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逐鹿大决战(文/谢振华)

崇义 发表于2017-08-22 18:35:00

首战黄百韬兵团  担当分割追敌重任

1948年冬,举世闻名的淮海战役打响时,我担任华东野战军第12纵队司令员。我纵归苏北兵团指挥。战役第一阶段,12纵的任务是从东北面楔入阿湖、新安镇地区,与兄弟纵队一起阻击黄百韬兵团西撤新安镇向徐州靠拢。

11月6日黄昏,我率部在赣榆与临沂地区一线出击。经过一夜急行军,我纵35旅先头部队于7日上午在红花埠与敌63军接触,随即发生激烈的战斗。敌军溃逃心切,利用防御阵地,交替掩护,拼命向西收缩,整个防御部署呈混乱状态。

我随即用小部兵力守住红花埠,以纵队主力迅速向新安镇猛插,并控制铁路,兜住敌人西逃之路。经过一番追击与进攻,12纵各部既切断了海州至碾庄之间的交通,又迟滞了敌63军向西撤退与黄百韬兵团部靠拢的企图。

8日上午,我接到华野司令部的命令,率12纵以迅猛动作提前越过陇海路,向睢宁与徐州之间的大王集、双沟镇方向兼程疾进,迂回追堵逃敌。12纵经过连续三天追击,途中冒着敌机的轰炸和扫射,不顾严寒,先后渡过了沂河、沭河、运河和黄河故道,于11日夜间进至宿县西北地区。我部又于12日凌晨出发,直趋大王集、双沟镇、房村一线。中午时分,与从睢宁往徐州撤逃的敌孙良诚部遭遇。这时,部队不顾疲劳,又克服缺粮的困难,果断歼灭敌人。后来,2纵赶了上来,我纵奉命把残敌交给2纵来收拾,我纵则马不停蹄进击双沟镇、朝阳集。

15日晚,我纵从朝阳集出发,作为兵团右翼担负包围徐东南8公里处潘塘镇的任务。深夜时分,我纵前锋35旅与敌74军前卫51师遭遇。一时间,枪声如爆豆,手榴弹声如炸雷。敌情传到纵指挥所,我命令各旅旅长:“抢占有利地形,给我狠狠地打击敌人,决不能让他们南窜一步。”

敌军长邱维达发现遭遇我苏北兵团,便命令所部停止前进,立即占领路边阵地,组织火力,待天明后再调整部署,与我军展开对攻。

我与兵团司令韦国清通电话,报告了当面敌情。韦国清要求12纵利用夜战迅猛攻歼敌人并与友邻各纵搞好协同,加强联系,以备白天对付敌人的反扑。经过一夜激战,敌74军在我各纵打击下伤亡不小。

为实施诱敌深入的战术,华野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命令在徐州以东正面阻击邱、李兵团的华野3个纵队主动后撤,16日傍晚,又命令我们在徐州东南侧击的4个纵队停止进攻,向南收缩。我们后撤时,敌人害怕有诈,不敢追击。却于17日在南京和徐州大肆吹嘘所谓的“潘塘镇大捷”,进行欺骗宣传。当日晚,华野又命令苏北兵团再次出击,力争抄敌后路,完成包围计划。我12纵奉命攻

党庄、前后刘楼,决心以35旅104团担任主攻。经过一夜激战,我纵歼敌74

军一部,其他兄弟各纵也相继歼敌,给敌70、12、74军以很大杀伤,最终在潘

塘、棠梨庄、徐村、柳集一线与敌对峙。

在歼灭黄百韬兵团最吃紧的时刻中央军委正式决定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统一领导中野和华野执行领导淮海前线军事和作战的职权。军委规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等五人组成总前委。必要时,开五人会议讨论重要问题,并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等三人为常委,邓小平为总前委书记临机处置一切。总前委的成立,为淮海战役取得完全胜利提供了重要保证。

