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都县公安局工作的回忆(文/齐同学)

12569 发表于2018-04-27 00:11:12

一、从平越到三都

1949年11月24日,我随李耀、李占稳同志到平越(今福泉) 县进行接管工作。由我们三人组成中国共产党平越县委员会。李 耀同志任书记(兼县长),李占稳(副县长)和我(公安局长)为委员。 到1950年1月15日接管工作顺利完成,随即,接中共独山地委通 知,调我任三都县公安局局长,向李占稳同志办了交接手续之后, 就同通讯员蔡春盛同志于1月16日步行至马场坪,转乘汽车于当 天下午5时到达都匀,到专署公安分局报到(名为独山专署,实则 地专机关全在都匀),分局长孔苑农同志热情接待,除宣布地委调 我任三都县公安局长的决定外,还简要介绍了三都的情况说:“解 放军已解放了三都,地方上只有县长髙洪杰带去几位同志,公安分 局没有干部派,由你去组建三都县公安局。”根据地委的决定和分 局领导介绍的情况,我于1月17日乘部队的汽车到达独山。当我 到五十一团驻地时,就遇到调三都县工作的李杰武、袁洪去、龙德 富、杨德炳、樊荣、姚亚光及李、袁的通讯员汪文环、黄x x等同志, 除互相自我介绍外,一五一团首长也向我们介绍情况后说:“一五 一团二营副营长路安军同志带一个连在三都,正等待地方上的同 志去接管呢。”并派1匹马驮行李,送我们去三都,我们几位同志商 量之后,决定次日出发。

1月18日,袁洪云、李杰武、龙德富、杨德炳、樊荣、姚亚光、蔡 春盛、汪文环、黄x x我们一行1〇人,从独山出发,经过基长,晚上 住水角。第二天到烂土,住在一间大庙里,第三天沿河走,下午5 时左右到三都。一路髙山深谷,羊肠小道,且是少数民族聚居区。 我们刚到贵阳,既听不懂南方话,更听不懂少数民族语言。据部队 同志介绍,烂土、水角等地,解放前是惯匪活动之地。虽已解放,但 拦路抢劫的仍时有发生,要我们提高替惕。于是,袁洪云、李杰武、 龙德富、樊荣和我几个带枪的同志,都作好随时战斗的思想准备。 当到三郎转弯处看到三都县城时,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髙大的烟囱, 大家高兴地说,三都还有大工厂呢,入城之后才知道是一个停产多 年的炼锑厂,空喜一场。从城里看去,北有营上坡,坡脚是三都中 学,南是都柳江,岸边有亚热带四季常青的大榕树,风景不错。街 上有地主李介夫、吴玉章和李佐卿的小洋楼和小别墅。加上其他 民房的衬托,不大的县城倒有些洋气。

三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七军五十一师一五一团参谋长马 安才和二营副营长路安军带2个连,于1949年11月26日解放的 (按部队的时间)。1950年1月13日,县长高洪杰带领王宝玉、董 起安、王明才、张世元、张茂华、孙世元等8位同志第一批抵达三 都,次日宣布三都县人民政府成立。我们是第二批到达三都的干 部。1月21日,高洪杰、路安军同志召集会议,向我们介绍情况, 同时宣布地委决定:任命李杰武同志为三都县人民政府民政科长, 齐同学同志三都县人民政府公安局长,袁洪云同志为三都县普安 区长,龙德富同志到普安区,杨德炳、樊荣同志到公安局,姚亚光同 志到县政府工作。三都县公安局正式成立,齐同学任局长,杨德炳 负责侦査、预审和秘书,樊荣任公安队指导员,通讯员蔡春盛。旧 职员黄如兴负责缮写,吴焕任审判员,谢崇山任书记员,看守所长 段国基、看守员谢明伟仍安排搞看守工作,旧兵役科长岑光熙临时 搞治安。公安局的办公地址在原防剿大队的3间木板房内,即现在公安局宿舍处。

由于土匪猖獗,黎平、榕江、从江3县机关干部于1950年3月 暂时撤出,原榕江县委书记黄克武,带领于跃东、冯跃宗等一批干 部充实三都县,由黄克武、髙洪杰、齐同学3同志组成中国共产党 三都县临时工作委员会,黄克武任书记,髙洪杰、齐同学为委员。 各区级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也开始形成:冯跃宗任一区(马场)区 委书记,于跃东任二区(普安)区委书记、龙德富任副区长,李杰武 任三区(水龙)区委书记,袁洪云任四区(都江)区长,李益三任财务 科长,姜尔寿任税务局长,张善宁任粮食局长。

二、接管敌特机关

三都县地处边远,比中心地区的县份解放晚些,而且部队解放 之后,地方上又没及时派干部接管,敌人钻了这个空子,搞了许多 破坏。旧县长毛钺在逃跑之前,将县金库的大洋、银毫、铜圆及县 政府的档案掳掠一空,保警队长李其飞裹胁40余人枪及大量财物 逃往达地、盘石一带隐匿。其他人员,有的回家,有的自谋出路去 了。即便在附近的,由于对人民政府的政策不甚了解也不敢报到 上班。总之,国民党三都县政府搞的乱七八糟,给接管工作带来许 多困难。

