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寻英灵

霜林醉 发表于2015-01-20 09:06:31
    题记:
    1941年,新四军第3师9旅25团3营副营长胡启哲烈士,在对日寇作战中牺牲于江苏盐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胡启哲烈士的女儿曾托父亲的战友帮助寻找父亲的遗骨,但是杳无音讯,烈士的女儿最终带着遗憾离世。
    2014年,烈士的外孙女亲赴盐城,去寻找外公的遗骨,以完成亲人的心愿。
                                                                                                                         ——霜林醉

    我的外公胡启哲烈士,安徽宿州市埇桥区桃山乡元洼村人,1941年抗击日寇牺牲于江苏盐城。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记得妈妈一边读着外公战友孙云汉的回信,一边流泪的情景。信中说在盐城西门外的浮桥西边有个大庙,外公就埋葬在大庙西边的一个乱葬岗中,那里已经开发为工厂,墓找不到了。妈妈哭,外婆也哭。我当时也不知道盐城究竟在哪里,只知道是离我们家很遥远的地方。看着妈妈和外婆那么伤心,就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去盐城,把外公找回来!
    长大后,工作、家庭琐事忙得不可开交。直到2014年5月,我才得以通过网络,在《盐城新闻网》发出了一篇寻找外公的文章,同时,还意外地找到了盐城的一位好心人“东进盐城”(刘迎春)的博客,并在他的博客文章中看到“2010年,盐城新迁了四千多座烈士散墓进入烈士陵园”的信息,我就急忙向博主询问:这四千多烈士散墓中会不会有我的外公?得到的答复是否定的。失望之余,我就拜托“东进盐城”帮我留意一下外公的消息。
    5月11日,我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开始了让我和家人魂牵梦绕了几十年的盐城之行。
    那一天天空乌云密布,细雨霏霏。透过车窗,远望高速公路两旁的树木,高大挺拔,枝繁叶茂。微风、细雨、麦田、绿树,对我这个久居都市的人来说,这是回归了一次大自然,应是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可是我却无暇观及这美妙的景色,思绪早已飞到了盐城——这个被我牵挂、令我伤心、又让我向往的地方。
    1941年春,日寇进犯盐城。时任新四军第9旅25团3营副营长的外公,带领抗大五分校的学员(战友),在盐城上冈一带和日寇激战了7天7夜,打退了日寇的进攻。接着又在九里窑、五里窑、秦南仓一带与日寇进行了殊死战斗。在掩护战友撤退时,外公不幸腿部负伤,无法行走。战友将他藏到秦南仓附近一个未经了解的百姓家里。谁知这家人竟是坏分子,到了夜晚,一家数人手持棍棒、绳索残忍地杀害了我的外公。第二天,部队发现外公负伤没有归队,立即返回寻找,可是战友们再也见不到他们亲爱的神枪手老营长,见到的却是从村边的小河中打捞上来的老营长冰冷的遗体!部队的团长、政委、营长、指导员及所有的战友痛哭失声,哭声震撼了云霄,苍天也为这位神枪英雄悲痛,愤怒!
    车窗外,雨哗哗的下着;车窗内,泪水无声地流着。老天爷知道我今天去盐城,也在为外公流泪!睁着朦胧的泪眼,看着窗外,看着这陌生的大地,看着这一带外公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成子湖,山子头,横塘河,蟒蛇河,这些地名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牵动心绪,让人心痛!
    车子进入盐城市区。下午,见到了“东进盐城”刘迎春先生和夫人,还有盐城新四军纪念馆文史资料室的陈宗彪主任,他们答应一定尽力帮助寻找外公。
    第二天,我又去了盐城新四军重建军部旧址泰山庙(即外公战友孙云汉信中所说的“大庙”)。终于能亲眼看到这个让我们家人牵挂了几十年的地方了!我看到大庙西侧刚拆迁的空地已经被围墙围起来,大庙东南西三面有三条河相连,把这一带围成了一个三角形,当地人称为先锋岛,大约几千平方米吧。我想:外公真的就长眠在这里吗?73年了,离家千里的他,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吗?遇一老人,我赶忙询问,可惜老人不是本地人,至于大庙西边的这块地上过去有没有乱葬岗,有没有埋过新四军烈士,他也不清楚。
    此时,“东进盐城”刘迎春先生给我提供了一个信息:几年前,曾经有一个秦南镇(解放前叫秦南仓)亭湖村的抗战老兵,给刘迎春先生讲过一个新四军营长、抗大学员在他们村附近打鬼子牺牲的故事,这个新四军营长的牺牲经过和我外公非常相似。并说老兵还健在,88岁了,且愿意带我去找那位老兵。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我要返程了,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大庙,离开了盐城,可是我当时是多么想去找到那位老兵啊,因为我知道,外公的牺牲地就是秦南仓!