18日夜,苏北兵团奉命绕道攻击潘塘东北山区。这里地形复杂,易守难攻,兵团决定发挥我军夜战的特长,于夜间发起攻击。12纵的任务是负责监视潘塘之敌,保障兵团主力左侧安全。后因地形限制,个别纵队未展开跟进,兵团即改变了计划。19日,兵团调整部署,展开3个纵队,于当晚向城西头东西两侧及以北地区攻击。12纵的任务仍是向潘塘警戒,准备阻敌自西向东攻我侧翼。

战至20日,正当我逐个攻占敌人据守的山头,战斗顺利发展时,兄弟部队已攻破碾庄圩。黄百韬兵团基本被歼,邱、李两兵团放弃东援,开始向徐州退缩。苏北兵团以进攻手段牵制援敌的任务已完成,遂于下午奉命转移。

夜奔徐州机场  断敌空中走廊

中央军委通过与总前委和华野几次往返函电,最后确定把歼灭黄维兵团作为战役第二阶段的第一个歼击目标。华野12纵的具体任务是与7个兄弟纵队在山东兵团首长统一指挥下监视与阻击徐州之敌,截断徐敌与李、黄之联系,保障中野及华野南线侧背之安全。

自11月21日拂晓起,我奉命率12纵开始构筑阻击阵地。我们冒着严寒,在冻土上挖堑壕,手上磨起了血泡,震裂了虎口,仍然挥镐铲锹不止。截至24日,我纵各旅在前沿已基本构筑成一至两道防线,准备迎击敌人的进攻。

25日清晨,邱维达督其74军向我1纵、12纵阵地发起攻击。敌人很猖狂,他们先用炮火进行急袭,接着以战斗机群开道,在步兵上空穿梭掩护,向我12纵前沿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我指挥部队避其锋芒,待双方短兵相接的时候再果断出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冲锋、反冲锋发展到最高度。逐点逐村争夺,寸土不让。甚至在一个小据点中就拉锯四、五次,有的达六、七次之多。国民党军经过一天战斗,前进仅3公里。激战至26日凌晨2时,1纵和12纵密切配合与敌人打了两个回合,夺回了头一天被敌人占领的仁和集、杨家洼阵地,毙伤敌人千余人,俘虏数十名。敌人仅以二陈集为依托继续与我军对峙。

26日清晨,邱维达仍以原来态势再次向我1纵、12纵阵地发起进攻,企图冲破我军阻击,增援黄维所部。我率部仍然一如既往地与敌斗智斗勇。为了不让敌人突出的太多,嘱咐部队作一些战术上的调整。

敌兵团司令邱清泉不断用电话催促邱维达,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拼命攻破我军防御阵地。邱维达见部队进展缓慢,便跑到第一线指挥督阵。我在纵队指挥所里彻夜未眠,指挥部队顽强抗击敌人的连续进攻。

27日,我4纵赶到1纵与12纵防区,加强防务,缓解了12纵和1纵的正面压力。

经过与我军一周时间的较量,蒋介石深恐徐州难保,不得不放弃这一战略要地,准备出来再打。他与杜聿明密谋的逃跑路线是:出徐西,走萧县,奔永城。与此同时,中央军委预感到敌人要溜。于是电示总前委:“须估计到徐州之敌有向两淮或向武汉逃跑的可能。”

28日,粟裕接到军委指示后,立即提醒各纵队要特别注意敌人准备逃跑的动向,并分析杜聿明集团可能逃跑的路线。

华野赋予我12纵的任务是,向徐州飞机场迫进,力争封锁敌人空中通道。接令后,我一边展开对敌邱清泉嫡系第5军的战斗,一边部署将徐州军用飞机场作为重点攻击目标。

我向各旅旅长布置攻击机场的任务时,着重强调了三点:其一,徐州机场是敌杜聿明集团同南京蒋介石联系的一个重要途径,打下机场就能破坏敌人从南京向徐州输送重要装备、物资的通道。其二,打掉徐州机场在空投、空运方面的指挥机构,破坏其对战场空援条件,切断敌后援的通路。其三,动摇敌人固守徐州的决心。我讲这三点的中心意思,就是从战役全局着想,通过夺占徐州机场的战斗,为分割包围,最终歼灭杜聿明集团创造有利条件。

