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锋回忆十纵在淮海(整理/萧南溪)

泰和南溪 发表于2017-08-22 18:56:59

    淮海大战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我作为华野10纵29师师长在淮海战役中的66个日日夜夜,那震天的枪炮,弥漫的烟火,拼死的搏杀,使我至死不会忘记。离休后,我自费重回当年的战场,考察访问了当事人、党史馆,根据我这几十年的战斗日记写下这篇回忆文章,借以宏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讴歌我的战友们前赴后继、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缅怀悼念我们可爱的指战员、民工们血撒淮海大地的英灵。

策应起义 徐东阻击

        淮海战役前后历时66天,历经围歼黄百韬兵团、黄维兵团和杜聿明集团三个阶段。10纵参加了全过程。第一阶段,徐东阻击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第二阶段,固镇追击李延年兵团;第三阶段,经21天战场休整,最后围歼杜聿明集团。淮海战役,场面巨大,战斗之残酷,死亡人数之多,是前所未有的。

        为保障华野主力聚歼黄百韬兵团,迷惑徐州之敌,使其不敢轻举东援,在兄弟部队配合下,11月6日,我10纵奉命沿津浦路南下。

        29师为10纵前卫,7日黄昏,向徐州北的临城(现薛城)韩庄地区之敌发起攻击。

        解放军的代表杨斯德(解放后任中央对台办主任,中将军衔)和我党的秘密地下党员敌第3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何基沣经周密部署,率59军全部和77军132师及37师一个团,共3个半师11个团约2.3万余人,于11月8日停止抵抗,在贾汪、台儿庄一线举行战场起义。

        我纵和13纵协助起义人员北撤至临城,我军遂顺利占领临城、沙沟、韩庄、利国驿、柳泉、贾汪、茅村等主要车站城镇,歼灭继续反抗之敌1500余人,完成了横渡运河,从北面威胁徐州之任务。

        10日傍晚,28师先头部队占领了陇海路两侧的侯集、大庙山、解台子一线,29师先头部队强占了前后场、林庄、引河南岸的太平庄与北岸制高点岐山等地。这样,华野10纵司令员宋时轮、政委刘培善指挥7、10、11纵队在东至吴窑,西至寺山口,安子村,南跨陇海铁路,北到不老河的18平方公里的地域内,构筑阻击阵地,迅速割断黄百韬兵团向西收缩之退路,阻击邱、李兵团的东援。

        11日拂晓,由徐州东援的李弥兵团第8军42师、第9军166师为左路,沿不老河南岸陇海路北侧东犯;邱清泉以第5军45师为中路,沿陇海路东犯;邱兵团第5军200师、第70军32师为右路沿陇海路以南地区东犯。三路敌军在飞机、坦克和炮火掩护下齐头并进,铺天盖地似的向徐东扑来。

        我深知一场恶战将要来临,部署各部队,抢出了5天准备时间,立即进行了战场政治动员:“多一分钟准备,就多一份胜利的把握”,“平时多流汗,方可战时少流血”,“坚守阵地,寸土不让”的口号,变成了广大指战员自觉的行动。我们组织部队和民工以及当地群众,挥舞铁铲、镐头,连夜构筑了三道战壕和上万个猫耳洞。28师在吴西、乔庄、太平庄一线布防,为10纵第一道防线。我师在陇海路以南的苑山东、龙田、凌庄,师部设在柳集。7纵的20师师长谢锐也是我的老战友,在我师右翼阻击。

        阻击第二天,28师打的惨烈。我在85团团指,掌握一线情况。清晨,邱兵团在数十架飞机的掩护下,近百辆坦克开道,连续几次疯狂的向我米庄、乔庄、前后王桥等阵地拼死猛攻。我85团和86团在数十倍于我的敌人面前英勇顽强,沉着应战,敌人在我前沿阵地上丢下了几千具尸体和8辆坦克狼狈撤了回去。

        济南战役前,刚归我29师的渤海基干23团现为89团,团长刘殿久,参谋长吴则忠,政治处主任田子真率2300多人,在不老河东北控制了前后王庄沟壕,顽强阻击敌8军的攻击。

