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丈夫黎原同志(撰文梅林)

Admin 发表于2016-07-22 16:31:14
 墙上的日历一页又一页地翻过,时光一年又一年地流逝,你的身影已远去,远得看不见、摸不着、唤不应。然而,你留下了,留下了你的光辉足迹和不朽功勋,留下了你对祖国、对人民、对战友、对部属、对亲人、对同志的博爱,留下了人们对你的无限思念。
 从走出淮河套,考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那一刻起,就开始了你人生的征程,用你那血肉之躯书写大爱人生。三年军校生活,为你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奠定了基础,你一片丹心向太阳,投奔延安干革命,肩负起民族存亡的重任。从延安到东北,驰骋在松辽间;从东北到江南,宜当追敌湘西剿匪;回师北上跨江入朝,鏖战美国王牌军;从朝鲜回湖南,湖广治军十五年;别湘水重返宝塔山,兰州雪域高原九春秋;调北京三十载走完革命人生路,你的足迹踏遍白山黑水大江南北。战争年代,你横戈马上,刀光剑影,喋血沙场;和平建设时期,你屡屡受命于党和国家危难之中,党中央把治理湖南动乱局面和整顿兰州铁路局的历史重任交给了你;在国防现代化建设中用你那资深的军事学历优秀的指挥才能,出色地抓部队建设和军事训练,培育军中栋梁;“祖国尚未统一,同学仍须努力”这是你与黄埔同学的共勉,在基建工程兵撤销后的二十多年里,你以“生命不息,为祖国和平统一奋斗不止”的精神,广泛联络海内外黄埔同学;你关心家乡建设,心系父老乡亲,在有生之年将自己工资积蓄,捐资十五万元给母校,勉励孩子们好好学习,长大成为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优秀人才。你的丰功伟绩,你毕生的奉献,源于你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源于你那博大无垠的爱。
 1943年延安的“抢救运动”,你作为国统区来延安参加革命的黄埔生,这次运动给你留下了痛彻心骨的内心独白:“一个光洁如镜的心灵永远留下划痕,永远永远弥不了的创伤。抢救运动是刑场?战场?不是,但比刑场、战场刺杀人的心灵毁人的精神大多少倍。对一个有信仰的人,有气节的人,有人格的人,无论如何是承受不了的。”然而你没有因此而消沉,没有让伤痛摧毁你的革命意志、动摇你对党的耿耿忠心,而是用你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证明你不是复兴社份子、不是“特务”。七十年来,你留给人间一首首动人的爱的赞歌,至今为人们传颂着。本文搜集的仅是其中的点滴,但它已充分彰显了你那一身正气、不惧邪恶、善良、正直、仁爱、亲和的高尚道德情操和人性的美丽。
 “文化大革命”期间,你顶风冒险保护各级干部。叶帅被贬下放长沙,你与省革委和47军的主要领导对叶帅的接待,做了周密安排,使叶帅得到了生活上应有的照顾和精神上极大的安慰。王震同志在下放江西期间,也多次回故乡湖南,你一如既往热情接待和关照。你将随时有可能被造反派整死的长沙警备区司令员张本科从造反派手中“抢”出来,接到部队营区保护起来,请示周总理后,将张本科和另几位省军区的军、师级领导干部由北京接去治病休养;你煞费心计的保护湖南省副省长孙国志和湖南省委财贸政治部主任张兰明等领导干部;你以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名义将全省各级干部保护起来,还抽调千余名产业工人组成工宣队,配合解放军干部战士对学习班实施安全保障。当时全省一万多名各级干部参加了县以上举办的学习班,使他们免遭冲击,免挨批斗;不管江青和省里极“左”派群众如何施加压力,你始终坚持没有中央指示,决不在报纸上点名批判原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同志。这一连串的抗上(江青反革命集团)举措多次遭到江青一伙和湖南许多造反派的指责和攻击,说47军黎原右倾,江青当面怒骂你是“老保”。
 这是什么?这就是爱!人性的关爱!战友的情爱!
 文集中《一封信救了他一家》讲述的是1949年,我军攻打湘西大庸,一位带着人马武器装备投诚解放军;参加抗美援朝英勇作战荣立三等功;兢兢业业一心当个好连长的李健吾同志,却因黄埔军校身份以及所谓的政治问题,1958年被清理回家,净身出队,当了农民。1985年当他找到你时,你不但没有嫌弃这个当了二十六年农民的部下,还热情帮助他,为他排忧解难,向47军写信说明情况,提出处理意见。在办理过程中,你利用去陕西临潼途径郑州的机会,约见李健吾并委托河南省军区战景武司令员给予帮助,使问题得到了解决。按政策规定,恢复了李健吾同志应有的政治、物质生活待遇,改变了他的后半生,也改变了他全家人的命运,他称道你是济世救人的“菩萨”。
 这是什么?这就是爱!人性的关爱!战友的情爱!
 李树林同志,是一位1945年加入革命队伍,从东北到江南,参加过辽沈、平津两大战役,宜当战役,湘西剿匪,抗美援朝,专长侦察、情报工作的军事干部,1957年被错划为“中右”处理回家,他在《风雨沧桑—一个侦察员的回忆》一书中写道:1978年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在我们党的历史上,这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党中央做出了审查和纠正“文革”前和“文革”中遗留问题的决定。会议结束后,当时正在北京开会的老首长黎原同志(47军原军长,“文革”时任湖南省革委会主任,1978年12月已调任兰州军区副司令)给我打来电话,向我通报了这次会议的重要精神,催促我尽快到军部要求落实政策,纠错平反。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我心情激动得真是难以言表。