关于战斗方法,我和政委李干辉商定采取环形梯次向机场实施包围迂回的战术,并交由35旅去执行。善于打运动战的35旅,在旅长汪乃贵率领下,以小队为战,以小群攻击深入敌防线,利用夜间灵活地绕过封锁机场的外围守备部队,逼近守敌前沿,采用袭击、偷袭的战术,从四周打击守卫机场设施、仓库的警卫分队。一时间,机场周围都响起了枪炮声,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不知所措,防不胜防。这样直接威胁了敌人对徐州的空投和徐州向外的空运。

12月 1日清晨,我接到35旅报告说,105团于昨晚率先冲进机场,消灭了敌人小股守卫部队后,发现机场上没有一架飞机。经突审俘虏,得知刘峙一大早就坐飞机逃到蚌埠去了,杜聿明也开始下令突围。

得知这一最新的重要敌情,我当即打电话向华野首长作了报告。同时立即派出纵队侦察营向徐州市区疾进,确实弄清敌人动向。

华野首长接到我对敌情的最新报告后,又不断接到敌已放弃徐州,向西南方向撤逃的报告。临近中午,粟司令一面报告军委和总前委,一面立即电告各纵迅速动员起来,火速对敌人进行围追堵截并在运动中歼灭之。

尾追溃逃之敌  将杜聿明集团围困在陈官庄地区

我12纵与友邻1纵、4纵的任务是,经徐南四堡之间并列平行向徐(州)萧(县)间兼程疾进尾敌,侧击追歼。

我立即部署部队投入战斗行动。这时,又接到纵队侦察营的报告,他们已进入徐州市区,大街小巷不见人影,商店住户也是大门紧闭,一副狼狈景象,敌人确已撤逃。于是,我命令部队急行军,火速西进追赶敌人。追击途中,只见杜聿明集团的汽车、摩托车、坦克、炮队、马车、大车、辎重及部队、眷属,人马嘈杂,散乱无序地蠕动在徐州至永城的公路上,向西南逃窜。我又命令部队加快速度,勇猛追击坚决抓住逃敌。

l日傍晚,我12纵先头部队追到萧县和永城间公路时,敌先头部队已逃过。迎面碰上的是徐州“剿总”直属队。战斗一接火,敌人就乱成一团。结果,我俘敌数百人,缴获6门重炮及60多辆汽车的战备物资,还缴获一辆刘峙自用的新型小汽车。

2日上午,我率部迂回到大回村、五户张集一线时,又发现李弥的部队企图向西突围。我果断命令部队对敌人迎头痛击。这一仗,12纵歼敌千余人。

接着,我纵指战员不顾天冷、风急、路艰,不顾敌人飞机轰炸阻拦,向徐州西南敌人逃跑的方向一路猛追。经过三天追击,赶到萧县西南大川集、王寨一线地域。

至3日,徐州逃敌已被我军滞阻在萧县西南、永城东北地区。根据战场敌我态势,粟裕决定趁敌人立足未稳、阵脚混乱之际,坚决截堵逃敌向西南突窜的道路,压迫其向北、向西北并先集中主力突入其纵深,割歼其后尾一部,而后再分批逐次各个歼灭。

据此,华野司令部划分了各纵的任务。其中,12纵的任务是与4纵、1纵及渤纵主力一起,割歼大川集、王寨、张新集、戴柿园地区之敌。

战况发展到这时,华野就在永城北围住了杜聿明集团,在固镇以南堵击了李延年、刘汝明兵团,以确保中野吃掉黄维兵团。

4日晨,杜聿明按蒋介石空投的命令,命令邱清泉的第2兵团居中,从青龙集地区向濉溪口方向攻击前进;李弥的第13兵团在左,孙元良的第16兵团在右,担任东、西、北三面掩护,保证第2兵团向东南作楔形突进,企图脱离我军包围,与黄维兵团靠拢。

