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英烈士的故事

Chief 发表于2017-02-20 18:30:45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敌人惨无人道,她宁死不屈

    彭秀英,1926年出生于口镇冶庄村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1945年嫁给口镇南街村杨玉德,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本村妇救会长兼民兵副队长。

    1946年,面对严峻的形势,彭秀英带领群众对本村地主、富农展开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斗争大会上,她以亲身经历揭发控诉地主剥削农民的种种罪行。在口镇南街的影响下,1946年下半年,周围一带的土改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1947年初莱芜战役中,彭秀英负责拥军,战斗结束后,又组织民兵坚壁清野,抓捕国民党残匪,镇压了一批反攻倒算的反动分子。

    1947年7月24日,彭秀英在冶庄村娘家被还乡团抓住,当天下午带到口镇南街,对她进行了非人的折磨。剥去她的衣服用绳子牵着游街,逼她站在烧红的鏊子上。夜里,敌人把她双手翻绑,吊在梁上逼问:“谁是共产党的干部?”她回答:“我就是!”敌人问:“还有谁?”她回答:“不知道!”敌人用烧红的铁勺挖去彭秀英的乳房和身上的肌肉,痛得她昏死过去。经受长期折磨的她不能站立,匪徒们抬着她到各地主家里,让凶狠的地主轮番用香头烙她,用棒槌打她。彭秀英几番死去活来。

    匪徒摧残了十几天后,仍不能从她的口中得到党组织的任何秘密,无奈之下敌人把她抬到南门外,残杀示众,弃尸荒野。

    彭秀英牺牲时年仅21岁。

这些事不是拉呱讲故事,都是真实的事

    对于这段历史,虽然周围村民都知道,但也只是听说。记者第二次到南街村采访,遇到了1933年出生的南街村村民杨庆宝,他对此印象很深。他说,当时有一场运动,“洗脸交权”运动,彭秀英放松了警惕,回到了冶庄村娘家。

    还乡团回来后,一下子就抓住了她。“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农历七月份,井里的水很浅,伸手就能够到。当时彭秀英被抓时,想跳井,可是又浮了上来,被还乡团抓住。弄掉了假发,露出了短发,还乡团这才认定她是共产党员。”

    杨庆宝说,彭秀英最后牺牲地点就在口镇老南门外的“舍地”。口镇老南门,位于现在口镇南街村立有“长兴桥碑”凉亭的位置。“但那个时候都不敢去看。还乡团枪杀彭秀英之后就逃跑了。当时折磨完之后,根本不像人样了。家里人来认时,已经认不出来了。”“咱这不是拉呱,这些事都是属实的事情,不是虚假。”杨庆宝说,彭秀英也不是个例,口镇上水河村也有烈士受到了这样的迫害。由此足见当时敌人的残忍凶恶。

他们为人民尽忠气壮山河,值得纪念

    彭秀英牺牲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几个人。彭秀英的公公杨肇位当时找到大儿媳潘立莲,将其简单下葬。嫂子潘立莲亲自参加了埋葬。侄子杨衍泰说:“俺婶子牺牲以后,我当时和母亲在姥娘家。母亲回来埋的,埋到了杨家林。”

    杨家人多人参加革命。彭秀英的丈夫是杨玉德(杨玉德生于1932年,1945年入伍,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杨玉德的母亲去世很早,过去按照习俗,孩子早结婚,家里能增添人手。结婚时,彭秀英19岁,杨玉德只有14岁。杨衍泰说,“听老人讲,那时候俺叔‘光着屁股在外边玩,回家穿上衣服就拜堂结婚’。”刚到部队时,杨玉德曾在宣传队待过。由于年龄小,经常在演出时扮演病号等角色。

    结婚3个月后,彭秀英就送丈夫参军,当时受到了上级表扬。杨玉德的大哥杨玉顺,1938年入党,在抗战时期曾打入敌伪军内部,立下功劳;大嫂潘立莲也是一名地下党员。性格刚强、做事干练的彭秀英就是被大嫂选中秘密入党的。

    建国后,杨玉德曾多次回村,给彭秀英上坟。因为怀念乡土人情,杨玉德后来又娶了同村村民许氏。今年83岁的杨玉德现住北京,离休干部。

    在口镇龙马河公园内的莱芜吐丝口战役纪念塔旁,有一块民国三十八年桃月(1949年3月)口镇全体民众共立的烈士碑,碑上刻有口镇各村烈士的名字,还有“为人民尽忠气壮山河”几个大字。

    英雄长逝,精神永存。


浏览:23963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五月风
    五月风
  • 通途
    通途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