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不平凡的人生》第七集 从警记八、《我的公安工作杂谈二》

水手 发表于2020-04-05 16:33:44

配合侦察思茅总站驾驶员刘臭被越货杀人案

 

 

杀人越货

 

思茅总站二车队驾驶员刘臭被杀一案,是一起发生在车、人流量较大的昆洛公路沿线,牵扯区域广,涉及范围大,破案难度大的重大案件。

由于地、县公安机关领导亲自上阵,精心组织,案情分析准确,措施部署得当,广大参战干警积极努力,在峨山、新平、墨江、石屏县等友邻公安机关以及思茅汽车总站的大力支持和密切配合下,经过专案组14天的艰苦奋战,使案件成功破获。

 

人车失踪

1990年516日,思茅汽车总站收到一份洛阳市民政局福利公司驻石屏宝秀办事机构发来电报,内容为:“为什么迟迟不见为其单位从普洱拉胶合板的二队06-02008号车把货送到”。接报后派人前往普洱了解。该站二车队和普洱胶合板厂分别证实06-02008号车是驾驶员刘臭开的东风牌挂斗,车子已于510日在胶合板厂装了1290张五层胶合板,总计价值2.5万余元,12日离开普洱。520,思茅总站又抽调该站派出所副所长刘彬等三人,顺交通沿线的普洱、石屏、峨山化念等地访问,查找刘臭和车的下落。

 

   弃置在峨山化念路上的车和挂斗

 

5月23日,思茅总站派出所副所长刘彬等人终于在峨山化念农场靠大开门方向的农场七队砖厂路口找到挂斗,又在农场医院路上找到车,但驾驶员刘臭和车上的胶合板不知去向。刘彬等人打开驾驶室查看,发现有血迹,预感到驾驶员刘臭可能已遭不幸,及时打电话向峨山县公安局报了上述情况,峨山县公安局接报后又转报玉溪地区公安处。当晚,玉溪地区公安处、峨山县公安局刑侦技术人员赶到化念农场,(公安处技术人员由我开车送达)对该车进行勘查检验,发现该车驾驶员座位门口踏板上有擦拭血迹,两座位之间的空隙处有一些粘附血迹的卫生纸,副驾座位左后角处有呈积块状血迹,座位靠背左下角边缘上边有流淌血迹,还在驾驶室内发现一根撬胎棒,一端粘附有毛发。据此,判断是一起劫车杀人的案件,并由玉溪地区公安处牵头组织人员侦破。

 

清水河边的一具男尸

 

劫车杀人案件确立后,5月24日下午,玉溪地区公安处电话向元江、新平、峨山等县公安局通报布置,要求各县负责在本县范围内认真查找无名尸体和近期内购买批量胶合板的单位和个人。同时还与红河州石屏县、思茅地区普洱县、墨江县等友邻县公安机关取得联系。通过以上工作,很快查获如下情况:526日,元江县公安局副局长杨奎福在调查其它案件中,昆洛公路292道班工人李树云反映,他听大水平议泥扒村刀万康等人说:“前几天到清水河捞大水冲来的柴,在昆洛公路294公里下面的河边看见一具尸体。”杨奎福等同志请李树云带去查看。到达294公里处,经过认真查找,确实找到一具无名男尸,立即返回向玉溪地区公安处作了报告。527日,地区公安处会同元江县公安局对尸体及现场进行检验和勘查。(我开车前往,也参加了勘查)尸体位于昆洛公路元江境内294公里处距路面往下20米处的杂木丛中,已高度腐败,面部脂肪肌肉已脱落,死者甲状软备板、舌台骨折,左侧颈部动脉内膜出现膜裂。根据检验,判定为系窒息死亡。

5月28日将刘臭的儿子和女儿从思茅请来辨认,二人均认定死者的假牙完全与父亲生前假牙的位置和外观一样,死者身上的衣着也是父亲的,与512日出来时穿着一样,父亲生前花白头发与死者的头发相同,,死者左裤包内提取的钥匙能打开刘臭驾驶的东风货车的油箱锁等,确定此无名男尸就是刘臭。

刘臭的尸体查明后,对案件作了较全面的分析,认为犯罪嫌疑人系搭车同行相机作案,部署集中抓两条,一是紧紧围绕查找一千多张胶合板的下落。拉货的车由墨江出来丢在化念,有两条线路,一条由元江经甘庄、青龙、扬武到化念;另一条从元江、大水平转东峨,漠沙、新平县城到化念,因此查找货物的重点放在元江县城、甘庄、青龙、石屏、宝秀、新平县城、扬武、漠沙,元江东峨一带。同时,也不放弃峨山、玉溪;二是对刘臭从普洱出来后沿途吃住等方面进行全面的调查访问。研究后,我开车和飞处长、李龙祥同志到新平县建新、漠沙,查找线索,因下大雨,绕道墨江县,行至建新和漠沙交界处,由于山体滑坡,堵断了公路,车不能行。(离漠沙还有45公里)飞处长、李龙祥只有下车改为步行,前往漠沙镇。我用步话机叫通新平公安局,让他们到漠沙镇迎接。而后,我驾车连夜返回墨江从昆洛公路进新平到漠沙与之汇合。第二天夜里才赶到漠沙。

