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庆真回忆华东军政大学的学习生活(下)

东岳军苑 发表于2016-07-28 16:55:38
华东军政大学所以能够训练出大批优秀军政干部,除了坚持正确的教学宗旨,有一大批训练有素的教员队伍等条件,还在于她有一个从红大、抗大继承下来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优良校风。我们每个学员都牢记这一光荣的传统。在学习和生活中,学员、教员、干部之间,充满着团 结友爱的阶级情谊。上级关心学员的学习与生活,大队首长 经常深入各中队的课堂、操场、食堂,检查教学质量和伙食情况,询问学员的要求和意见,对学员热情鼓励。教育部刺杀教研室郑教员常到操场指导刺杀教学,亲自为我们纠正动作,做示范表演。大队长樊道余同志曾为我们讲解刺杀在近战中的作用。他说,敌人最害怕拼刺刀。要求我们学好刺杀,不但在作战中使用,还要到前方教好每个干部战士。王韬副大队长曾指挥我们做班进攻的动作。中队干部对学员的关怀体贴更是无微不至。中队长直接管伙房,在当时的困难条件下,尽力把伙食搞好。在刺杀训练进入连刺千枪时,指导员 王维善、副指导员陈全真以及其他工作人员拿着毛巾给学员擦汗,大家感动得忘记疲劳,千枪结束了,还表示再刺一千枪。 上下之间、学员之间,互相鼓励,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充满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
同志间的团结友爱,影响和感动了同我们一起学习的解放军官学员。我们班有4人是从国民党部队解放过来的年轻军官,在生活和学习中,同志们关心照顾他们。课余时间同他们谈心,讨论革命大好形势和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的宗旨。在训练场地,他们亲眼看到教员干部的民主作风,没有训斥、打骂和体罚。他们从军大的学习生活中,看到了我军的艰苦朴素,没有国民党军队那种腐败恶习。他们的文化水平较高,熟悉各种战术动作和新式武器的使用,对于他们的长处,我们也认真学习。由此,他们悟出了人民军队所以强大,在于官兵一致、军民一致这真理。
刺杀训练结束后,接着便是以运动战为核心的战术训练。运动战中,远距离奔袭与反奔袭是战斗特点之一,因此,经常进行长途奔袭与反奔袭的训练,这一课目多半选在风雨交加的夜间或其它坏天气里进行。在演习奔袭时,学员们轻装行进,以急行军的速度,出奇不意地向假设目标突然发起攻击。演习反奔袭时,多选在深夜,没有号音,没有哨响,突然一阵枪炮声,把大家从熟睡中惊醒,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接一个的命令,按照命令进入阵地,待机“迎敌”。演习结束,进行口头讲评。夜间训练,提高了学员在紧急情况下果敢指挥的战术意识,掌握了运动战中一个重要的战术原则。   
军事训练生活是紧张的,但也充满欢乐。课间、课后,学歌、唱歌、做游戏。欢快的文娱生活使我们精神振奋,激励我们的学习热情。“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我们是毛泽东的战士、朱德的兵”,“我们要打出去”等歌声,响遍了操场、课堂、驻地。每当晚间,歌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村儿童团、青年妇女小队同我们举行唱歌比赛。歌声激荡着胶东半岛的上空,给周围的村庄送来了欢快。我们各个班、队还办起了墙报,报道学习生活动态,讨论技术、战术。每结束一段学习,就组织一次小型晚会,有京戏清唱,有活报剧,有南北方曲艺、民歌、杂技,内容丰富而又活泼。尽管那时物质生活是清苦的,但我们的精神生活是充实乐观的。
我们刚开始进行野外战斗勤务课,国民党就对胶东解放区发动了进攻,1947年8月学校向渤海地区转移。8月,正是炎热季节,全校教职学员从掖县出发,日夜兼程,一路上时降暴雨,敌人敌机接连袭扰,给养供应也不及时,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大家都无所畏惧,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斗志,边行军边学习,还要随时准备战斗。历经10余天,途经8个县,行程1000余里,胜利到达目的——渤海地区阳信县。
到达新驻地后,立即恢复训练。所学的课程除原定的战术课外,还有投弹爆破、射击、筑城作业、反坦克、村落战等。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学完全部课程,经过考试,达到了教学要求。
1947年冬,人民解放战争已“爬上了山头”,正在“下山”。毛主席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发表了,革命战争到了新的转折点,我军在各个战场举行了反攻。大家受到胜利形势的鼓舞,上前线的心情急不可待。这一天终于到来,我们第二期学员毕业了,大部分配到华野东线兵团和西线兵团。离别学校之际,驻地党政机关和群众开了欢送大会,赠送了锦旗,上面绣着:“杀敌立功,解放全中国”9个大字。我们带着党和人民的嘱托,高举着鲜艳的红旗,奔向了解放全中国的战斗前线。
浏览:948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大漠长烟
    大漠长烟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