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泉突围(马广州根据李华源口述记录整理)

李晓梅 发表于2018-02-22 17:02:50

一九四一年十月十日(农历八月二十日)日寇调集了万余兵力,对我鲁南三行署和临沂县委机关驻地一一涌泉(今属苍山县)疯狂进行扫荡,使我党政干部、抗日军民遭受严重伤亡。鲁南三军分区副政委赖国清同志、独立团团长颜岳岩同志、沂河支队第一大队教导员崔广润同志等就是在这次“扫荡”中牺牲的。

临沂县大队当时住在涌泉,担负着保卫机关的光荣任务。这支新建不久、仅有两个连(一连连长姜善荣,三连连长周兴龙,二连尚未建立)二百来人的地方抗日武装,在行署主任兼临沂县县长丁梦孙同志和大队长李华源同志指挥下,面对大军压境的险恶形势,临危不惧、机智勇敢,不仅安全突出了重围,而且还在转移途中全歼了一个汉奸中队。

一九八三年金秋十月,已是年逾花甲的李华源同志从上海千里迢迢来到原籍苍山县。在他的老战友、当时曾在三地委工作过的王子通同志的陪同下,带领我们走访了当年县大队突围的地方,和这些地方的老人一起回忆了当时的战斗经过。兹据记录整理如下:

一、巧妙突围

在敌人“扫荡”的头天晚上(十月九日晚),根据侦察员送来的情报,李华源同志判断断敌人有可能要来“扫荡”,便立即找行署主任丁梦孙同志回报说:“敌人在卞庄附近的捻头增加了约五百骑兵,今晚可能有所行动。这里必定是他们进攻的重点,最好转移一下,不然很危险。”丁梦孙听后,叫派人继续侦察。

零点左右,李华源同志又向丁梦孙同志报告:“敌人在码头附近的沂河上搭了船桥,很可能是过机械化部队的。”丁梦孙同志感到情况有些严重,说道:“看来敌人要对我们采取大的行动啦!”

自从“芦沟桥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向中国大举进攻,到处奸淫烧杀、劫夺掳掠护铁蹄所至,生灵涂炭。临郯地区的人民和全国一样,也深受日寇侵略之苦。他们不甘蹂顶,终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武装起来,与日寇进行着殊死的战斗。

现在杀戮成性的日本强盗又要来“扫荡”了,临郯人民又要遭受大的灾难,他们怎能压住心头的怒火?特别是县大队长李华源同志,考虑到肩负着保卫党政机关的任务,心清又是多么沉重!

时间好象过得特别快,一会儿天就亮了。

这时,只听得那县方向炮声隆隆,敌人开始从南面进攻了。李华源和丁梦孙同志走出村外,站在高处。李华源一边拿着望远镜向四周察看,一边向丁梦孙同志报告说:“你看,敌人从沙埠来了,兰山内鬼子出动了,永安方向也有敌情,汉石桥那边也来了……”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了。在这十分亲急的情况下,他们商量,决定立即突围!

李华源同志根据周围的敌清对丁梦孙同志说:“现在只有层山方向还没有动静,请你带领一连保护机关先走,我带领三连留在涌泉掩护。”

丁梦孙同志是知道的,一连是县大队的主力,武器装备较好,战斗力较强;而三连武器破旧不齐,力量较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怎能带主力先走呢?因此他说;“老李,还是你带一连保护机关先走,我带三连留在这里掩护吧。”

李华源同志完全理解丁梦孙同志的心情,但无论怎样也不能让他留在这里。因此上前紧紧握住他的双手而又满怀信心地说:“丁主任,请你放心,我李华源自从带兵打仗以来,大小战斗经历了不少,从来没有失利过。今天我带领三连留在涌泉,见机行事,也不会出问题的.”丁梦孙同志虽然深知李华源同志遇事沉着冷静、多谋善断,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但还是有些担心地说;“今天的情况不同往常,敌人是十几路重兵合击涌泉啊!”

李华源同志说:“敌人这次‘扫荡‘兵力雄厚,来势凶猛是事实,但他们毕竟是非正义的,又是异国作战,有许多难以解决的矛盾。我们可以利用人熟、地熟这一有利条件与敌人不容继续争让。最后,在李华源同志的坚决催促下,丁梦孙同志只好恋恋不舍地带领一连保护着党政机关向层山方向突去。

他们撤走以后,李华源同志把三连战士集合在西门里小学校内,叫三连长周兴龙同志和杜教练安排吃早饭。这时,有的战士焦急地问:“大队长,啃们什么时候走呀?”在这种情况下,李华源同志完全理解战士们的心清。他知道指挥员的言语表情、一举一动都直接影响着战士们的情绪。作为指挥员,越是情况紧急,越要沉着冷静。因此,他笑着说:“同志们不要急,也不要怕,现在敌人虽然包围了咱们,但是它人地生疏是有眼无珠的瞎子。咱们凭着人熟地熟,只要选准时机,走得巧,一有空隙就可以钻出去的。”战士们看到自己的首长在敌人大军压境的情况下还是那样泰然自若,谈笑风生,对这次突围象是很有把握,也就安静下来了。

