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黔南的解放(文/金风)

cljj 发表于2018-04-27 00:20:49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前身是都勻专区,解放前及解放初 期的一段时间里称为独山专区。这里群山起伏、溪流纵横、幅员广 袤,向为布依、苗、侗、水、瑶等兄弟民族劳动、生息、繁衍的地方。 数千年来,他们与迁徙到这里的汉族劳动人民共同开发了山区,从 而结下了深厚的民族情谊。但是,在解放前的漫长岁月里,各族劳 动人民却世世代代挣扎、呻吟在反动统治的重压下,生产十分落 后,直到解放时还有许多地方停留于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人民生 活极端贫困,经常以糠菜、蕨根充饥。解放后,在党的民族政策的 光辉照耀下,少数民族人民在政治上第一次获得了平等地位,废除 了封建剥削制度,发展了经济,改善了生活;并在1956年实现了民 族区域自治,千百年来少数民族当家做主的愿望终于成为现实。 从黔南地区解放前后的历史对比,雄辩地阐明了一个真理:只有中 国共产党才是各族人民的大救星!

解放初期,党派我在黔南地区工作,与各族人民一起经历了一 段艰苦而复杂的斗争,也共同欢庆了各族人民的翻身。50多年过 去了,每当我回忆起解放初期那一段难忘的岁月,往事历历在目, 不禁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同时,那一段时间的工作和斗争, 使我深深体会到:各民族的紧密团结是我们各项事业取得胜利的 根本保证。特扼要地记述下来,借以表达我对那一段岁月的怀念。

一、进军责州解放黔南

1949年4月,党中央、毛主席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要求 全军指战员英勇奋战,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 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4月下旬,英勇的中国人 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解放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老巢——南 京。接着,江南的广大地区也先后获得解放。这时,徐运北同志率 领的南下支队到达了江西省上饶,成立赣东北区党委。当时,我在 上饶地委工作。不久,二野五兵团奉命进军西南,解放贵州。轅东 北地区党委奉命将地方工作移交给方志纯同志,由原来南下支队 的干部,与在江西等地参加革命的一批青年学生共同组成西进支 队,随五.兵团进军,作接管贵州的准备。进军途中,在湖南邵阳,新 的贵州省委开会确定接管贵州的部署。到达芷江,宣布了各大队 负责接管的地区。这时,我从二大队调到新组成的九大队,其中有 由部队转业干部组成的5个县委的架子,准备接管独山专区。省 委派况玉纯同志来主持这一地区的工作。

国民党贵州省的独山行政督察专员公署设在独山县城,下辖 独山、都匀、平塘、荔波、三都、平越、丹寨、麻江、罗甸、黎平、榕江、 从江共12个县。这里与广西接壤,是贵州省内各少数民族主要聚 居地区之一。

我是山东人,一向在北方工作,对西南各民族的情况茫然无所 知。为了做好到民族地区工作的思想准备,在江西、湖南时,赣东 北区党委和五兵团政治部就印发了一些有关贵州地方的政治经济 文化方面的资料。我还找来一些报纸杂志阅读,想从中多了解一 些关于各民族的情况。由于这些文章的作者大多持有资产阶级民 族主义的错误观点,文章中掺杂了许多民族歧视以及侮辱性的内 容。但从字里行间,还是了解到一些关于各民族的生产、生活、社

会状况和风俗习惯等。这些零星、片断的知识,对于我后来到黔南 民族地区工作,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的。

1949年1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从 湘西邵阳出发,沿湘黔公路向贵州前进。11月3日,部队进入贵 州境内,接连解放了玉屏、天柱、镇远、黄平等县城。按照兵团的作 战部署,十七军五十一师转向贵州南部进军。11月13日,五十一 师一五一团解放了麻江县城,随即由副团长黄幼衡同志率一个加 强营,沿公路向都匀挺进。当部队到达距都匀县城十余公里的杨 柳街时,截获国民党县长都堪打给乡公所的电话。黄幼衡副团长 立即命令部队分两路跑步前进,包抄都匀县城。14日夜,我军在 火车站、大桥处与敌哨兵接触,随即突进城内击溃了敌军。国民党 都匀县长都堪惊惶逃走,至15日凌晨,城内敌军已全部肃清,都勻 宣告解放。