        15日,天刚露出鱼肚白色,阵地前静悄悄,寒气逼人。

        谢锐师长来电和我沟通情况,他说:“李、邱在正面和北面东援连连碰壁,可能想从咱们结合部打开缺口,老萧啊,你要格外小心,我们又将面对一场恶战。”我笑答:“他们想从我们这里东进,那是白日做梦!”宋时轮司令来电告:“老萧,在碾庄黄兵团抗击势头已不如前几天,他已是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绝境,但仍做垂死挣扎,估计全歼还得几天,你们要再咬牙坚持几天时间,绝不让敌人东进!”

        佛晓,敌第8军42师、第5军200师、第9军166师在20辆坦克及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我前后场、冯庄、太平庄等地猛攻。当敌8军一个连向我85团3营7连太平庄阵地进攻时,营长刘振择果断指挥,只用几分钟就毙伤敌十余人,俘敌13人,缴获枪支17支(挺)。

        下午15时许,敌一个团的兵力,在密集炮火和6辆坦克掩护下,向3营阵地冲来。4辆坦克冲到8连2排阵地时,指战员奋力反击,用四O火箭筒击毁一辆,其余不敢前进,吓得溃逃回去。

        入夜时分,敌见强攻不成,改为偷袭。8连5排长、三级人民英雄周凤乐同志带着全班,冒严寒警戒,发现敌情,通知部队悄悄作好战斗准备,等敌爬到我阵地前,一顿猛砸,敌又丢下数十具尸体逃了回去。

        紧接着,敌又一个团在9辆坦克掩护下,向85团阵地轮番冲锋。3营伤亡较重,紧要关头,陈景三率2营赶来支援,抗击潮水般敌人的一次次冲锋。全天连续作战,我指战员粒米未沾,弹药也供应不上,子弹打完了,战士们端着刺刀,举着铁铲、小镐,捧着石头,杀的昏天黑地,杀的敌人血肉横飞。一级人民英雄魏玉峰和7连2排长在与敌人的反复肉博中英勇牺牲。

        经过一天阻击,我太平庄等阵地巍然不动,仍牢牢掌握在我指战员手中。

        入夜,我令3营撤出太平庄、岐山村、乔庄、冯庄阵地,向新阵地转移。15日我85团、86团以伤亡200多名的代价,坚守阵地,毙伤敌600余人。

        夜深了,粟代司令来电询问我师战况和伤亡,我说:“在6天的阻击中,我师共伤亡2700多人,但战士们求战热情很高,许多轻伤多处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经调整后,我师仍有11000多人。大家一致表示:不打掉邱兵团,决不下战场!”

        粟听后连说三声“好,好,好”!同时叮嘱我说:“碾庄围歼黄兵团,每天战果辉煌,距战斗结束不会太久了!你们一定不要有松劲情绪,把困难想的多些,注意战术防御,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注意防卫死角,咬紧牙关,再坚持几天决不让敌东进!”

        第二天,我接到10纵电令:华野粟代司令通令嘉奖29师在太平庄一线英勇阻击战绩。

        17日,黄百韬眼看自己有灭顶之灾,求援电报频频飞向南京,飞向邱、李兵团,邱、李也是火烧火燎,急不可耐的想向东驰援。

        但是,我4个阻击师(28、29、20、21)像4把钢刀一样插在徐州至碾庄的大许家一线。垂死挣扎的邱、李兵团出动5军、8军、70军、75军的8个旅在40辆坦克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大许家、岳庄、吴窑我29师左翼发起地毯式进攻。在这关键时刻韦(国清)、吉(洛)兵团的2、3、12纵队在三堡、潘塘、小黑山一带向北出击,使敌侧后翼受到巨大威胁,钳制了敌人,减轻了我正面部队的压力。我28、29师和7纵20师经过几次战术反冲击,以900多人的代价,抗住了敌的冲击。这天的阻击中,我的警卫员傅三毛下到86团3连当指导员,在阻击战中也英勇牺牲了。

