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淮海战役最后一天(文/纪鸣铎)

潍坊纪家 发表于2017-08-22 19:24:12

攻击鲁菜园

      1949年1月9日早饭后,我从团部跑到一连前沿阵地,了解有关一连二排长晋吉增带领突击队战斗情况,恰逢一连政指牟作勤从营里接受任务回来,方得知:我团今天将配合二十九师兄弟部队攻击鲁菜园,三连是第一突击队,一连是第二突击队……

    下午四时,在我强大炮火压制下,整个鲁菜园村庄顿时浓烟滚滚,在我轻重机枪掩护下,爆破队连续爆破,鲁菜园东北的土围墙被炸开一个大口子,我8 3团一营三连勇士在连长郑素春(一级人民战斗英雄)和政指秦洪声同志的带领下突进鲁菜园,接着一、二连部队跟着冲进去,经过一阵激烈的厮杀后,大批的俘虏被押送出来,随后8 3团指挥所前移到鲁菜园的东北侧高地上,先是团参谋用望远镜向西了望,在西下的阳光照耀下,见黄压压的敌人向西溃逃,马上报告团首长,首长用望远镜观看到敌人狼狈逃窜的景象,马上研究决定:由政委孙乐洵、副团长孙成才带二、三营先头乘胜追击;因一营鲁菜园战斗还未结束,团长柴裕兴去一营指挥战斗结束后,立即率一营跟进.

      我跟着孙政委和团指挥所也一起追击了几里路,敌人是死的死,伤的伤,排了一大溜.天已全部黑了下来,只有野地里还有几辆被我炮火击中的敌人汽车在火光冲夭中焚烧着,我想靠近看看,孙副团长制止说:“不要靠近汽车的火光,以防敌人的枪打着……”

直捣陈官庄杜聿明集团司令部

     追击到一村庄时,敌人的机枪一直封锁我们,孙副团长指示说:“村里的敌人还没有走,通知部队暂停前进,不然,把部队压在村子外不好.”我找了条沟,让团首长隐蔽好,首长在沟上观察情况,敌人的炮火不断打来,首长叫到附近的村里找个地洞,我到村里看到一个大空房的西侧有两个大地洞,其它没有见到任何老百姓,房子里面的东西被洗劫一空,我领着首长去后,团首长便开始研究敌情,分析情况,认为李弥兵团溃逮,杜聿明、邱清泉一定更加恐怖动摇,决定抓紧时间,直捣杜聿明司令部陈官庄,正在这时八连政指代可文交到营里一个俘虏军官.自称是敌72军一个师的参谋长,自称是我军的内线关系.他说:“杜聿明正准备向西突围,你们顺着干冻的鲁河就可以直插陈官庄,说这一带都是杜聿明总部的后勤机关,没有什么战斗力,也没有什么工事.”这给我部队提供了有力情况.二、三营顺着鲁河直插陈官庄.团指挥所赶到时,二营营长曹文章、三营长朱福修已研究好二营从陈官庄东面攻打,三营从陈官庄北面攻打,团首长表示同意他们的意见。

    当时团首长分析,我们南、北、西面,都是敌人,如果天亮,敌人发觉我是一个团,敌人还有二、三十万,如果敌人反击,我们会吃不消的,因此,孙政委要副团长到后面一点设个指挥所,和上级取得联系,请求增援部队,孙副团长找了块凹地,设了指挥所,首先和师部通电话,未摇通,孙副团长说:“直接与宋司令通话.电话一摇就通了,孙剐团长报告了8 3团打进了陈宫庄的情况,请求部队快来.宋时轮司令电告:“部队很快就赶到,要和北面的四纵队取得联系,互相支援,不要发生误会……”孙副团长打完电话,告我说:“你到黄庄户和四纵队联系,说我们己打进了陈官庄,不要发生误会,黄庄户向东北方向走.”并叫一个通信员跟我去.我们刚离开指挥所,向东走,敌人的机枪从陈官庄射来,

      子弹从身边瞍嗖飞过,通信员叫我赶快卧下,我想敌人夜间看不到我们,是乱打枪,所以我一直向东北方向跑,通信员追上我大声喊到:“你怎么的,疯了?敌人这么打也不趴下,”我说:“敌人不是打我们的,我们赶快跑,去完成与四纵队的联系任务,”敌人的机枪不响了,又跑了一段,看到了一个村庄,走到村头,有两个站哨的,高声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说:“是十纵队的!你是那个部队的?,”他回答:”是四纵队!”我说:“我要找你们首长!”,一个战士带我们走进村里的一间屋子,屋里蜡烛照明,四,五个人正在谈话,那个战士指着其中一个说:“这就是我们的副团长!”我说:“我是十纵队8 3团的,我们已经打进了陈官庄,首长让我转告,请不要发生误会.”副团长高兴地站起来说:“你们从东面打,我们从北面打,不要发生误会!”回来途中,我们遇上了来增援的纵队特务团和我师82团,我们知道增援部队已经上来了,心里非常高兴。

