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胆忠心为革命——王迫悟传略(1914~ l977)文/戴汉萍

西南关 发表于2018-03-05 21:55:02

1977年2月25日,南京市为因车祸不幸以身殉职的原市委交通工作部副部长、市革委会视察员王迫悟同志隆重召开追悼会,治丧办公室原发出讣告约600份,结果到会达1000余人。追悼会场气氛肃穆低沉,到会的机关干部和群众低头垂泪,深情缅怀和悼念这位早年参加革命,一生为人民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贡献的好党员、好干部。

王迫悟,原名王学荣,1914年1月7日出生于山东省新泰县(今新泰市)西南关马家胡同一个贫苦的泥瓦匠家庭。他的童年时代,中国处于外受帝国主义列强欺辱,内部连年军阀混战,会动荡不安,人民群众生活极端困苦的年代。他7岁时,尽管家境十分艰难,父母还是东借西凑地借了点学费让他进了耶稣教堂附设的明德小学读书,虽然不奢望他将来升官发财、出人头地,但至少不像父辈一样落个“睁眼瞎”。

入校不久,耶稣教堂要扩大小学,在马家胡同南面修建一片千余平方尺的房屋。但在县城里找不到能承担此项工程的人,只有王迫悟的父亲、伯父大体上能看懂建筑施工图,因而得以承担了此项建筑工程。工程按期竣工,王家兄弟得到教会会长的赏识和信赖。1927年,王迫悟小学毕业时,耶稣教堂的高会长、石会长等竭力荐举、保送他到泰安耶稣教会办的育英中学去上学,并表示在经济上给予支持。但信仰耶稣教和靠教会吃饭的人,都受到王家族人和社会舆论的鄙视。迫悟的父母怕儿子走上信教的道路,在族人和社会上难以立脚,年仅13岁的迫悟也决然表示:“我是中国人,不进洋学堂”,便执意谢绝了教会的荐举,致使两位会长深感遗憾。他考入了明德小学附设初中班。

王迫悟在明德小学学习半年后,学校购买了两台织布机,办起了附属工厂。家境窘迫的王迫悟即辍学就工,当了学徒。他积极钻研织布技术,很快学会了操作,能独立开机织布。校方欺侮他们是学徒,不给他们任何报酬,王迫悟即动员两位师兄进行怠工斗争,反对剥削欺侮。斗争结果,迫使校方答应每织一匹布给一角钱,卖一匹布也给一角钱的报酬。这样,每月可有七八角钱的收入,聊补家庭生活困难。

半年后,迫悟的姑表兄弟召集20多名股东集股开了一处布店,欲觅一小学徒。父母看到迫悟识字明礼,能到商号学徒,将来熬个帐房先生,在这小小县城,王家也有个出头之日了,便给他揽下了这个差使。店主是学徒出身,他按照自己的学徒经历,要迫悟起早睡晚,扫地做饭,白天照顾生意,晚上伺侯店主,工钱甚少。迫悟很厌烦这样的环境,便开始想方设法同店主闹摩擦。一次,一个穷同学的家长来买布,他就多给了几寸,不巧被店主发现了,就把他辞退了。结果他挨了父亲的骂,母亲也伤心落泪。迫悟反而感到心里踏实,问心无愧。

1929年秋天,王迫悟考取了新泰县立师范讲习所。当时,蒋介石虽然背叛了革命,但在国民党北伐军队中的大批中下级军官,因受共产党和大革命的影响,其中不乏具有革命思想的人。当北伐军来到新泰时,一些知识青年模样的下级军官,沿街进行“打倒封建军阀,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帝国主义!”等宣传。济南“五三惨案”发生后,在济南等地求学的许多新泰籍学生陆续回到家乡,进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宣传活动。这些都对迫悟起到很大启迪,他逐渐萌生了救国救民的思想。这时新泰有好几派政治力量,都很活跃,革命派和反革命派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斗争。共产党人冯宜之、薛次箫等人将一小和师范讲习所作为宣传阵地,不仅在课堂上,而且在每星期.次的纪念日和各种纪念活动上,与反动势力展开了公开的论战。教育了广大群众。此时的王迫梧逐渐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