        为了不失时机的歼灭东援之敌,一早,我85团、86团主动让出大许家地区的四村落阵地。

        18日,敌李、邱兵团进占了大许家,向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副总司令杜聿明邀功请赏。什么“国军部队,几度反击共军后,占领大许家!”“这是徐州大捷!”刘、杜即发电南京的蒋介石,夸耀自己指挥有方,邱、李苦战有功。徐州市的大街小巷,张贴标语,大放鞭炮,庆祝胜利。蒋介石信以为真,向全国通报,对其属下加官晋级,封尝有加,并派“中央慰问团”张道藩任团长,方治为副团长来徐州对其部属打气,以挽救自己摇摇欲坠的统治。

        然而,事实很快就被正义的记者们戳穿了。当邱兵团占领大许家,并向东急进时,我4个师收紧口袋,来了个反包围,歼敌3000余人,剩下1000多敌人伤兵,吓得屁滚尿流地向西撤出大许家阵地。

        截止22日,华野主力在碾庄,全歼黄百韬兵团,约7万余人,中将兵团司令黄百韬被击毙,而邱、李兵团在11天的东援攻击中,付出1万多人的代价,损失坦克30余辆,消耗各种炮弹12万余发,每天平均前进不到两公里。李弥8军的“荣誉师”从12日到17日的6天中,仅向东推进五华里,终未实现“会师解围”之目的,不得不收缩回徐州。

        我军胜利的完成了徐东阻击任务。我纵在11天阻击中,付出了6900多名干部战士的宝贵生命,人民将永远记住他们。正像宋、刘在电报中说的:“碾庄决战的胜利是与我7、10、11纵阻击得力分不开的,功劳应有我们的一半”。

        1948年11月22日,黄百韬第7兵团被全歼后,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妄图侵占宿县,确保徐(州)、蚌(埠)交通干线,并与黄维兵团共同北援徐州。当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之一的黄维兵团于24日在双堆集地区陷入刘、邓的中野重围后,李、刘两部为逃脱灭顶之灾,于26日星夜撤离宿县,退守淮河。

        总前委发现敌企图后,即令我纵由徐东挥戈南下,以3天急行军配合友邻部队2、13纵队,沿津浦路追击李、刘兵团。28日,我纵追至固镇连城一带。28师在新镇以北配合兄弟部队,截歼李延年部第39军147师两个团,毙伤敌500余人,乘胜占领新镇车站。29师在任桥一线包围了李延年的99军238师,85团向驻守任桥镇的敌804团2营实行突击与爆破相结合的围歼,仅85团1营歼敌800多名,击毙敌804团2营营长杜洪安。

我师正满怀胜利希望地围歼99军,突接总前委指示:10纵立即停止对李延年的99军的攻击,兼程向西北,要在萧县、永城、濉溪县地区展开淮海的总决战,绝不能放敌人逃回武汉或南京。

        当时,我心中有些遗憾,刚刚到手的肥肉,就让他溜了!李曼村政委深知我的脾气,劝说:“这99军算是走运了,咱们江北歼灭不了它,下一步过长江攻夺南京,打上海时,它一准跑不了”!李政委不愧是军中诸葛,事实正是如此。

血战鲁楼泣鬼神

        在我的记忆中,解放战争中,最残酷、最血醒的战斗莫过于鲁楼阻击邱清泉的新5军的突围。当时,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被我追击,惶惶如惊弓之鸟,怯于北上,收缩回蚌埠。在蒋介石的授意下,杜聿明于11月30日率邱、李(弥)、孙(元良)兵团放弃徐州,避开津浦路,从徐州西南绕道南下,向萧县、永城方向溃退,妄图与黄维兵团靠拢。

        敌脱离开坚固的防御阵地,正为我运动歼灭之良好机会。为此,总前委命令南线的各部队,实施围追堵截。我纵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的战斗作风,星夜北赶,进入指定位置。

        12月3日,我纵急行军180里地,赶到百善集、李楼、鲁楼一带阵地。4日拂晓,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率部进抵徐州西南的陈官庄。蒋介石前几天飞抵陈官庄,坐直升机在高空视察,骗说:“南面没有多少共军,由三面掩护向南突围必能获得成功!”