李华源同志换上便衣,戴上草帽,顺手卷起一张煎饼,一边吃着一边向涌泉村后走去。他站在一个草垛上,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敌河岸上架起了一百多挺机枪;南边双石桥敌人来到了;西南层山方向也传来了枪炮声;西北兰山鬼子压过来了;东北方向敌人已到达了吴庄。”李华源同志也看得十分清楚:北边敌人过永安河后没有直接扑向涌泉西北门,而是兵分三股:一股奔北楼,一股奔高尧,一股奔诵泉东门。他想,这次敌人集中兵力来进攻抗日根据地,其后方必然空虚。如果县大队利兀敌入刚从永安拔断根,尚未到达涌泉西北门这个空隙钻出去,沿交通沟奔永安,然后转到临沂西南部的敌占区去暂作隐蔽,是会万无一失的。于是,李华源同志立即跳下草垛,带着侦察员飞快地跑到小学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周连长、杜教练和战士们,大家都非常赞同。

按照部署,李华源同志和周连长在前,杜教练督后,全体战士武装整齐地出了涌泉西北门,沿一条南北大沟象箭头一样向北飞奔而去。

李华源同志带领三连战士离开涌泉的时候已是八点多钟.这时周围敌人的机枪、大炮齐向涌泉轰击,涌泉上空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

“多么危险啊;我们早一分钟离开,必然要与敌人遭遇,晚一分钟离开就别想出来了。”战士们在沟底奔跑着,议论着,心中充满了对大队长的敬佩和信任。

忽然空中敌人的飞机出现了。飞机飞得很低,很慢,发出了震碎人心的嗡嗡声。李华源同志命令说;“快卧倒,把枪压在身子底下以免反光。”飞机过后,战士们爬起身来,一口气跑到了永安河底。过了河,来到了永安村前,群众告诉他们说:“可别往北去了,村北有日本鬼子的炮兵队。”李华源料定那是敌人的后卫部队,力量不会很强。如果在平时非去干掉它不可。但是现在不行啊,因为部队刚刚突出重围,不便暴露目标。因此只得带领队伍回头沿村前一条抗日交通沟朝西边的梁庄方向走去。

在永安至梁庄之间有一条向北通褚墩的大沟,沟里长满了芦苇。李华源同志一面命令大家在芦苇棵里休息,一面派两名侦察员前去褚墩侦察。这时,战士们发现梁庄西边一带的山上插着很多白旗,不禁有些耽心。李华源同志拿起望远镜仔细看了看说:“那是汉奸队,是鬼子部署的疑兵。他们即使发现我们也是不敢来的。”战士们这才放下心来在芦苇棵里休息。

 不到一个小时,侦察员回来说:“敌人进攻时没走褚墩街里,是从褚墩南边湖坡里过去的。”于是,县大队便沿着南北大沟向褚墩走去。到达褚墩时,将近十二点钟。群众看到自己的部队来了无比高兴。战士们跳出敌人重围,几经周旋,终于脱离危险,更是喜笑颜开。大家在褚墩吃完午饭又继续向北挺进。

二、胜利歼敌

走着走着,侦察员来报告说:“前边的东卜庄有敌情。”李华源同志一面让部队减慢行进速度,一面命令侦察员继续侦察。不大一会,侦察员第二次报告:“汤庄据点里的一个汉奸中队正在东卜庄抢劫群众。”汤庄是日寇建立较早的据点之一,驻守在这里的伪军大队长张元吉是个死心塌地为日寇卖命的汉奸。这个汉奸大队非常顽固,力量较强,其中有伪警察局的,有伪保安队的。在平时,他们慑于共产党、八路军的威力,轻易不敢出来。现在他们趁日寇包围我抗日根据地之机,便狐假虎威地出来抢劫群众,想发点横财。县大队的同志们对这股伪军早就恨得牙痒痒,又加上今天憋了一肚子气,纷纷向李华源同志请战,坚决要求歼灭这伙中华民族的败类。李华源同志考虑:现在敌人只顾抢劫民财,没有战斗准备。我军出其不意;必然获胜.于是,便接受了战士们的请求。

为了获得全歼战果,他与周连长、杜教练认真分析了东卜庄至汤庄的地形。认为:敌人发现我军后,不会向北跑,因为庄北是沫河,水很深,跑不过去;也不会向东跑,因为东边不是他们的巢穴;向西跑经西卜庄奔汤庄据点是他们的唯一目标,西卜庄岭头又是他们的必由之路。因此具体部署是:李华源同志亲自带领主力埋伏在西岭上,周连长带一个排从东卜庄南门突进去驱赶敌人。