都匀是贵州南部军事重镇,自明代设府以来,反动统治阶级为 了镇压各族人民,在此驻有重兵。清末咸(丰)同(治)年间,贵州各 族人民大起义爆发,农民起义军曾与清军在此进行过多次激烈‘的 争夺战,三次攻陷都匀府城,声威大震。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在 都勻办有炮兵学校。解放战争末期,国民党又将四十九军二四九 师及宪兵五团、十二团等部队驻扎都勻。为了抗拒解放,国民党反 动派又在都匀策划部署应变计划,妄图凭借黔南山区开展反革命 游击战争,将担任过军职的都堪、王仲三等反动分子于解放前夕派 回都勻,分别充任县长和县党部书记长。他们在都勻组织了“军替 宪联合办事处”、“反共保民委员会”以及“防护团”、“防剿队”、“民 众自卫队”等等反动组织。但是国民党反动派的种种苦心经营,都 被我人民解放军的铁拳所粉碎。

由于都匀所处的地理位置是控制黔南、黔中的军事要地,因 此,解放后,上级决定将地委、专署机关及五十一师师部设于都匀, 随后又成立了军分区。在名称上暂时沿用独山专区的惯称,至1952年才改称都匀专区。

都匀解放后,张欣如同志从贵阳带领4个县委的架子来到黔 南参加接管工作。此时,中共独山地委亦正式开展了工作,由况玉 纯同志任书记,我任副书记,张欣如(专员)、方士新(地委宣传部 长)二同志为委员。不久,赵振邦同志由麻江县委书记调任地委组 织部长。第一届中共独山地委即由上述5人组成。

解放都勻县城之前,部队已先解放了平越(今福泉)、麻江两县 城。都匀解放后,部队沿黔桂铁路南进,解放了独山县城以及黔桂 交界处的重镇麻尾。荔波县少数民族的进步人士潘文兴、覃杰等 同志,在我党影响下组织了“荔波人民武装游击队”,于11月11日 一举占领了荔波县城,并与我们取得联系后,宣告荔波解放。12 月,部队先后解放了平塘、丹寨、三都3座县城。1950年1月,榕 江、黎平、从江三县亦宣告解放。至此,独山专区除罗甸县外,均已 获得解放。

二、执行政策进行接管

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进人贵州,国民党残余部队已是风声 鹤唳,草木皆兵。因而未经过什么大的战斗,全省大部地区即顺利 解放。但这种表面上的顺利并不表明敌人已经甘心失败,自动退 出历史舞台。国民党独山专署所辖各县的党政机关,在我大军压 境的形势下,一般都是裹胁一些人员,席卷城内的武器、金银及重 要案卷撤离县城,逃窜到边远山区潜伏,待机进行叛乱,妄图死灰 复燃。这是蒋介石、谷正伦在大崩溃前夕苦心部署的“应变计划” 的一个步骤。据我军所获情报,解放前,国民党第二行政督察专员 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陆荫揖曾密令各县:“为加强民众自卫力量, 适应全面剿匪战争,经拟定本区《自卫队对匪作战(游击战)指导之 研究》”。都匀县拟定了“空室清野及保安寨实施办法”,妄图实行“三光”(搬光、走光、烧光)政策,达到饿死和“困、扰、疲”我人民解 放军的目的;同时还策划搞“保安寨”,以反革命两面政权的阴险手 法与我长期对抗。解放前夕,国民党军统西南区专员肖崇辉(化名 柏家华)从重庆潜回都匀,建立了潜伏的特务小组。国民党中统也 在都匀设立了调査室。同时还有国民党湘桂黔铁路特别党部督导 室领导的“都勻分区”、国民党内政部领导的贵州通讯处黔南督导 区、国民党中央社黔南特派员等等名目繁多的特务组织;又如国民 党独山县政府解放前夕制定的“应变方案”中规定:“举行反共宣 誓,表明剿匪反共决心”;“全县文武人员分组工作,实行党政下 乡”。他们还提出反动口号:“拼命保命,破产保产,毁家保家”。在 策略上,他们一方面要与恶霸、豪绅、惯匪“结成一坚强反共战斗 体”,另一方面又强行将各族人民编为“游击小组”。国民党独山县 政府还将其机关人员全部编人保安团;将“自卫队”编为3个团,设 立了 3个指挥部,妄图凭借山区开展游击战争与我顽抗。他们在 撤离独山县城前夕,野蛮地屠杀了 60多人,制造白色恐怖,并且宣 布:“擅自回城者杀,向城内运送物资者杀,进城做生意者杀”。这 些就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应变方案”。正是由于敌人的这种阴谋部 署,因而我们在接管之初大多是面临着一座空城。如独山县城内 原有国民党大小机关46个,大部机关在接管时都是一座空房。