转移汽车

      回来后,我立即向孙副团长报告了与四纵队联系的情况,孙副团长对我说:“给你个任务,把缴获的汽车迅速转移,不然,天亮了蒋介石会派飞机来炸掉的!”我正琢磨着怎样去完成这个任务,孙副团长叫过一个人来,对我说:“由他负责把汽车弄走!”我走近一看是国民党的军官,便问:“你能把汽车开走吗?”他说:“可以!”  我这才放心.原来此人经孙副团长交待俘虏政策和一番教育后,很乐意去办这一事.我高兴地同他走出指挥所,他还边走边介绍:“这是宋美龄刚从美国弄来的,一千多辆新汽车.”我们高兴地走了一段,朦胧看到前面有个村庄,我问:“这是个村庄吧?”他说:“这不是村庄,是汽车.”我们迸了汽车场,他严厉地高声大喊道:“起来!起来!奉总部命令:汽车调过头来,向东北开,

      回徐州,跟着我的三号小汽车走!”连喊了几次,马上跑来很多人,上来问:“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他避而系答,有的纷纷回去发动汽车,灯光闪烁,还有的不想离开,我就说:“我是人民解放军,你们不要怕!一出了汽车场,那人对我说:“你不要讲话,你一讲,他们就不走了!”接着他又问我还有汽车要不要,我说:“要,”他便带我去北面不远的汽车场,一进去,他同样高喊:“奉总部命令……”于是,汽车马达又发动起来轰隆隆的响彻一片.走出汽车场,我问他还有没有汽车,他说:“没有了!还有战车要不要?”我说:“统统要!”于是他带我向西南又走了一段,我看见歪斜着像木头一样的东西问:“这是什么东西?”他说:“这就是战车!”我们当时高兴地边走边谈,突然前面有人喊:“什么人,干什么的?”我说:“团部的,自己人!”我团特务连副连长王景荣听出是我的声音,说了声纪干事,他上来一下把我拉到沟里,对我说:“前面就是敌人!”那军官随着一齐卧到沟里,接着敌人的机枪“哒哒”地扫射过来,我想敌人还在顽抗,叫部队去搞去.待敌机枪一停我们向指挥所跑去,途中遇上三连政指秦洪声带部队来了,我们一块儿去指挥所,刚到指挥所,我听到叭叭两枪从我头上飞过,我赶紧向凹地卧去,接着敌机枪连续打来,秦洪声在后面,还未卧下,就说:“我负伤了!”待敌人机枪一停,便把他扶到了汽车上,我们上了汽车,向东行驶,走了几里路,前面的汽车传来报告说,”前边一条河,汽车过不去,怎么办?”我下车看,河里有水,也有水在流,河的两边是土岭,大批的汽车停在那里,我们都没办法.

       天近黎明,我站在高岭上向西面淮海战场了望.围歼杜聿明集团的炮声隆隆地震撼着大地,炮火的硝烟犹如早春的大雾,笼罩着整个战场,随着炮声渐稀,我想杜聿集团已经被歼,不一会儿,红日升起,硝烟散去,再向南向西了望,满地遍野都是黄压压的人流,我人民解放军战士雄赳赳、气昂昂地押着蒋军俘虏像江水一样,向东涌来……

      直到这时,我才感到又饿又渴,因为从昨天早晨吃过一顿早餐,又整整跑了一昼夜.在我们转移车队里,有一个像国民党军官模样的人对我说:“我用大饼、罐头,换你一支烟吧?”我说:“我不会吸烟,所以没有烟!。他看了看我,还是送给我一些大饼罐头,我一口气吃完后,又到河里吃了几块冰,这才走上高岭,这时从东面边喊边跑着来了一大批穿灰军装的干部战士,他们跳上汽车,把汽车开走后,至此转移汽车的任务算是圆满地完成了,

印章与手枪

        这次战斗,8 3团三营在杜聿明指挥所里缴获一支三号左轮手枪和杜聿明的一枚印章及皮大衣.

       淮海战役结束,我去一营,副教导员寇永德老远就招呼我,我走近问:“什么事?”他说:“我给你看个东西.”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盒,打开一看,是枚象牙印章,上面缠绕着一条用金子做的小龙,我向纸上一印,上面是“邱清泉”.我不禁大喊起来,他马制止我说:“你不要喊,这个我只给你看……”

       邱清泉是蒋介石五大主力之一,大名鼎鼎的新五军军长.

谁在收藏
浏览:542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