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斌重病时念想念战友话语摘记(整理/王建新)

王建興 发表于2017-06-21 18:37:50

   2007年的5月,病床上的父亲天天念叨他的战友的名字,对着病房的天花板念叨一个名字问一句,你在哪里?你还好么?

   也就是昨天,医生告诉我说,你们尽量的满足你父亲的口福吧。

   在我看来,有意思存在的人,口福和精神福都很重要。但是,父亲说的人名我只知道2-3个,我们手中都没有这三个伯伯的电话,怎么办呢?父亲是说实话干实事的人,有什么很实在的方法可以宽慰父亲的思念之情?

   5月7日,父亲依然看着天花板叨叨,我依然看着父亲发呆。

   忽听见护士小姐电脑电脑的话音,突然拨开我的心窍,电脑这玩意看起来虚拟但也实在,说给父亲听听,即便不信也不会认为我是胡弄他啊。

   我缓缓地对父亲说:老爸,我把您说的战友们,老乡们写进电脑,这样啰,也许是您们的熟人看见,也许是他们的后代们看见,只要有人看见,就会把您的思念传递过去,这样一来,他们就知道您想念他们啦。


   父亲听后很高兴,笑着问我,就你那个电脑,还没电视大的电脑?把字装进去,不吆喝就会有很多人看到?有那么神奇?哈哈,这真好!我们可是几十年没音讯的啊。

   我知道,老年大学学员的老爸,有一点儿电脑的基本常识,所以不用我给多的解释。    

   父亲这会儿不再是看天花板叨叨,而是看着我手中的笔在和他的首长们,战友们叙说:

   赵修同志,老领导!你还记得么在文革后(1970年)你的吉普车路过东西湖的汉宜公路,我骑在自行车上,我们是同向行驶,你咋就看见我呢,我们握手啊,都不知道把手松开说话,高兴啊笑啊,劫后重逢啊。你说你调到辽宁去了,你现在可好?

      魏大盖魏八路,是你把我带进抗日的队伍,是你把俺村的抗日民兵领导的轰轰烈烈,俺村人都知道你在南京军区,俺们一直都想再见到你呢! 

     俺村的庄文琪在南京,你好么?你和老魏常见面么?还有南京警备区的老吴,估计你们常在一起喝酒。

 俺区里的老书记王中(王开中1937年时)你一直在沈阳么? 

俺县里青抗先的领导老李,你去云南了,你好么?

俺区里的朱治国、李家春、崔友义你们一直是我的英雄榜样呢,现在可好?老崔迁回老家居住,俺去看你,说的全是那枪林弹雨里的事儿,嘿!

   张正一啊,我去陕南,你南下到云南,你打的仗多受的伤多,现在可好?

 徐子明你在哪里啊? 

北上去了北京故宫保卫处工作的老张,张惠荣(笔者:末尾字可能被我记错)。整风时(河南濮阳)我俩可是同病相怜----想家惹的祸啊。 

房县的老魏啊,老县长,我木有怪你,我一直记得你帮我娶媳妇的好事呢? 老杨,杨毓焕,我们一起北上,一起跟随刘邓南下,后来你进神农架深山老林,我入平原湖宕子开荒种田,你现在可好? 

周立轩(地下党时叫贾克),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是你,你还在房县吗?你帮我看护着我的孩子,当你的孩子需要我帮助时,我担心走后门群众影响不好,没有照应你的要求。后来,我越老越觉得很愧疚,看来我这个愧疚只有带进坟墓啦,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啊。   

湖北省林业厅的王柏华老领导,   

湖北省农办的董文兰,   

湖北省邮政局的刘多生,   

湖北省旅游局的朱杰,   

武昌区公安局的陆玉镜,   

华中农大纪委的老李(笔者:李x重,中间一个字忘了记),    

汪沟的书记孔庆福呢?马斌呢?

县委青年部长赵光呢?   

