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决战(来源/张铚秀《军旅生涯》)

永新虹桥 发表于2017-08-22 18:49:16

济南战役结束后,我师进驻济南以东地区休整,着重整顿组织,恢复建制,评功评奖,总结经验,开展战术训练等工作。这时战斗伤亡大,补入新兵和解放战士多,能够利用战役的间隙抓紧时间进行整训,是很有必要的。这次整训持续1个月,对我们来说太宝贵了,因此时我们已经知道另一次大规模的战役即将开始了,真想有多一点的时间,做好作战准备工作。

10月上旬,华野前委在曲阜召开了扩大会议。会上对淮海战役作了部署,根据中央军委毛主席的指示,将战役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歼灭黄百韬兵团;第二阶段求歼黄维、孙元良兵团;第三阶段全歼徐州之敌。并对第一阶段的作战行动作了重点部署。

听说要打大仗,部队情绪就来了,各团纷纷到师里请战。我和政委反复做工作,并要求各团抓好训练和战备。10月30日接到命令以急行军南下,经连续10天的行军赶到黄百韬第7兵团占领的新安镇、阿湖地区,准备歼灭该敌。

国民党第7兵团,下辖第25军、第63军、第64军、第100军共4个军(系由整编师改称),驻守陇海线徐州以东新安镇地区。我军南下时该敌已发觉处境不妙,立即向徐州收缩。我师奉命追击,9日晨,第76团、77团与第27师在堰头镇截住敌掩护部队63军一部并组织对其围歼。第78团继续追击,在窑湾与第25师一起将敌63军一部截住并在高河北歼敌1个连。此时,师主力与27师一道解决了堰头镇之敌2000余人。首战告捷,军心大振。之后,我师奉命将窑湾之敌交由其他部队解决,迅速渡过运河向古城集、碾庄圩方向追击。

这时渡河缺少船只,部队先向南到皂河镇徒涉过河,再折回来。这样渡河,耽误了一些时间,只好昼夜兼程强行军把时间抢回来。日行70多公里,于11日下午赶到碾庄圩南,跑到敌人前面与兄弟纵队会师,完成了对黄百韬兵团的合围。

对黄兵团的总攻击于12日22时发起,师当前任务是拿下徐井涯,守敌为第44军第150师第450团。师命76团、78团主攻。77团为二梯队。第76团发起攻击后,第7连展开连续爆破作业,炸毁敌前沿三道鹿砦和5个地堡,仅20分钟即突破前沿,掩护主力突入村内。至22时15分,我师全歼敌第450团,俘敌上校团长杨南村以下600余人。

经短暂休整,又对碾庄外围残存据点发起攻击。第77团投入战斗,攻击曹庄。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敌第25军108师1个营及1个工兵连拼死顽抗,进攻数次受挫。我立即赶到77团指挥所重新组织进攻,不惜代价也要攻下曹庄,终于在14日7时占领之。但曹庄与敌兵团司令部相邻,是敌坚守的要点,黄百韬急令第25军第40师119团于8时在密集的炮火支援下对我进行反扑。我77团

伤亡严重,不得不于9时45分撤出阵地。

鉴于77团的伤亡情况,我即把78团拉上来,于当日夜再次对曹庄发动强攻。

到次日1时20分全歼守敌1个营,将曹庄再次夺回。随即抢修工事与敌反复争夺,连续打退敌人几次反扑,给敌人以大量杀伤,一直打到黄百韬不敢派兵争夺为止。此时,纵队主力开始对敌兵团部围攻,由于我师伤亡较大,暂退据二线进行休整。对碾庄圩的进攻主要由25师担任。他们也打得很艰苦,自11月17日开始打到20日6时结束。最后还剩敌第64军固守大小院上,等待邱清泉、李弥两兵团的增援。

此时,纵队主力西进合围徐州之敌,命我师留下配合兄弟纵队围歼固守大小院上敌64军。聂凤智司令员在电话中给我指示说:你们师并配属27师81团归你指挥,纵队西进后你们由谭震林政委指挥。并强调一定要以勇猛顽强的精神,迅速解决这股敌人,保证第一阶段围歼黄百韬兵团战役的全胜。我表示请司令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21日,我师并指挥第27师81团担任攻击敌第64军指挥所大院上的任务。我决定以3个团全线展开,从三个方向发起攻击。18时攻击开始,76团1连首先于大院上西南角突破,5时该团1营、2营全部突入,与敌展开激烈的村落战。此时,我78团也乘机突入,

并打退敌人多次反扑。7时,77团一部攻占了大小院上之间的阵地,切断了两地之敌的联系。大院上之敌在我攻击下渐渐不支,即组织突围。师当即令78团、81团全部出击,分割包围逃敌。至10时30分,大院上之敌第64军军部及1个多团兵力全部被歼。与此同时,第77团配合8纵一部攻击小院上之敌也得手。12时小院上敌第159师残部在师长钟世谦率领下向我77团投降。继而我师又追击小费庄逃敌,于16时配合兄弟部队在碾庄圩西北将其全部歼灭,完成了全歼黄百韬第7兵团的任务。战斗一结束,纵队就来电要我立即开进到徐州南以夹沟为中心的地区集结待命。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作战历时半个月,我师多次担任主攻,战果大,伤亡也大,补入大量的新兵,俘虏兵占40%,纵队给30个小时时间,要打扫战场又要整顿部队。我们只好采取边打边补,边行军边整顿的办法来恢复组织,以求及时恢复和提高战斗力。