针对敌人“空室清野”的阴谋,我们在接管工作上,首先展开了 政治攻势,派干部下到农村集镇,利用赶场天向广大群众宣传《约 法八章》(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以及我党的各项政策,揭穿敌 人的种种污蔑和造谣,号召一切国民党军政人员放下武器,解除顾 虑,归向人民。除进行广泛宣传外,我们还通过一切关系,进行个 别动员、争取。经过我们大量宣传、争取,绝大部分旧人员看清了 解放已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于是纷纷返回县城向我接管人员报 到。如原都勻县基场乡乡长蒙光辉,解放后留任乡长。由于他接 受党的领导,积极宣传党的政策,努力配合我政府完成粮食借征任务,并为我方担任水族语言翻译,报告匪情等,后被我县人民政府 委任为王司区副区长、县民政科副科长等职务。又如麻江县国民 党县长解放前夕带领一部分人枪逃到龙山乡,县城解放后,我方打 电话给国民党龙山乡长,反复交代政策、说明利害,要他去争取旧 县长返城。3天后,旧县长返回县城,带回人枪80多,并有机枪4 挺。对待旧政府人员,我们一律不打骂、不侮辱,开诚布公地交代 政策,以礼相待;同时组织他们学习《约法八章》,帮助他们提高认 识,改变立场,与旧政权划清界限。在生活上也给以出路,安排适 当工作。由于正确地执行了团结、改造旧人员的政策,争取团结了 旧人员中的多数,孤立了极少数顽固不化、反动到底的分子,从而 促进了接管工作的顺利进行。

在接管工作中,也有一些深明大义、思想进步的地方士绅对我 们的工作给予了积极的协助。如平塘县进步人士张仲孚老先生, 为了争取县城的和平解放,曾亲自去说服国民党平塘县长杨端楷, 要他认清形势,放下武器,归向人民。杨端楷拒绝投降,带领人枪 撤离县城,张老先生又立即派人与我军驻独山部队联系,终于使平 塘县城得到和平解放。县城解放后,张仲孚先生出任支前治安委 员会主任,积极协助我军动员旧党政人员归来,并协助征收公粮、 收缴武器等。当黔南主要县城解放后,其余各县要求我们派干部 接管已成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但是,接管的斗争也是尖锐复杂 的,狡猾的敌人混人支前治安委员会这一组织,利用合法身份与我 们周旋,而实际上是探听我们的情况,侦察我们的虚实,伺机而动。 如平塘支前治安委员会中就有一些人后来参加了土匪暴乱,围攻 县城。对于这种情况,由于我们事先有所蕾惕,保持戒备,他们的 阴谋未能得逞。有的敌人利用合法身份,用糖衣炮弹的方式向我 们进攻,他们采用吃喝拉拢、金钱收买、美女腐蚀等手段,向个别意 志薄弱的干部展开攻势,当时也确有极个别的干部被敌人的糖衣 炮弹打中,犯了严重错误,甚至堕落为人民的罪人。

 黔南是少数民族人民聚居地区,能否取得各族人民的信任与 拥护,是我们开辟民族地区工作成败的关键。广大的少数民族人 民,由于长期受反动统治阶级的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素来对一切 “汉人”都是疑虑重重、心怀戒备的。我们进人黔南这一民族地区 后,首先是利用一切机会向少数民族人民大力宣传党的民族平等 政策,说明汉族与各少数民族是一家人的兄弟关系,历史上的民族 隔阂是反动统治阶级所造成的,并揭露、批判了国民党民族政策的 反动性。在行动上,我们的干部切实遵守了 “三大纪律,八项注 意”,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同时还教育干部尊重少数民族语 言,号召干部努力学会少数民族语言,主动接近少数民族人民,鼓 励干部与他们交朋友。由于我们的干部认真执行了党的民族政 策,同时我们的干部作风朴素,生活艰苦,工作热情积极,确实表现 出全心全意为少数民族人民服务的髙尚风格,因而给了少数民族 人民以良好的印象,他们把我们称为“新汉人”,对我们倍加拥护与 信任。

