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袁俊杰的革命生涯(整理/袁树青)

bzyuan 发表于2019-04-22 15:11:46

0.jpg

袁俊杰,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县(区)古城镇东街村。1941年夏,沾化县被日本鬼子占领,当地人民生活非常艰苦,民不聊生。袁俊杰和当地很多年轻人一样,为了生计被迫当了伪警,靠每月八元“准备票”(日伪“中国联合准备银行”发行的钞票)与老母亲艰难度日。

沾化县伪警备队基本情况——1941年组建伪县警备队,大队长由伪县长韩大民兼任,另设日本指导官2人,大队指导官叫久柱,小队指导官叫泽(都是日本人),大队部有翻译1人,上士1人,军需官1人,会计1人(杨天骥),卫队30余人。警备队下设2个中队,每中队辖3个小队,1942年增至6个中队,1944年增至9个中队。全大队共计900余人,分驻沾城 (4个中队)、富国(2个中队)、泊头(1个中队)、利国(1个中队)、下圈(1个中队)。

沾化县伪区队基本情况——日伪初期的维持会改为区部后,各区均设区队,队长由区长兼任,另设队副1人,班长2~3人,区兵20~30人。

当时的警备队副大队长是刘子厚,一中队长是刘世兴,袁俊杰在一中队是一班长。二中队长郭汉三、三中队长张香山、九中队长尹子敬。小队长曲静堂(富国人),小队长宫昌盛,小队长刘吉善(后来他与刘世兴在富国东三十里外的张王庄成了土匪刘四的手下)。杨天骥(地下党员)在张香山中队做会计。刘馨堂(地下党员)在日本人的电话局开展工作。

袁俊杰在警备队期间,没有做过任何坏事,警备队跟鬼子出去扫荡抢回来的东西,他一件都不要,有时还偷偷地还给那些被抢的群众。这些事都被杨、刘二人看到眼里,经常与他交谈,讲述一些革命道理,让他有机会弃暗投明。

一九四四年三月一天,在沾化县内的黄升店驻防的袁俊杰奉命到当时的沾化县城去取棉衣。那时鬼子已穷途末路,物资极度匮乏,所以春天还没穿上棉衣。他带领一班十多个人,有骑马的,有骑自行车的,赶着一辆大车向县城出发。

到了县城,还没来得及休息,闻讯赶来的伪警备队三中队长张香山与袁俊杰说,准备晚上起义(在此之前,他们已相互知道找时机起义),并约好起义时间(晚上东京时间九点)以及接头暗号(三击掌),让他做好准备工作。

袁俊杰与张兆德骨干人员做好了准备工作,单等晚上起义。担任接应的是县武工队,有马队长带领郭连亭等队员接应。还有老八路李宪孟带领的八路军战士。

由于起义部队用的是东京时间,接应的同志是中国时间,有一小时的时差。当马队长带领郭连亭等同志来到接应地点东城门外(现在城门遗址仍在),起义部队早已出城,接应时由于不知道此情况,造成接应的一位同志负伤,随后他们赶到流钟口与起义部队汇合。流钟口汇合后,怕鬼子追击,稍加休整去了前三尹村。部队稍加休息,又去了皂户王家村,马不停蹄又出发到了老鸹嘴,休整半月,伪警备队改编为沾阳棣独立团。

 沾阳棣独立团团长张香山,副团长贾乾瑞(红军时期老干部,曾任国防工科委副主任,顾问),营长尹子敬,副营长罗连璧(兼三连连长),政委张荣亭(原广东省军区副政委,顾问),副政委程克筠(原广东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顾问)。一连长徐荣祥,副连长赵玉阁,一排长袁俊杰,副排长关文源(二任副排长郝连春),三排长罗芝兰,人员有何喜恩(何本泽)、薛桂生(后成为程克筠的通讯员兼警卫员)、丁穗朝、徐寿堂、徐金泉、张宜友(便衣侦察班班长),张兆德是机枪射手,周胜荣是炊事班长。三连长是罗连璧,副连长李其龙。通讯班班长李宪孟,由于他身高腿长特能跑,(外号飞毛腿)三连是由肖华部队一个连改编的。当时没有二连二排。对外号称500余人。