第二阶段战斗紧随黄百韬兵团被歼就开始了,11月26日,我师奉命西进至徐州以南地区,阻击徐州之敌南下增援黄维兵团。连续5天,我们以顽强的阻击行动在孤山集一线挫败了杜聿明集团沿津浦路南下的企图。蒋介石见直接南下之路不通,即令杜聿明放弃徐州,杜便决心取道萧县、永城由我阻击兵团翼侧绕道南下。30日杜命一部在城南佯攻以迷惑我军,而主力弃城西窜。12月1日14时,我师奉命追堵徐州西窜之敌,经瓦子口、孙圩至黄里。此时,敌已西撤百余里,我们要超越敌人将其拦住,谈何容易。我们采取边走边开会部署的方法大踏步向西追击,2日凌晨进至黄里地区,敌人已经过去了,传来纵队命令:敌仍西窜,我应继续追击。这时,敌人和我们平行前进,就看谁的速度更快一些了。

第76团在杨楼一带与敌人走到一条路上,正碰上敌人军指挥所,该团2营立即展开,俘敌第77军副军长和正副参谋长以下约300余人,可惜后来敌副军长利用夜暗跑掉了。

3日24时,我师在埋头集超越了西逃之敌,转而折向东北薛家湖方向,到达后即向薛家湖攻击前进。薛家湖之敌立足未稳,害怕被歼,纷纷回窜。至此,我师和兄弟部队一道,经过3昼夜的大迂回追击堵截兜住了敌人,完成了对杜聿明3个兵团的战役合围。

随之,我们采取小规模进攻战斗,压缩当面之敌。7日2时,第76团攻占孙庄歼敌1个连,继而续攻刘河二村,全歼守敌2个营,同时77团攻占孟小楼。各团就以这样不断的小规模的进攻行动,和兄弟部队一道将20余万敌人压缩在以陈官庄为中心的约5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

对杜聿明集团的总攻,是1949年1月6日发起的,在此之前,为配合华北战场对傅作义集团的作战,根据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我们对杜集团围而不攻。部队得到20多天的休整,为全面取得淮海战役的胜利做了充分的准备。在休整期间我们根据野司、纵队的指示,不失时机地作了如下工作:一是对部队进行“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教育,大力宣传英模事迹,开展立功创模、敌前评功庆功、火线入党等活动,激发官兵战斗意志,增强了决战胜利的信心。二是恢复和整顿战斗组织,各部队对俘获人员采取随俘随补。当时从解放区送来新兵近千人也补充到部队,全部恢复建制并充实员额。干部采取边打边提,全部由各单位自行提拔调整。三是进行敌前练兵,根据敌人采用以村庄为骨干的野战防御的特点,进行村落攻坚、巷战、打地堡和战壕内战斗等战术动作的训练。同时加强对打坦克、防空、防毒等课目的训练。四是开展政治攻势。根据上级指示,师团建立政治攻势指挥所,由政治部(处)主任为指挥长。营、连建立指挥小组,由教导员、指导员任组长。为更好地开展政治攻势,采用敌前迫近作业,把战壕挖到敌前30米左右,便于开展群众性的喊话、宣传、并利用战俘送食品、传单过去。第一线各班利用纸盒做喊话筒,每到开饭时就吹哨子,问对方“有没有饭吃”,“如果没有就派人打着白旗过来拿”。开始他们害怕不敢来,但后来饿急了,知道我军不会打他们,就主动跑过来要吃的。起初,他们的军官制止,后来没办法,不但不管他们的部下,自己也争着要吃的了。这些措施起到了瓦解敌军的作用,国民党军士兵对我们的战士说:感谢你们,到时候我们会报答的。后来总攻开始后,他们有的对空放枪,有的自动举手投降。

总攻击开始了,我师各部首先扫清外围工事,突破敌前沿。7日向左砦发起进攻。在我强大的攻势下,左砦守敌112师335团于当日下午向我77团投降。10日7时,我以第77团、78团为第一梯队,在坦克的掩护下攻击王大庄。77团1连仅10分钟即突破敌前沿阵地。至8时,全歼敌第12军、第47军残兵各一部。随后,第77团乘胜攻占王大庄东侧之刘庄、赵庄,俘敌第12军少将副军长于一凡以下残兵一部。10日14时30分,第77团突破刘集。第76团、78团随之投入战斗,协同兄弟部队激战半小时,拔除了淮海战场最后1个敌人据点。我师俘敌第74军中将军长邱维达以下2000余人。

淮海战役历时66天,我26师主要参加了两个阶段的作战,表现出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无论是打阻击还是打攻坚,阵地战还是运动战,都有很突出的表现。第76团自战役发起后,先后参加堰头镇、徐井涯、新庄、碾庄圩,大小院上各次战斗,每战必克,战功卓著,继而又连续追击逃敌,在孙庄、刘河歼敌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第5军1个多团。战后被纵队荣记集体一等功,成为淮海全线唯一的一等功团,为师争得了荣誉。

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力量的对比。国民党主力军至此已被我消灭大部,我军在数量、质量上都已占据优势。打过长江去,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目标已为期不远!

 本文摘自张铚秀著《军旅生涯》第253—259页。

谁在收藏
浏览:672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