经过调查获悉,刘臭性格古怪,经常出来都是单枪匹马,并且出车途中的吃住行没有一定的规律。5月20日墨江加油站提供,512日下午3时左右,刘臭在该站加了97升汽油,但因油库重地严禁乘客入内,不知当天刘臭车上是否搭有乘客。

5月29日峨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卫华电告,他们在新平县城查到513日下午3时左右一个自称李建华,约30岁的男人用一辆东风牌挂斗车拉着胶合板到新平县土产公司变卖,胶合板总共1030张,其中730张青松板,每张3元,300张杂木板,每张9元,卖给土产公司。另外,还差200余张尚未查到等。获悉这一重要线索后,经详细调查,进一步查明了自称李建华的人约30岁,体型较瘦,肤色较白,眼睛稍圆,额头较宽,着老式军干服。李建华在土产公司变卖胶合板的过程中说:“他在漠沙收购香蕉,叫土产公司把胶合板款汇到漠沙营业所。”因此,土产公司就将胶合板款用自带信汇的方法汇到漠沙营业所。

5月30日在新平综合厂刻印处查获,516日曾有人刻过一枚李建华的私人章。530日漠沙营业所的营业员证实,517日中午有一男人用李建华的私章把新平土产公司汇来的款取走。

 

调整侦查重点集中查找犯罪嫌疑人

 

根据上述所获线索,我们把侦查重点放在集中查找人上,又把范围缩小到元江县东峨、新平县漠沙一带,依靠当地党委政府,充分发动群众摸排。

6月6日,漠沙派出所查到漠沙乡曼线村公所牵纳村社员曾加元,男,25岁,个体户驾驶员。曾加元和本村的王正辉常在一起,59日离家外出,直到517日才返回家,其中513日、15日两次悄悄回来,到其哥曾加林家。曾加元曾经借款1.8万元买了一辆东风牌货车,后来以1.5万元卖掉赔贷款,尚欠9000余元,但是526日曾加元又从元江东蛾大房田方玉华家以3500余元买了一辆昆明牌货车。

6月2日思茅总站杨云朋电话告知元江县公安局:该站驾驶员周光清512日拉木料上昆明,下午8点左右在安定土塘遇到刘臭,见到有两个人在帮刘臭换轮胎,此二人一高一矮。经分析,认为周光清反映的人,与曾加元、王正辉的体貌特征相似。

为进一步证实,6月6日将曾加元人像照片拿到漠沙营业所请营业员辨认,结果被否定。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又把曾、王二人的照片,混在其他几个人的照片中,拿到新平请新平土产公司职工刘绍兴辨认,刘看了照片后就拿起曾加元的照片说:“513日用东风车拉胶合板到土产公司变卖的“李建华”就是这个人。”67日,在通关也查到511日晚曾加元二人住“来春园”旅社。店主反映:二人12日中午已匆忙离开。

 

两名劫车杀人凶手落网

 

6月8日,经过分析研究,一致认为曾、王二人有重大嫌疑,决定对曾、王二人收容审查。

当天首先抓获曾加元,通过审查,曾交待:1990年5月初他和王正辉在野猪箐(地名)及曾家元家等地,预谋抢劫。59日两人相约从家里窜到元江、墨江等地,伺机作案。511日又到通关,当晚住“来春园”旅社。512日中午搭上拉胶合板的车子返回,驾驶员在墨江加油站加了一次油,并在安定土塘换了一次轮胎,到了晚上11时左右,车子行至昆洛公路294公里处出故障,即停车修理,修好后驾驶员进入驾驶室擦手,此时曾加元暗示王正辉动手,王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套筒扳手朝刘臭的后颈猛击后二人又用套筒及撬胎棒朝其颌部、颈部猛击,致使刘臭因暴力压迫颈部造成窒息死亡。

曾、王二人劫走刘臭身带的人民币320元,将尸体拖到公路下边草丛中隐藏,连夜经由大水平、东峨、漠沙开车到新平。13日中午把胶合板卖给新平土产公司,得人民币8900余元,因款数额较大,不能直接付现款,曾加元谎称:“他在漠沙收购香蕉,可把钱汇到漠沙营业所。”

5月14日晚9点左右又把空车开到化念,把拖斗丢在农场七队砖厂路上,车丢在农场医院的路上,把刘臭的营运证、行车执照、驾驶证等丢于新平到大开门23公里处的箐沟里。当晚住化念农场副业队旅社。515日拿着车上的工具箱返回新平,把工具箱留放在其哥曾加林处。516日到新平综合厂刻章处刻了一枚“李建华”假章,又绕道大开门到元江,当晚住元江蔬菜公司旅社。517日从元江乘车返回漠沙,中午2时左右至漠沙营业所,用“李建华”印章取了新平土产公司汇来的款到其家分赃。

6月10日,在昆明抓获了同案犯王正辉,经刑事科学鉴定,该车工具箱、油箱上提取的两枚指纹,系曾加元右手食指和拇指所留。化名李建华所开发票的笔迹系曾加元之笔迹。在二犯交待指认地查获被其抛丢在新平大开门23公里处刘臭的营运证皮夹、加水用的铁桶等物证。至此,证据确凿充分,刘臭被害一案终于真相大白。

 

 资料来源于公安局老处长《刑事案例选录》

  

 


浏览:184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