    回到家里,继续搜集与外公相关的各类信息。在网上看到《盐城新闻网》、《盐城东方生活报》、南京《现代快报》、《中国江苏网》等各大网站、报纸、论坛都转载了我寻找外公的文章:《外公,你在哪里?》,并通过网络、报纸向全盐城市呼吁帮我寻找外公的安葬地。此时心里甚为欣慰:外公啊,虽然你不能告诉我你长眠在哪里,但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你!我相信你当时在盐城打鬼子负伤被恶人害死的这件轰动盐城、并登上报纸的事(当时的《盐阜报》登载过这件事),不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人遗忘,我相信盐城一定还有人记得这件事!也肯定有人知道外公你埋葬在哪里!我还相信你一定就在盐城的某个地方等着我,等我去把你接回家。
    第二天,刘迎春先生详细询问了那位老兵,老兵再次提供了重要信息:这个新四军营长当时就埋在离老兵的家只有几里路的乱葬岗里!而且这位老兵还亲眼目睹了安葬过程!这个信息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相信老兵讲的一定就是我外公!
    今夜无眠,躺下,又起来。满腔的思念此刻凝聚在笔端,化为一首诗《英灵在何方》。
    5月14日,远在山西的李锦维先生(盐城人),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他上小学的时候,每年清明节时,校长、老师都要带着学生们去给一个新四军烈士胡营长扫墓,并给学生讲胡营长打鬼子牺牲在他们村的故事,而且扫墓回到学校后,学生们还要写作文,这个胡营长名字就叫胡启哲!胡营长的墓就在他们村里!同时,我还从李先生那里得知,那位抗战老兵的家亭湖村距离胡营长墓地所在的宋村只有几里地!我真是太激动了,泪水止不住地流。李锦维先生是第一个给我提供外公具体详细信息的人,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他!李先生讲述了我外公的牺牲经过后,还告诉我说,他们小时候去扫墓的那个胡营长一定就是我要找的外公,不会错的。他奶奶都把胡营长的故事给他讲了不知多少遍了,胡营长就带着抗大学员在他们村不远处的过河尖一带打鬼子的!那几天,我几乎整个地被激动和感动包围着,因为外公的事还有人记得而激动,因为外公的墓地还在而激动,因为有这么多的好心人提供信息而感动!李锦维先生还给我提供了村中李队长和其他老人的电话号码,我都一一打过去,得到的回答是惊人的一致。
    紧接着,好心的读者不停地给报社和我打来电话提供信息,宋校长、纪先生、宋先生和他的父亲等,所有的信息都指向同一个地点:秦南镇(秦南仓)灯塔村(宋村)。又从村民们口中得知:胡营长墓还在原处,就在距离他牺牲地不远的一块麦田里!得知此消息,我仍然是止不住的一个劲地流泪,为我操劳了一生的老外婆流泪!为我再也不能知道外公消息的妈妈而流泪!同时为当地村民几十年来对我外公墓地的看护而感动!
    5月16日,盐城《东方生活报》王记者专程去往秦南镇灯塔村,走访了宋校长、李队长和村中的一些老人,宋校长带着记者来到了村民们说的胡营长的墓地,王记者还拍了墓地的照片发给我。我看到好大一片青青的麦田中,有一个孤零零的土堆,上面长满了青草。我亲爱的外公啊,这墓里长眠的就是您吗?
    外公终于有了消息,我急不可耐的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人。可是外公战友的说法该如何解释呢?为什么在大庙西边没有任何信息,而好几十公里以外的秦南镇灯塔村却有外公的墓地呢?
    村中老人们一致说,他们村的这个墓中的胡营长就是我外公胡启哲,他们都是听着胡营长的故事长大的,墓从解放前就在他们村,至今没有动过。虽然开始时的简易墓碑已经不知去了哪里,但这件事全村人都知道,绝对不会错。宋校长还说,他小的时候父亲经常给他讲胡营长打鬼子的故事,怕他记不住,还手把手教他写“胡启哲”这三个字。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外公肯定是埋在了牺牲地附近。因为当时兵荒马乱、战火纷飞,在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基本都是就地安葬。况且灯塔村与盐城市区相距几十公里,战友们忙着和日本鬼子打仗,怎么会有时间又到哪里去找运输工具,把外公的遗体运到盐城西门外大庙西边去安葬呢?
    6月24日,家人带着种种疑问,再次远赴盐城,确认外公的墓地。家人和记者一起,走访了那位抗战老兵,听他讲述当年外公牺牲后安葬时的详细经过。又走访了灯塔村村民。村委会非常重视这件事,他们说:解放前,在他们村的东南方,曾经也有过一座大庙的。会不会是外公的战友把这个大庙当成了军部的大庙呢?村民们又讲述了我外公如何在蟒蛇河过河尖一带,带领抗大学员阻击日寇,如何敌众我寡被迫撤退,以及学员撤退以后,外公继续阻击敌人负伤到牺牲的详细过程。村民们还带领我家人查看了外公他们打仗时的路线、牺牲的大致位置和外公的墓地。家人们站在墓前,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村民们的讲述,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千真万确的,这就是外公的墓,不会错了!
    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外公,我可以到外婆和妈妈的墓前去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了!
    外公啊,我们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日子去接你,接你回故乡,回咱们的北大塘,那里有你的父母,你的妻子、你的弟弟,不远处的公墓里还有你的女儿、女婿,他们都在等你回来,全家团聚!
                                                                                2014年7月
浏览:1530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漂流者
    漂流者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