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父亲刘鸿若(文/刘泽宣‌)

泽宣 发表于2017-11-10 15:02:26

我父亲刘鸿若在60年前,被选为日照县民主政府首任县长,在前‌后10年时间内,三任日照县长。他的革命生涯紧紧与日照人民联系在‌一起,他没有辜负日照人民的养育之恩和重托之情,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带领广大群众与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为日照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因而受到日照人民的爱‌戴和深深的怀念。‌

在60年后的今天,特撰写此文,寄托对父亲的缅怀之情,更为主要‌的是继承他的革命意志,鞭策和激励我们后辈,发扬顽强拼搏、艰苦奋‌斗的精神,为祖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做出我们的贡献。‌‌

走上革命道路‌‌

父亲刘鸿若,1910年生于日照县城关一个封建地主家庭里,祖父‌刘次乾,祖母安氏。父亲是这个家庭最后,也是唯一一个成活下来的男‌孩,其他4个兄妹均夭折。在中国封建传统中,传宗接代的观念根深蒂‌固,作为独子的父亲自然受到了格外的溺爱和娇惯,同时也受到了格外‌的约束。据说,祖父母先后为他找了3个亲邻当义父母,借以看护与教‌养,保其长命。‌

父亲1916年开始入私塾读书,直至1926年。所接受的都是封建伦‌理、科举功名、光宗耀祖、升官发财等的教育。1919年五四反帝爱国运‌动爆发,在新文化运动的推动下,兴办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兴起。日照也先后兴办了一批新式小学和一处新式中学。父亲克服‌来自家庭的阻碍,于1926年如愿以偿地入县立高级小学插班读书。‌1928年小学毕业后,即升入日照县立中学读书,这是当时日照境内的‌最高学府。1931年秋季,父亲于日照县立中学毕业后,便毅然离开家‌庭,到北平求学。1933年毕业于北平私立北方中学高中部师范科。在北‌平期间,使他不断汲取新的精神营养,思想进一步解放,眼界更为开扩,‌政治敏锐性也大大提高了。‌

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9年,日寇占领了日照。祖国危机,国家受‌难,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这时已回到家乡任小学教员的父亲面‌对国破家亡的悲惨情形,再也按奈不住他满腔的爱国热情,迫切希望奔‌赴抗日前线,争取及早投入到抗日洪流中去。父亲早就向往共产党八路‌军,认为真正抗日的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因此四处奔走,寻找八路‌军。他曾赴临沂、赣榆、莒县等地寻找,均未成功。‌

1938年8月,当父亲得知八路军为收编朱信斋部而到了日照西部‌黄墩的消息后,便迫不及待地立即赶到黄墩,参加了八路军,并在该部‌政训处任宣传科长。直到此时,父亲参加抗日斗争的愿望才真正得以实‌现,从此他义无反顾地踏向了革命的人生道路,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同年10月7日,由牛瑞甫、刘夏峰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父亲‌便与一起入党的郑子久、尹伯兮被派往山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岸堤干‌校)学习。这是中共山东分局创办干校后举行的第一期干部学习。‌

1938年12月,父亲与郑子久由岸堤干校结业回到日照,此时杨心‌培(日照城关人)也由延安回到山东,被中共山东分局派来日照工作。中‌共鲁东南特委根据山东抗日形势的迫切要求,决定迅速建立中共日照‌‌‌‌‌县委。是月中旬,中共日照县委在小曲河村正式成立,由范景蘧任县委‌书记,郑子久任组织部长,杨心培任宣传部长,父亲任统战部长。对外称‌“八路军驻日照办事处”。由父亲任办事处主任。办事处成立后,负责开‌展对外工作,主要任务是:广泛深入地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开展抗日动员和宣传,发动群众及各阶层起来共同抗日。‌‌

土地改革,支援前线,到新区工作‌‌

经过八年抗日战争,日本帝国主义终于宣布投降,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从1946年开始,在山东广大新老解放区,先后开‌展了大规模的反奸诉苦,减租减息和土地改革运动。日照县在新解放‌区,首先从反奸诉苦开始,对那些死心塌地投靠日寇、罪大恶极的汉奸,‌召开群众控诉大会,惩处了一批汉奸头子。对那些依附日寇,横行乡里,‌敲诈勒索,欺压群众的伪保长、伪乡长、伪队长等召开群众诉苦大会,控‌诉其罪行,依法予以处理,大快人心。‌