黔南的各个少数民族由于社会发展的原因,解放初期在各个 少数民族内部大多还存在着较为完整的封建宗法制度,在个别边 远地区甚至还保留着氏族社会制度,寨老、族长等少数民族中的自 然领袖在本民族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和极大的权威。因此,团结少 数民族上层人士,通过他们联系和团结广大的少数民族群众,就成 为解放初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回顾当时我 们对党的这一政策的理解还是正确的,没有简单地对待民族问题, 而是大力贯彻执行这一政策。如解放初期,省委领导同志就亲自 写信给独山县布依族中的上层人士莫凤楼先生,动员他与我党合 作。莫凤楼先生解放后,坚持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不顾国民党匪特 的威胁与利诱,他于接信后,主动与我军部队及地委取得联系,积 极协助人民政府进行民主建政与剿匪治安工作,安定地方秩序,稳 定人心,积极协助收缴枪支,并带头缴纳公粮。他的进步行动在独山布依族人民中起到了良好的影响,当地(麻尾区)4个布依族莫 姓的旧乡长都消除了疑虑,返回乡公所协助我们进行接管。莫凤 楼先生的进步行动遭到敌人忌恨,后来他全家43 口竟惨遭土匪杀 害,光荣牺牲。又如平塘县原国民党西凉乡长陆镇藩(布依族)先 生,接到张仲孚老先生的信后,毅然归向人民,立即组织当地群众 运送了 7000多斤大米,支援县城的驻军。他还积极协助我军和政 府收集土匪情报,协助我军剿匪。在土匪围攻平塘县城的危急时 刻,他驻守在北门碉堡内,与我军失去了一切联系,面对土匪围攻 的威胁,他毫不动摇,对我军和政府有着坚定的信仰。陆镇藩先生 这种革命行动在当地布依族人民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后来他在 独山专区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上被选举为独山专区副专 员。还有水族知名人士潘一志先生,不满国民党政府的反动统治, 解放前弃官不做,归隐山林务农;解放后我人民政府县长登门拜 访,诚挚邀请,他欣然从命,参加了人民政府工作。为了表示他一 心跟着共产党走的态度和决心,他将自己的名字“益智”改为“一 志现在回顾起来,党的团结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政策是十分英 明正确的,这一政策不仅是团结几个民族代表人物的问题,而且通 过他们表达了我党对少数民族的尊重和重视,体现了我党实行民 族平等政策的坚定立场和决心。

黔南地区解放、接管工作的历史经验表明:政策和策略是党的 生命。在民族地区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是中心环节,它是 我们各项工作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

三、发动群众消灭匪患

贵州的剿匪斗争是新生的革命政权与垂死的反革命势力进行 的一场尖锐、复杂、激烈的生死搏斗,其斗争的艰巨性并不亚于解放战争中的重大战役。由于我们在剿匪斗争中紧紧地依靠了各族 人民,坚决执行了党的政策,实行“军事进剿、政治攻势与发动群众 相结合”的剿匪方针,以及“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终于在一 年多的时间里,消灭了全省近30万土匪,彻底根除了贵州历史上 的匪患,给反革命势力以毁灭性的打击,为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封建 斗争和各族人民的翻身奠定了基础。

黔南地区的剿匪斗争是从1950年1月开始,至1951年7月 结束,据独山军分区统计:我剿匪作战共900多次,歼匪3.06万余 人,缴获各种炮50余门,轻重机枪180余挺,长短枪1.7万余支。 在一年多的剿匪斗争中,部队还大力进行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的 工作,共召开各种群众会2.83万多次,帮助群众砍柴53万多斤, 担水34万多挑,收谷2.7万多次;建立了各种群众组织8280多 个,发展农协会员11.99万多人,组织民兵1.09万多人。