        鲁楼是个只有74户人家的小村庄。西枕引河堤,与敌河西的胡庄、乔庄相望。西北即杜聿明集团总部陈官庄。正北千米,是敌屯有重兵的陈小楼、王烈庄、刘庄。

        鲁楼是解围敌黄维兵团的必经之路,一旦突破鲁楼,很快就可以与被中野围困于双堆集的黄兵团靠拢。故粟裕司令员来电指示:“一定要守住鲁楼,守住了鲁楼,就等于堵住了引河的口子,活捉杜、邱便不在话下!”这样一来,鲁楼顷刻间便成了敌必克,我必守的战略要地。

         奉命守鲁楼阵地的是我29师英勇的85团、86团。4日,进入阻击位置,抢占有利地形,争分夺秒的构筑成“井”型工事、壕沟、挖猫耳洞。安装了扩音机和有线广播,不失时机的开展强大的瓦解敌军的政治攻势。

        为更好的围堵杜、邱兵团,宋、刘首长传达总前委指示:1、以谭震林、王建安指挥华野1、4、9纵,苏北12纵,冀鲁独立1、3旅,广纵和渤纵担任北面攻击;2、以宋时轮、刘培善指挥华野3、10纵、鲁11纵担任南线的西南阻击任务;3、以韦国清、吉洛指挥苏北2、8、11纵担任南线攻击任务。

         12月5日,鲁楼阻击战开始了。杜令邱兵团为开路先锋,其第70军139师等3个师沿着引河向我进犯。我85团在陈团长、张政委带领下,3营守陴村南、2营守村西河堤,1营守村东、北。特务营的两个炮连分散配制于各营阵地上,展开了顽强的堵击。敌人在坦克、飞机、数百门大炮掩护下,排成无数层、蝗虫般向鲁楼扑来。我指战员毫不畏惧,沉着应战,有的向步兵猛烈开火,切断敌步、坦联系;有的用炸药包和手雷炸坦克;有的用迫击炮四O火箭筒对准坦克射击,冲在前面的几辆坦克被击中,后面的调头回窜,从上午到深夜,我们打退了敌人的轮番冲击。

        12月7日夜,经3天阻击,人员伤亡较大,弹药有些供应不上。深夜,战士们在敌探照灯下爬行到阵地前搜寻敌尸体上的子弹、枪支。当把尸体翻过来一看,惊异的发现是长头发的女人一重伤的女学生,她看见是解放军,连喊救命。当我战士把她们包扎后抬回战壕,听到这些女学生哭述:国民党官员欺骗她们报名去武汉、南京的大学去上学,她们信以为真,结果是派她们到阎王老子处去报到!这些女学生要求10纵战士把她们送回徐州老家,再也不听国民党蒋介石的甜言蜜语。由于徐州已由解放军永久的进驻了,我即令各团将这些还活着的女学生集中,由地方政府协助,送回徐州她们的父母身边去。

        12月8日是这10天阻击中最残酷的一天。战斗从9点30分开始,邱清泉像输光了血本的赌徒,孤注一掷,除70军外又增调来200旅、46旅并亲自督战,叫嚣:“打下鲁楼回南京,打不下鲁楼别要命!”敌人在其主子的金钱利诱和督战队的枪口威逼下,靠25架飞机和30多辆坦克助阵,数百台榴弹炮猛烈轰击鲁楼,将鲁楼的74户人的房屋炸得仅剩两间破房摇摇欲坠,战壕被掀翻了好几次,大地在燃烧,硝烟在迷漫,激战在所有阵地展开。85团5连和7连与敌一个战壕一寸土地的争夺着,特等功臣7连排长尚立民(22岁)跃出战壕,他在兰封城攻坚战中是好汉,在济南战役中是特等爆破能手。这次当敌人契入我阵地前,他持枪直刺,连续刺死8个敌人,打死一名团长,最后中弹多处英勇牺牲。临终前他高呼:“死也不能丢鲁楼……与敌人血战到底!”