按当时的政策,明确由公安局接管的单位是:国民党三都县党 部,三民主义青年团三都县筹备处,中国青年党三都县筹备会,三 都县参议会,民政科,司法处,看守所及防剿大队等。

根据三都县人民政府的布告,国民党三都县党部书记长杨秀 菁、副书记长韦光辉到县公安局报到,并交出印章、档案材料及国 民党的组织情况。计有国民党三都县党部书记长杨秀菁,副书记 长韦光辉,执行委员罗胜英、滕锡周、石琢玉、饶兴谷、宋有仁、李宜 芬、李佐卿、胡玉髙、陈美全以及区分部书记、党员名单。杨秀菁既是国民党三都县党部书记长,又是三都县参议会参议长。因此,同 时交出的还有三都县参议会档案,参议会的组成人员是:参议长杨 秀菁,副参议长陈美全,参议员有李其飞、滕锡周、宋有仁、郎众和、 王克勤、杨家祯、韦秀云、韦明德、莫廷凯、陆帮儒、王介卿、张忠信、 罗胜英、姚源洪、陈美均、韩天朝以及贵州省参议员李介夫,此外, 民政科长杨秀粉也交出了国民党三都县政府民政科的档案材料。 事后杨秀菁、杨秀粉以拿材料为名请假回家一去不归,最后为匪被 歼,防剿大队长李其飞在逃,无所谓接管。

国民党三都县政府,除大堂两侧各有1间平房,县长毛钺住的 2间“洋房”系砖木结构外,其余都是一些破烂不堪、东倒西歪的木 板房。看守所也仅占地300平方米左右,石头围墙内的监房不到 200平方米,司法处和防剿大队各有3间木板房,司法处的3间还 是旧仓库改造的,其他没有什么财产。

对留用的旧职人员如吴焕、谢宗山、黄如兴、岑光熙、段国基、 谢明伟、段国安等,则组织他们学习《约法八章》等党的政策,然后 量才录用,安排了工作。

三、开展工作,打开局面

解放时期的三都县只有4个区,即一区马场、二区普安、三区 水龙和四区都江,所辖44个乡(镇)。全县总人口 20137户,86981 人,其中少数民族14462户,63187人,分别占总户数、总人口的 70%、72.2%。解放以前,国民党专员胡玉高、县长韦明德、三都县 党部书记长杨秀菁及省参议员李介夫等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资产 阶级,对全县人民特别是少数民族,进行残酷的压迫和剥削。临近 解放又搞“应变计划”,制造谣言,蛊惑群众,给我解放后的工作设 置了重重障碍。为了揭露敌人阴谋,提髙群众觉悟,打开工作局 面,我们开展了以下几项工作:

(一)广泛宣传群众,揭穿敌人谣言

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制造了许多政治谣言,如“共产党共 产共妻”,“杀人放火,奸淫妇女”等等。为了提髙群众的阶级觉悟 和识别能力,我们在重点宣传党的《约法八章》、共同纲领等政策的 同时,反复宣传共产党是为穷人翻身解放而打天下的,是为人民服 务的。解放军就是当年的红军,是人民的子弟兵,不打人,不骂人, 专打国民党反动派;公安机关是人民民主的专政机关,与国民党的 警察局有根本的区别,它的任务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打击敌破坏 活动,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的那些谣 言,纯粹是胡说八道。经反复宣传,群众觉悟迅速提髙。

(二)依靠积极分子,团结进步人士

广大群众对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和地主阶级的压迫剥 削,早就深恶痛绝,所以当我们开展群众工作时,很快就靠近我们。 都江乡大脑村农民王老四(苗族,现县政协副主席),三合镇小学教 师姜义勇,泰来卷烟厂的赖容初(华侨),地主家庭出身的进步青年 李义荣(现县政协副主席)、谭必信以及牛场的开明地主张润芝先 生等,或者积极报告敌情,或者带领解放军进剿土匪,或者宣传党 的政策,从各个不同角度积极进行工作,由于他们拥护党的政策, 协助政府工作,政府也主动团结他们。

(三)收缴武器

解放以前,大多数地主资产阶级为了维护他们的利益,或多或 少都有自己的武装。三都解放时收缴了一部分,但大多数仍在地 主手中,或失散在社会上,是一大隐患。为了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 派,巩固新生人民政权,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决 定彻底收缴枪支弹药。县人民政府于1950年1月发出布告,经过 一系列的宣传、收缴,到同年11月5日止,共收缴各种枪847支, 其中重机枪2挺,轻机枪5挺,手枪53支,步枪788支,冲锋枪2 支,各种子弹5187发,手榴弹240枚,炮弹11发,电话机4部,马刀100把。

(四)禁绝鸦片

解放以前,国民党也髙喊禁烟,但禁而不止。一些地主奸商, 为谋取暴利,在制作、贩运、销售的同时,大开烟馆,毒害人民,特别 是1949年大开烟禁,大肆种植,就三都县而言,几乎遍及全县。鼠 场、马场、大河等乡较为突出,烂土乡最为严重。种植面积达 80% 〇