黔南地区的匪患猖獗,是国民党反动派按照其“应变计划”加 以组织和部署的。解放战争后期,他们预感到末日将临,但又不甘 心灭亡,便妄图将贵州经营成为他们最后抗拒解放和“反攻”的根 据地。他们在贵州成立了十九兵团,扩充地方保安团,开办“反共 游击干部训练班",培训反动骨干,同时还将一大批国民党的中高 级反动骨干派回贵州省各自的原籍,掌握党、政、军大权,策划与我 长期对抗。在黔南地区,此类人员就有肖树经(国民党军少将、国 民党独山专区专员)、都堪(国民党军少将、都匀县长)、王仲三(国 民党都匀县党部书记长)、车祖瑜(国民党军少将、国民党独山县 长)等一批反动骨干。如都堪于解放前夕即将其实力拖出潜伏于 都匀内外套地区,解放后即打出了“黔东南绥靖区”的土匪旗号,公 开进行武装暴乱。

1950年春,黔南地区的主要股匪有:盘踞在都勻、贵定交界处 的匪“黔南保安部队”王仲书部、匪“中国人民自救军”王仲三部、匪 “都贵麻反共集团军”潘治平部;盘踞在平塘、独山一带的匪“黔桂边区国民党讨共救国军”王志诚部、匪“黔南游击军”黎方蔚部、匪 “黔东南绥靖区”都堪部〈匪“黔桂边区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赵达 之部;盘踞在平越(今福泉市)地区的匪“中国反共军西南第一游击 军”戴树奇部;盘踞在荔波的匪“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黔桂边区”陈 与参(国民党广西宜山专署专员)部;以及盘踞在黎、从、榕3县的 匪“湘桂黔边区民众自卫救国军”杨锦标部等。此外还有一些股匪 不时从外地窜扰黔南,黔南境内还有一些零星股匪。

记得我是在榕江县度过了 1950年春节的。正月十五,我和几 位同志乘坐小木船从榕江溯都柳江而上,小木船在湍急的江水中 行驶了 3天才到达三都县城。一路上我们饱览了都柳江两岸的壮 丽风光,漫谈着这一带的民族风情、历史典故,还畅想着将来在这 条江上将会建起巨大的水力发电站……我们心情都十分轻松、舒 畅,完全没有料想到大规模土匪暴乱的阴云,已经弥漫在黔南的上 空。

我们到达三都县城的次日,就遇到了数百名土匪围攻县城。 土匪提出的口号是:“不缴粮、不铲烟(鸦片)、进城抢东西”,他们纠 集了一批惯匪、散兵,并以谁不参加打城,谁就缴全部公粮为威胁, 胁迫一些群众参加围攻县城。经我驻军及全体干部英勇反击,打 退了土匪的围攻。自此以后,黔南各地土匪暴乱纷起,四处攻打我 区乡政府,围攻县城,断绝交通,劫掠国家和人民的财物,杀害革命 干部和群众。在匪风最狷獗的时候,我们根据省委、省军区的指 示,暂时主动撤离了荔波、黎平、榕江、从江4个边远县份,集中力 量控制中心地区的7个县。

黔南地区匪风特别猖獗的另一原因,就是原国民党起义部队 中的一部分人员叛变,参加了暴乱。原国民党军一部在黔西地区 宣布起义后,其中一部分调至瓮安、平越一带进行整训。由于潜伏 在起义部队中间少数反动分子的煽动,并勾结当地豪绅,于1950 年4月8日在瓮安县城、瓮安草塘和平越牛场发动暴乱。我瓮安县人民政府被迫撤离县城。此后的一段时间,原独山专区的东南 西北,四面皆匪,我政府和部队仅驻守在几座县城和主要交通线 上,这是黔南剿匪斗争形势最为严峻的一个时期。

1950年3月,根据中共中央西南局的指示,中共贵州省委召 开了扩大会议,确定剿匪为中心任务,并决定实行野战军地方化, 领导一元化的方针,会议要求全省党政军民全力参加和支援剿匪 斗争。会议还决定集中全省的机动部队组成了东、西两个集团,采 取铁壁合围战术进行重兵进剿。

1950年6月,贵州军区东集团剿匪部队在黔南、遵义两地区 交界处,组织了瓮(安)、余(庆)、湄(潭)铁壁合围战役。剿匪部队 首先拉开大网从四面八方将这一地区严密包围,主力部队向匪部 盘踞的中心据点突袭,将匪部击溃后,又分兵三百二十路四处搜 山,兜捕溃散匪众。这是贵州省内首次铁壁合围战役,旗开得胜, 马到成功,在历时20天的战役中,全歼叛军匪“三二九部队”3000 多人,活捉匪副司令王福堂。