在解放战争中,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日照人民,为支援解放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县委县府领导组织下,从1945年至1948年间,先后‌掀起五次参军热潮,上万名英雄儿女踊跃参军,出现了许许多多党员、‌村干部带头参军,父母送子参军,妻子送丈夫参军,弟送哥,哥送弟,兄‌弟争相参军的动人事迹,涌现了许多参军模范村、模范家庭。‌

为了支援前线,日照县委县政府发动全县人民,掀起了一个又一个‌支前高潮。在解放战争期间,日照先后共出动支前民工、民兵达18万人‌之多,为解放战争做出重大贡献。为了加强领导,县委成立了支前指挥‌部,主要负责同志亲自带队,奔赴前线。各区各村提前预编,以备待命。‌1946年12月7日,日照县首批支前民工,组成了5000余人的大队,另‌外组成2400余人担架团,共计7400多人,由父亲和邱大江同志带队,‌跟随鲁中八师等主力部队,参加鲁南大会战,辗转郯城、苍山、枣庄等‌‌‌‌‌地,我军英勇作战,首战告捷,全歼敌军两个师和一个快速纵队,生擒师‌长。支前民工和担架团胜利完成运送粮食、弹药和抢运伤员等任务,凯‌旋归来。1947年1月24日,县府举行评功大会,评出几十个模范班和‌209名立功人员。父亲被评为二等功。‌

后来在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中,日照县出动了8.5万余人组成的‌担架队,其中子弟兵团4000多人,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了滨海支‌前司令部的通令嘉奖,并授予奖章,还奖励了一批武器。滨海地委发出‌通报,表扬了日照、莒南两县委,各记大功一次。在淮海战役中,日照又‌出长工5.3万余人,其中子弟兵团2600余人,另外短工3.8万余人。在‌支前队伍中,出现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如有一个民工连在‌敌机狂轰滥炸中,冒着危险将弹药源源不断送到火线阵地,获得“钢铁‌担架连”的光荣称号。在支前中,民工们历尽千辛万苦,随军转战,他们‌推着满载军粮、弹药的小车,在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或在泥泞盈尺的‌平川上,或在河水激流中,夜以继日地行军前进。他们对待伤员,更是无‌微不至,为伤员遮风雨,躲寒暑,甚至自己出钱买鸡蛋给伤员吃,感人事‌例层出不穷。淮海战役结束后,日照县组成了500多名精干民兵,编成‌华东子弟兵团,跟随野战军渡江作战。同时又组织了300余名民兵和水‌手,带帆船支援解放军渡江作战。还抽调了一批得力干部随军开辟江南‌新区。日照县的这支随军南下的队伍先后参加了淞、沪、杭、福州、厦门‌等战役,英勇战斗,圆满完成支前任务,受到了上级的通令嘉奖。

1948年10月,父亲正式离开日照县,调新海连任市长(今连云港‌市),同年12月又调鲁南行署参加慰问团工作。1949年2月即调南下‌干部总队学习,准备南下。南下之后,先后在浙江省台州专署、浙江省政‌府卫生厅、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保健医院、上海市常熟区、长宁区政‌府工作。他在以上地区和单位十几年工作中,在开辟新区、恢复发展生‌产、土地改革、征收公粮、机关行政服务、卫生保健、“三反”“五反”、旧城‌‌‌‌‌改造、里弄整顿、私营工商业改造、计划供应、农民返乡等诸多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精力,为新区工作,为城市建设作出很大贡献。尤其他‌在上海长宁区工作时,亲自参加和指挥的“治理法华洪”、“建设天山一‌条街”等项工程,作出了优异成绩,迄今在长宁区人民中传为佳话,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永久而美好的回忆。他关心群众和艰苦朴素的作风,在进‌城工作后,同样保持并发扬,如1960年经济困难时期,为了解决长宁区‌群众的吃肉困难,他写信给当时日照县长尹新坡同志,希望帮助购买猪‌仔,尹新坡同志又转告苍山县长丁礼洋同志,买了几十头猪仔,运到上‌海饲养,使城市也养起猪来,以解决一时之困难。他个人生活上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住一般房子,很少买新衣服,大部分穿旧衣服,外‌出开会,只坐公用的帆布蓬车。在经济困难时期,他和群众一样,完全凭‌证、凭卡供应,没有任何一点特殊。他经常写信给我们兄弟,要求保持和‌发扬艰苦朴素的作风。