为了彻底拔掉这一毒根,根据西南军政委员会《关于开展禁烟 禁毒工作的指示》、《关于禁绝烟毒实施办法》和省有关禁烟禁毒的 指示精神,成立了三都县禁烟禁毒筹备委员会,区、乡、村也建立了 相应的组织,领导禁烟禁毒工作。同时广泛宣传禁烟禁毒政策,号 召群众铲除烟苗,取缔烟馆,对吸食者限期戒除,并交出烟土和烟 具。对贩卖大烟、毒品的犯罪分子,则给予坚决的打击。经过一年 多的努力,共铲除大烟苗2713亩,收缴烟土 1328两,烟具80余 件,大洋2206元,毫子2010个,逮捕大烟犯21名。原吸食大烟者 戒除的250余人。为表示人民政府禁烟禁毒的决心,曾在原县文 化馆门前大街上一次就烧掉972两烟土,群众说:“国民党禁烟是 假的,共产党、人民政府才是真正的禁烟禁毒。”反映很好,影响很 大。

(五)进行党、特登记

为彻底摧毁国民党反动派及其特务机关,三都县人民政府成 立之初就宣布,国民党反动派及其所属一切特务机关和组织,均属 反革命的法西斯组织,宣告予以解散。1950年10月,县人民政府 又发出布告:“为彻底肃清反动势力,巩固革命秩序,保障社会治 安,凡现在仍留居于本县之一切特务组织人员,统须于限期(10月 15日起至11月5日止)亲赴本县公安局申请悔过登记,如有隐匿 不报或潜谋活动者,一经查出,决予严惩,窝藏者同罪,知情报告、 检举属实者奖,兹随令颁布国民党特务人员申请悔过登记实施办法,仰各切切实行。”经过宣传,交待政策,发动群众揭发检举,除一 部分为匪的以外,大多数国民党都到公安局进行了悔过登记。从 登记情况看,国民党三都县的组织系统是比较完整的,计有县党部 1个,有书记长杨秀菁及执行委员罗胜英、腾锡周等共10人;区分 部31个,国民党员515人,三青团组织也较完整,但时间不长, 1947年国民党进行登记时就将其合并了。国民党的特务机关还 没有发现。

四、加强县公安局的建设

国民党反动派的国家机器被砸烂,新的人民政权刚刚建立,社 会秩序处于混乱状态,县公安局只有几个干部,很不适应形势需 要;检察院,法院还没建立,整个政法工作都由公安局承担。我本 人既是社会部长、公安局长,还是检察署长和法院院长,人少事多, 任务很重。因此,加强县公安局的组织建设刻不容缓,否则,将难 以胜任日益繁重的工作任务。

三都县委、上级公安机关,对三都县公安局的组织建设是非常 重视的,在当时各条战线都处于人少事多的情况下,从各个方面调 剂干部充实县公安局,除了我和杨德炳、樊荣、蔡春盛和留用人员 吴焕、谢崇山、黄如兴、段国基,谢明伟、岑光熙、包继林等为第一批 外,第二批有张茂华、郑燕青及留用人员于多存。1950年下半年 由部队转业到公安局的干部有王怀玉、孙建宁、赵志胡、张连金、贾 克勤、洪汉杰,薄好德等同志,算第三批。第四批是1951年11月 省公安干校毕业生谢开鸾、何泽章、曹思敬、肖暮明、胡石年和罗x x。第五批有专署公安干训班的王俊珍、刘应儒、曾立模、蒙泽思、 潘嗣孙,土改工作队的于如西,省公安厅调来的张明,省民族学院 毕业生潘正余,从西南公安干校学习回来的莫治成等。到1951年 底,县公安局已达30余人,分设了秘书、侦察、预审、劳改四股。郑燕青任秘书股副股长,张茂华任侦察股长,杨德炳任预审股长,孙 建宁任劳改股长,张连金任看守所长。

从1950年下半年起,各区设立公安助理员:一区吴敏发,二区 李兴忠(后调县局任治安股长),三区孙世元,四区曾鲁,三合镇设 派出所,所长王怀玉。随着土改工作的开展,建立群众性的治安保 卫组织的工作已经提到议事日程,要求凡是进行“清匪、反霸、减 租、退押、征粮”五大任务的区,都要建立保卫小组,凡是进行土地 改革的村,都要建立治安保卫委员会。机关、学校也要求建立治保 会或治保小组。为了推动全县治保组织的建立,县公安局在三合 镇的7个村先搞试点,然后全面铺开。据1951年底统计,全县农 村共建治安保卫委员会14个,成员120人;治安小组71个,成员 292人。另据10个乡的统计,建立村公安员74名。这些治保组 织建起之后,积极开展了防特、防火、防盗、防灾害事故的“四防”工 作,对地、富、反、坏分子进行管制、监督,配合民兵査夜、放哨等,发 挥了应有的作用。

在抓县公安组织建设的同时,还抓了县公安队的清理整编工 作。部队解放三都之后,地方政府还未接管之前,为维护社会秩 序,他们临时召集保警队的一些散兵和地方青年20多人负责,由 施顺永(施老五)带队,他自称“特务队”,也叫“便衣队”,他成了当 然的队长。施又将吴光美封为队副。县公安局成立后,部队即将 20余人枪全都移交公安局。因公安没有武装,就将其明确为县公 安队,除施顺永、吴光美仍维持其自然形成的队长,队副职务外,还 派樊荣同志到队任指导员,并将其编成三个班。