整编后,第一仗打的是无棣县内的增吴庄子,任福河一伙土匪。战斗是在晚上开始,打得十分艰难和残酷。爆破手炸开围墙和铁丝网后,三连长罗连璧带领李宪孟,袁俊杰与战士们冲上城墙,由于敌人的顽抗,进展十分艰难。天渐渐亮了 ,进攻更加艰难,团首长命令撤出战斗。当三连长带领战士们撤回营地时,发现三连的机枪手没下来,他又单身冲回城墙,看到他受伤在城垛旁,罗连长一胳膊夹起机枪手,另一胳膊架起机枪撤回营地。在战斗中,曲景堂被土匪的手榴弹炸伤双眼。战斗结束后,独立团回到太平镇休整,驻扎在小街子村。当时富国镇附近的50多个村子是独立团的根据地(简称五十二村)。这次战斗对刚刚成立的独立团来说打击很大,士气很低落。

当时,由于对敌斗争艰苦,张香山伺机另找出路。他派杨天骥去给当时盘踞在下圏的土匪刘佩忱(刘部队)去送联络信。

杨天骥将信送到了四分区司令部,司令部立即下令在太平镇学校以开会为名,把张香山一伙全部抓捕。当时执行命令的是军分区政治部李主任,他在宣读命令时,气得浑身在发抖。

在此期间独立团还与武工队联合反扫荡。记得一次鬼子在沾化县内的杨家庙、楼子庄一带扫荡,独立团与武工队也叫县大队(武工队长王俊,队员有郭连亭等)由于当时弹药极其缺乏,他们就用自制手榴弹与鬼子作战。为了掩护群众转移,他们牺牲了好多战友。

后因多种原因,独立团缩编为沾阳棣独立营(又称沾西独立营),营长尹子敬、副营长罗连璧、政委张荣亭、副政委程克筠,一排长袁俊杰,通讯班长李宪孟。其他编制没变。当时已不足百余人,在这艰苦的条件下,独立营继续坚持与敌斗争。

 一九四四年七月,沾阳棣独立营为配合解放利国,奉命先拿掉利国西面三十里外的张王村据点。独立营从流口出发赶赴张王村,夜间将其包围。在此驻防的是刘世兴部,(在此之前,刘吉善派一个班护送刘世兴回石家庄坐车回他的家乡,天津乐平。)现有刘吉善留守张王据点。

当时,驻防的伪军里面有原县日伪警备队一中队的残部,里面有很多是独立营的老乡。经军分区领导和独立营营长尹子敬,政委张荣亭等商议,决定智取。于是,派一排长袁俊杰前去劝降。经过他的耐心说服和劝导,刘吉善决定率其所部天亮后,八点正式投降。

次日佛晓,从富国的方向开来了四辆满载伪军的卡车,刘见有援兵到来,于是背信弃义,反目为仇,向独立营开始反击。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军分区早已设下埋伏,担任此打援的是四军分区基干三连。经过一番激战,援军丢下数十具尸体狼狈逃串。

刘吉善见此大失所望,派人请求投降。独立营不接受投降,开始攻城。不幸发生了,一颗子弹打中了机枪班长的头部,当场牺牲。他曾是经过长征的老红军。战士们十分悲痛。军区司令员王兆湘悲痛欲绝,含着热泪:“一定要拿下张王,惩治凶手”。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收复张王据点。可惜的是没能抓到刘吉善和打中机枪手的凶手。(他们趁着战斗激烈时溜走了。凶手现已死去。)余部五十余人全部投降。改编为独立营二连。司令员王兆湘争取他们的意见,愿意留下的发给枪支继续打鬼子,不愿留下的发给(在敌占区的)老票子一千元。(在解放区的)发给一百元的北海票回家。遗憾的是大部分人员都回家了。至此,独立营一直没有二连。

