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阶回忆华东军大的卫生工作(上)

东岳军苑 发表于2016-07-28 15:25:59
1946年9月,雪枫大学由苏中地区向山东转移时,我在雪大卫生队任副队长,队长是王立本同志。当时,直属于卫生队的还有一个能容纳几十个病员的休养所和卫训班。1946年11月,雪枫大学并入华东军政大学以后,便以雪大卫生队为基础,组成了军大卫生处。由王立本同志任主任,我任医保股长,原医保干事纽祖辉任材料(药材)股副股长,原来的卫生训班已结业分配,剩下休养所仍直属卫生处,由龚斐然同志任副所长。
卫生处成立以后,召开了由下属休养所、校直门诊所和各大队卫生所参加的卫生工作会议。校务部李文部长参加了会议,并就如何克服困难,搞好卫生工作等间题作了重要讲话,至今仍在我的心里留下深刻印象现。就华东军大的医疗卫生工作片断,作一个简要地回忆。

一、医疗工作
做好医疗工作,努力救治伤病员,是我们的经常性任务。当时,军大的驻地分散,对伤病员的治疗都是以校直、大队为单位组织,距离较远的,由校直大队卫生所派人住队或巡诊。为了方便起见,门诊规定了具体时间,学校转移行军时,医务人员则跟随学员队吃住,发现病号及时诊治。同时,与行政干部和部分战士结合,组织收容队,对行走困难的病员进行照顾,并就近动员毛驴、大车或民工担架运送。到达宿营地时,还要到各班(组)检查病号,并指导和帮助战士处 理好脚泡,督促大家洗脚,以便于继续行军。对于临时随队休养的病员进行重点照料,并把病号饭送到床前。有的同志 还协助病人大小便或擦澡洗衣。遇有病情危重或短期不能痊愈的护送到休养所治疗。除了为本校服务外,我们每到地还为贫苦农民治病。
军大的休养所,医护力量较强,伙食也比较好,是全校的医疗中心。它不仅收治各单位送来的病员,而且还协助各门诊所诊治病人。女军医陆树璋,不但医术较高,而且服务态度好,深受群众爱戴。本来她专长妇产科,因工作需要,内科和小儿科的病她也负责诊治。所以,许多同志或小孩生了病,都想找她诊治。当时,休养所人员较少,卫生处的领导和股长干事,除日常工作外也经常参加手术、查房、会诊和对危重病人的抢救。对各单位临时发生的病号,他们也及时出诊。
对伤病员的治疗,校党委和校首长都很关心。校党委书记余立金同志经常了解情况,并结合当时条件给我们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强调动大手术和对危重病人的治疗方案,都要报告学校领导。如祝榆生同志右臂断伤的抢救手术(截肢),陈铁君教育长都亲自到场,余立金副校长也亲自了解伤情。对脓胸病人彭风鸣的抢救,陈铁君教育长还亲自帮助解决 汽灯照明(当时没有电灯)等物资困难。再如,学校驻流坡坞时,警卫连走火伤人,在抢救中,余副校长亲临现场了解情况。这些,对我们提高医疗质量,改善服务态度,防止医疗事故起了很大促进作用。
对于重病员和疑难病症,从莒南县大店到胶东这一段,都是在本校留治。北渡黄河到阳信县的流坡坞后,靠近华东军区后方。所以,有些病员就在军区后方医院的帮助下进行治疗,或直接转送军区医院。
军大的医疗工作,医疗设备简陋。对伤病员的病情诊断,全凭视、触、扣、听、望、闻、问、切等方法进行。当时的药品由军区卫生部供应,但数量有限,常感不足。药剂人员千方百计,克服困难,自制葡萄糖液、生理盐水和局部麻醉注射液,以及用中药配制丸散等20多种,较好地满足了当时的需要。学校到达济南后,军区卫生部拨发给我们一台显微镜,算是唯一的贵重仪器。为此,校务部王桂覆副部长派专车去接接来后,余副校长等还亲自来观看。这样,我们的医疗设备添了新的仪器,组织业务学习。也有了新的内容。

浏览:914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一池烟波
    一池烟波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