        3个小时过去了,血战仍在继续。尚排长的誓言成了大家共同的行动。85团经5天5夜的阻击,鲁楼仍牢牢的在我手中,在大量杀伤敌人的同时,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伤亡。6连阵地上仅剩下指导员蔡同田和3名战士。在危机时刻,团政治处主任陈瑛组织团机关人员、伤病员、勤杂人员跑步赶来增援,担架队的队员将弹药送上,也拿起枪来战斗。

        夜深了,师指电话铃又响起来,我拿起电话,对方传来了熟悉的湘音但声音十分嘶哑:“你们29师还有多少人?”

        我师已经伤亡过半,但深知首长的期望,同时也生怕前委把我们撤下去,我乐观地说:“粟司令,我们现在还有五、六千人,请首长放心!”又说:“我师决不放过一个敌人,死也要守住鲁楼,千万别把我们调离!”

        粟司令员以信赖的口吻在电话中对我说:“老萧呀!你守鲁楼,我睡觉也放心!”

        当夜,我召集了各团领导参加的作战会议,传达了粟司令对我师的肯定表扬,并对大家认真分析道:“邱清泉的5军,是我们的老对手,但它已不是1947年5月间的孟良崮那样凶狠,也不像1948年2月的莱芜城阻击那样骄狂,也不是1948年7月分兵把我们逼上梁山,更不是徐东阻击时那样凶猛。它已是强弩之末了,只要我们咬紧牙关坚持下去,杜邱没有几天活头了。”接着,我们将师预备队的一营由英雄营长赵明奎带队825位战士补充到85团鲁楼阵地,统归85团陈团长指挥。我和政委李曼村又动员了师直的人员400多人,踊跃下到85团、86团、87团。跟我3年多的警卫员17岁的刘栓子,也下到86团常洼阵地,跟刘天祥团长当通信排长。纵队的榴炮6团也配属29师指挥。

        12月11日9时许,邱清泉疯狂到了极点。据俘虏一名敌营长杜金荣交代:急红了眼的邱副司令,杀了好几名军官,叫嚷着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打通鲁楼、常洼。邱兵团顷其主力,大约4个师把新研制出的重型轰炸机也用上了,在飞机、坦克,数百台大炮的掩护下,分多路向鲁楼、常洼杀来,炮火把阵地像犁地一样翻了好几遍,鲁楼阵地前是钢、火与血的世界,大地在颤抖。赵营长和85团3营营长刘振泽指挥部队,与敌人反复争夺阵地。87团1连连长朱宝林带领全连,像一把钢刀插向敌人侧翼,有利配合正面两个营的作战,狠狠夹击着敌人。在敌坦克冲入我阵地的危机时刻,该连3排谢副排长拉响了集束手榴弹,与敌坦克同归于尽,其余坦克望而却步。伟大的献身壮举,激励着全体指战员奋勇杀敌。我们钢铁般的战士,从炸塌的工事中钻出来,与敌展开了白刃格斗,枪托打烂了就用石头砸、拳头击、牙齿咬。整个鲁楼阵地到处血肉横飞,腥风血雨。顽强抗击着一批批数倍于我的敌人。

        在这种严峻时刻,队伍中也有个别胆小鬼,87团1营李副营长想丢掉部队返回团部,已12处受伤的赵营长,光着膀子,满身是血,用手枪朝李脚下就是一枪,对几个后逃的战士,执行了纪律,稳住了阵地。87团1营协助85团杀退敌7次冲锋,我鲁楼阵地巍然不动。

        在鲁楼争夺的同时,86团的常洼阵地,有几个村庄被敌人占领,刘团长十分伤心,向我保证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晚上也要把它夺回来。当晚刘团长亲率队伍出击,付出300人代价,夺回了主阵地。

