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荣回忆录》一、 烽火鄂豫皖(2)

胡晓林 发表于2018-05-27 22:07:44

成了正规红军

6月中旬,大队回到黄梅的小溪,收编了郭汝栋部的一些溃兵,新编了二中队和特务队,部队达到五百多人枪。下旬,按黄梅中心县委指示攻打黄梅县城,攻城当日,全大队在赤卫队四千人的配合下,分东门、北门、西门三路发起攻击,结果天公不作美,大雨倾盆,县城东、西、南门均被水淹,接近困难,加上组织和联络没搞好,攻城失败。部队撤出后,开回小溪。几天后,中央代表柯庆施(当时名柯乃康)到来,传达中央决定把我们编入正规红军第8军的消息,并拟安排部队封锁长江,进攻武汉,这消息让我们兴奋不己,战士们志气十分高涨。不久,我们与赣西北游击队及红8军黄刚军长、蔡申熙政委带来的部队,加上扩红新入伍的战士合编为红8军第四、五两纵队。四纵队以游击大队为基础编成,我们三中队与其他部队合编为五纵队,纵队司令由黄刚军长兼任,两纵队共约一千五百人枪。

成为正规军后,部队直接由中革军委领导,执行的任务比较简单,大致为:1、通过战斗,消灭敌人壮大自己;2、摧毁敌人政权,建立红色政权和地方武装;3、部队要自给自足。纵队增加了卫生担架队、军需处、副官处、宣传处、修械处,其中副官处类似后来的军务处。整编中,我被任命为班长。

小溪整编后,四、五纵队展开对敌行动。先在油铺击退两团敌军的来犯,缴机枪两挺;接着向西发展进入蕲春北部,连续消灭数处团防,其中漕河一仗,我们化装混入集内,突然发动,歼敌百余,缴枪支八十余,物资大批,打了个实实在在的便宜战。8月初,广济县赤卫队攻打县城失利,白色恐怖笼罩全县,为支援广济,红8军四、五纵队南下,一路横扫广济县城周围的张焕、雷家咀、周笃等地的反动武装,势如破竹。中旬,我们在广济赤卫队四千余人配合下,攻破县城,缴枪二百多支。战斗结束后,稍事休整,部队又转向皖西,以期开辟鄂豫皖边区根据地。

下旬,我们抵达英山南部,恰逢皖西中央独立1师红5团遭敌围攻,我们立即加入战斗,并力与敌激战两昼夜,击溃敌军,缴枪二百余,遂乘胜攻占英山县城。战斗结束的第二天,部队还在休整,敌援军一个旅会同残敌突然大举反扑,战局逆转,我们与红5团且战且退撤离英山转回黄梅小溪。

9月下旬,我们在黄梅县上千赤卫队配合下,向东长途奔袭宿松县城,四纵主攻,五纵预备队,天亮时发起攻击,一举突破,很快解决了战斗。这一仗缴枪一百余支,还有两门迫击炮和大批物资,为了解决群众吃盐问题,我们缴了反动商人的盐五万斤,糖二万斤和大批西药,为黄梅北区苏维埃成立献了份厚礼。部队在县城驻扎了两天,主要为了解决向平民分东西和建立党的秘密组织问题。

两天后,队伍又转回黄梅进行休整,那时战斗频繁,部队减员补充变化很大,干部缺乏,休整中我被任命为二排长。二排长在战士心目中只是个“小”排长,这是因为行军打仗,一排永远是先头排,三排永远是后卫,两头都是主要战斗排,二排始终担任掩护连部、支援两头的角色,所以兵力武器都较之他们为差。