10月,东集团又组织了都(匀)、贵(定)、麻(江)合围,歼灭潘 治平匪部6000多人。12月组织都(匀)、独(山)合围,歼灭蒙永奎 匪部3900多人;接着又组织了惠(水)、大(塘)、通(州)合围,歼灭 王志诚匪部7000余人;同时又举行了黎(平)、从(江)、榕(江)合 围,歼灭石竹修匪部5000余人。1951年1月,又组织荔波合围, 全歼陈与参匪部8000余人。3月,罗甸合围全歼陈秀清匪部1000 多人,解放了罗甸县城。到7月初,我军解放了册亨、望谟二县后, 全省剿匪斗争胜利结束。

在黔南地区一年多的剿匪斗争中,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做 出了重大的、主要的贡献,他们发扬了我军不怕牺牲、英勇奋斗、连 续作战的优良传统,在各处的战场上歼灭了土匪的主力,使土匪闻 风丧胆。人民解放军指战员还一身兼任了战斗员、工作员、宣传 员,在战斗的间隙中,大力向群众宣传,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帮助群众种田、收谷、砍柴、挑水,全心全意地为各族人民的翻身解放而 勤恳的服务,不愧为各族人民优秀的子弟兵。他们在剿匪斗争中 所创立的伟大功绩,将永远铭记在黔南各族人民的心中。

我们的地方党政干部在一年多的剿匪斗争中也经受了严峻的 考验,他们在敌众我寡的险恶环境中不畏艰险,斗争坚决,同时紧 密地依靠各族人民群众,胜利地完成了党的各项任务。特别值得 一提的是一大批参加西进支队的青年学生,他们在我党的许多老 干部的带领和培养下,继承了我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在剿匪斗争 中锻炼成长起来了。他们在严酷的斗争中克服自身的某些弱点, 学习老同志为人民服务的优良品质。在后来的工作中,他们大都 成为各项事业中的骨干力量。

各族人民群众的参加和积极支援,也是剿匪斗争取得胜利的 重要因素。他们有的参加了民兵组织与土匪进行战斗;有的积极 为我军带路、送情报,还以大量粮食、物资支援我军战斗。在他们 当中也出现了许多英雄人物和事迹。如平越县凤山镇四保联防队 的51名民兵,在一次与近百名武装匪徒的战斗中,毙匪40多人、 伤10人,缴获一部武器、弹药,而我方无一伤亡,创造了民兵以 少胜多的出色战例。又如1950年6月,2000多土匪围攻我都匀 县王司区公所四天三夜,我驻守干部、战士仅30多人,形势十分危 急。这时,阳和、基场的少数民族民兵闻讯赶来解围,配合驻守部 队将土匪击溃。

在黔南的剿匪斗争中,许多优秀同志为了各族人民的翻身解 放事业而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如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十一师一 五三团三营营长张传书同志和万副营长,在奔袭茂村的战斗中,不 幸中弹光荣牺牲。平塘县通州区区委书记姚林彬同志,在得知邻 区牙州被土匪围攻时,他率领不多的同志驰援,在与土匪的激烈战 斗中,与其他4位同志英勇牺牲。其他英勇献身的同志还有许许 多多,他们的勋绩永垂不朽!各族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限于篇幅,我不在此一一列举出他们的英名,谨以此文向为黔南解放而 献身的烈士致以深挚的悼念。

四、各族人民喜庆翻身

1950年8月,剿匪斗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中共贵州 省委召开了第一届党代表会议,讨论了在全省开展反封建斗争的 部署。这次会议决定:从1950年10月开始,首先在全省中心的 46个县,近600万人口的地区,开展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征粮 的五大任务。会后,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封建斗争就在全省大部地 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1950年10月,黔南地区尚有荔波、黎平、从江、榕江、罗甸五 个县为土匪所盘踞,因而首先在中心地区的都匀、独山、平越、麻 江、三都、平塘、丹寨7个县开展了五大任务。在干部力量的组织 方面,由地专机关和军分区抽出干部664人,包干都勻县;省委工 作团干部900人,包干平越、麻江二县;西南革大派了 300多名干 部到独山,其余各县由县机关和部队抽调干部组成工作队,奔赴农 村反封建斗争第一线。