在新泰驻防的国民党鲁南民团谢书贤部,有位副官祝慨夫是共产党员,他经常在群众中进行反帝爱国讲演。在听取群众对他讲演的意见时,认识了王迫悟。他从言谈中看到王迫悟思想进步,是个发展对象,之后经多次谈话,启发教育,使王迫悟思想产生了飞跃,决心加入党组织,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生。1931年9月21日,由祝慨夫介绍,王迫悟和王廷山一起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个月后,王迫悟、王廷山接受了发展新党员,准备建立党支部的任务。王迫悟先后发展了东南关的刘志才、同班同学王者荣、马庄的李德章、管家洼的管××、太平庄的韩尚德和夏云楷、栗行村的田××,再加上王廷山发展的党员共10余人,于1931年秋建立了新泰城关党支部,王迫悟任书记,由祝慨夫直接领导。1932年2月,祝慨夫与早些时候已经建立的中共新泰支部成员赵传钵、王宪廷等取得联系,并根据省委指示将新泰支部与城关支部联合起来,组建为新泰特支。   

1932年夏,王迫悟师范讲习所毕业。他的活动,被新泰国民党县党部执委董少羲所察觉,扬言要逮捕他。王迫悟毕业后一时找不到职业,同时考虑到继续呆在新泰,将会连累家庭。于是,他秘密转移到济南.,住在夏云楷处。这时,正逢济南乡村师范学校招收新生;王迫悟参加了考试,被乡师录取,编在四级一班。在乡师,他和学校党组织接上关系,和赵健民、阎世凤等编在一个党小组,在党支部领导下开展党的工作.。他的任务是到鲁丰纱厂、新城兵工厂及商埠以东工厂区散发革命传单。这项工作是很危险的,随时有被敌人发现逮捕的可能。但王迫悟毫不畏惧积极开展工作!一天黄昏一个坐黄包车的中年人接过他一张传单,看后跳下车来狂叫“抓共产党”王追悟赶紧钻入一条小巷逃走。当走到一处集体宿舍时,他以为里边住的都是工人,就把最后一叠传单从窗子里扔了进去。结果里面的一个坏家伙也大喊“抓共产党!”叫喊声引来了四五个警察,向他追来。王迫悟只好逃进小胡同里,七拐八弯来到一处藕塘,他急中生智,跳入藕塘里,身子蹲在水里,用荷叶把头盖起来。一会儿,警察赶到没有发现他,便胡乱抓了几个嫌疑犯,推推搡搡地押走了。他在水里呆了几个钟头,待一切平静下来之后,才发现鞋也跑掉了,只好赤着脚爬到城外,等出了太阳,把衣服晒干才进了城,回到学校。

1933年2月底,团省特委书记陈衡舟投敌叛变,济南的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省委书记任作民等29名同志被捕,其中就有与王迫悟同一个党小组的同志。叛徒带着捕共队到处抓捕共产党员,很多党员与党组织失掉联系。面对随时可能被捕的严峻形势,王迫悟毅然接受了党组织派他打通与鲁丰纱厂、新城兵工厂关系的重要任务。他到鲁丰纱厂,深入到工人群众中,机动灵活地开展工作,很快发现和培养了积极分子,并慎重地发展了一名工人和一名学生加入党组织。

济南党的领导机关被破坏,党员就失去了领导和依靠。为了与上级党取得联系,乡师党的负责人赵健民发动每个党员找线索。这时,在济南的新泰籍党团员赵传钵、董琰、李枚青也被敌人逮捕。王迫悟只身回到新泰,向新泰党组织负责人王宪廷建议派人专程去上海等地寻找上级党组织,结果没有找到。

王迫悟听说乡师物理教员刘乞夫曾做过冯玉祥将军的自然顾问。而冯玉祥将军思想倾向革命,广泛接触各界各党派人士。他想通过刘乞夫寻找党的组织,便前住泰安拜访。但也没有结果。他返回济南,与乡师五级的同学刘少傥(新泰人,共产党员),把新泰在济南求学的大部分同学组织起来,成立了旅济同乡会,作为党的外围组织,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

北平“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发生后,济南进步学生为了声援北平等地的学生运动,组织了有秩序的罢课集会。山东国民党当局为了阻止学生运动,通告所有学校一律提前放假。这时,济南地下党组织因势利导,号召共产党员回到家乡开展救亡工作。王迫悟、刘少傥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回到新泰,以新泰旅外学生同学会的名义印发了《告全县父老书》,在新泰城乡引起很大反响。