部队休整半月余,开始进行攻打黄梅县城的动员,大意是现在我们打下了宿松、广济、英山县城,革命力量日益强大,苏区不断扩大,但我们的苏区要以黄梅为中心,不拔掉这个钉子,苏区就不能巩固。这次动员做得非常广泛,不仅在军内反复进行,而且在群众中广泛进行,甚至扩展到广济县,两县不少群众报名参加,准备打下黄梅后立即拆除城墙。准备工作也很充分,红军和赤卫队都组织了敢死队,雲梯准备了上百个,助战的群众就达万余人。攻城战斗仍按传统方法:夜间秘密接近,天亮前发起攻击。拂晓战斗打响后,我们就感觉不对,敌人火力要比预想猛烈的多,根本不像只有三百人枪,后来蔡政委派人侦察,才发现敌人刚增兵一个团,原来侦察的情况有误,立即决定停止攻城,撤出战斗。县城虽未攻下,但战士们感受到打大仗的气氛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士气未受丝毫影响。 

受全军将士和群众高昂情绪影响,上级决定转攻广济县六村,以求调动黄梅之敌出援,在运动中予以歼灭。六村是个有二千多户人家的大镇,四面环水,易守难攻,镇中敌联防队经常外出烧杀抢掠,严重危害广济根据地,广济县委多次组织攻打未果,反使敌人更加猖狂。我们连夜西进于10月初包围了六村,在当地赤卫队配合下分三路发起攻击,这时广济县先遣侦察人员趁乱在镇中举火骚扰敌军,内外配合,经半日激战全歼守敌。鉴于黄梅之敌并未出援,纵队首长决定继续转攻田家镇,但部队包围该地后,发现敌人己有准备且工事坚固,遂临时决定撤围转攻广济县城,一举攻克,缴枪二百余。

这次我们再克广济,不像原先,一没烧房子,二没乱杀人,三没抢掠工商业者,城内居民一片欢呼。这个变化使我感触很大,过去我们从赤卫队开始对地主工商业者不停的烧、杀、抢,获得的财富大多当场分给穷人,但群众并不说我们好,反而对我们有恐惧感,始终和我们保持距离,这次我们不烧不抢不杀,竞赢得了全体人民真心拥护,实是事前没想到的,从此保护群众利益、关心群众生活在我心中形成原则。我们在广济驻扎了数月后,又转回黄梅考田镇一带。红8军四、五纵队成立三个月,连克广济、英山、宿松、六村等城镇,开辟了以黄梅北部古角、龙坪、小溪、考田等地为中心的蕲、黄、广根据地,建立了几个区级苏维埃政权,给农民分了土地,有力地鼓舞和推动了革命斗争,为猛烈扩大红军奠定了基础。

红15军

十月中旬,中央命令红8军一、二、三纵队保留原番号,四、五纵队改编为红15军,军长蔡申熙、政委陈奇。下辖二个主力团,原四纵队改为1团,团长查子清,政委李奚石,下辖1、2、3营(各营下辖二个连);原五纵队改为3团,团长黄刚,政委陈西,下辖7、8、9营;原独立1师红5团偏为独立2团。军直属卫生连、机炮连、侦察排。军部建立了政治部、参谋处、管理处(副官处)、军需处、后方留守处(管医院和修械所)。我在1团2营任排长。

15军成立大会于10月16日召开,我们列队进入会场,队列前摆着机枪和迫击炮,弹药箱,队后周围挤满了蕲黄广三县来的群众。会议由政治部周吉可主任主持,陈奇宣读了改编命令和军、团首长任命,接着陈奇政委给大家介绍了蔡军长,他是黄埔一期毕业生,在黄埔加入共产党,北伐时任营长、团长,南昌起义后任叶挺的参谋长;参加广州起义,当过广州市公安局长;在中革军委工作过,任过长江局军委书记。随后蔡军长讲话,他中等身材,腰板笔挺,浓重的湖南口音,但音调铿锵,内容简明扼要,鼓动性很强。会后部队进行改编整训。改编后,我们在黄梅县广泛开展了动员参加红军宣传活动,部队招收了大批新战士,使兵力增加到一千八百多人,拥有迫击炮两门,机枪四挺,花机关七、八支。由于蔡军长带来不少得力干部,其中有好几个苏联回来的留学生,给15军的政治、军事工作带来巨大起色。如在黄梅成立了赤卫总队,共四千人,并配发了部分枪支;在各县成立了暴动委员会,还派人帮助训练赤卫队,为主力红军建立了强大的后备力量;在新区建立了秘密党小组和农会,使红军耳目灵通了许多;参谋处成立了教导队,短期训练班、排干部,大大提高了基层指挥员的作战能力。