五大任务的开始阶段,主要是放手发动群众,培养、训练农民 积极分子,建立农民协会,做好反封建斗争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 备。9月,都匀等7个县普遍召开了区、乡一级的农民代表会,参 加会议的各族农民代表有6785人,到1951年3月止,全区参加过 农代会的农民代表已达37658人。在农代会上普遍组织诉苦会, 引导和启发农民代表査苦、找苦、挖苦根。通过诉苦使农民代表认 清封建剥削的实质以及地主阶级压迫农民的罪恶,从而提髙了代 表们的阶级觉悟。在农代会上还组织代表学习党的各项反封建斗 争的具体政策,明确交代反封建斗争的任务。农民代表会的普遍 召开,为宣传、动员群众和组织阶级队伍方面奠定了基础。农代会召开后,各县又召开了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宣传、讲解党的政 策,讨论、部署开展五大任务。各族各界人代会的召开,广泛地团 结、教育了各个阶层的人民群众,特别是经过学习政策,稳定了工 商业者和一部分上层人物的情绪。在会上还专门阐述了党的民族 政策,讲明了除汉族之外,在其他少数民族中不进行反霸的具体规 定,这就大大解除了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顾虑,减少了开展运动的 阻力。与此同时,工作队进入农村开展了访贫问苦、扎根串联,组 织诉苦会,发现与培养积极分子,建立农民协会等一系列工作。

经过大张旗鼓的宣传动员和组织准备,五大任务就在黔南地 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清匪部队进行铁壁合围战役聚歼土匪主力后,仍有一些漏网匪首 和散匪躲避隐藏在自己家乡,或是逃匿在深山密林中。这些散匪 是反封建斗争的隐患,如不彻底清除,则有可能死灰复燃。在开展 清匪时,各县组织了群众性的清匪运动。采取的方式是村村动员, 人人上阵,一村捉匪,四村响应。一经发现匪踪,便立即组织群众 性的大搜山。如麻江县组织的一次大搜山,就有4万多群众参加。 各种大小规模的搜山清匪,一时遍及全地区,使得隐匿的土匪上天 无路,人地无门,纷纷落网。在搜山的同时,还发动群众挖匪根,清 査武器;动员匪属叫自己家人返回自新。在政策上,我们严格地执 行了“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从而孤立了极少数罪大恶 极的匪首。据1950年10月~12月3个月的统计,独山专区首批 开展五大任务的7个县共活捉匪纵队司令、支队长以下匪首474 人,捕获匪众3250人,缴获长短枪3581支,轻重机枪6挺,弹药8 万多发。

反霸

黔南地区的地主阶级中的一部分人,直接掌握或控制了基层 政权,有的还掌握了保安团等反动武装。有的本身就是帮会头子或惯匪头子,这一批人构成了地主阶级中的当权派。他们是国民 党反动统治的社会基础,各据一方,对农民实行抓丁派款,敲诈勒 索,估占民产,强奸妇女。有的私设公堂、监狱,对不顺从的农民酷 刑审讯,随意杀害。他们都是罪恶多端,血债累累,民愤极大的一 方之霸。这些恶簕大多参加了土匪暴乱;也有表面伪装开明、暗中 勾结土匪,递送情报的;有的派遣爪牙打人农协会,收买腐蚀干部, 破坏反封建斗争。如都匀县墨冲恶霸地主肖树帜、肖定经、肖介臣 等,依仗其家族中国民党独山专区专员肖树经的权势,控制了乡、 村政权,统治了周围数十里的地区,为非作歹,罪大恶极。

在反霸斗争中,我们强调了准、稳、狠的原则。准,就是要把斗 争矛头对准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的地主阶级当权派;稳,就是充分 发动群众进行控诉斗争,要有充足的人证、物证,开展说理斗争; 狠,就是要通过说理斗争迫使恶霸低头认罪,并通过人民法庭及时 地依法判处,对少数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罪大恶极分子,则坚决镇 压。