 这是什么?这就是爱!人性的关爱!战友的情爱!
 “文革”时期,湖南省道县所谓的“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屠杀当地“黑五类”分子、子女及亲属,后来地主家庭成员起而报复,一时间双方互相残杀,越杀越眼红的事情虽然已过去多年,但那场血腥的人间悲剧,留给人们的是永远的痛。桂阳市洋市镇有一户五口之家,险遭灭门之灾,当时活着的老人今天已作古,年幼的一代在替父辈
 寻找当年的大恩人黎原,文中写道:“听三哥说,全村人把我家、大伯、四伯父三家人围得水泄不通,窗子、门板都钉死了封条。当时我只有一岁多,母亲抱着我满屋团团转,家父躺在床上等死,大伯和四伯急得捶胸顿足,姐姐和哥哥吓得嚎啕大哭,唯独我三哥悄悄躲在我家大堂正中央“燕翼贻谋”匾牌后面。围了三天三夜之后,47军派出的一支小分队,及时赶到了我村,制止了这场灾难,我家五口人侥幸存活下来。家父生前多次叮嘱我:“47军黎原是我们的大恩人!你一定要记得。”参加工作后,我一直在打听47军和黎原的情况,没有任何消息,在凤凰网读书频道,看了《黎原回忆录》,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2009年8月19日,湖南省湘潭市一位教授撰文称赞:47军在“文革”中是好样的,黎原军长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命令驻湘潭140师,将我从“造反派”监狱中解救出来,并在军部养伤,受到了军长您亲切接见,我至今还铭记心中。老军长,请接受一个老教授对您的敬意!
 这是什么?这就是爱!是人性的关爱!战友的情爱!
 翻开你的日记,1997年7月26日,你去黑山参观101高地和纪念馆,发现维丽亚·阿伊木汗为其父郑三、母丹红冒充101高地总指挥修建的墓,碑文中写道:“1948年10月24日,辽沈战役黑山阻击战中父被委任为101高地总指挥,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原359旅718团整编为十纵队六十四团,全团英勇壮烈牺牲,父母为新中国的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战后,罗荣桓将军称颂十纵队全体烈士:虽死犹荣,永垂不朽!”你为维丽亚·阿伊木汗这种欺世盗名的行为气愤不已,当即向陵园负责人和当地民政部门提出意见。1999年9月9日你召集在京八名老同志座谈(其中有的参加了101高地的战斗),向民政部、总政、军委领导写信反映情况,并要求尽快查处,以正视听。11月你去广州疗养,23日召集郑波、白平、李庆山、丁原昌、兰天民、严汉林等在广州的老战友来谈黑山假总指挥墓的问题,大家听后非常气愤;后来因为健康原因和出国探亲,将此事搁下了。2002年7月你又一次来到黑山,假总指挥墓仍然未除,你在日记中写道:“假坟未除,愤然!”你重返47军时,与军长徐粉林、政委骆正平就此问题进行了长谈,提出清除假总指挥墓的措施意见。
 这是什么?这就是爱!是人性的关爱!战友的情爱。
 这座庞大的假总指挥墓紧挨着真正的101高地总指挥贺庆积的墓,这个假总指挥就躺在真正的总指挥身边,怎不令人气愤,这一篡改历史,玷污英雄形象的事件,怎能容忍。今天,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告慰你的是:假总指挥墓铲除了,你的亲密战友、真正的101高地总指挥贺庆积同志安息在黑山烈士陵园,你可含笑九泉了。
 真的好想你
 我在夜里呼唤黎明
 追月的彩云哟也知道我的心
 默默地为我送温馨
 真的好想你
 我在夜里呼唤黎明
 天上的星星哟也了解我的心
 我心中只有你
 千山万水怎么能隔阻我对你的爱
 月亮下面轻轻的飘着
 我的一片情
 这是一首动人、动情、动听的抒情歌曲,几年前在社会上广为传唱,我也爱听、爱唱这首歌。然而,那只是一个音乐爱好者喜欢而已,不曾激起心灵的情感波澜。几年后的今天,当你的身影已在我身边消失,当你的音容只能在回忆中找寻,这时再听这首歌不免有些伤感,生情,耳朵听着,心里想着,酸涩的泪水流着。
 真的好想你
 你是我灿烂的黎明
 寒冷的冬天哟也早已过去
 愿春色铺满你的心
 你的笑容就像一首歌
 滋润着我的爱
 你的身影就象一条河
 滋润着我的情
 这字字、这句句就像是我在对你倾诉,对你表白隐藏在心灵深处的那份感情。我们相依相伴四十多年,我们共同承受着生活的磨难,从风雨中走过,在困苦中前行,歌中唱道“寒冷的冬天哟也早已过去”,我们沐浴着春风迎来了灿烂的晚霞,正如你在《回忆录》后记中所述:“我的家庭是幸福的,我和老伴梅林风雨同舟、相濡以沫,共同走过了40余年的人生岁月,孩子们也非常孝顺。我的晚年是快乐的,生活是充实的,我是一个幸福的老人”。在你逝世即将两周年之际,我将这首歌献给你,让歌声带去我对你的思念,那无尽的思念……
     梅林(黎原夫人)
     2010年10月
浏览:31054次

评论回复
  • feng

    2018-07-15 08:55:02 feng

    作为47军干部后代,拜读此文感慨万千,父亲母亲是道县见证人,父亲三支两军在道县工作,后转任平江县武装部政委,县革委会主任,是黎原军长的老部下。祝本文作者梅林女士健康长寿,全家幸福!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