随后,独立营参加了解放利国打援的任务。

 1944年秋季,我区一区中队叛变逃到无棣县内的来尔庄,独立营奉命去消灭它,其中队长当场被击毙,其人员被全歼。袁俊杰缴获一个怀表、一只匣子枪、六发子弹。怀表和匣子枪交给了政委张荣亭,六发子弹交给了副连长赵玉阁。参加战斗的人员有张宜友、李宪孟,张兆德等战友。

 冬季的一天,独立营的战士们正在沾化县内,永丰乡的东辛庄休整,改善伙食包饺子。饺子刚刚下到锅里,岗哨回来报告,鬼子来了。战士们连忙把还没煮熟的饺子捞进背包,连忙应战。战士们跑出村子,进入战壕,边吃饺子边与鬼子战斗。饺子在背包里都成了一团,战士都风趣地说:“我们吃的不是饺子,是菜团子。”这次战斗中,三连战士刘毅三(利国人)头部受伤,子弹从脑后射入,在眼角射出,幸免牺牲。袁俊杰的脚腕被鬼子的子弹打中(现在枪伤清晰可见)。

 1945年2月,袁俊杰去八大组学习的路上,路过刘毅三的村子,见到了战友刘毅三(在家养伤)。至今再没见到老战友刘毅三。

随后,独立营奉命向前三尹一带转移,一天夜里,部队来到前三尹北面的村子时,与韩五旅的土匪遭遇,独立营牺牲一位战士王大河,腹部中弹,班长抱着他,他说:“班长我不行了,快,快去打土匪。”说完,他闭上了眼睛,离开了他的战友们。另一位战友腿部受伤。独立营俘虏了一位土匪,一支枪,子弹数发。战友们看到土匪分外眼红,举起枪就要枪毙他,袁俊杰一胳膊把枪拨到了一边,子弹打到了别处。当时,司令部一再强调统一战线,不杀俘虏,经过教育,发路费让他回家了。

1944年12月份,独立营据内线得知,牛王庄的伪军岗哨到晚上都会躲到据点里不出来,立即决定端掉牛王庄据点。一天夜里,由政委张荣亭,副营长罗连璧带领独立营的战士们潜伏在牛王庄外的壕沟内。

凌晨两点左右伪军换岗之际,独立营副连长李其龙,带领李宪孟,袁俊杰,张兆德等20多名精干战士架起梯子(当时就有两架梯子)翻越城墙。当时由于城墙高梯子矮一些,战士们是右内线的同志们拉上去的。与此同时内线的同志带领机枪手张兆德架起机枪对准了伪军宿舍,然后战士们冲进宿舍把睡梦中的30多个伪军全部俘虏,还有一位盐务局的副队长,缴获30多支枪及其弹药。这一仗没费一枪一弹,打得很漂亮。受到军分区的嘉奖令。

 1944年12月23日,由于袁俊杰各方面表现出色,由政委程克筠,赵玉阁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使他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

在此期间,沾棣独立团成立。1944年12月,受伪皇协护民军收编的傅瑞五部400余人,在共产党统战政策的感召下,接受改编,编为沾棣独立团。团长傅瑞五、副团长王兆龙(王小黑兼一营营长)、政委翁默清、副政委刘青林。

是月,独立营配合四分区部队消灭在下洼赵山村的土匪罗四阎王。据内线得知,罗四阎王他们白天在村,晚上出去抢劫。司令部得知后决定借机消灭他们,于是悄悄地潜入到赵山村,独立营一连一排由袁俊杰带领奉命在平家打援。第二天早晨,罗四阎王一伙土匪果然进入了村子,被早已埋伏在那的四分区队伍全部消灭,活捉罗四阎王。