这支队伍,在部队掌握和移交公安局管理期间,在协助捕捉散 匪,收缴私藏武器,以及看守、押解等工作中,是有一定成绩的。但 是,这支队伍成立时未经严格审査,其成员成分比较复杂,于是决 定清理整顿。经调査证实,在这20多人中,大多数人出身贫苦,有 的虽在保警队当兵,但仍受压迫,他们是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如蒙耀光等。但施顺永、吴光美等就是另一码事了,他们明为 公安队伍,暗中却与土匪勾结;白天在公安队,晚上为非作歹;有的 甚至携枪投降土匪。施顺永就同匪首王朝相结拜兄弟,策划王朝 相假降于人民政府,搞里应外合。由于我们严加防范,其阴谋才未 得逞。随后他又策动王朝相叛变。1950年4月27日,土匪第4 次攻打三都县城时,施向我们假报情况,让其带队坚守县府后山, 又故意将子弹打光。王朝相则在山王庙方向大喊大:“施老五,带 人过来,不要为共产党卖命……”施顺永不仅不服从公安局领导, 而且对指导员樊荣同志百般刁难,甚至背着公安局成立所谓情报 组,任命吴斌为“组长”。与施顺永相比,吴光美也不逊色。1950 年3月,县长高洪杰要到都匀开会,即派吴光美带一个班(1挺轻 机枪、9支步枪)护送,吴到都匀后,即与中美合作所特务曹世统 (上尉)、红帮德义社老三张金标及大烟鬼李世贵密谋策划,在都匀 大桥一旅社内将全班人一一捆起之后,把枪弹全部抢走。公安分 局获报之后,由侦审科长魏慎修同志及时破案,将枪弹全部追回。

上述情况表明,这支队伍不仅不能起到保护人民,打击敌人的 作用,而且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定时炸弹。根据公安厅1950年7月 18日转发西南公安部关于对县公安武装整编的批示,对这支队伍 进行全面的清理、整顿、改造和充实。首先,对有罪恶民愤的施顺 永、“情报组长”吴斌逮捕法办(吴光美早已逮捕);对兵痞、流氓,则 清洗遣回原籍。其次,对出身贫苦,愿意参加革命队伍的蒙耀光、 白义高及虽有一些小毛病但愿留队人员,则组织他们诉苦,同时进 行阶级教育和组织纪律教育,以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公安战士。第三,1950年六七月,从部队转业 的20多名班、排干部,充实到公安队,这些同志都是共产党员、老 兵骨干,因而从根本上改变了县公安队的组织成分。整编后的情 况是:樊荣同志任政治指导员,赵富昌同志任副队长,下设1个排, 7个班:田福银、陈华均为副排长。一班长任立云、副班长左永明;二班长钟登梯、副班长孙守元;三班长汪文环、副班长赵德云;四班 (机枪)长刘庆林、副班长李怀明;五班长马发良、副班长陈立轩;六 班长余吉明、副班长何太方。炊事班长赵银安,事务长于多存(后 调公安局,1952年“三反”时自杀),文书周显贵。到同年8月,全 队共71人,武器有机枪2挺,步枪50余支;正副班长都配备了冲 锋枪。从组织情况到武器装备,都说明是一支坚强的公安队伍。 它不仅完成看守、押解、蝥卫和追捕等任务,还在配合部队清剿土 匪的斗争中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五、剿匪斗争

三都县的解放,人民政权的建立,标志着国民党反动派及其旧 政权的彻底垮台。1950年2月以前,全县的社会治安是稳定的, 但因我接管干部少,仅顾及县级机关,区、乡仍由旧乡、保长人员暂 时维持。其中一部分贼心不死的家伙,竟祭起他们解放前夕搞的 “应变计划”,密谋策划,进行反革命活动,也就是说,3月以后形势 开始恶化:一是烂土乡旧乡长吴定金,组织土匪,杀害我政府干部 张世元和欧阳福生两同志;二是利用群众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 政策还不了解的时机,对群众进行反动宣传,胡说“共产党来了要 杀人放火,共产共妻”,“解放军、共产党在不长久”,“两广没有解放 军了”,“谷正伦、何绍周已到贵阳”,“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打起来了” 等等;三是煽动群众对我禁烟禁毒政策不满,公然号召群众种植大 烟;四是在勒索群众钱粮的同时,胁迫18岁以上男性青年为匪,交 梨匪首许如忠不仅强迫每甲出大洋90元,而且布告规定,向我政 府送信者杀,为我政府工作者杀,有枪不借者杀,不出粮者杀,不出 壮丁者杀等12条杀令;五是打家劫舍,拦路抢劫,其中以三区牛场 一带最为严重。

由于形势逐渐恶化,各旧乡、保长、恶霸地主及国民党的残猹余孽互相勾结,各拉势力,占山为王,全县境内顿时土匪四起。至 3月中旬已发展到近4000人,其中成群结队的有13股,具体是: 以旧乡长吴定金、韦凤鸣及独山县巴佑乡匪首莫玉珍为首的一股, 有200余人,100余枪,在烂土、大河、巴佑一带活动。国民党专员 韦明德及韦举祥、王培忠匪部300余人,200条枪,活动于马场和 鼠场。普安乡旧乡长李献奇及许如忠匪部200人,100余枪,活动 于普安、交梨。以恶霸地主王廷楷、吴元炎为首的股匪,有300余 人,200条枪,盘踞于新东、水龙一带。旧乡长姚源洪匪部100余 人,60条枪,活动于雅灰、打鱼寨地区。以王朝相、王朝鼎为首的 股匪,有100余人,五六十条枪,在坝街及三区的阜祥一带活动。 以旧保警队长李其飞及原达地乡长李国祥为首的200余人、100 余枪,活动于达地、盘石一带。以杨宗德、李全荣为首的一股,有 100余人,几十条枪,主要活动在甲雄和都江地区。

