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玉堂口述孟良崮战役亲历记

Chief 发表于2016-10-30 10:55:10
2012年5月16日,作为孟良崮战役的亲历者和见证人,我受邀出席参加了纪念孟良崮战役胜利65周年庆祝大会。

站在巍峨的孟良崮上,眺望远处绵绵的群山和那些静静横卧在青松翠柏中的烈士墓碑,我的心潮起伏不平,思絮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1947年3月,蒋介石为了实施重点进攻计划,调集了24个整编师60个旅约45万人,由顾祝同统一指挥,采取集中兵力、密集靠拢、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略战术,发动了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妄图一举歼灭我华东野战军主力,进而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

为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扰乱敌人的作战计划和部署,借机打掉国民党军队的嚣张气焰,我华东野战军采取“主动后撤、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战术,迷惑敌人,诱使敌精锐部队整编王牌第74师孤军深入到孟良崮一带。我华东野战军抓住这一稍纵即逝的有利战机,集中优势兵力,于5月13日傍晚发动了孟良崮战役,将敌74师团团包围在孟良崮及其以北的狭小区域内。

当时,我在鲁中军区火线救护二团任青年干事,率领救护一连约200人随四纵十师执行火线救护任务。火线救护主要是把前沿阵地受伤的战士,由两人用担架及时抬到前沿救护所,经过简单包扎处理后,由支前民工转移到后方医院再进行救治。由于救护任务处于战场的最前沿,因此危险性非常大,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孟良崮战役之前,为了迷惑敌人寻找战机,部队一直处于运动状态。我们救护队也紧紧跟随部队一起转移。为了不暴露目标,防止敌人的侦察机和轰炸机,我们白天隐蔽晚上行军。天一黑就随部队开拔,天不亮就地隐蔽。一晚上走多少路、到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跑掉了鞋子的、扭伤脚的、脚上磨起泡的、走着路睡觉掉沟里的随处可见,在死人堆里睡觉也是经常的事。但是谁也顾不了这些,只知道紧紧地跟着部队往前走,迂回穿插在敌人的缝隙间寻找有利战机。

功夫不负有心人,敌74师的骄横冒进给我军创造了千载难逢的战机。5月12日部队接到命令要求迅速集结到坦埠以南、巨山以东地区,完成对敌74师的包围。接到命令后,我们救护队立刻随部队悄悄运动到界牌贾家庄子一带,于13日下午到达指定位置,作好一切救护准备。

四纵是孟良崮战役的五个主力部队之一,担任正面主攻任务,陶勇任司令员。13日傍晚,战斗一打响,四纵从西北面发起猛攻。由于敌人不善夜战,枪炮声一响敌人就仓惶后退,我军乘胜追击迅速夺取了黄鹿寨、黄斗顶山等地,至14日上午10时我军推进至唐家峪子、赵家城子一带。此时,其它各参战部队也按计划到达指定位置,完成对敌整编74师的包围。

由于战斗进行的非常顺利,战士们伤亡很少,因此我们火线救护队的任务相对轻松,除一部分队员救护伤员外,其它队员帮忙运送弹药。但是到了15日下午,战况发生了重大变化。

张灵甫见四面被围,急忙下令各部退守到孟良崮一带,以第58旅扼守主峰、芦山、雕窝高地;以第5l旅扼守520与两个540高地;第57旅位于两旅之间的570(史称600)高地:师指挥所位于东540高地,企图凭险固守,并急忙致电蒋介石求援。此时的蒋介石认为这是与我华东野战军决战的最佳时机,因此电令张灵甫率部固守,并令空军空投粮弹,同时令整编第25、第83师等10个整编师(军)向孟良崮增援,形成对华东野战军的反包围,妄图实施“内外夹击,中心开花”战术。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我华东野战军于15日下午发起全面进攻,四纵一部攻占330高地后,迅速楔入520高地与西540高地之间,切断守军退路,又于午夜占领520高地,并继续向西540高地发起攻击。16日拂晓,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向540高地进行连续反击,四纵坚守部队伤亡较大。此时我们的救护任务也变的非常紧张,200多人的救护队都感觉人手不够,这首先是因为部队伤亡太多,其次是因为山高路陡,又是夜间救护,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山涧,同时敌人的炮弹不时地落在身边爆炸,子弹嗖嗖地在头顶上飞,极大地影响了救护速度,所以救护任务非常艰难。为了及时地救治伤员,我们只好放弃使用担架,一人背一个伤员转移。天黑路陡,死尸遍地,救护队员被绊倒的、掉沟里的到处都是,然而谁也不吭声,摔倒了再爬起来,掉沟里的再爬上来,然后继续救护伤员。有的救护队员掉到山涧摔死、摔伤了都不知道。还有好多救护队员被流弹击中或炮弹炸死,永远地牺牲在了孟良崮战场上。

16日下午5时,我四纵和第六、第八、第九纵队合力总攻,将国民党军精锐“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74师全部歼灭,师长张灵甫被击毙,孟良崮战役胜利结束。在战后的总结表障大会上,我被华东野战军第三军分区授予二等战功。

孟良崮战役是解放战争史上有名的战役之一,这不仅是因为战役规模宏大、敌我双方投入了近百万兵力参战,更重要的是它开创了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阵线中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被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但是,孟良崮战役又是一场惨烈的战斗,虽然歼敌达3.2万,但我军也伤亡1.2万人。四纵伤亡多少人我不清楚,但在这场战役中,师、团长受伤的不在少数,十师师长也在这次战役中受了伤,更不用说其他参战人员了。这次占役,只我们一个救护一连就抢救了300多名受伤的战士,我们救护团也伤亡很大。

时光飞逝,转眼过去了65周年,但是这场残酷的战争,已经深深地烙在我的生命里。当年的孟良崮现在已是绿色生态果园,郁郁葱葱的天然氧吧,休闲度假的旅游胜地,已看不出战争的痕迹,只有高高矗立的纪念碑和那些静静躺在地上的烈士墓葬,时刻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战争,世界还有不和谐的声音,我们要时刻准备着为保卫和平,保卫幸福,保卫我们的绿色家园奉献自己的生命和余热。

今天,当我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热土,看到的是满山遍野、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悠闲的农夫以及兴致勃勃的游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再也看不见当年的滚滚硝烟,听不到隆隆的炮声。但是我知道,今天的幸福安逸的生活是无数的战友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来之不易。而我面对昔日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战友、面对永远长眠在这片土地上的烈士,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他们庄重地行一个军礼,然后说一声:战友们,安息吧!

(   蒋玉堂口述     黄家德整理)


浏览:2520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