针对敌人的企图,粟裕决定采取针锋相对的战术,即以东、西、北三面突击,南面阻击,逐渐缩小包围圈的战法,坚决阻敌南逃,并求楔入敌人纵深,打乱敌人部署,分割歼灭敌人。这时,我奉命率12纵由王寨地区进到减河以西、韩道口东南地区待机歼敌。第二天,我又奉命率部从西向东进发,移至瓦子口地区担任总预备队,以逸待劳,随时准备参加攻击。当晚,12纵奉命出击,加强东南及正南方向3纵、10纵的大回村、香山庙一线。

经过一夜的突围与反突围,敌人此举以损失孙元良兵团的惨重代价而告终。困兽犹斗的杜聿明又改全面突围为重点突围,企图打开一个缺口,突出包围圈,与黄维会合。

8日清晨,邱清泉以数十门重炮、二十余辆坦克和数架飞机支援74军,由邱维达亲自指挥,疯狂地轮番向我军阵地进攻。我军则采用稳打强攻的战法对付敌人的新攻势。我率12纵位于东南侧,坚守阵地,打得异常顽强。战士们敢于同敌人坦克拼刺刀,顺着交通壕跑到坦克跟前,用炸药和手榴弹炸坏坦克履带。对冲到阵地前沿的敌人步兵,更是与之面对面地拼杀肉搏。战至11日,阵地经反复争夺几次易手,敌军伤亡惨重,我军也付出不小代价,但敌人依然没有突破我军包围圈。

12日起,杜聿明又纠集残余力量继续向南攻击。粟裕也重新调整部署,采取南面构筑工事阻击,北面逐步向南攻击,求局部歼敌。其中,12纵被部署在青龙集东北面,准备向陈阁、王林庄、吴楼诸点攻击。

13日夜,我指挥部队按计划向当面之敌发起攻击。至14日凌晨攻占上述目标,给邱清泉腰部重重一击,毙伤敌300余人,俘虏80余人。

15日,中野在华野配合下全歼黄维兵团,杜聿明也南逃失败,突围无望,便决定就地固守,以待时局的发展。华野各纵乘势缩紧包围圈,加固工事,将杜聿明集团重重叠叠地包围在永城东北,东西20里、南北10里,内有70余个村庄,以陈官庄为中心的狭窄区域。粟裕本来准备在三天后再对敌发起总攻,后考虑到部队连续作战已个把月,伤亡疲劳达相当深度,弹药器材也须补充,便决定改为战地休整一周后,迫敌向西突围,诱敌于永城西北已布防的袋形阵地内,求得于运动中歼灭敌人。这时军委电示华野继续围困敌人,猛力开展政治攻势,养精蓄锐,以备1949年元月5日后,如敌不突围则一举歼灭。

16日,我奉命率12纵从攻入敌深层的陈阁等阵地撤出,西进至薛家湖、山城集、火神殿地区进行战地休整。

对杜聿明集团夹而不食  政治攻势见奇效

中野吃掉黄维兵团以后,我们华野要吃掉手里夹着的杜聿明集团也是早晚的事。这个时候,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央军委,高瞻远瞩,通观全局,决定对杜聿明集团先夹而不食。这在全军一盘棋上,又是一着绝妙的高招。因为东北野战军已取得辽沈战役的伟大胜利,全歼了卫立煌集团;西北野战军也将胡宗南集团牢牢地牵制在以西安为中心的关中地区;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部队进行的平津战役正在胜利展开,处于截断敌军西窜或南逃的道路,对敌军实施分割包围阶段。如果我们华野部队迅速解决杜聿明集团余部,则国民党全局动摇,势必重新部署。蒋介石可能铤而走险,将在上海集中待命的数十艘船只突然北上,接走华北傅作义集团,以达到与我划江而治的阴谋。但此时,中央军委决定对杜聿明集团围而不歼,让蒋介石看到他的几十万大军还在,不至于绝望,也就不会马上决策让傅作义集团南逃。一旦我军完成分割包围傅作义集团的任务后,对杜聿明集团的歼灭时机就成熟了。