1936年,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在全省推行乡农教育,把当年全省应届乡师、师范毕业生1000余人全部集中到济宁训练。王迫悟也被集中到济宁04月,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黎玉来济南,与济南党组织负责人赵健民等取得联系,重建了山东省委。同年冬,赵健民去济宁找到正在训练的王迫悟,通知他准备去陕北抗大学习。后因赵健民被捕,王迫悟去陕北抗大未能成行。12月,王迫悟结束乡农学校训练,被分配到惠民专区。他和同事们刚一到惠民,专员赵明远便召集他们训话。王迫悟针对“训话内容”发了一通议论,被赵明远知道了,便在第二次训话时大骂“有人捣乱”,扬言“不怕共产党闹学潮”,“先揍人后铐镣”。党组织知道王迫悟已被反动当局盯上了,趁分配之机,让他转移到家乡新泰。受聘到第一小学任教。王迫悟有了社会职业和活动阵地,就在青年学生、小学教员中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建立了读书会,借用民房办起鲁新书店,做为开展党的工作和宣传抗日的活动阵地。这期间,他和董林汉一起介绍刘建义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7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面临亡国危机。

7月5日,新泰久旱逢雨,第四天,人民群众在县城以东的平阳河滩上搭台唱戏,酬谢老天爷的慈悲。当第一遍锣鼓敲过之后,只见一个二十多岁,个头矮墩墩的青年,一个箭步跳到台上,面对几千观众,大声高喊道:“父老乡亲们!了不得啦,中国塌天啦!”观众们被青年人的讲话震惊了,整个戏场鸦雀无声。只见那位青年指着西北方向的一块黑云说道:“那里塌天啦!就是在那块黑云的下面,河北省宛平县的卢沟桥塌天啦!”全场观众屏息静气地倾听他的演讲。“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侵占了我国的东北三省,侵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我们三千万同胞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现在日军又在宛平县的卢沟桥发动战争,妄图以武力灭我中华民族。我们就要做亡国奴了,我们全国同胞,必须立即动员起来,抗日救国,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这位演讲的青年,就是王迫悟。他的话音刚刚停止,台下观众群情激动,义愤填膺。接着,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员夏云峰、李树兴等代表旅外青年学生也进行了演讲。他们的演讲,震动了广大观众,激起了他们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无比仇恨和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之情。“王迫悟讲演一一塌天了!”至今成为新泰人民的美谈。

王迫悟与县委负责同志一起,抓住有利时机,发动广大青少年学生、小学教员和社会青年在新泰进行了示威游行,到县政府要求县政府抗战,允许人民抗战,成立抗敌后援会,支援前方抗日将士。县长朱奎声慑于群众义愤,答应了王迫悟等提出的要求,并补发了小学教员的欠薪。示威斗争取得了胜利。

开学后,王迫悟未接到学校的聘书。他失去了职业。这时,中共山东省委号召共产党员发动游击队,开展武装抗日,迫悟和其他党员一起积极开展斗争。他又把抗敌后援会组织起来,到县政府要武器,进行军训。县政府怕学生再请愿、示威,只得发给他们10支大枪,由王迫悟、董林汉组织爱国青年进行军事训练。与此同时,他们发动广大青年学生和社会青年募捐大洋600元,上交省抗敌后援会后余下200元。王迫悟等把这些钱和枪支精心保存,准备交给起义部队。这时,经党中央派人谈判,促使韩复榘释放了在押的共产党员政治犯,董琰、李枚青等获释出狱先后回到原籍新泰,成立了新泰工委,划片分工发动抗日武装。王迫悟和李枚青在七区东部和城关一带四处奔波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游击队。

1938年1月1日,省委领导了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成立了“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1月3日,日军侵占新泰城。国民党新泰县长朱奎声逃跑。省委巡视员、中共鲁中工委书记孙汉卿和王迫悟、李枚青、董琰、董林汉、王宪廷和民先队员韩顾三等共20余人集结于瑞山后,于5日赶至徂徕山,与先期到达的、新泰发动的50余人、40余支枪,编入一中队。

上山后的第二天,省委书记、四支队政委黎玉找董琰、王迫悟等谈话,对他们发动武装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又派他们赶回新泰,继续发动武装。王迫悟按照省委的指示返回家乡后,立即在南西周、南公家庄、永丰庄、胡家庄发动了三四十人,由王迫悟、王宪廷、刘其人带队在莱蒙边活动。3月份奉命在莱芜的汶南与四支队汇合,先编为四支队十一中队,后改编为二团二营六连,王迫悟任指导员。省委为了开辟抗日根据地,把已参加四支队的各地部分党员派回,恢复建立了一些县委。以董琰为书记的中共新泰县委于1938年6月建立。县委着手创建以土门、龙廷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并建立了县独立营。王迫悟也被抽回地方,先后任独立营代理政委,县委情报科长等职。