 不一会儿,增援的土匪也到了一排的伏击圈,袁俊杰命令等他们靠近了再打,眼看着土匪就到跟前了,袁俊杰一声“打”,何喜恩跳出战壕一阵子手榴弹,把土匪炸死炸伤十几个。机枪手张兆德专找土匪密集的地方打,一阵扫射就是一片。“同志们冲啊!”战士们冲出战壕,把剩下的土匪打得屁滚尿流一路逃窜,缴获20多支枪及弹药。

 战斗结束后,袁俊杰看到了罗四阎王,看上去他有三十多岁,他躺在一个用门板扎的担架上,一米七多的个子,白白的脸庞,留着大背头。前额头有明显的用枪口顶的伤口。战士们看后说:“这样的白面书生怎么会是阎王呢?”他躺在门板的担架上只是笑,什么都不说。司令部领导劝他留下来一起打鬼子,他自已要回家看看再回来打鬼子,结果回家后就被杀害了,死因不明。

1945年2月袁俊杰奉命到垦利的八大组教导营学习。教导营所在地区人烟稀少,方圆几十里没有人家,到处是一望无际的荆棘林和杂草,不容易被鬼子发现,是教导营最好的学习之地。在那遇到了独立团的老团长贾乾瑞,教导员李俊,武工队长王俊,还有单勇同志,单勇抗日战争时期一直在沾化一带工作。

 教导营分为军事连、政治连、青年连,袁俊杰在军事连。教导营营长贾乾瑞(原沾阳棣独立团副团长)兼教导员,李俊是军事连指导员,他近视总戴着眼镜,班长单勇,还有战士王俊、陈芳俊等。在学习期间,教导营边学习边开荒种地。

当时时常遇到鬼子扫荡,有一次由于教导营得到消息比较晚,转移得比较仓促,有些地方的地雷引线没有连接,袁俊杰就冒着与鬼子遭遇的危险进行了连接,然后找了一处茂密的荆棘林隐蔽下来。当鬼子进入雷区,他拉响了地雷,炸死炸伤十多个鬼子汉奸,鬼子再也不敢贸然前进,灰溜溜地撤退了。因袁俊杰的英勇表现,后受到了教导营的嘉奖。

 在此期间,战士们自给自足,没有住处就自己在地上挖地窨子,上面盖上杂草,地下铺的还是杂草,这样一来生人来到教导营的营地,不仔细观察是很难发现的,倒成了部队最好的隐蔽所。教导营开荒种地,一个班开二亩半荒地,种上了南瓜,中午一个人发三四块自己种的南瓜,早上和晚上吃的是高粱窝头。星期天改善伙食,吃一顿用自己种的南瓜做馅包的饺子。战士一个月三块大洋津贴,每三个月两块毛巾、两块肥皂。生活虽然艰苦,但是战士们学习热情十分高涨。

 转眼到了1945年8月,鬼子投降了,本来八个月的教导营学习提前结束了。

 袁俊杰奉命去无棣等待分配(无棣县城刚刚解放)。在此期间,袁俊杰曾与沾阳棣独立营的战友赵玉阁(在张王庄战斗中胳膊受伤)、郝连春(在张王庄战斗中腿部受伤)相见,并把张王庄战斗(又称娃儿庄战斗)的详细经过告诉了袁俊杰,并分析了战斗失败原因。在这之前,政委程克筠已写信给在八大组学习的袁俊杰,说明了战斗过程和失败原因。不久袁俊杰奉命到渤海军区四分区特务营四连三排任排长,一排长是陈芳俊,二排长姓李,四连连长是王俊。

1945年底(原特务营)全营编入渤海军区特务二团,团长陈景三、副团长刘刘竹溪。袁俊杰任二营四连三排排长,四连连长王俊,指导员姓周,一排长陈芳俊,二排长李。

1946年夏,渤海军区特一、二团编为渤海新七师(其他编制基本没变)。

1946年6月,特务二团接到攻打德州的任务,二营(原特务营)四连攻打德州的马庄。

正值麦收季节,白天帮群众割麦子,晚上悄悄向马庄进发。由于情报有误,认为驻守马庄的只是曹五旅的一个连队,没有碉堡,没有围墙,没有铁丝网,因此出发前一个班只发了5斤炸药。战斗打响后,我们才知道里面还有一个军官训练队,共计200多人,而我方只有一排、三排共60余人,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残酷。