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刚刚结束,总前委决定召开一次前委会议,其实,也是第三阶段开始的一个动员会。

华野各纵奉命在战役休整期间,做好恢复整顿战斗组织、开展政治思想工作、进行敌前练兵、发动对敌政治攻势等四项大的战前准备工作。

12纵在20天休整期间,发扬军事民主,开“诸葛亮”会,看地图,摆沙盘,进行紧张的敌前练兵。针对敌人在野外工事构筑上花样繁多,有明堡、暗堡、子母堡、梅花堡、蛛网式地堡群等等特点,组织战士进行大小地堡战、堑壕战等演习,特别是进行以小组动作击破敌人地堡的演习,还进行了村落攻坚战、街巷争夺战等演习。以团为单位在冰天雪地里进行了近迫作业,以壕对壕,以堡对堡,交通壕挖到距敌前沿仅30米左右,并楔入敌村落据点的侧后,对前沿各点之敌形成三面包围。

我根据纵队前沿阵地指战员对敌情的详细报告,抓住了瓦解敌军的极好时机,命令部队从关心敌军士兵的生存入手,开展各种各样的瓦解敌军、争取敌军投诚的宣传攻势。我们的战士把人民支前送来的馒头和大饼加上传单,用柳条提篮送到蒋军阵地上;有的部队的阵地与敌人阵地咫尺相望,我方吃饭时,亲切呼叫蒋军官兵,请他们过来一起吃;有的战士还针对蒋军士兵被服单薄,冻病、冻死等情况,寻找机会把棉衣、棉被和棉毯送过去。有的蒋军官兵投奔到我军后,受到宽厚的待遇,感到革命队伍无比温暖,他们十分愿意向对面的弟兄进行阵地喊话。这种力量并不亚于枪弹、炮弹的力量。所有这些事情,做得既广泛又深入。我在纵队指挥所经常接到报告,如蒋军的1个排长跑过来了,又1个班长带着士兵要求参加解放军,甚至还有连长、营长也跑到我军来投诚等等消息。经过政治瓦解,仅12纵就接受了数千名蒋军官兵投身到人民子弟兵的行列中来。

这就是围而不打的作战艺术中精彩的一页。从某种意义上讲政治攻势起到了不战而胜瓦解敌人的效应。

克夏寨占夏庄直落丁枣园  圆满完成作战任务

1949年元月2日,中央军委复电批示华野关于向杜聿明集团发起攻击的作战意见。随后,粟裕等联名签署了《华东野战军全歼杜聿明集团的命令》。

整个攻击部署将各纵分为三大集团,即宋时轮、刘培善指挥的东集团,谭震林、王建安指挥的北集团,韦国清、吉洛指挥的南集团。其中,12纵被划分在北集团,具体任务是以1个旅主攻夏寨,以1个旅配合1纵攻夏庄,其左翼是1纵,右翼是9纵。

l月6日15时30分,我军按照预定的作战部署,向拒绝投降的杜聿明集团残部发起总攻。我指挥12纵从北向南对敌人发起攻击,目标首先对准盘踞在夏寨至夏庄的守敌,而后向丁枣园发展进攻。战斗任务的区分是36旅从夏寨的西北面投入战斗,35旅配合华野1纵攻打夏庄。

我把精力都放在夏庄和夏寨的攻坚战方面。战前,虽然我们把敌人阵地摸得比较清楚,攻击路线也比较明确,敌人阵地大都在我各种炮火和机枪的射程之内,但是,敌人被围困的那段时间里,加强了对工事的构筑,设置了许多障碍。夏寨周围是个小丘陵,敌人凭借坚固的土木质工事和较强的火力配系,负隅顽抗。36旅向敌人发起进攻时,干部战士打得英勇顽强,不顾一切,直扑敌阵。