15军经改编休整后,于10月底再次发动攻取黄梅县城战斗。原计划在拂晓前偷袭,但行动开始后适逢大雨,道路泥泞,部队行动迟缓,抵达县城下时天己放亮,被敌人发现,遂决定实施强攻。突击队在军号声中前仆后继,数次攻上城头与守敌展开肉搏,但都因城高壕深后续部队未能跟上被敌击退。激战一天,红军伤亡二百余人,被迫撤出战斗,连夜急行军向西运动进入蕲春地区,发起张家旁战斗。

胡火荣变成胡大荣

撤出黄梅战斗和进行张家旁战斗,是军首长临机决断,那时的部队没有地图,行军多靠向导,临时紧急行动无法寻找地方向导,只好在部队中找,因为我是当地人,自幼跟大哥跑江湖耍把式,蕲、黄、广地区大小路我多走过,又经常一人外出乞讨,夜半返家,养成死记路、经过不忘的习惯,加上方向感极好,从不迷路,所以我自告奋勇当向导。当我被叫到蔡军长、陈政委身前,向我询问沿途和目的地的道路和地形时,我都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军首长惊讶的不敢相信,军长随即拿出一份黄梅上乡地图,按地名考我当地道路、地形,我同样简单快捷报了出来,丝毫不差,军长高兴地拍着我肩膀对查团长(兼军参谋长)说:“立即调小鬼到军交通队当队长”,接着从口袋掏出笔和一个小本递给我说:“小鬼把你的名字写给我看看”,我接过笔、本垫在腿上,借火光写好名字交给军长,他接过后用眼光一瞟,面容严肃地宣布:“任命胡大荣同志为军交通队队长,即率部侦察张家旁地形、道路、敌情”。我一楞:“报告军长,我叫胡火荣”,蔡军长哈哈一笑:“叫什么胡火荣,就叫胡大荣,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多好”,从此我改名为胡大荣。

我率两个战士连夜赶到张家旁据点,按军长指示详细查明张家旁周围的地形和镇边弹药库的情况,顾不上休息和吃饭,我们又急赶几十里地返回部队,及时将情报送达给了主攻1团。这一趟是我首次独立率队执行任务,没有经验,以至领人一昼夜连侦察带跑路干了一百多里地,回到部队把两个侦察员给累趴了,我可能是因为新官上任,精神极好,竟没感到太疲劳,几个小时后,我又奉命领着部队奔袭张家旁。通过这次任务,我良好的体力,超众的记忆力和不顾一切完成任务的脾气,不仅受到领导赞扬也受到交通队全体人员的佩服,为我后来的工作带来不少便利。

凌晨两点,1团1营按图索骥,有条不紊地半小时内全歼敌弹药库守军一个连,并打开仓库外运枪支弹药。没想到枪声惊动了镇内的敌军后,他们竟敢趁夜出击,反攻的敌人在月色下黑乎乎一片像潮水般涌来,其人数之众大大超出地下党提供的驻军一个营的情报,敌人兵力一展开,军长马上估计其兵力不小于一个团,当机立断命令部队撤出战斗。此战虽有缴获,但伤亡近百,终告失利。但通过此战,军长对我到是大为满意,随即命我立即赶往桐梓河,全面侦察敌守军情况,我连夜穿过敌人层层封锁,完成任务并返回报告了情况,第二天15军夜袭这个蕲春与黄梅交界的敌孤立据点,全歼守敌夏斗寅(13师)部一个营,大获全胜。军长为此战敌情、地形了如指掌,使战斗圆满完成特在军部队前给我嘉奖。此战大胜,全军士气大振,军首长决定趁势掉头东进奔袭太湖县城得手,击溃守军一个连。经短暂休整,补充了冬衣后(时己入冬,全军大部仍穿单衣草鞋),决定北上皖西,与原定编入15军的地方革命武装会合,补充人员,也希望找到红1军得到弹药补充。