这些土匪,不仅各拉势力,占山为王,而且向外扩张,找政治靠 山。如韦明德、王培忠、吴元炎、许如忠等,先投靠国民党都匀县长 都堪,后投靠广西宜山专员陈与参,陈即委韦明德、吴元炎、王廷楷 为“黔东游击绥靖区第七纵队副司令”,韦明德还兼三都“县长”,韦 有仁为“参谋长”,张如意为“政工主任”,韦厚田、许如忠为“指挥 官”,许还兼“支队长”,李其飞、李国祥、姚源洪、王朝相等,则投靠 雷山谢世钦匪部,谢委王朝相为该匪部“第十五支队长”。

此外,在留用的旧职人员中,除公开为匪者外,有的表面伪装 积极,骗取信任,暗地则密谋策划,蠢蠢欲动。如按旧县长毛钺的 “应变计划”潜伏下来并混人公安局的国民党三都县兵役科长岑光 熙、兵痞吴光美、税务员包锦章等,暗中与匪首王培忠、韦明德、吴 定金勾结。在莫家寨和包勿竹家频繁聚会,阴谋策划:包锦章负责 调査我政府工作人员及武器装备情况,吴光美负责控制县公安队 的活动,岑光熙负责藏部分匪徒隐匿城内。在土匪攻城时,岑光熙 还负责带领土匪直冲县人民政府,妄图杀我县长和工作干部,夺取武器,进而推翻我人民政府。由于我公安机关及时发现,逮捕了岑 光熙和包勿竹,粉碎了他们的反革命阴谋。

由于土匪暴乱,给三都县的社会治安造成严重混乱,使人民的 生命财产遭受很大损失,使政府工作受到严重破坏,以至政府干部 和农村积极分子的生命都受到严惩威胁!

国民党普安区长余炳耿,乡长李献奇,旧军官许如忠、汪光宇 等,网络普安、交梨、雅灰、洛椿等地的土匪,1950年3月14日晚 上,袭击我普安区公所,打死我干部毛东林同志;区长袁洪云及其 他3位同志冲出重围,次日拂晓到达县城。都江区留用人员后任 命为副区长的张恩国叛变,要袭击都江区政府,幸得王老四同志及 时向区长李杰武报告,李即率领全体干部,在王老四同志带领下, 突围出都江,连夜行程90华里回到县城。这次袭击,土匪抢去各 种枪35支,民兵用枪10支,还扬言要杀王老四同志的头。

这些家伙,不仅活动猖獗,气焰嚣张,而且在数度攻打我区、乡 人民政府的同时,还4次攻打三都县城。

1950年3月6日,以匪首吴定金、韦明德、莫玉珍为首的400 余匪徒,先后攻打独山巴佑、三都烂土两个乡人民政府,并在张家 寨杀死我干部张世元、欧阳福生两同志,次日拂晓,即从猴场、麻瓢 寨和三郎等地顺河经土地庙向三都县城进攻。我中国人民解放军 一五一团二营四连指导员白春英同志带队给敌人以迎头痛击。经 过2小时的激战,土匪全被击溃。我军活捉了杀害张世元、欧阳福 生同志的凶手张小炳,打死打伤匪徒20余人,缴获俄式大彝子步 枪1支,子弹数十发。白春英同志光荣负伤,及时送都匀军分区治 疗。这是土匪第一次攻打三都县城。

以匪首李其飞、李献奇、姚源洪、李国祥为首的300多名土匪, 于3月15日晨7点半钟,分别从洛浪、五里关和山王庙方向攻击 县城,妄图占领制髙点以控制城内。适逢从“东三县”(黎平、榕江、 从江)回都勻的地委副书记金风同志带领的部队和部分干部住在三都。当天早晨,当先头部队出发至牌坊处(现汽车站)即与土匪 遭遇,开始战斗。山王庙方向的土匪也向城内射击。于是决定,随 金风同志的部队守城,驻三都的一五三团一营二连兵分三路向土 匪反击。第一路由连长赵友泉带一个排,我带公安队部分战士,负 责山王庙方向;第二路由副连长王德明带一个排,直指沙并对面山 头;第三路从五里关方向进行反击。三路同时发起总攻,连克山王 庙后山,沙井对面山等四五个山头。土匪渐感不支,纷纷从洛椿、 拉揽方向逃窜。战斗至上午11时结束,毙、伤土匪30人。下午2 时,金风同志带队向都匀进发,这是土匪第二次攻打三都县城。

