通海零点爆炸案,82年的易门三矿凶杀案,82年的易门盗抢案,83年的澄江碎尸案,84年的新平疯子杀人案,85年的玉溪谋害亲夫案,86年的峨山美女案,87年的玉溪杀人放火案,87年的新平围歼盗窃枪杀干警案,90年思茅总站驾驶员被杀人越货案,90年的峨山特大贩毒案,94年的易门盗窃杀人奸尸案,96年港商被抢却杀人案等等等等。

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那些案件的侦破中都有本人的身影。真是苦乐参半,乐在其中。

工作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和技术科的几个同龄人一起出现场。而且是前往诸如:新平县、峨山县、易门县、元江县的山区,尤其喜欢夜里前往这些地方出现场,因为这些地方夜里路上常有野物出没。我们年轻人在一起基本遇到野物就能事无忌惮的开枪射击,开心极了。这些年我们打到、用车撞到过的野物如:野兔、野鸡、麂子不在少数。

记得有一次夜里,前往峨山县富良朋乡出现场。当车行至一处左边是深箐,右边悬崖的道路时。一只麂子出现在车前灯光照射下,(每当夜里去山区出现场,我们都会事先做好一些必要的准备。如把吉普车门帆布部分卸掉,坐在门边的人准备好枪支。)大家一齐拔枪射击(呵呵呵,当然包括我在内,一手把方向盘,一手开枪,这样的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一阵枪响,麂子倒地,三十多斤的麂子肉成了我们各家餐桌上的美味。平时那些野兔、野鸡之类的肉们也常是我餐桌上的猎来品。

辛苦的时候就是家常便饭。常年与法医在一起看现场,进行尸体解剖,耳闻目睹也学会了一些基本操作。比如与法医一齐出一些多人一次死亡尸体检验,由于法医人手少,他们在前面开膛破肚检验病灶死亡原因,我就在他们检验完毕后,在后面做一些尸体创口缝合工作。

有一次,华宁县盘西镇一家老少6口喝农药致死,我和法医从新平县刚勘查完一个死人现场,赶往华宁现场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为赶在天黑前逐个对尸体进行勘查,提取死亡证据(胃内容),必须对尸体逐个解剖。时间紧,工作量大。法医们解剖完毕一个尸体,而后就交给我进行创口的缝合。唉,从缝合中我体会到了一些旁人难以体会到的人体“奥秘”。老年人、青年人、少年皮肤的弹性、韧性、坚实性都是不一样的,缝合起来青少年容易得多,老年人就费劲多了。这样的工作干多了,大家就送了我一个“二法医”的绰号。

苦与乐共存,既然干了警察这个行当,各种各样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浏览:9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