寻找红1军

11月中,全军由太湖县向鄂豫皖苏区开进,这时军阀混战己结束,反动军队腾出手来向中央苏区和鄂豫皖苏区发动围剿。由干交通中断,消息闭塞,15军不知不觉地进入到敌围剿圈内。部队一路北进,冒着刺骨寒风扫荡沿途地主民团武装,瓦解和争取一些会道门和地方武装。一路上的顺利作战,使部队从上到下都错误判断反动派军队主力仍忙于混战,鄂豫皖边区没有敌军主力,致使在没有周密侦察情况下,贸然向皖西重镇金家寨发起攻击。当红1、3团分南北两路刚突入城内后,原以为只有一个营的敌守军忽然暴涨好几倍,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围攻过来,而且机枪、火炮的火力强度远超以往交手的敌军各部,部队伤亡迅速增加,经几个回合的反冲击,好不容易遏制住敌人攻势,我顺势抓了一个俘虏,一审问才知道对手竟是安徽省国民党军主力陈调元部的一个旅,并早己在此设伏等我军自投罗网。我们马上将这一情况报告军长,军首长立即下令部队突围撤出战斗,向南溪转移。在那里,全军召开了战评会,检讨作战失利的原因和今后打算。战评期间,我们通过地方党得到中央的最新文件,了解到中央己停止攻打大城市的冒险计划;决定红1军与红15军合编为红4军;蕲、黄、广地区划入鄂豫皖边区。这些消息很快传达到全部队,使大家的情绪重新高涨起来。11月下旬,部队到达商城南部牛食畈,经我们交通队的努力,与当地党组织联络上了,在地方党和政府帮助下,15军收编了一些地方独立团和游击队,部队扩大到二千八百多人,把1、3团的2营组建起来。随后,军决定向西南方向的黄安、麻城地区发展,以图与红1军会合。12月中旬,我们冒着严寒,顶着漫天大雪,长途转战来到黄安地区。 

在那段日子里,战士们衣服单薄,没有棉被,宿营全靠稻草御寒,部队思乡情绪与日俱增,牢骚怪话不断,逃兵日渐增多。为接近战士,稳定军心,蔡军长行军很少骑马,总是拿着根拐棍随部队一起行军,边走边和连队干部谈话,或和战士们聊天,了解部队的思想情况,到了宿营地,他总是向大家讲一次话,针对当天了解的情况,开导和鼓励部队为革命理想坚决战斗到底。没人时他很少说话,不停地抽烟,考虑问题,眼见得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进入湖北老家后,部队的情绪开始明显好转,士气日渐高涨,虽然当时人均只有三发子弹,但求战情绪很高。