去了湖北黄石市的王崇南(笔者:中间的“崇”字是“从”么),   

在陕西西安饭店的庞再珍、    

在丹江的朱斌(原名:朱嘉禄)   

渡江南下,去了广州的老邝.........   

还有我的老哥们宋广言,你是京剧梅派票友一直爱好到90多岁,你真是很棒!        现在你们都住在我的梦里呢!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哟。    

父亲这时已经累的大喘粗气,还要继续说,

你们有几个去见毛主席了?我快要去了。我们忙忙碌碌一生,战友们发小们各在东西南北,最后都归属到毛主席那里报到,我们又能在一切,又在一起就好。O(∩_∩)O哈哈哈!

     生命垂危,满脸憔悴的父亲,这会儿高兴的似孩童,我搓揉着父亲满是输液针眼的手臂,两眼注视着父亲那孩童般纯真的的笑容,那笑容正缓缓地舒展着略显焦黄的褶子......。

浏览:1212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17-07-31 13:57:29 王建興

    老爸,我记忆里有金明,周季芳,熊少南,这三个叔叔的名字,这是您说的啦,不说我就会有印象?不过,好像还听母亲说过这几个名字.....您的每一步足迹,如何连贯起来呢。您在世时咋不写一下啰?呵呵,别生气,我慢慢找啊。

  • 王建興

    2017-07-31 13:52:29 王建興

    向华野西兵团驻地濮阳进发。4月12日,胶东地区的南下干部从惠民的桑落墅乘军车到平原县,然后步行赴淮阳。同时,鲁中地区的干部,从博平分批乘西兵团派出的汽车到达聊城并稍事休息后继续西行,经莘县、观城到濮阳。4月下旬,从山东调出的全部南下干部先后到达濮阳,随即编入随营学校,进行政治和军事学习,校长为陈毅。 5月20日左右,根据中央调整后的战略部署,随营学校领导决定抽调部分山东南下地方干部随西兵团去苏、皖及豫东工作,经自报公议并组织批准,有1000人左右先行随军南下,其余同志仍暂留随营学校,为南下进行思想动员和行军的物质准备。 6月1日,南下中原的5400余名干部,编为中原支队,金明任支队长兼政委,周季芳任副支队长兼副政委,熊少南任参谋长。 中原支队下设6个大队,大队以下设中队(也有叫营的),中队以下设分队和班。中队都建立党支部,分队和班设若干党小组,与大队的政治处共同配合做好行军途中的思想政治工作。 整个中原支队各大队于6月上、中旬先后从濮阳向中原局所在地豫西进发。根据当时敌我占领区的情况,不可能由濮阳直线前往豫西,不得不躲开敌占区迂回行进。实际行军路线是:从濮阳出发北上,经清丰、南乐、大名、魏县、成安等县到邯郸过平汉路,在邯郸以西稍事休整后,转而西进,经武安、涉县过东阳关,经黎城、潞城到晋东南的长治市,在这里休息几天,转而南行,进人太行山区,复经高平、晋城,出太行山经沁阳到达孟县境内,急行军19个钟头渡黄河越陇海路,后在洛阳以南休息两天,继续行军,从龙门过伊河,经伊川县境到达临汝、宝丰县交界地区。7月30日前后,中原支队的全部同志分别在临汝县的魔家营和宝丰县的官衙村一带的十余个村庄住下,受到了中原局领导的热烈欢迎。对于他们的到来,邓小平给予了高度评价——“胜过十万大军”。

  • 王建興

    2017-06-28 10:49:48 王建興

    谢谢甘玛,告慰了咱们在天国的父辈。

  • 甘玛

    2017-06-26 22:53:16 甘玛

    看老前辈弥留之际,心中挂念和放不下的是他那些过命的战友兄弟,令我们心痛不已,敬爱的王叔叔,可以告慰您一点点,您的战友李正一,李贵斌南下了云南,为接管,建设边疆做出了巨大贡献。

最新来访
  • 王建興
    王建興
  • 沂蒙精神后代
    沂蒙精神后代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