在几十年革命斗争中,父亲在工作上,时常也有失误和缺点,如在‌土改运动和“三反”运动中,受“左”影响,犯过“左”的错误,在卫生部门‌荼中,对知识分子政策掌握和执行的不够好。在城市里弄整顿和对外私‌营工商业的改造中,在执行政策上也有过片面性等等缺点。便在缺点错‌误面前,父亲襟怀坦荡,光明磊落,严格要求自己,并承担责任。他在‌1956年写的一份检查材料中,对自己过去工作上的缺点,作了认真而深‌刻的检查,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勇于自我批评和严于剖析自己的精神。‌‌

忠诚党的事业,无私奉献‌‌

父亲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表现了对党无限忠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勤奋工作,默默奉献;他密切联系群众,团结同志,关系融洽;他‌忠厚老实,襟怀坦诚,平易近人;他作风俭朴,勤政廉洁,身体力行。他一‌生为党为革命事业作了应有的贡献。‌‌‌‌‌

他从1938年至1948年,先后在日照工作了10年,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战斗在第一线,与敌人进行面对面的斗争,无论环境如何险阻,工‌作如何艰辛,生活如何艰苦,他从不退缩,从未动摇悲观和屈服。始终保‌持革命乐观情绪,坚定革命必胜信念,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大无畏精‌神,带领全县人民群众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他从1948年离开日照,南下到新区工作,至1963年的十几年中,‌听从党的召唤,服从组织的安排,不管做什么工作,是基层是机关,是正‌职还是副职,他都做到愉快服从。如1948年调新海连任市长,只有几个‌月便随军南下,到浙江省台州地区,出任专署专员,不到两年,于1950‌年调浙江省委办公厅任秘书处长、行政处长,几个月后又调浙江省卫生‌厅任副厅长,工作一年多以后,又被调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保健医院‌任院长,一年后,于1954年又调上海市常熟区任区长,两年后又调上海‌市长宁区任区长。在这十几年里,不仅工作调动频繁,而且大部分时间‌在基层,在第一线工作,工作具体,任务繁重,但他每次均欣然接受,工‌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革命事业倾注了他全部‌心血。然而,可惜的是,正当他中年精力旺盛,能为党做出更大贡献的时‌候,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他去世后,曾受到不公正的处理。1980年始‌得平反,恢复党籍,恢复名誉。‌

父亲的一生,始终是热爱党、热爱人民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勤奋‌工作的一生,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一生,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始终‌和人民站在一起,人民不会忘记他,历史不会忘记他。他那为革命事业‌执着追求、默默奉献的精神,给我们留下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将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一定要继承他的遗志,踏着他的足迹,奋勇拼搏,通往‌直前,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我们的贡献。‌‌

(本文节选自刘泽宣所著《缅怀父亲刘鸿若》一书。刘泽宣,刘鸿若之长子,曾任山东大学系总支书记、图书馆副馆长(正处级)等职。此文写于2000年。)

谁在收藏
浏览:2405次

评论回复
  • wll6303

    2020-08-25 11:47:29 wll6303

    解放战爭时期日照县隶属滨北地委(43年建立50年撤销),山东曾有滨海区党委,从无滨海地委。因我父亲曾任滨北地委书记兼滨北军分区政委,所以对此比较了解。

  • 读我173

    2020-04-27 10:21:33 读我173

    刘先生您好:你的文章我拜读了,看到您父亲的名字很激动,因我从小记事起我爸爸常向我们提起您的父亲,我是安家的后人,现在广西。

  • 苍山后人

    2018-11-14 00:08:08 苍山后人

    我是赵君明的后人。

  • 苍山后人

    2018-11-14 00:07:14 苍山后人

    刘先生:您好,请恕冒昧。我是咱们烽火平台的“苍山后人”。您的文章拜读了。您文中所提到的抗战时期的“岸堤”、“日照”……及解放战争时期的各战役,与我记忆中家人的回忆很相符,时间也基本相符。看到您父亲的名字很激动,但又不敢确定。您是否知道赵君明、于光?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