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从列讲述飞兵夺丰台

Admin 发表于2015-10-13 08:52:42
丰台是北平的陆上交通枢纽,也是华北敌人联勤总部的重要基地。敌人在这里集中了大量的弹药、粮秣、武器,还有陆军医院、军马医院和华北“剿总”直属的坦克车三团,以及其他据守部队。
我军如能迅速夺取丰台,就可以切断北平敌人南逃的要道,断绝敌人的军需供应,置敌人于死长。纵队党委命令我师担任尖刀任务,要不怕困难和一切牺牲,从有重兵把守的平北、平西外围,直插华北敌人南逃必经之战略枢纽一丰台,与纵队其他各师从北平南面的大兴县一带包围堵截敌人南逃的去路。
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我们在平谷县驻地开了师党委会,召集各团领导详细研究,进行图上作业,选择了前进的路线,确定了作战方案,分配了各团的具体任务,并决定师的领导分头深入各团协同指挥。师党委开完会后,按作战攻击路线,纵队首长及师团两级指挥员、政治工作人员,一面急行军,一面在行军中进行战斗动员。部队整夜急行军,越过潮白河、平沽路,拂晓到达顺义、昌平一带。全师人马汗流浃背,刚穿上的新棉衣,几乎全被汗水浸透,有的战士脚上打了血泡,但行军秩序井然,士气高昂。敌人发现我军行动后,从上午到下午派飞机在我进军沿途上空低空盘旋,猛烈扫射轰炸,妄图阻止我军前进。但我师全体指战员毫无畏惧,各梯队一面前进,一面组织对空火力网,打得敌机不敢低飞。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左右,我前卫部队三十八团进抵昌平县,在平绥路上的沙河火车站与张家口撤回北平之敌交警纵队遭遇,立刻展开激战。师部令三十七团跑步前进,支援前卫部队,用两个团将敌包围。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歼灭敌人两千余人,缴获了大量装备,占领了沙河车站,斩断了平绥路,切断了张家口回窜北平之敌的退路。
我师进入敌人心脏地带后,战斗气氛更加紧张,为粉碎阻我前进之敌,师部下令预备队后梯队的三十九团为前卫团,并配一个炮兵营加强火力,越过三十七、三十八两团攻击前进。纵队司令部及十四师、十五师紧跟我师之后前进。退回北平城北安定门、德胜门之敌,以猛烈炮火向我轰击拦阻,我前卫部队不予理睬,奋勇前进。前卫团进抵妙峰山、红山口、颐和园、圆明园一带时,已是下午四五点钟。这时,又遭占领此线顽敌的火力拦阻,一场激战又展开了。前卫团在炮火的掩护下,向妙峰山之敌发动了猛烈进攻,敌人被打得丢盔卸甲,死伤大半,残部沿西山一带逃窜。
黄昏,我前卫团通过颐和园、红山口时,再次遭到众多敌人的阻击,前卫团先以炮火轰击,并立即组织进攻,但都未成功。敌人迟滞了我军行动,对我军夺取丰台之全局不利。三十九团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师领导,暂时停止前进。在组织第二次攻击前,前卫团准备集中炮火协同步兵作战,从正面组织强大火力轰击,吸引敌人正面火力。同时,挑选了李铭钟等几个战士组成突击组,化装成敌人,由敌人阵地的左侧迂回潜入红山口敌轻重机枪火力阵地,进行奇袭。突击组每人身上挂满手榴弹,配备冲锋枪一支,补充足够的子弹,从敌阵地的左侧向敌人火力点迂回。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估计突击组已到达敌阵地,我前卫团组织火力向敌阵地猛烈轰击扫射,从正面吸引了敌人火力,给突击组以有力的支持。不一会儿,听到敌人火力点后面一阵手榴弹爆炸声,火光四起。接着是一阵密集的冲锋枪声,敌人的火力点顿时成了哑巴。敌阵地上被这突然奇袭打得乱成一团,我正面进攻的前卫团一个营乘机冲了上去,将敌人全部歼灭。这时,在颐和园、圆明园方向,也同时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冲杀声,在月色朦胧中,我师的其他部队也先后突破敌人防守阵地。红山口通道至圆明园的敌人阵地被我师攻破了,大家十分高兴,师领导及时表扬了打开通往北平西郊通路的有功部队和李铭钟突击组,并将这一胜利报告了军党委,受到军的表扬。
我们越过红山口通道后,插入敌军腹地,继续向丰台疾进。师指挥所命令所有部队、机关,进入敌人心脏后,根据侧向行军的特点,要加强通信联络,作各自为战的准备,在前进中随时准备与敌遭遇,并消灭可能袭击我们的敌人。
午夜时分,部队前进至八宝山、田村一带,在公路上与从保定向北平撤退的一个旅的敌人遭遇,敌人误认我军是撤回北平的蒋军,与我并行,到新北京附近,敌人才发觉是我军。敌军惊魂未定,就被我们缴了械,其中还有装甲车三十余辆。师直属队和师预备队在田村还击毁了敌从石景山开向西直门的火车三列。田村与北平西城近在咫尺,城里灯火通明,这里就是我国文化古都,也是平津战役我军打击的最后目标。现在,我们强大的人民解放军已经兵临城下了!
