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歌(文/谭昆)

松油村人 发表于2020-12-08 09:25:13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平时话语也很少。但有一点却令我狐解,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居然有时也会哼唱一些小曲小调,但仔细地一听,他所哼唱的曲调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段。刚开始的时候,家里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反正不就是哼哼而已,况且他还是父亲。

后来的一天,我忽然从父亲那边飘来的小曲,蓦然发现曲调的音符竟是那么的美妙悦耳,仿佛似山里吹来的清新山风,令人心旷神怡,又像似天际中飘来的天籁之音,宛如清辙的山泉直指心扉。

我好奇地问父亲这首歌叫什么名,可他却说不上来,他说这首歌很早以前就会唱了。于是父亲看我很在意的样子,就向我讲述了学唱这首歌的来历。

那是1942年的一个冬天,也是他刚刚参加革命不久,在一次日寇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酷残的冬季“拉网合围”大“扫荡”,中,他当时是胶东昆嵛河套区区小队的队员,在区委王书记的带领下完成拥护群众转移的任务,在返回的路上,遭遇到了一股日伪军,他们边打边撤,撤到了昆嵛山区。在乡亲们的指引下,他们躲进了一个隐秘的山洞。在山洞的数天里,他知道了王书记是一个来自沂蒙山的老革命,对他这个刚参加的新同志给予了很大的关心,同时还教父亲唱他们家乡的歌。父亲是个音盲,唯一能够记住的则是现在父亲时常唱的这一首歌。

后来父亲南下来到云南,对这首歌仍铭心不忘。每当他唱起这首歌时,都是满怀着一种特别的情感。眼里总是噙嚼着泪水,泛发出少许激动。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或是高兴的时候,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不厌其烦的唱着。好像这首歌能解除烦恼,又能愉悦自己的灵丹妙药。在他的影响下,我对这歌也注入了一种异样的情感。只是这首歌父亲不知道歌名,只记得是一首山东民歌。

在1973年的一天,我在电影院里偶尔看到一部名为《平鹰坟》的影片,该片的具体内容,现在已记不清了,但影片中响起的音乐旋律则使我为之一振,这不就是父亲经常唱的那首歌吗?

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原来就是现在声蜚大江南北的《沂蒙山小调》。“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哎)好风光;青山(那个)绿水(哎)多好(那个)看,风吹(那个)草低(哎)见牛羊;高梁(那个)红来(哎)稻花(那个)香,万担(那个)谷子(哎)堆满仓……”

轻缓优美、恬静抒情的旋律,词中极富山东乡土气息的韵味,以及三面环山、风光优美充满诗情画意的小山村景色,与着我们老家的景色,竟是那样的相差无几,以致使我不由地浮想联翩……。

不知是那个名人说过:一首好的歌曲,往往承载着一个年代或是某一时段的记忆。我和父亲亦然如此。父亲由此记住的是他那个“激情燃烧、战火纷飞的年代”;而我呢,在父亲已去世32年的日子里,每当在大街小巷或是在电视电影里响起这首歌时,由此记住了则是与父亲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此时此情是那么的清晰、历历在目。

在去年一次偶然的时机,我结识了一群年逾七旬的沂蒙南下后代,与他们的相识、相往,在我的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亲近,虽然沂蒙与胶东同是山东,在区域上相去甚远,属地的不同,并未使我感到没有太多的不同。如徐瑞云、徐国庆、杨南方。几年来他们在没有任何经费来源的情况下,俨然以着志愿者的身份,寻觅和挖掘着一大批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鲜为人知的故事。

冥冥之中,我霍然地想到,当年父亲是在沂蒙籍王书记的带领下参加革命并在战火中成长。而我呢,则是在这些沂蒙南下后代的影响下,投身于挖掘和整理南下干部资料、做一些有意义的工作。

这是因为,我们都有一首心中的歌,一首父辈留给我们常记常新、难于忘怀的歌。

浏览:248次

评论回复
  • 卧游斋主

    2020-12-10 卧游斋主

    感受到了你对老父亲和山东这片土地的深情厚谊。眼眶湿了!

  • 甘玛

    2020-12-08 甘玛

    @松油村人,2013年习主席在视察沂蒙老区时讲到,革命战争年代可歌可泣的峥嵘岁月。在沂蒙这片红色土地上,诞生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儿女,沂蒙六姐妹、沂蒙母亲、沂蒙红嫂的事迹十分感人。沂蒙精神与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一样,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要不断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发扬光大。这正是我们传承红色基因,弘扬老区精神,建设有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強大动力![拳头][拳头][拳头]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