战士们趁着夜色沿着马庄外面的壕沟摸进马庄后,敌人才发现,因夜间敌人看不清目标一阵盲目乱射。袁俊杰仔细观察后,让战士们打一阵子手榴弹,敌人机枪不响了。袁俊杰带领三排战士们在烟雾中登上城墙,与敌人展开激战。陈芳俊与周指导员带领一排从围墙打到房顶。战斗中一颗子弹打中袁俊杰的肩膀(现在枪伤还清晰可见),卫生员上来要给他包扎,他坚决说:“不要管我,拿下马庄再说!”他带领战士们又冲了上去。

进庄后,西南面房顶上敌人机枪挡住了战士们的去路,陈芳俊爬过去投了几颗手榴弹,炸的它不叫唤了。正当他起身向更远的敌人投弹时,不幸胸部中弹倒了下去,牺牲时他手里还拿着手榴弹。战士们都打红了眼,袁俊杰邻起炸药包就要冲上去,爆破手抢过炸药包冲了上去,把敌人围墙上的机枪炸飞了。周指导员脖子受伤了,血顺着身子流了下来,卫生员要给他包扎,他推开说:“不要管我,消灭敌人要紧!”自己简单包扎了一下,带领战士们攻克了马庄。

第二天,天一亮,敌人开始反扑,一阵飞机、大炮轰炸之后,敌人敢死队光着脊梁嗷嗷叫着扑了上来。连队等敌人靠近了,所有的枪一齐开火,冲在前面的敌人一个个倒下,后面的不敢再前进了。反反复复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直到黄昏敌人逃入城内,被我兄弟部队全部围歼。马庄战斗结束,我方两个排60余人的队伍,打得只剩下连长王俊,三排长袁俊杰,还有战士郑振和、苏守良、王廷栋、石早喜等共计22人。战后,袁俊杰受到了特二团的嘉奖。每当回想起这段经历,袁俊杰总会伤心不已。四连打下马庄,就参加了解放赵庄、东地的战斗。

 德州战役结束了,战士们与支前民工在打扫战场,并用一辆木轮大车把牺牲的战友运到城外掩埋。这时正在忙碌的三排长袁俊杰,无意中看到一位老人家正在四处张望,寻找着什么。

他上前问道:“大爷,你在找什么啊?”大爷回答道:“我在找我的儿子,他叫陈芳俊,他已经两年多没回家了。他捎信说,他在德州了,我这是来看看他的。”

听到这话,袁俊杰一阵心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最亲密的战友陈芳俊在马庄战役中牺牲了。袁俊杰强忍眼泪,对老人家说:“大爷,你来的太不巧了,他刚刚接到命令去开会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让他回去看你。”

老人家用最朴实的话说道:“孩子啊,谢谢你,你可一定告诉他啊,我好想他啊!”“嗯。”袁俊杰再也不敢正视老人。

 袁俊杰领着老人来到炊事班,让老人简单吃了点饭(那时战斗期间生活很艰苦),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两个大洋交到老人手中(部队发的军饷)。老人家执意不要,袁俊杰说:“我与你的儿子是最亲密的战友,他经常与我说起你老人家,这大洋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你放心收下好了。”

 老人家走了,看着老人家那矮小的身躯,在视野中越来越小,袁俊杰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眼泪从眼眶奔涌而出。“老人家,我欺骗了你,我对不住你啊,等胜利了,我一定去看你。”

事多变迁,转眼六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一直在袁俊杰心中难以忘却。

德州东地是过去鬼子驻防的地方,当时蒋介石整编的伪治安军就住在这里,里面还有停战协调执行小组的几个美国鬼子。 我们进入东堤后,发生了一件趣事,当时住东堤的中美三人协调小组,他们住处的一处墙被炮弹炸毁,美国人拿着一些炮弹皮,找到我们协调小组的领导,说是我们的大炮把他们的墙炸毁的。我们的领导慢慢拿过炮弹皮,指着炮弹皮上面的编号说道:“我们大炮的炮弹怎么会有你们国家的字母和编号呢?”美国佬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走了。