同年3月24日拂晓,由匪司令王廷楷带韦明德、吴远炎、韦举 祥等,纠集的1300余名匪徒,分三路从三郎、交相、莫家寨和李岩 寨同时向三都县城进攻,妄图占领莫家寨山头制高点以控制河对 岸,再从三郎顺河攻城。其时我城内的武装力量是很强的,计有一 五三团一营二连一个连,有轻机枪6挺,一营有重机枪2挺,六〇 炮2门;县公安队30余人,有轻机枪1挺;县机关干部大都配有枪 支。县委根据我们早已侦知的情报决定,由我配合髙副营长、杨副 教导员组成指挥部,并作了周密部署,指挥部设在县政府后山,河 边配1个排、2挺轻机,水文站配1挺重机枪,营上坡配1个步枪 班、1挺轻机枪,医院后山亦有部队控制。

土匪的多次进攻,均被我守城部队击退,特别是沿河一带,战 斗更为激烈,妄图强行渡河的匪徒,被我打死打伤多人在河对岸。 下4时左右,一股匪徒从李岩寨偷渡,过河后从山王庙顺河窜人城 内,放火焚烧罗卜寨群众的房子,群众非常恐慌。指挥部当即命令 王副连长带2个班从城关小学向罗卜寨反击。土匪慌忙逃窜。我 军穷追不舍,迫使土匪不得不跳河逃命,我军一阵猛射,又打死打 伤土匪多人,有的则被水淹死。莫家寨、李岩寨的土匪也狼狈逃 窜。战斗到下午5时左右结束,共毙、伤土匪七八十人。我军髙副 营长负伤,这是土匪第三次攻打三都县城。土匪三次攻城,均被我解放军、公安队和县机关的同志予以击 溃,但这些家伙并不甘心失败,相反气焰更加嚣张!不仅三都境内 的各股土匪串通一气,而且勾结都匀的都堪匪部,还用金钱收买原 属荔波县的九阡、周覃的土匪,组织敢死队。规定:凡攻人城中者, 每人赏一万铝毫;被我打死的,每人也给一万铝毫。妄图更大规模 再次攻打三都县城。全县形势非常紧张。

为了集中力量,保存实力,更有力地打击敌人,县委决定,各 区、乡干部全部撤回县城;县公安局积极开展调査、侦察工作,搜集 土匪情报,掌握土匪动态;配发干部武器弹药,并组织站岗巡逻;部 队则抓好构筑工事,架设上营坡电话等准备工作。

4月26日获悉,韦明德等500余匪众,当晚在丰乐乡十字村 集结,准备攻城。我们决定主动出击,给敌人以出其不意的打击。 随即由杨副指导员和我带部队1个排,公安队20余人,于当晚8 时出发,经猴场直扑十字村,当我们一路摸黑,约零点到达十字村 时,村中竟无土匪。后抓到一个匪众审问得知,确有股匪在该地集 结,但很快朝五里关进发打县城去了。我们于是立即返回县城,当 我们于次日拂晓抵达猴场后山时,发现三郎方向有土匪向县城运 动。我们就跑步登上营上坡,抢在敌人之前于7点钟回到县城。 这时土匪已向县城四周靠近,我立即给丹寨县副县长孟虎臣同志 打电话,请他转报地委和军分区:“有三千多土匪包围三都县城,请 地委、军分区派部队增援,”,刚讲到“增援”二字,电话即被土匪切 断。随即将杨副教导员、陈副股长和我组成的指挥部设在医院背 后山头上,掌握2门六〇炮,以控制县城四周,县委书记黄克武同 志也亲自参加。李杰武、袁洪云、于跃东等同志则带领各区和县机 关干部及县公安队,坚守县政府后面山头,解放军除留足机动外, 重点部署在沿河一线和营上坡。7点半钟,以王廷楷、吴远炎为首 的千余匪众,从三郎、莫家寨、交相和李岩寨,以韦明德、吴定金、莫 玉珍为首的千余匪众,从麻瓢寨、猴场,以李其飞、李献奇、姚源洪、王朝相等为首的一伙匪众,则经山王庙、五里关同时向县城发起攻 击。震耳欲聋的枪声,此伏彼起的牛角声以及声嘶力竭地“解放军 放下武器投降”,“施老五(即施顺永)快过来吧”的叫喊声,响成一 片,大有一举拿下三都县城之势!

面对数倍于我、多路进攻的敌人,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驻三都部 队和县公安队的干部、战士,各区和县机关的干部,在指挥部的统 一指挥下,对疯狂进犯的土匪,给予英勇还击。从五里关左侧和猴 场窜上营上寨子的匪徒,在我营上坡守卫部队和指挥部交叉火力 的射击下,伤亡惨重,纷纷败退。由于李杰武、于跃东、袁洪云等率 领的同志们顽强战斗,从沙井方向进犯的敌人不仅寸步难进,而且 多次被打退;李杰武等同志的子弹、手榴弹几乎打光。我轻重机枪 发挥了威力,特别是河对岸的土匪,死得尸横遍野。上来强拉尸体 的匪徒,也纷纷毙命。我指挥部的2门六〇炮,也适时开展射击, 不仅威力很大,而且命中率髙。既支援了各个阵地,也给敌人构成 严重威胁。下午2时左右,土匪又从李岩寨强行渡河,先到罗卜 寨,放火烧民房,后到县委会,抢伙房物资,群众又一次恐慌。我指 挥部即命令王副连长带队从城关小学进行反击,在沿河一线火力 支持下,将土匪赶出城区,并纷纷渡河逃命。我丹寨县驻军1个 连,按军分区命令,前来三都增援,下午4时许到交梨就边打边进, 一直打到五里关。攻城土匪发现我增援部队之后就大喊大叫:“解 放军大部队来了,快跑……”在内外夹击之下,攻城土匪被全部击 溃,下午5时左右战斗胜利结束。