通过反霸斗争,人民群众彻底打垮了地主阶级的威风,摧毁了 压在头上的封建统治,受害群众的冤仇得到申雪,农民群众挺直了 腰杆,扬眉吐气,兴高采烈,阶级觉悟大大提髙。

减租、退押、征粮

黔南地区地主阶级的剥削方式主要的是地租剥削,地租的份 额最少的对半分成,有的是四六分成,最高的达二八分成,即地主 得出租土地收获物的80%。在黔南地区,地主出租土地收取佃户 押金的不多,地租以外的剥削方式主要是帮工、帮粮。帮工,就是 佃户每年为地主义务帮工若干,帮粮,是佃户代地主缴纳部分公 粮。在黔南地区开展的是以减租和退帮工、帮粮为主要内容的斗 争。

减、退斗争是结合征收公粮,贯彻合理负担而进行的。工作队 人村后,首先宣布佃户暂不交租,然后发动群众进行査田评产,重点是査黑田、査瞒产,揭发地主逃避、转嫁负担的行为。査田评产 之后,发动群众合理评定公粮负担,结合落实公粮负担进行减租和 退帮工、帮粮。

在减、退斗争中普通组织农民算剥削账,诉剥削苦,使农民认 清了封建剥削的实质,提高阶级觉悟,坚定斗争意志。然后通过说 理斗争,迫使地主进行减租和退出帮工(赔退无偿劳动的工资)、帮 粮。据独山专区1951年3月对都匀、平越、麻江、丹寨4县及独山 县1个乡、2个村和平塘县30个村的统计,获得减租利益的农户 有38942户,人口为186616人,减租所得的稻谷有1184万多斤, 每户平均198斤,每人平均38斤。另据都匀、麻江、平越3县的统 计,农民退帮工帮粮共得稻谷514万多斤。

在开展五大任务的运动中,我们遵照中央和省委关于少数民 族地区的社会改革,应尊重少数民族群众的意愿,充分与少数民族 协商,并由少数民族干部来进行传达上级的指示,除汉族外,在各 个少数民族的内部只进行清匪、征粮,不开展反霸斗争,也不进行 减租退押。在少数民族与汉族杂居的地区,我们注意了民族团结 的教育,各民族不分彼此组织统一的农民协会,在农民协会的领导 成员中必须有民族代表。在反封建斗争中,各族农民共同对匪首 开展斗争,并统一组织对汉族地主、恶霸的斗争。在斗争中获得的 胜利果实,各民族群众都得公正合理的分配。在反封建斗争中,各 族农民受到深刻的民族团结教育,消除了历史上的民族隔阂,开始 结成平等、团结、互助、新型的民族关系。

在五大任务进行中,我区各县都召开了少数民族代表会议,宣 传我党的民族政策,并协商各少数民族内的社会改革问题。在代 表会上,各个少数民族的农民代表一致强烈要求与汉族地区同样 开展反封建斗争。由于少数民族群众反封建斗争的呼声很髙,要 求强烈,党委作了特别慎重的研究,同时又特地听取了少数民族上 层人士的意见,经过他们的赞同,并经上级批准,在少数民族内部开展了减租退押。但坚持了除汉族之外的民族中不反霸的政策。 这一决定,得到了黔南地区少数民族各阶层人民的拥护。

在五大任务胜利结束的基础上,黔南地区各县先后分为四期 进行土地改革。第一期土改带有试点性质,仅在中心县份的23个 乡中进行。随后逐步铺开,直到1953年春季全区土改基本完成。 通过土地改革,黔南地区的90多万贫苦农民分得了 100多万亩土 地,4.2万多头耕牛,7万多间房屋,870多万斤粮食,以及其他一 些胜利果实。

黔南地区的解放距今有34年了,借此次撰写本文的机会重温 那一段斗争的历史,总结一下工作中的经验教训,是一件很有意义 的事。但由于年代相隔久远,加之目前工作繁忙,仓促成文,挂一 漏万。失误之处,希望当时在黔南共同工作的同志们给予指正。

最后,谨通过本文祝愿黔南的各族人民在党的十二大精神鼓 舞下,团结前进,在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中,取得新 的更大的成就。(1984 年5 月)

浏览:9384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18-04-27 23:32:34 甘玛

    难得一见的贵州南下干部回忆录,历尽艰辛,扎根建政,奉献新区,向老前辈敬礼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