        十天十夜的鲁楼阻击,感天地,泣鬼神。敌人惊呼“排炮不动,定是十纵”。我们10纵的阻击战士一个个像一堵钢墙,堵的敌人处处碰壁,阵地前敌人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仅我10纵就毙伤敌人21800余人,我也付出四、五千人的伤亡代价。仅赵营长这个营从10日至14日这5天阻击中,上阵时是825人,最后仅剩74人。我的警卫员17岁的刘栓子,在送信途中被榴弹击中,光荣牺牲。由于华野各部的顽强阻击,保障了中野围歼黄维兵团任务的顺利完成。12月15日,我阵地交苏北2纵接替,我纵撤至张楼、前柳园、后柳园、许家庄、张集庄一线休整。

陈官庄围歼杜、邱部

        为配合平津战役,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诸敌南下增援,淮海战役进入第三个阶段,对杜聿明集团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

陈、粟电令我10纵和其他各部队转入战地休整,过个新年。我纵主要做了五项工作:

        ①开展政治工作,瓦解敌军。我军在暂时停战后,采取强大政治攻势,瓦解敌军。各政治部门除采取发传单,贴标语,送劝降书信,广播毛泽东为中原华东人民解放军司令部撰写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或喊话外,特别重视群众性瓦解敌军工作。如在前后柳园86团防守的阵地前新年这一天,8连司务长焦清华,挑着一桶米饭,备好洋河大曲,做好红闷肉、热菜汤送到敌70军215师某团2营阵地前,该团的副团长带上125名官兵一起跟了过来,弃暗投明;12月10日守常洼的86团炊事班长刘万栓同志送了一担大米饭,到敌214师某8连阵地前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弟兄们快来吃饭吧!”饿了好几天的国民党官兵连忙丢下枪一涌而上,一袋烟功夫,把桶里的饭菜抢的精光,刘班长敲敲桶,命令国民党官兵把枪栓和子弹分放在两个桶里,152名敌官兵乖乖地跟着刘班长投降到我们这边。他们边吃边诉苦说:“这些天我们连雪地中的麦苗都吃光了,空投下一点少的可怜的粮食、饼干,被饥饿的士兵疯抢,有的抓一把生米往嘴里塞,邱清泉命令架枪扫射,他们死的真惨!七、八天来有1500多名国民党官兵剪断铁丝网带着武器来投诚。据说还有敌一个京剧团和一个军乐队也来投诚。

        ②开展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各级干部冒风雪下到基层召开干部会,了解思想动态,解决干部战士提出的疑难问题。学习毛主席为新华社写的元旦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全纵开展了评功、记功、庆功活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两次阻击,均受到总前委通报集体嘉奖。

        ③健全恢复组织,补充兵员,火线入党,提拔干部。由于徐东阻击和鲁楼阻击,我纵伤亡极大,部队建制大多打乱了,有的连、排、班没有党员或干部。12月23日,总前委将山东独立师火线补充给10纵的28、29师。又从战俘中随补了2700余人,伤愈归队1000余人。经过组织调整,两师元气得到恢复,并大胆提拔经过战火考验出来的战士,特别是解放战士,当他们明确为谁打仗后,在国民党里的熊包兵,掉转枪口,表现非常英勇。

        ④做好溶俘工作。各政治机关编写了《新解放战士政治教育》的教材,推广了87团给新解放战士颁发光荣入伍证的经验,打消了解放战士的后顾之忧,举行忆苦教育会,举行阵亡烈士的追悼会。新解放战士的授枪仪式和入伍典礼等,使他们深受感动,轻装上阵。

        ⑤开展敌前大练兵。通过各师团召开干部会,总结第一、二战役中的经验教训,发扬军事民主,组织指战员研究战术,讨论战法并以当前敌情为活教材,利用现场地形地物,开展群众性的军事训练。进行攻坚战、巷战的演练,步、炮协同作战,演练突破步、坦冲击,防空,弹药库的安全,学习飞行炸药包的制作,猫耳洞土工作业等,使得新补充的兵员在军政素质上得到很快的强化和提高。(附萧锋照片2)