在县委领导下,新泰开辟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取得重大进展。土门、龙廷一带根据地初具规模后,,继之又开辟以刘杜、岔河为中心的五、六区根据地。1939年10月,新泰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同时建立县大队,到1940年4月,县大队发展到3个中队,王迫悟任副大队长兼武装部长。这期间,王迫悟主要负责扩军工作。随着新泰抗日根据地不断发展,广大青壮年抗日情绪越来越高涨积极报名参加地方抗日武装。不长时间,几个区建立了区中队,每个中队三四十人,还建立了七八个乡分队,每个分队一二十人不等。另外还建立了职工队、青年队、特务队、新兵队。在做好扩军工作的同时,王迫悟一有机会便带领部队打击敌人。一次,他带一个连,通过他在城里一个亲戚关系,偷偷越过城墙,一枪未发解决了一个伪军班,并责令伪班长带路,又解决了东南关阁楼上的一班伪军。两班伪军除一人逃跑外全部被俘。当敌人发觉后慌乱地打起枪时,王迫悟等已押着俘虏过了平阳河。

在抗日战争的最艰苦时期,王迫悟不避艰险,战斗在抗日斗争的最前沿。1943年夏,王迫悟任山东纵队十一团一营副营长。一天上午9时,10名日军由一名翻译带领,从土门据点窜到蒙阴县温村、青石一带抢粮。当日军走到黑沟村时,受到该村数十名民兵的阻击。日军见民兵人数较多,欲夺村西大路奔土门。这时王迫悟率一营一部从黑沟村西南黄山上冲下来。他见敌人想逃窜,便果断地兵分两路将日军包围在黑沟村。日军小队长龟雄下令突围。,王迫悟身先士卒,带领战士勇猛地冲向敌人。日军见八路军来势凶猛,便掉头往黑沟东山跑,八路军穷追不舍,把日军追得哇哇嚎叫着狼狈逃窜。最后击毙日军2人,俘虏1人,缴获轻机枪1挺,这在当时是一个不算小的战绩。这年9月,鲁中第三军分区(泰南)贯彻中央提出的“敌进我进”方针,成立了武装工作队,王迫悟调任武工队长。他带领精干的小部队,配合县公安局,深入敌占区,先后处决了几个作恶多端的汉奸头子和叛徒。震慑了敌伪人员,使他不敢妄自作恶,同时也振奋了抗日干部、群众的抗战情绪。

经过根据地军民的艰苦斗争,抗战形势已大为好转。1944年春,王迫悟调任新泰县独立营营长。这时,部队响应上级生产自给的号召,在莲花山开荒种地。这一带的敌伪区、乡政权大部分已被摧垮,但据守羊流的伪区长杨兰谷,是个死心塌地的老牌汉奸,依仗着有3个中队的兵力与我对抗。同年夏天,王迫悟通过内线传递出来的情报,掌握了敌据点里的情况,决定活捉杨兰谷,消灭敌人。一天,他带领一个中队伪装成增援羊流的敌军,翻过围墙进入敌据点,活捉了杨兰谷,俘虏了一个中队的伪军。接着,又配合我军主力,拔除了圣井据点,使泰安、莱芜、新泰根据地连接起来。

1944年秋,新泰、新甫两县部分区合并为新泰县,两个县的独立营合并,王迫悟任营长。这年冬,日军左滕旅团组成了一支特种部队,采用一种新战术——“牛刀子”战术,突然袭击我根据地,使我平原地区的几个区中队遭到损失。王迫悟率独立营配合军分区主力,首先拔除了羊流敌据点,狠狠打击了敌人的特务活动,使敌人的主力失去耳目,挫败了敌人的“牛刀子”战术。次年春,王迫悟率独立营攻克翟镇据点,焚毁了汉奸陈三坎按阴阳八卦修筑的坚固堡垒,处决了死心塌地为日军效力的伪中队长祈得山。王迫悟率独立营以出色的战斗终于和全国人民一起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王迫悟先后任历城县独立营营长兼泰山军分区特务营营长,泰山军分区作战科长,鲁中警备旅作战科长,警备旅八纵队二十四师作战科科长。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中。