周连长带领战士们从南门进村后,随即向敌人发起了猛烈地攻击。正在村里抢劫的伪军遭到突然袭击,个个吓得魂飞胆落,拼命向西门逃窜。埋伏在西岭上的县大队战士见此情形喜不自胜。当伪军全部进入埋伏圈时,李华源同志一声令下:“打!”战士们一跃而起,顿时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被打伤的伪军滚在地上哭爹叫娘,没伤着的都乖乖地举起双手跪地求饶。这次战斗,全歼伪军一个中队共五十六人,其中打死一人,打伤十一人,缴获步枪四十七支,子弹一千多发,手榴弹一百多枚。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押着俘虏撤到赵庄家西休息。为了减轻行军负担,避免暴露目标,更重要的是为了教育和瓦解汤庄据点里的伪军,因而决定释放俘虏.李华源同志对俘虏训话后,又写了一封信让俘虏带给汉奸张元吉。信中说道:

汉奸张元吉:

你不要只看日寇气势汹汹,应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军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锐不可挡。你的皇军老子指日可灭,更保不了你的狗命。今天你不是趁日寇扫荡之机,狗胆包天,出来敲诈勒索、骚扰乡民吗?没料到我照样歼灭你的一个中队。跟你扛枪的多,是你的亲友子弟、表侄外孙,今天我若打死他们,你的亲友定会找你拼命的。为了给你一个悬崖勒马的机会,今天特将俘虏放回,若仍不服,今后再作较量。

中共临沂县抗日大队长李华源。

 一九四一年十月十日

三、鱼水情深

县大队在赵庄家西释放了俘虏,沿着涑河河岸继续向北前进。他们到小车庄向西走,又从杨官庄附近跨过临枣公路,然后从花埠岭穿街而过来到了三店子。这时已是下午三点钟左右。三店子又名道庄店子,因为它有东、西、中三个自然村,所以统称三店子。这个地方是县大队常来活动的村庄,和群众非常熟悉。因此,相见之后群众无比惊喜,第一句话就问:

“你们出来了?”战士们自豪地回答:“我们不但出来了,还在卜庄歼灭了汉奸张元吉的一个中队呢!”战士们向群众有声有色地讲述了大队长李华源同志怎样带领部队突围,怎样在卜庄歼敌的经过。群众听了无不交口称赞:  “咱们的县大队不愧是无敌之师,大队长真是个常胜将军。”

若在平时,县大队的同志来到三店子吃点家常便饭就行了,可是今天这里的群众非要打糖酥火烧不行。李华源同志说:“我们来了一百多人,乡亲们不必麻烦,随便弄点吃的”群众说:“今天咱县大队又突围,又歼敌,立了大功,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同志们啃干煎饼,咱村大、人多,保证很快就能让同志们饱尝这里有名的糖酥火烧。”于是,三店子顿时沸腾起来。人人动手,家家冒烟,一会儿,饭菜就做好了。战士们吃着香甜焦酥的糖火烧,喝着浓粘爽口的小米绿豆汤,身上更增添了无穷的杀敌力量。

黄昏时,县大队谢别了三店子的群众,一路经过甄庄、丘庄、西庄、为儿桥、大兴屯,最后到达了宿营地北官庄,这时,八路军沂河支队一大队也来到这里。他们会师之后,互

相交谈了一天的战斗经过,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不久,在群众中广泛流传了一首民歌,专门歌颂了县大队突围、歼敌的英雄事迹。歌词是:

    八月的那个二十哟,

    豆子那个黄。

    日本那个鬼子哟,

    发也么发了狂。

    几万大兵来“扫荡”

    包围了咱们的涌也么涌泉庄。

    咱们的那个县大队哟,

    不慌又不忙。

    举着那个红旗哟,

    肩也么肩扛枪。

    碰着鬼子的鼻子走,

    打进了敌人的大也么大后方。

    汤庄的那个汉奸队哟,

    丧天那个良,

    趁火那个打劫哟,

    抢也么抢村庄。

    不料来了咱县大队,

    直吓得尿和屎拉了么一裤档。

    咱们的那个县大队哟,

    武艺那个强。

    能胜那个天兵哟,

    和也么和天将。

    军民抗战一条心,

    坚决把日本鬼赶也么回东洋。

  (马广州整理)

谁在收藏
浏览:1987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谢云升
    谢云升
  • 漂流者
    漂流者
  • 王晓烽
    王晓烽
  • 开国群英
    开国群英
  • 孔顺
    孔顺
  • 甘玛
    甘玛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