我们一进入黄安地区,就收到鄂豫皖临时特委请求,希望15军立即参加当地反围剿作战,以掩护特委和特区苏维埃从七里坪(红区称列宁市)安全转移。军首长接到请求后,没有任何犹豫和推诿,随即命我通知部队在行进中展开,以突然动作袭占敌重要据点河口镇,部队得到一些弹药物资补充后,赶往七里坪向北展开,顽强阻击敌30、31师进攻。敌正规军的火力确实够猛,从军观察所望去,战斗打响后,红1、3团阵地始终完全被敌炮火覆盖,两团结合部也遭敌火力严密封锁,我军指挥通信受到严重阻碍,为保证军与各团指挥畅通,我亲自穿梭往返送达命令,每次都要通过三重火力网,圆满完成任务,受到蔡军长表扬。全军在七里坪坚守达两昼夜,保障了鄂豫皖临时特委和特区苏维埃的安全转移,但自己也陷入敌合围圈。新的问题出现了,由于敌军占领了根据地大部分地方,合围圈内拥挤着两大机关以及不少地方部队,15军的粮食供应发生困难,地方有同志建议全军分散到各县打游击,以口就粮。我们军领导听到这情况后,认为既然这里养不起军队,我们可以打到其他根据地去。这时中央派来主持临时特委工作的曾中生同志赶到15军,认为目前唯一出路是集中兵力,突破敌围剿包围圈,按中央决定与红1军会合。曾中生是湖南人,黄埔4期,莫斯科中山大学受训生,口音没有蔡军长、陈政委重,说起来不紧不慢,但逻辑性极强,加上他对军长、政委很尊重,是以三人交谈显得很亲热,意见很快得到统一。军首长迅速按此方针对部队进行了动员和组织,月底,全军掩护特委和特区机关向福田河突围,一举歼敌数百,缴获大批物资弹药,粉碎了敌人合围企图,于1931年1月中旬,抵达商南县南边的长竹园。

我到了红4军11师

不久,中央又派来邝继勋和余笃三到达长竹园传达中央指示:红1军与红15军在麻城福田河会合后正式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按照中央指示,邝继勋任军长、余笃三任政委、徐向前任参谋长,曹大骏任政治部主任。下辖10、11师和独立团。10师由红1军1师和15军1团合编,师长蔡申熙,政委陈奇。11师由红1军2师和15军3团合编,师长许继慎,政委庞永俊,下辖31、32、33团,我们交通队编入11师,我仍任交通队长。这时的交通队任务较明确:保卫首长和领导机关;传达首长和机关的命令、指示;执行临时应急任务包括战斗任务。根据任务,交通队装备分两部份,一部份装备花机关(冲锋枪)和短枪的,主要负责警卫和临时战斗任务,另一部份配短枪、马枪的主要负责送信兼作警卫。全队有四个班,每班十人左右(进入川陕后人数有所增加)。交通队随首长出门,骑着马,挎着三大件:短枪、马枪、大刀,刀把和枪柄上系着红绸带随风飘扬,威风八面。

我们师长许继慎,安徽人,黄埔一期,相貌堂堂,改编前是红1军军长,打仗很有一套,尤擅长带兵,赏罚分明。每到战斗紧张关头,他总是骑着白马,挥舞着手枪,出现在最危险的阵地,用铿锵有力的语言鼓舞士气,并且身先士卒率队扑向敌军,犹如战神下凡,在部队拥有崇高的威望。可惜自视甚高,有些瞧不起邝军长,加上性格倔犟,与军首长和政委庞永俊的关系都不怎么融洽。许师长闲暇时爱唱歌,但会唱的曲子不多,他经常反复唱的是黄埔军校的校歌,高兴时还让我们跟他一起唱,至今我还记得一段歌词:怒潮澎湃,党旗飞扬,这是革命的黄埔,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预备做奋斗的先锋,打条血路领导被压迫民众携着手,向前行,路不远莫要惊,亲爱精诚,继续永守,发扬吾校精神!庞政委是上海市人,生活习惯与大家不大一样,大家和他相处时有些别扭。我自幼跟大哥行走江湖,很快就发现这一问题,为避免首长间的矛盾,我在安排师长政委的警卫和勤务时特别注意对等平衡,使他俩从未因这方面问题发生矛盾。