这次土匪攻城,人数最多一一3000余人;装备最强——有步 枪、轻机枪,甚至有髙射机枪;战斗最激烈且持续时间长——从上 午7点半到下午5时左右;我方损失最严重——烧毁民房20多 户,且打伤群众6人;土匪伤亡也最大——共毙伤土匪100余人。 这是土匪第四次攻打三都县城。

根据中央、省委关于开展剿匪斗争的批示,县公安局在县委领导下,广泛发动群众,号召揭发检举,搜集、分析和掌握敌情,紧密 配合当地驻军和大部队的剿匪斗争。早在土匪攻打三都县城的 1950年2月13日,我曾带公安队随一五一团二营副营长路安军 同志带的2个排,前往达地、盘石和丹寨县的乌洛,配合大部队围 剿雷山谢世钦匪部,在乌洛活捉“黔东南绥靖区”少将参谋长李铁 夫和髙级参谋1人,随即回戈都江坝街,剿袭榕江县八开之匪王克 修、王克勤部,迫使三都投奔该部之匪首王朝鼎带领80余人,50 余枪向我们投降(后又叛变)。5月初,军分区司令员闵学胜同志 率一五一团一部,对在鼠场、马场、普安、交梨、椿洛等地的韦明德、 吴定金、韦泽亮、韦泽举、李厚田、李献奇、许如忠等匪部实行进剿, 大部分土匪被歼。韦明德、吴定金逃往巴佑,许如忠残部亦四散隐 蔽。6月,一五三团一营二连2个排和我带县公安队30余人,对 烂土、尧吕、苗草一带的土匪又一次实行进剿。

在军事进剿的同时,积极开展政治宣传工作,重点宣传党和政 府对待土匪的宽严政策,使不少受骗上当的匪众和部分匪首开始 醒悟。仅1950年5月~7月16日两个多月,就有270余人向人 民政府缴械投降,悔过自新。其中团长2人,营长5人,大队长3 人,排(分队)长70余人;俘获土匪69人,击伤16人,击毙52人 (不含部队数字),缴获重机枪1挺,步枪141支,子弹667发,手榴 弹7枚,手枪26支,子弹151发。

经过半年多的军事进剿,给土匪以有力的打击。形势开始好 转。原暂时撤回县城的一、二、三区机关,陆续返区开展工作,一区 的丰乐、鼠场、马场、大河,二区的普安、交梨、洛椿,三区的牛场等 地重新被我控制。各区还组织了武工队、民兵联防自卫队,修筑炮 楼,扩大武装力量。同时,广泛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土匪,在配合部 队搜山査洞中,一区活捉了匪大队长陈玉怀,二区活捉了匪首许如 忠。经过一系列的工作,群众初步得到发动,觉悟有一定提髙,有 的还敢于面对面地与土匪作斗争。就三都县而言,整个剿匪斗争出现了由防御转为进攻的态势。

为彻底剿灭土匪,从1950年11月、12月,我们在三都境内及 相邻地区发起三次大规模的剿匪斗争。一是1950年11月7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八六师五五四团,以都江和榕江县八开地区为 重点发起进剿,连续7天战斗,歼灭匪县长李其飞、区支队长王克 明以下1380多人,活捉匪首李国祥等,都江第二次获得解放。二 是12月9日,一五二团一营教导员赵洪彬同志率领1个营,对独 山巴佑、三都烂土的韦明德、王培忠、莫玉珍等匪部进行围剿。连 战6天,该匪部大多被歼,受降300余人,俘获中小匪首近百人,缴 获各种枪200余支;匪首韦明德、王培忠落荒而逃。三是1951年 初,独山军分区组织一五二、一五三团等7个营的兵力,对阜祥、庆 阳、水龙、新东等地的土匪进行围剿,歼匪2000余人。活捉了匪司 令吴远炎,匪十五支队长王朝相及中队长以上匪首301名,缴获各 种枪834支,子弹7905发,战马48匹,电话机4部。随着剿匪斗 争的深人,人民群众的广泛发动,逃亡匪首纷纷被擒。如一五三团 机炮连先后活捉韦明德、杨秀菁;一五二团侦察连活捉王廷楷、吴 定金和莫玉珍等。到1951年初,除杨秀芬等少数匪首潜逃外,三 都境内的股匪已全部消灭,剿匪斗争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三都人 民得到彻底解放。

六、开展镇压反革命的工作

三都解放之后,国民党在三都的残余及农村中的地主封建势 力,不甘心他们的失败,纷纷起来反抗。除前篇述及的公开组织土 匪,实行武装暴乱之外,还制造谣言,纵火、放毒,或者混入基层农 民协会,篡夺领导权。甚至杀害我国家工作人员、基层干部和积极 分子。如猴场旧保长龙在田勾结土匪,杀本村积极分子李树全一 家5 口,包括他年迈的母亲;丰乐乡交然村一积极分子家被抢,杀死2人,杀伤1人。仅1950年2月一个月,农村干部和积极分子 被敌人杀害的就15人。我国家干部张世元、欧阳福生、毛东林等 同志都是被这些反革命杀死的。但在我干部队伍中,仅满足于已 经取得的剿匪斗争的胜利,对敌情的严重性,敌我斗争的尖锐性和 复杂性则认识不足,一度产生右倾麻痹思想,因而对反革命破坏活 动打击不力,该逮捕的没有逮捕,该判徒刑的未判徒刑,该杀的没 有杀;有的甚至捉了又放,群众很有意见,批评政府:“人民政府什 么都好,就是对坏人宽大不好。”还说:“千不怕,万不怕,就怕政府 讲宽大”,强烈要政府严厉镇压反革命。