前卫部队解决从平西向城里撤逃之敌后,师部传令部队沿途休息,跟随我师一起前进的纵队领导,在田村召集了师的领导干部会。会上,纵队领导坚定地说:“你们的任务是夺取丰台。部队已进入敌人心脏,打乱了他们的神经中枢,两夜一天的形势发展顺利,但任务还没有完成。敌人没有料到我军进展如此迅速,他们估计我军至少要半月之后才能到达北平。你们要抓住战机,发展形势,要争取时间。攻占丰台后,迅速构筑四面对敌作战的野战坚固工事,准备敌人的反扑。”师的领导立即划分了各团攻占丰台的要点。副师长、作战参谋和我,上马赶到担任前卫的三十七团,加强该团的指挥。我和团长赵欣然,副团长苑世仁同志,与加强营走在最前头,还选了一批会开汽车的战士,驾驶刚缴获的敌人装甲车为前导,经岳各庄等地,直插丰台;三十八团为夺取丰台的右翼部队,前出至前泥瓦窑,占领该线村庄;三十九团前出至丰台与永定门之间的后泥瓦窑一线村庄,为夺取丰台的左翼部队。三个团从新北京同时展开,按指定目标,作攻击姿态前进。师部决定占领丰台的三十七团在得手之后,转为师的预备队,补充团随师直属部队跟进。所有各团在到达丰台一线后,迅速与占领复兴门至阜成门一线的友邻部队和纵队司令部取得联系。
我三十七团抵达岳各庄时,敌人还未发现,机炮营和师的炮兵部队迅速占领岳各庄阵地,十一月二十六日拂晓,我炮兵突然向丰台开火,三十七团在炮火掩护下,跟随装甲车如神兵天降,迅速冲入丰台。据守丰台之敌,有的刚起床,有的在生火做饭,还有的从睡梦中惊醒,晕头转向,四处逃命。趁敌混乱,我军一举将敌人全部歼灭,顺利占领丰台。被歼灭的敌人有华北“剿总”联勤总部全部人员及所属陆军医院、军马医院、弹药、粮秣仓库,还有坦克车三团等部队,胜利完成了野战军和上级交给我师夺取丰台战略要地的尖刀任务。
十一月二十六日一整天,北平的敌人没有任何动静。由于丰台十分重要,我们分析敌人一定要组织反扑,争夺丰台的激烈战斗很快就会到来。我们充分利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构筑工事,调整各团兵力部署,准备应战。纵队也令重炮团占领阵地,向北平之敌俯瞰监视,并标定了打击目标,用火力控制丰台支援前沿部队。战士们严阵以待,警惕监视敌人动向。各部队基层党支部也开展活动,进一步加强战时政治工作,号召党员“战斗中要以模范行动带动群众,坚决打退敌人反扑”。
十一月二十七日清早,一侦察员报告:“北平城里敌人纷纷出动。”很快就传来了炮声,敌人用火力对我先行侦察。十点左右,前沿部队先后打电话报告:“在我十余公里的正面阵地前,发现敌人多路向我前沿阵地进攻。”当日,敌人组织了七个师的兵力,南出永定门,西出广安门,分两路向南苑机场的友邻部队和我师占领的丰台扑来。敌人依仗炮火掩护,妄图夺回空中要道南苑机场和陆上交通要道丰台。进攻丰台的敌人如蚂蚁一样向我不断拥来,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我坚守前沿阵地的两个团和炮兵部队及纵队重炮,迅速组织火力猛烈还击,北平城下炮声隆隆,硝烟弥漫,尘土飞扬。
这一天,敌人向我发动三次大的攻击,均遭到我顽强的还击,在我阵地前沿横尸累累。傍晚,敌军退回北平城里。我师各团阵地岿然不动。师指的领导又开会分析敌人情况,令各团加紧修复工事,调整部署,补充人员,保持实力。并切断石景山通往北平的输电线路,使北平城里一片漆黑,死气沉沉。
十一月二十八日,敌人为夺回丰台,组织了五个师的兵力作重点进攻,先以排炮轰击,相继在通往丰台的铁路上以铁甲列车为前导,排列着密集的队形向丰台铁路两侧的我前沿阵地冲击,双方展开了空前激烈的争夺。师直属队,曾一度被迫撤离丰台至岳各庄,敌人炮弹不断落在我军阵地及周围村庄,炸毁了不少民房,敌人的铁甲列车乘机冲人丰台。这时,纵队领导和师前指沉着应战,与部队一起坚守前泥瓦窑和后泥瓦窑两个核心砖窑阵地,死死卡住敌人的脖子,切断敌铁甲列车和步兵的前后联系,使敌人进退不得。下午,师预备队三十七团,在炮火的掩护下投入战斗,全师组织全线出击。三十九团、三十八团如猛虎下山冲了出去。三十九团七连三排长姜新良,率领三排首先跳出战壕同敌人展开白刃搏斗,打得十分顽强,将敌击退,阵地前敌人又弃尸无数。进入我丰台的铁甲列车也被打得狼狈逃窜。
我师经过两日激战,连续数次打退敌人的猖狂进攻,坚定地夺取并守住了丰台,切断了北平城三十余万敌人南逃的交通要道,阻隔了北平、天津、张家口、保定之敌,使他们孤立无援,成为瓮中之鳖。
浏览:807次

评论回复
  • 水手

    2020-04-21 21:23:36 水手

    可点击后代头像问一下,就是那个有五星的。

  • 莺燕

    2020-04-16 18:02:31 莺燕

    如何联系到汤前辈,我父亲曾经在他手下共事过。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