结果,1月7日凌晨,36旅经过与敌人反复争夺,反复厮杀,打下了夏寨。虽然受地形限制,但我军因地制宜,仅用小部兵力正面佯攻,而把主力放在侧翼重点攻击。各级指挥员把休战期间演习的技战术运用到实战中,他们巧妙地将运动和爆破相结合,将正面进攻和包围相结合,有效地歼灭了敌“王牌”第五军一个团。

夏庄之战同样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硬仗。驻守夏庄的敌人在庄子周围构筑了数十座碉堡群,庄子正北面筑有六、七个制高火力点。守敌多数兵力离开地面,转入地下,凭借深沟高垒,作垂死顽抗。可是,地堡群尽管能藏身,也有其致命弱点,缺少粮食,没有柴烧。敌人只得靠抬牲口的骨头当柴火,而且他们的精神几近崩溃,大有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我们的战士则大不一样了,经过半个多月的休整补充,求战情绪极为高涨。夏庄之战,我命令35旅以103团、104团配合1纵攻坚,只用了一天时间,就与1纵的攻击部队会合,光俘敌就千余人,打了一个漂亮的攻坚歼灭战。

36旅完成夏寨攻坚战后,部队紧锣密鼓地投入到攻击丁枣园的战斗中。这时,敌人竟施放起催泪弹和毒气弹,作为苟延残喘、垂死挣扎的赌注。36旅因为采取紧急防毒措施,而暂时停滞了对敌人的进攻。

通过采取防毒措施,丁枣园终于被我军36旅占领。这时,李弥兵团企图趁我立足未稳,妄想从丁枣园这个口子向北突围。但是李弥的如意算盘这次又失败了,他们向北面突击的部队正好落入我12纵布置的口袋。狡猾的李弥见解放军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知道白天逃脱不掉,便打鬼主意准备晚上化装单独溜走。于是,他让自己的心腹周藩出面把军官教导团的1100余人带到我12纵阵地投降。他则扔掉将官服,偷偷换上血糊糊的士兵大衣,穿着破烂的胶鞋,蜷缩在一个破洞里,躲避白天的检查,惊恐地等待着黑夜的到来。夜幕降临后,李弥与几个贴身卫兵混入俘虏群中,准备乘隙逃跑。遗憾的是,12纵为了集中精力歼灭更多的敌人,抽不出更多部队去押送俘虏,只派了纵队警卫连去将2000余敌人送到临沂的野战军政治部收容所。在清点人数时,得知途中跑了几十个人,据在押的俘虏称,其中就有敌13兵团司令官李弥。当队伍走在田野旁时,李弥便溜到草垛下,而后又脱下士兵的血衣,化装成小商小贩,趁隙逃跑了。

35旅一鼓作气,继续扩大战果,在夏庄与周楼之间突破,又配合9纵攻占周楼。尽管也遭到敌人毒气的袭击,但他们想办法排除困难,冲过毒气的散布区域,而后,再接再厉向南发展进攻,继续与9纵从两面夹击敌人,直至淮海大战胜利结束。

全歼杜聿明集团的战斗,我军仅仅用了90多个小时,就干净、彻底地吃掉了包围圈里的20多万敌军。从总攻发起,到战役结束,作为战役局部的指挥员,我和12纵的几名主要领导,不曾离开作战室睡过一次安稳觉。即使战役接近尾声,我也没有丝毫的懈怠,一直坚持到部队打扫战场完毕。

淮海战役历时66天,我军在战场总兵力少于敌军的情况下,及时把握决战时机,精心选择主要突击方向,实行大规模运动战与大规模阵地战相结合,将敌军分割成几大块,逐步转移兵力,形成局部优势,分批歼灭了国民党在华东、中原战场的56个师55万余人,使敌人的长江防线和统治中心京、沪地区岌岌可危。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为我军尔后渡江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谁在收藏
浏览:680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