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光回忆从广东北撤到山东参加华东军政大学

东岳军苑 发表于2016-07-28 17:02:35
1946年11月25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华东军政大学在山东莒南县大店镇,举行第一期开学盛典。奉命从广东北撤到山东的华南抗日游击纵队2000多名健儿,满怀喜悦的心情,参加了这一盛典。时值农历10月寒冬,北风凛冽,沙尘滚滚,全校5000多名教职学员,冒着刺骨的寒风,席地而坐,聆听着军区首长和校首长的指示。参加这么庄重的大会,接受高级领导首长的谆谆教诲,这是我参加革命以来的第一次,觉得无比的光荣,心情格外兴奋。
我从入学到1947年4月离开学校,历时半年。半年的时间,在一生的革命征途中,是很短暂的。但在当时硝烟弥漫,炮火连天的战争环境下,能安静地学习半年,又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在学习过程中,我们分队11名同志,积极响应校首长的号召,发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刻苦学习,自觉改造思想的精神,较好地完成了学习任务,在思想上、作风上、战术技术上都有很大的进步。学业结束时,全分队的同志,精神焕发,斗志昂扬,愉快地接受组织的分配,奔向战火纷飞的战场。
6个月的紧张学习和严格的训练,剔除了我们身上的游击习气,养成了严肃紧张的战斗作风。入学前,我们虽然脱掉了北撤时各式各样的、缝缝补补的便服,穿上了统一的草绿色的新军装,向正规化迈进了一步,但是,动作不迅速,着装不整齐,队列不严肃,纪律不严格,内务不划等自由散漫现象,还是很严重的。入学后,对学校的严格管理和紧张的学习生活,一时不大适应,不大习惯,觉得太拘束,太紧张,各种不良习气总是时隐时现。后来,在校首长的动员教育和群众性的立功创模运动的推动下,提高了觉悟,激发了革命荣誉感,认识到从分散打游击,进入大兵团联合作战的新的历史时期,一切不适应大兵团联合作战的游击习气,必须认真克服。为了彻底改正不良习气,分队制定了各种公约,作为大家的行动准则,互相监督,经常对照检查,不断地与头脑中的“懒”、“惰”、“散”作斗争。经过一个时期的刻苦锻炼,成效显著,大家从不适应到适应,从不习惯到自觉遵守,养成了良好的战斗作风。
我们入学的时候,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全面发动内战已将近半年。学校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和学员的思想情况,开展了形势教育。学习了毛主席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和解放日报的社论《论战局》。校首长还亲自给我们作形势报告,介绍各解放区军民,在党中央、毛主席的英明指挥下,奋勇杀敌,仅七、八、九三个月就取得了歼灭 国民党正规军25个旅和大量伪军、保安队、交通警察部队的重大胜利。号召全体学员,学习各解放区军民英勇战斗的精神,努力提高觉悟,苦练杀敌本领,随时准备上前线杀敌立功,迎 接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这使我们受到很大的教育和鼓舞,认清了形势,明确了方向。在座谈讨论中,大家自觉地检查了幻想和平。害怕长期作战和担心回不了广东的思想,增强了革命意志,坚定了胜利信心,树立了长期作战的思想。
形势教育结束以后,立即转入了整风学习。我们分队的同志在广东打游击时,未曾参加过整风学习,不知道整风是怎么回事。开始觉得有点神秘,有的有恐慌心理,谈整风象三堂会审,有的则抱着无所谓态度。经过整风学习动员,提高了认识,打消了疑虑,放下了思想包袱,掀起了学习整风文件的热潮。学习中,有的同志文化程度低,理解文件有困难,分队便分为两个互助组,采取边读文件,边讲解,边议论的方法,帮助大家领会文件精神,为下一步学习做好准备。进入检查阶段,全分队的同志,都自觉地检查了过去带部队打仗和到新区工作的过程中,不联系客观实际情况,盲目蛮干的表现和对革命工作带来的危害,总结了经验教训,提高了思想水平。懂得了做什么事情,都要实事求是,重视调查研究。分队里的叶文辉同志,还主动要求在队里作大会发言。发言中,他深刻地检查了在广东打游击时,从盲目骄傲自满,发展到目无组织,目无纪律,对抗上级,不服从领导的错误,以及北撤前,对个别领导存在不满,曾和几个同志在一起商量,采取不正当的手段,企图报复领导的错误。叶文辉同志严格的自我批评精神,对二队的学习起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整风学习后,我们分队的思想面貌焕然一新,个个生气勃勃,以高度的革命热情,展开五大军事技术训练。训练中,不怕天寒地冻,不怕腰酸腿疼,把操场当战场,开展劈刺、对刺比赛,苦练杀敌本领,为尔后带领部队,杀敌立功,打 下了基础。
岁月流逝,世运沧桑,华东军政大学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作风,一直激励我奋勇前进。
浏览:820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漂流者
    漂流者
  • 大漠长烟
    大漠长烟
  • 王帅
    王帅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