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叔叔王传胜(文/王洪明)

东牛南耕 发表于2021-01-13 17:35:11

在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有一个叫大北庄的村子,解放前隶属于麓水县,1947年我的叔叔就出生在这个村庄,同年,也是我祖父王学田遇害的那一年,祖父牺牲时,我的叔叔出生才4个月。

叔叔.jpg

            我的叔叔:王传胜

叔叔弟兄两人,祖父牺牲后,由祖母和祖奶奶扶养长大,解放前期,时局动荡,生活比较困难,叔叔和我的父亲是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长大的。

我小时候听二姑奶奶说,叔叔长的最像祖父,也听二姑奶奶埋怨过祖母说,当初不催祖父回家就好了,祖父也不会牺牲。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叔叔是位英俊和性格开朗的人,喜欢武装。1977至1979年的时候,村里有民兵连,记得还有枪支弹药。村里经常组织民兵训练,我也参加过民兵训练,训练的内容大多是队列,拼刺刀,射击、瞄准等,当时,叔叔是村里的民兵连长,也很威武的。印象最深的是叔叔教我打枪了,手把手的教;教瞄准,教射击。在那个年代,全民皆兵,人们不爱红装爱武装,尚武精神浓烈,也有自制火药枪打猎的,记得叔叔就做了一把火药枪,还有一把像手枪式的火药枪。一次,我们几个小伙伴到叔叔家去玩,其中一个拿出火药手枪对着我开玩笑,当他扣动扳机后没响,刚转了枪口枪就响了,轰的一声,把叔叔也吓着了,把我们几个怒斥了一顿,那次太危险了。

1980年11月我应征入伍,来到了云南边防线上,后面退伍留在了云南工作,之后,每年探家我都要到叔叔家看望,叔叔除了鼓励我好好干工作之外,还做好吃的给我吃。

记得那是2003年的时候我回家探家,叔叔在村北边租了一个鱼塘养鱼,他说,养鱼是一个专业,还在鱼塘边搭起来一个简易房,住在那里养鱼。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看到叔叔走路不方便了,说得了一种病,叫什么股骨头坏死,在之后的几年里,叔叔的病一直没有好转,以至于后来严重及并发症。

在到后来去看叔叔,叔叔都是拄着拐棍,但庆幸的事,2016年中秋到来之际,我们收到了国家民政部给祖父王学田补发的“烈士证明书”我的叔叔和我的父亲分别领到了国家开始发放的抚恤金,虽然钱不多,但那是荣誉!是父亲和叔叔以及全家人多年来的期盼。

1542812879978073.jpg

       左为叔叔:王传胜 右为父亲:王传玲  

2021年1月11号晚,弟弟打来电话说叔叔病危,12号,因抢救无效去世,噩耗传来让让人痛心。

叔叔走了,愿叔叔一路走好!

    书写此文以示悼念。

                                                    2021.1.13


浏览:18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