        元旦这天,两个壕沟两个世界,我们这边坐听新华广播电台播放的新华社发的《新年献词》。吃着八菜一汤,热气腾腾。这饭菜有来自长江的桂鱼,黄河的鲤鱼,东海的海参、大对虾,苏北的大米,山东的白面饺子都是千千万万的人民群众用小船运,大车拉,小车推着运送来的。这里深含着军爱民、民拥军的军民鱼水情谊,是国民党统治者完全做不到的。战地过新年场面何其壮观,从古至今从未有过。我格外感慨故而抒情诵咏一首顺口溜:

淮海庆新年

        淮海战役不觉苦,一战五十五(日夜)。

        睡觉不用铺,走路也能打呼噜;

        秋雨绵绵无尽期,瑞雪纷纷过新年,

        一担米饭俘虏一百五,

        枪栓放在桶,子弹自己数,

        枪杆自己背,随我走明路。

        被围困月余的杜聿明集团仅剩下8个军21个师,不足20万人,龟缩在陈官庄周围十几平方里的80多个村庄内。

        1949年1月6日下午6时,经中央军委,毛主席批准,向拒绝投降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

        由于地面小,纵队多,我29师仅担负前后柳园正面2华里,纵深15华里的地域,像把尖刀似的,杀向陈官庄。我85、87团为第一梯队,86团为师预备队,师指随85团前进。纵队榴弹炮队将济南战役中缴获的炮弹,带着复仇的怒火,冰雹般地砸向敌群,成吨的炮弹在中原大地上震颤,火光冲天,烟尘像蘑菇云,飘的老高老高,情景十分壮观。我突然联想到曾几何时,1947年孟良崮战役时,你邱清泉5军的榴弹炮打的那样凶狠,莱芜战役时打得那样整齐,睢杞战役时,在桃林岗阵地,你的排炮打得那样花样繁多,徐东阻援时,黄百韬的老爷炮打得那样凶猛,鲁楼阻击时,你邱清泉的榴炮,打得那样密集,我多少英雄豪杰,可爱的战士们死在你的炮下,现在是算总账的时候了!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我师87团,向敌166师496团指挥所打去数发“飞行炸药包”,有20斤、50斤一包的,因前几天我们也用同样的方法,给敌军打去《敦促杜聿明投降书》,打饼干、食物等,敌军士兵都抢着去捡,悄悄的将宣传品收藏起来,准备日后当俘虏时的见面礼。

        总攻开始后,敌496团的团长吴立山将20斤重的炸药包抱着,刚走到团指挥所门口,炸药包爆炸了,连同他在内的25个人全部被报销了。在另一个敌团指挥所里,打进一包炸药,当时没有爆炸,在指挥所里满地滚,敌高团长大叫:不好了,这是共军的“人头炮”!话音还未落,就听轰隆一声,指挥所里的人都坐着土飞机上西天了!自此,共军的“人头炮”便不径而走,国民党官兵惊恐地传着一首顺口流: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炸弹长尾巴;能过街,会钻洞,嘶溜嘶溜向前滚,碰见人群它就炸!”

        在我强大攻击下,496团残敌被迫缴械投降,俘敌1500余人。至8日,东兵团我28师、29师压缩到鲁楼、陆菜园、朱集、陈庄,收回了35个村庄。到此时杜、邱仅余205个村庄固守了。我各师乘胜前进,争着歼敌立功。

        我和李(曼村)政委商量,我们几个先在猫耳洞里休息一下,静听佳音。这时,我特别想见到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吴立本摄影师,希望他能不失时机的将这围歼场面拍下来,做个历史的见证。但无奈,电波都赶不上他跑的快,这阵子可能正跟着85或86团行动呢!