1931年2月初,鄂豫皖特委和鄂豫皖军事委员会成立,曾中生任特委书记兼军委主席。为了打开鄂豫皖根据地的局面,会议前后我们红4军对敌展开了连续反攻。

1月底,全军秘密北上,以一部突然包围麻城北部敌重要据点磨角楼,主力则集结在麻城方向,以期敌13师来援时将其歼灭在野外。邝军长率10师一部围点,我们11师配署10师两个团准备打援。战斗发起后敌援军迟迟不出,围点逐渐演变成强攻。11师交通队担负了邝军长与徐向前副军长(兼参谋长)之间的通信任务,战斗发起后,敌守军夏斗寅部一个营十分顽强,攻城部队伤亡较大,只好由打援部队中抽出一个团参加攻城。谁曾想这个团刚参加攻城,夏斗寅13师倾巢增援,一下来了四个团,兵力占了优势。我们师在骑骡铺以北倚有利地形展开顽强阻击,激战三日,终将敌援军击退,歼敌五百多;同时,攻城部队也占领磨角楼,守敌大部被歼,残部撤到七里桥,这一仗打得很艰苦,虽灭敌千余,缴枪千余,但基本打成消耗战。

战斗结束后,徐副军长在师里做了小结,主要感到打援部队兵力太少,失去了一次好的运动歼敌时机,十分可惜,是一次教训。这个总结给我印象很深。徐向前是山西人,好吃面,平日不苟言笑,战斗中不轻易表态,一旦开口,必切中要害,深得各级指挥员的敬重。他是黄埔一期,参加了广州起义,在红1军时曾任许师长的副手,对许师长非常尊重,战斗中两人配合很默契。磨角楼战斗后,全军迅速北上,红10师一个团与地方武装将尧山南部新集城包围并展开围攻,主力在周围休整准备打援。可能因守军都是地方民团,我们等了一个星期,竟无任何援兵到来,最后,攻城的红军挖坑道送进几百斤炸药,炸塌城墙,全歼守敌千余。这一仗把周围苏区逃出的土豪劣绅几乎一网打尽,群众没了后顾之忧,甚是高兴,自发集会,敲锣打鼓,鞭炮震地,欢庆了一天。从此,新集成了鄂豫皖根据地的中心、首府。

部队在新集高高兴兴过了春节,我第一次吃上了水饺,感觉很好吃。年后,11师冒着风雪直插平汉铁路南段的武胜关路东李家集车站。3月1日夜,33团占领李家集车站,并于次日伏击敌军列,全歼敌12师1旅警卫连,毙敌旅长,缴获大量军火物资。战后,敌警卫连的装备全部交给师直属队换装,我们交通队全换上了清一色的崭新德国造冲锋枪和驳壳枪,使我们交通队的装备一下子远超各师同行,大家都神气极了。接着师主力进袭柳林车站,歼守敌一个营,击溃来援敌新编12师两个团。河南敌军大为震动,迅速派出31师自北向南,34师自南向北企图夹击我军。

双桥歼敌

3月4日,敌34师岳维峻由孝感出发,一路疾进,8日己进抵广水以西双桥镇地区,距我军主力集结地仅50华里左右,形成孤立深入态势。军首长决心集中红11师和10师主力围歼该敌。双桥镇东接澴水,四面环山,敌100旅驻澴水西岸一线,101旅驻东岸一线,师部带两个旅部及山炮营集中在双桥镇内。我们11师负责攻击东岸之敌,10师负责西岸,罗山独立团负责断敌后路,我师33团和10师28团担任军预备队。那几天,我们交通队真是累惨了,为保证与军里和各团通信联络,每人每天都要跑几十里山路,多时达上百里,吃饭睡觉都是在各级指挥所里,完全没有固定时间,几天下来,全队上下个个两眼通红,瘦得像一群猴子。

