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往事——冰棍 冰糕 冰激凌/李小文

小文 发表于2021-04-15 15:04:09

又到了三伏天,吹着空调,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冰镇啤酒,就着香肠、花生米,看着电视里的娱乐节目,再普通过了……像我十三四年的高级知识分子,月收入近万元,现在都不知道吃什么好了。但遥想四十几年前的小时候,竟连个冰激凌都吃不起,真是让人感慨万干,才开始感觉到中国的沧桑巨变……

我是1969年跟父母从部队转到潍坊来的,六岁半。父亲行政十三级,月工资177元,住在令潍坊人羡慕的叫做“陆疗”的干休所,但父亲要供养八、九口人生活。父亲很严厉,绝不给我们零花钱。夏天馋了,只能偷偷地给母亲要几分钱,就直奔卖冰棍、冰糕的去了。

小时候的三伏天,天气异常燥热,连电风扇也没有,更别提空调、冰箱了。这时,大街上就会传来用潍坊长腔吆喝的“香蕉冰棍……奶油冰糕”的声音。闹得孩子心里直痒痒。那时,冰棍两分钱一支,冰糕四分一支,卖冰棍、冰糕的大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大夏天顶着烈日,汗流浃背,推着一个小推车,车上有一个用白漆刷底,用红漆写着醒目的冰棍冰糕的木头箱子。没钱咋办,小伙伴,只好跟着卖冰棍冰糕的妇女后边,自我解嘲地喊着:“冰棍吃了断气……冰糕吃了断腰!”偶尔谁有两分钱买支很奢侈的冰棍,几个小伙伴就会凑上前去,先吮冰棍里的糖水,直到把冰棍咂到布满针大小的小孔,甜味没有了,然后才你一口、我一口慢慢分……唉,大热天吃冰棍那才叫一个爽!你若称四分钱,买根冰糕罢,一口一口地抿着十几分钟才消费完,直把小伙伴馋得直流口水,你才会体会到什么叫优越感哩,就像当时的大人戴手表、骑自行车一样!

若遇到下大雨天,气温下降了,卖冰棍冰糕卖不动了,就会贱卖。但这时,冰棍已开始化了,两分钱能买好几根哩。这时家长才会痛快地排出几分钱来,让孩子们享受享受“共产主义生活”。记得有一次在小学门口(我当时在工人新村上小学,就是现在的市实验小学)赊了根冰糕,两天后卖冰糕的直接找到班主任,班主任又找家长,讨要四分钱,真叫父亲把我好一个骂!上高中时,有一次我和同学打赌,一口气竟吃下十支冰棍,创下了潍坊二中20级记录,但也付出了肚子疼好几天的惨痛代价!

记得我是上小学二年级才吃到冰激凌的,是我叔叔从东北来,骑着自行车带我去的。若记忆没有错误的话,当时偌大的潍坊市区仅有一家冰激凌店,在工人俱乐部(现小商品城对面)门口,一毛五一份,店面也就十几个平方。只见师傅从周围裹满冰块的桶里,用一个五公分左右的小勺一舀,然后往一小白瓷盘里一磕,带机关的小勺就把一个半圆的泛着鸡蛋奶油清香的冰激凌呈现在你面前!这时候先闻一下,然后再搽下身子用像药剂师用的小勺小心翼翼地慢慢享用,那种感觉,是今天的年轻人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如今,已经进人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发展阶段,但我仍旧愿把我小时候经历过的故事讲给年轻人,讲给我的儿孙们听!


浏览:1065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Volunteer
    Volunteer
  • 开国群英
    开国群英
  • 卧游斋主
    卧游斋主
  • 董云凌
    董云凌
  • 小文
    小文
同乡随笔
同城随笔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