        尔后,我纵又攻占张楼,将邱清泉的司令部包围于花小庙。到晚22点半,86团通讯排长陈金锡前来报告:两兵团匪首邱清泉在他办公室笔直的站着,在混战中,让我团2连6班长徐影忠和一名战士翟清晨用冲锋枪打死。我心里想,如果是抓活的可能价值更大。但邱清泉的5军和我纵是作战几年的老对手,他双手沾满了我无数指战员们的鲜血,作为战士其仇恨心情,是无法控制的,战士们这种复仇举动,也是在所难免。夜深了,86团刘团长送来了邱清泉的大衣、皮带、自杀刀、手套、皮帽等遗物。

        第二天,我拿邱清泉的遗物给俘虏的国民党第2兵团的军官过目,经过邱维达等人的辨认下,都点头确认是邱的遗物。

        10日这天,天空晴朗,陈官庄人山人海,指战员、民兵、群众相拥着,看着这萧、永、睢大地分外亲切。太阳冉冉升起,光芒四射。

         我给俘虏的军官一人一支缴获来的骆驼牌美国香烟,请他们检阅自己的残兵败将和无数的兵器、汽车,尔后将他们押送总前委野政俘虏兵收容所。

        历时66个日日夜夜,我们都是在猫耳洞指挥所里度过的,从未脱衣睡过一个囫囵觉,人熬得又黑又瘦。

这时接宋、刘电告:83团直插敌16兵团杜聿明指挥所,缴获杜聿明一支三号左轮手枪,一枚石质纂字图章和一条黄绿色将军呢马裤,活捉杜聿明这个徐州“剿总”中将副司令。

        截止10日,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关键性淮海大决战胜利结束。我军共歼敌一个总部,5个兵团部,22个军,56个师,共计55.5万余人(内有4个半师起义),彻底粉碎了敌人“力争华北,坚守中原,经营华南”的防御计划。此役,我华野伤亡总计大约10.5万余人,我10纵共毙伤敌2.18万余人,俘敌5.77万余人,(含陈官庄俘敌4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385门,轻重机枪1486梃,步枪、马枪、冲锋枪17329支,坦克、汽车200余辆,骡马96匹。我纵付出了1.8万多人的伤亡代价。

        1949年1月10日上午10时,当陈官庄地区的华野指战员和民兵群众们共同欢庆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时,敌机在上空盘旋、扫射,这流氓飞机是来给杜、邱集团哭丧的。我令部队疏散,我们几个师里的战友又钻到猫耳洞师指挥所里,一起喝了点洋河大曲,共庆胜利。

        这时,警卫员来告诉,我爱人贡喜瑞带着4岁的女儿南溪来了。我请了假,驾车直驱刘庄10纵司令部所在地。看到在纵队卫生队工作的喜瑞和孩子,我一把抱起溪女,亲了又亲,连连转了好几个圈。我认真地对溪女说:“宝贝,你以后长大了填履历时,就填你4岁那年跟随父母在萧县的刘庄参加了淮海战役。”溪女眨着圆圆的大眼睛,似懂非懂的点着头,稚气十足,满嘴的山东口音说:“我要像爸爸那样,长大也当解放军!当指挥官打敌人!”

        11日晚,在刘庄10纵举行了一个庆五禧的酒会。宋时轮司令向24位师和纵队干部宣读华野电报:

        第一、庆祝具有埋葬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深远意义的淮海大战的伟大胜利。他补充道:毛、朱、周首长自此役后预言道:还需大约一年时间就可根本上打倒国民党、蒋介石,年底召开政治协商会议;

        第二,10纵改为步兵第28军,编入第10兵团。他又补充说:28军自淮海战役后,将得到解放区送来的8000余名山东子弟兵的补充,现又达到56000多人,是一个大军了;

        第三,宋时轮同志到第9兵团任司令,叶飞来10兵团任司令员;

        第四,原2纵的副司令员朱绍清同志调28军任军长,萧锋同志任副军长,陈美藻为军政委;

        第五,祝贺84师光荣诞生。原10纵的30师,正式组建为28军的84师,师长冯鼎三,政委王敬群,副师长是张冲凌,副政委是张维滋。当宋时轮读完命令,刘培善政委立即举杯起立,大家共庆28军的新生和淮海大战的胜利。

谁在收藏
浏览:1110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