遵照中共中央1950年10月发出的关于镇压反革命的指示, 和全国第二次公安会议提出的关于镇压反革命的任务,公安机关 在县委领导下,克服了右倾麻痹思想,在全县范围内广泛发动群 众,对那些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大张旗鼓地实行镇压,逮捕了 —批有现行破坏、危害性大,群众极其痛恨的反革命分子,惩治了 一批欺压人民群众的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 门头子等五方面反革命分子及其他犯有严重罪行的刑事犯罪分 子。1950年5月,在三合镇召开万人大会,第一次公开处理了杀 死我国家干部张世元、欧阳福生两同志的凶手张小炳。6月,在普 安公审了旧乡长、匪首李献奇,国民党区分部书记、恶霸地主、匪首 韦文超以及匪首余炳良,将他们正法。各区也都镇压了一批有血 债,民愤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反革命分子。苦大仇深的各族人 民,对这些家伙早就深恶痛绝,因此,人民政府镇压反革命的行动, 自然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普遍反映,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 分子“杀得好,判得对,搬掉了压在人民头上的大石头”。赞扬“人 民政府办了一件大好事”!人民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更髙了,广大 群众则以髙度的政治热情,投人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1950年底 ~1951年初,运动形成了高潮,但同时也产生一些简单粗糙和急 躁情绪。这在1951年4月贯彻全国第三次公安会议即镇反压缩方针时很快得到纠正。

为了更广泛的发动群众,充分揭露反革命分子的罪行,稳、准、 狠地打击敌人,1950年11月,从县到区都建立了人民法庭,县人 民法庭庭长由县长髙洪杰担任,副庭长由公安局长齐同学担任。 各区人民法庭庭长都由区委书记或区长担任,并吸收工人、农民和 其他有代表性的人士参加陪审工作。凡审判重大反革命案件,都 召开公审大会,充分发动群众,进行揭发控诉,既彻底揭露了反革 命分子的罪行,又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

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我们都坚决贯彻执行了党中央、毛主席 制定的“严肃与谨慎相结合”、“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的方针和 “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以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 策,对那些罪大恶极,有血债,民愤大,拒不坦白交待,或在解放以 后,特别是经过宽大处理之后,又继续进行破坏活动的反革命分 子,如杨秀菁、韦明德、吴定金等,坚决镇压。对那些虽有血债,但 民愤不是极大,或虽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但尚未达到最严重程 度,且有悔改表现、尚可改造的反革命分子,实行“判处死期,缓期 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后效”的政策,给予最后悔改的机会。其余绝 大多数的反革命分子,则判处徒刑,实行劳动改造,对仅有一般罪 行,不是坚决与人民为敌的反革命分子,一律不加逮捕,分别给予 管制或不予管制。对一切坦白交待、投案自首的反革命分子,即使 是骨干,也一律从宽处理,该判死刑的可不判死刑,有立功表现的 予以减刑或折罪,立大功的给予奖励。

对已经判处徒刑,投人劳动改革的反革命分子,县公安局抽出 23名干部,于1951年2月成立了由孙建宁同志任股长的劳改工 作管理股,将669名犯人分别安置在自办的砖瓦厂、搬运队、普安 铁厂,在实行思想改造的同时,进行劳动生产。到1952年9月止, 共生产砖452800块,瓦352800块,毛铁101527斤,稻谷97386 斤,总计折合人民币(旧)128931728元,通过政治教育和劳动生产,这些犯人不仅思想得到改造,而且创造了财富,获得了重新做 人的机会。

三都县的镇反工作同全省一样,从1950年11月起~1951年 10月告一段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摧毁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 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和农村政权,扫清了“清匪、反霸、减租、退押、 征粮”五大任务和土地改革运动的障碍,稳定了社会治安秩序,提 髙了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致使潜逃匪首无处藏身。如丹寨县的 匪“司令”谭启文,在三都和榕江交界处的都江地区隐藏时,到农民 家找饭吃,该农民当即报告农协会,将谭匪抓获。广西一批土匪窜 到普安,当地群众就积极配合警卫营进行围剿,活捉匪首5名,缴 获机枪2挺,长短枪3支。由于群众觉悟的普遍提髙,仅新东一个 乡就清査出匪首20多名。

在积极进行镇反工作的同时,还注意抓紧基层组织建设。这 一阶段,全县共建立了治安保卫委员会188个,成员1613人。这 些治保组织都不同程度地起到了应有的作用。有的还做出了比较 突出的成绩。拉揽治保会在配合民兵搜山时,清出隐藏了 2年多 的匪营长吴明髙,救出了被吴抢占的妇女1人。新东乡治保委员 吴炎同同志,自带路费到荔波调査土匪的下落,等等。

谁在收藏
浏览:6750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