解放德州后,部队休整半个月,开始讨伐李连祥,解放济阳。随后袁俊杰所在连队编入新渤海七师(老渤海七师开赴东北前线),袁俊杰任二营四连三排排长,连长王俊。在此期间,参加了黄山战役,三打邹平,袁俊杰所在连队攻打的是邹平以北的冯庄。

 战役后已是冬季,一天晚上,袁俊杰接到命令,调他到德州军政学校学习。在学习期间,学校被国民党的飞机炸毁,学校转移到惠民县的麻店,继续学习。在学习期间,晋升为中尉。在学校认识了高青的高峰同志。

1947年春,袁俊杰学习结束后,被分配到华野十纵二十九师八十七团特务营重机枪连任副连长,兼二排长,指导员是弭明友。在此期间,在汶上一带的树林里与原渤海军区特务二团原四连三排的战友们在一处树林中巧遇。见到了王廷栋,石早喜(机枪射手)等战友,他们两已是排长。从此,再没相见。

1947年5月,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八七团奉命在吐丝口阻击敌军增援部队,当天部队从莱芜口子出发,一天急行军120里路,趟过大小河流32条。战士们的鞋底都被山路磨没了,只剩鞋帮,一步一个血印,战士们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消灭74师。直到孟良崮战役胜利。

1947年7月,奉命攻打汶上县城吴化文部。重机枪连奉命攻打汶上县城的东南关。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攻克东南关,俘虏国民党士兵5人,缴获枪支弹药一宗。由于汶上县城的护城河又宽又深,又与汶河相通,且赶上雨季,攻城难度很大,部队打了三天三夜没能攻克。此时,部队接到命令撤出战斗,赴梁山开展阻击战,以钳制国民党增援部队,配合刘、邓大军南下挺进大别山。袁俊杰所在的重机枪连从汶上边打边走,边挖战壕,由于他们是重武器,挖的战壕格外的深。那时战斗频繁,不断地急行军,物资不跟趟,战士们又累又饿又困,有的走着走着就睡着了,但是没有一人掉队。经过多日阻击,始终将敌人牵制在梁山一带,圆满完成任务,配合刘邓大军顺利进入大别山区。

 十纵完成牵制任务后,转战于梁山以北、东平湖以西、黄河以南的三角地带,后强渡黄河。由于人多船少,再加上敌人飞机轰炸和扫射,部队只好晚上强渡。重机枪连是在第四天佛晓渡河,有幸与宋时轮司令员一起渡过了黄河。袁俊杰的重机枪连只带过去了两挺重机枪,有一挺重机枪的三脚架被敌军的炮火炸到了黄河里。因后有敌军尾随追击,上有敌机轰炸,有许多马匹、物资以及战士们的背包以及战士们的个人证件等被敌军的炮火炸没了。五连和六连,还有一大批支前民众没能强渡,只好分散打游击。

在以后艰苦的战争岁月里,由于环境恶劣和长期征战劳累等缘故,袁俊杰身患疾病,一度尿血,腹痛不能行军作战。1947年底奉命到惠民渤海军区政治部养病。

晚年的袁俊杰,非常想念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的老战友们,原沾阳棣独立团战友郝连春、赵玉阁、张谊友;老首长单勇;原渤海军区特二团战友王俊、郑振河、苏守良、王庭栋、石早希。

十纵二十九师八七团的战友由于当时,新兵换的很频繁,已经记不得了,还没等熟悉过来,一场战斗,就没几个人了!能找到牺牲战友的陈芳俊的家属最好了。希望看到文章的人们帮助提供信息。

袁俊杰后人联系方式553480575@qq.com

浏览:336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