战斗在9日拂晓打响,部队以奔袭动作两岸同时发起,迅速全歼敌两个旅的前哨连,随即从东北和西北方向突破敌外围阵地向双桥镇方向纵深发展,至中午以前完成了对敌合围,黎明时分,地方党动员的周围数十里赤卫队和群众加入助战,数万人挥舞鸟枪、长矛、大刀呐喊助威,声传数十里,惊天动地,我军士气大振,敌人闻风丧胆。上午,敌空军参战,炮兵也开始对我实施拦阻和集火射击,在火力掩护下,敌师长岳维峻亲自率部向南攻击,企图沿河西岸突围。双方一接火,战斗立即进入白热化,敌军不顾死活猛扑我军阵地,敌机多次超低空轰扫,给10师造成不小伤亡,但10师殊死抵抗,阵地上多次发生肉搏战,我军阵地数度被敌突破,又数次被恢复,最后干脆双方扭成一团,难分敌我,这一来,敌炮兵和飞机的优势反倒无法发挥了。为减轻10师压力,军部命令28团和33团投入战斗,向双桥镇敌防御中心突击。许师长接到命令,即命我引导33团加入战斗。我一口气奔上六里地外麻雀岭,领着部队沿东西方向的山脊直扑澴水东岸。正午时,33团在炸雷般的喊杀声中旋风似地冲过澴水及镇东开阔地,一举突入镇内,将敌分割成数块,敌人一下子像炸了窝的蚂蚁,四处乱窜,队形大乱,这时四面山头红军相继吹响了冲锋号,发起总攻,敌人立刻全部溃散。敌师长岳维峻率残部向南逃窜,被28团和33团聚歼于澴水西岸的罗家城。我本来应奉师长命令随时报告33团的进展,但随该团发起冲击后,在杀声震天的狂吼声中竞把报告之事忘得一干二净,我手中的冲锋枪成了突击部队有力的火力支援,一路猛扫,逼得敌兵四处狂奔,真是打得痛快。直到我师与10师部队汇合围歼敌时,我才想起师长交待的任务,急忙掉头奔回师部,见了师长开口报告时,才知道嗓子己嘶哑的发不出声,好在空前胜仗,师长和大家一样心情特别好,笑着冲我一摆手:“好了,下去休息吧”。

双桥镇战斗历时近一天(下午结束),毙敌千余,俘敌五千余,缴枪六千多,山炮四门,迫击炮十多门,全歼敌34师,活捉师长岳维峻,此战宣告了敌人对鄂豫皖苏区第一次围剿的彻底失败。战斗结束后,岳维峻被押往新集,在路上我看见了他,高高的个头,剃个小平头,长得肥头大耳,脖子有我腿粗,走起路来气喘嘘嘘。我问许师长,为什么不毙了他,师长哈哈笑了起来,然后故作神祕地小声告诉我:这家伙来头大了,是咱们徐副军长的老长官,家里有得是钱,这可是个“肥票”。我一听乐了,心想军首长的算盘子“硬是要得”,消灭了人家的军队,还要榨干人家的私产。那时红军的经济来源主要有:

1、战斗中缴获 

2、地方政府税赋 

3、打土豪没收财产和到白区捉土豪索要赎款,当时叫派款,相当于绑票。

三种来源中,红军初期以第三种最为重要,没想到敌军的师长竟也派了款,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岳维峻家给红军送来了十万套军装和几万块银元赎人,按规矩应当放人的,可是张国焘变卦下令把人杀了,这种拿了人钱又撕票的作法实在难让人信服。

双桥镇大捷,鄂豫皖苏区一片欢腾,仿佛又回到过年,地方劳军不断,我们天天猪肉米饭,交通队人人体重见长,个个显得精壮神气。接着到处掀起参军的热潮,不到一个月,红4军扩大到一万五千余人。3月下旬,鄂豫皖特委和军委会决定将皖西的中央教导2师编为红4军12师(该师是由军独立团扩编而成,当时有一千五百多人)。把军委警卫团和光山、罗山、黄安三县独立团合并扩编为警卫师,警卫师的主要任务是肃清根据地内和相邻间的地主武装,保卫特委各级组织。这时的鄂东、豫南、皖西苏区达十几个县范围,人口超过百万,红军声威大振。

谁在收藏
浏览:7880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章思允
    章思允
  • 金戈
    金戈
  • 森岩
    森岩
  • 思目
    思目
  • 漂流者
    漂流者
  • 傲雪黄梅花
    傲雪黄梅花
  • 梁剑
    梁剑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