自卫战争初期,王迫悟先后参加了著名的莱芜、孟良崮等战役。莱芜战役后,王迫悟带领全师后勤、辎重和部分伤病员,在蒙山背后被敌人截在包围圈内。他临危不乱,胆大心细,利用熟悉地形,巧妙地与敌人周旋,最后,选择敌人间隙,突出重围,与主力部队会合,胜利完成了艰巨的任务。孟良崮战役后,王迫悟在博山经短期受训,又随部队西进泰安,南下兖州、济宁,转战鲁西南3个月。1947年秋,八纵越过陇海路进入黄泛区。在进攻许昌时,纵队主力参加了洛阳战役。由于连日作战、行军,十分劳累,曾连续七天七夜未休息,王迫悟染上了恶性痢疾,他终于病倒了,住进了部队医院。几天后,部队南下,王迫悟不能随部队行动,就带领医院和后方留守人员打了一个多月的游击。同年11月,王迫悟调任八纵七十一团副团长。他和团长王法山一起,带领全团指战员转战在苏豫皖边一带,打击国民党地方武装。”

1948年春,王迫悟带领一个营,在豫西改编了一支成份很复杂的国民党杂牌部队,接着,率部队去沙河南消灭了一支地主武装,6月又击退了在杞县一带骚扰百姓的国民党河南保安部队一部。同年7月,王迫悟所在团参加了张蓝桥追击战。当时正逢雨季。为了消灭敌人,指战员们吃不上、喝不上一股劲的强行军追赶逃敌。实在渴得受不了了,有的战士就喝沟里的脏水,有的战士中暑后倒下。王迫悟每每看到这种情况,眼里总是含着悲痛的热泪,怀着极大的仇恨,与敌人战斗。之后,王迫悟随部队参加了开封、郑州和淮海战役。每次参战,他都亲临战场,身先士卒。就是炮弹打来,警卫员也按不倒他,只好跟着他冲锋陷阵。

新中国建立后,王迫悟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任南京市公安局夫子庙分局副局长、局长,南京市建委办公室主任,南京市交通局局长,中共南京市委交通工作部副部长,南京市革委会视察员等职务。王迫悟工作_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他在夫子庙分局工作时,所管辖的地段是南京市最复杂的地段。他在市局领导下,团结全体同志,在短时间内就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土匪、特务分子,制止了流氓盗窃犯罪活动,保证了人民生活、生产的正常秩序。

1954年夏季,我国南方遇到特大暴雨,造成长江流域洪水泛滥。时任南京市建委办公室主任的王迫悟,被任命为南京市抗洪指挥部副总指挥,协助总指挥(市长)抓全市抗洪工作。他未辜负党和南京市人民的期望,白天黑夜坚守在抗洪第一线,吃住在指挥部,连续三个月没有回家。他亲临现场实地观察险情,经常泡在水里,脚底板泡涨了,发白了,从不叫苦叫累。洪水如猛兽,给南京市造成极大的破坏和威胁,但由于他和同志们的努力,他分工重点保护的下关车站和发电厂安然无恙。由于王迫悟在抗洪副总指挥的岗位上尽责尽力,做出突出贡献,受到江苏省委、党中央的表扬。并和南京、武汉、重庆等城市的抗洪先进模范人物一起,在北京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文化大革命”期间,王迫悟遭受到“四人帮”帮派体系的迫害。他在高压下从不说违心话,做违反原则的事。原山东艺术学院副院长赵剑秋,是新泰西关人,早年参加革命,抗日战争时期,党组织派他打进敌人内部做宣传工作,后因身份暴露,全家有5口人惨死在敌人屠刀下。“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赵剑秋被打成文化特务、叛徒,关进“牛棚”隔离审查。山东、南京两地有关部门有群众造反组织给王迫悟施加压力,勒令他写出赵剑秋是文化特务的证明材料。但他们哪里知道,王迫悟具有刚直不阿、不畏权势的秉性,是一位对领导从不阿谀奉承,在事实面前从不说假话的人。他坚持事实求是的原则,秉笔直书:“赵剑秋同志是党组织派到敌人内部去工作的好党员、好干部”。为此,他虽然得到了一顶“顽固不化的走资派”的帽子,却保护了革命同志的清白。

粉碎“四人帮”以后,王迫悟兴奋不已,感到党和国家有了希望。这时他虽已年过花甲,但他决心“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要在市革命委员会视察员的岗位上再为党和人民做出些贡献。谁知在1977年2月14日,一场不幸的车祸夺去了他“壮心不已”的生命,使他十分遗憾地离开了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革命事业。

作者戴汉萍,该文刊登于《泰安先驱第四辑》

浏览:2014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pete
    pete
  • 戴笠故交
    戴笠故交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