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8日下午 博山军休所 采访王朝銮前辈

清之 发表于2020-07-20 22:45:51


微信图片_20200720224031.jpg

采访对象:王朝銮前辈,生于1932年,19482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在三野二十六军七十八师医疗队、海军405医院、内长山要塞区后勤部卫生处、内长山要塞区第一医院药局任职。曾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六次,19849月正团职离休。

采访地点:博山区军休所

采访时间:2020718 下午

采访内容摘要:

早期梁主任是华东野战军七十八师医疗队护士长,我们还叫过八纵卫生部二所二小队这个名字。那时候抢救、救护就是了,救下来之后也不是治疗。伤员第一步从连队里出来以后送到前线救护所,然后再到卫生所我们二所里来。卫生员在前线就是简单的包扎,赶紧的运回来,我们进一步仔细包扎包扎,实在治不了再转到后方正规医院里去。我是梁主任的兵,一到部队就跟着他。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梁主任很和善,我们经常在一起说笑,经常听梁主任他们几个八纵老战士讲战斗故事。

19489月打济南战役时梁主任参加了,我没赶上。我19482月参军,当时当兵是当兵了,但我当时还在卫生学校学习,那时候马上就要打济南了,所以我没能 参加,等到我跟着部队到济南附近时济南已经解放了。后来三野二十六军一路南下征战,我跟着梁主任在七十八师医疗队历经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上海时我们驻扎在虹桥附近,上海解放后我们就在上海驻扎下了,当时叫上海警备区。原来准备解放台湾来,打台湾我们都准备好了,以后朝鲜战争爆发我们也没办法就整个兵团拉着开赴朝鲜战场参加了志愿军。我们是属于九兵团,在朝鲜时打的是东线。在黄草岭上,就是最高的那地方,那地方冬天能到零下40多度满山都是雪。我们是195010月份到朝鲜的,那时候还没正式宣布抗美援朝。那时候冷啊,进去之后非常荒凉,就在大山上我们驻扎。到朝鲜后我们医疗队就分开行动了,我当时负责药品供应、配药什么的。到朝鲜之后梁主任当时在前线抢救伤员,我负责在后方供应药品、器材。梁主任当时他们是紧跟部队,我当时带着三个牲口驮着医疗物资。他们是从山上那种便捷的小路走的,我们因为拉着这些物资拖累就一直走的小公路。梁主任他们跟着部队行军速度很快,受苦了那时候,那时候吃饭一口炒面一口雪,最后连炒面都没有了。我们当时就配了棉衣、大衣,他们四野去的比我们还早。我们当时晚上赶路白天就休整,一天晚上行军时我负责找地方驻扎,在准备驻扎的地方我听着有动静。结果发现就是四野的伤兵,他也不能走了就在那里窝着。他也没有受伤,其实就是冻伤了。我先给他活动活动身子,结果发现他耳朵冻掉了。我接着给他检查看了看,他腿部等地方那里一按一个坑,都是冻的,跟烂的南瓜一样,都冻伤了。我们七十八师医疗队的那些人,参加了志愿军之后就改成叫收容所了,叫七十八师收容所。在收容所那时候我见过的冻掉耳朵、冻掉脚趾头的战士也不少。

19526月份我们从朝鲜战场回来后,我们七十八师医疗队跟着大部队在莱阳驻扎了一阵子驻扎了大半年,以后又上福山驻扎,从福山我们就改成海军了。这不墙上挂的着这个照片就是授衔的时候穿的海军的衣服,这个是淮海战役纪念章、渡江战役纪念章、解放奖章还有这个是朝鲜发的功勋章。我们本来应该有个华东解放纪念章,结果台湾这不没收复吗。解放上海那时候都没发奖章,当时说解放了台湾一块发。他们别的野战军都发相关战役的纪念章,解放东北、解放华北、解放西北他们都发了。

梁主任1983年过世的时候,当时郝立池、边振銮、丁慎珠、边振銮、张凤吉等等我们几个都来博山了,参加了梁主任的追悼会······

    


浏览:1585次

评论回复
  • 卧游斋主

    2020-07-21 卧游斋主

    趁着他们还活着,应该组织抢救“历史”,比如,为军休所配备必要的录音设备,组织党史、史志部门、大中小学生采访他们,先录音、编号,永久保存,或配备专人,录音整理成文字存档,在所有党报党刊开辟专栏,专载此类文章。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