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作者/段乐蒙)

15370 发表于2019-04-27 09:53:04

  许多在建国后出生的青岛人,对青岛解放历史并无深切的感受。我对于解放前后故事的了解,也大都是从父辈那里听来的,但每每想起,却觉得温馨无比。“解放”,是父辈们幸福的记忆,也成了许多人童年的怀想。那些人,那些事,是一段段动人而难忘的故事,每每听到,都激荡着我们的心。

黎明前的电波战
  像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情景一样,在青岛解放前夕的黎明中,也上演着激烈的电波之战。
地下电台的建立一波三折
  1948年初,中共青岛市委指示我地下工作者吴荣森同志,迅速建立中共青岛市委地下电台,以加强通讯工作,保证人民解放军及时掌握青岛敌情,有效打击敌人,但是根据形势发展的变化,直到当年的10月才开始启用。地下电台一直是敌人缉查的重点目标,所以电台设立之初便准备了3个台址。为了出其不意,从减少敌人怀疑的角度考虑,第一个便是周围既有国民党驻军,又有大批逃亡地主搭建临时棚的胶东路20号甲。
  1949年4月下旬,华北地区大部解放,人民解放大军已逼近青岛外围。市内军政要人和富商大贾惶惶不可终日,南去的船票和飞机票抢购一空。各地反动分子纷纷逃到青岛,胶东路一带路旁临时搭起的草棚里聚集了一批逃入青岛的还乡团分子。电台周围敌情的变化,引起电台小组的警惕,第一个台址有了暴露的危险,为了电台的安全,电报小组研究决定启用第二个台址。这一次是在电台小组成员徐宝光位于曹县路的家里。
斗智斗勇的电波大战
  5月2日,解放大军开始进攻青岛;随着国民党军队的日益溃败,那些欠下人民血债的人一片恐慌。为了作最后的挣扎,他们到处搜捕共产党人和“嫌疑”分子,警车吼叫声昼夜不停。大批特务开始明察暗访,有时进入民宅突击搜查,有时以查户口为名挨门挨户查看。国民党青岛守敌对电台的控制也日益严格,查封了所有业余电台,并逐一审查。南京国民党国防部也派来电台侦测小组,企图通过电台侦测车巡回测向来搜寻地下电台。
  5月19日和20日两个晚上,服务员吴荣森刚把耳机戴上,就听到呼叫我地下电台呼号的电码声,他感到诧异,呼叫的声音提前了,而且呼叫的手法也略感生疏。因为老吴和上级机关的电台打交道已有半年多,双方的手法、声调彼此都非常熟悉。既然时间提前了,手法和声调也有变化,吴荣森感到其中必定大有可疑,他沉着应对,不予回答。敌人见诱骗我地下电台未能成功,开始播放强大的噪音电波进行干扰。原本几分钟就能完成的发报变得异常困难,时间甚至增加了四五倍。
  22日深夜,完成发报任务正在收拾存放机器之际,近处突然响起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这声响早在徐宝光家高墙之外盘旋,久久不肯停歇。往常深更半夜只有捉人的警车出动,而今天怎么会有汽车在墙外转悠?忽然之间,吴荣森意识到,准是敌人侦测电波方位的汽车在搜罗,它很可能已经测到我地下电台的大致方位。就在大家屏气凝神,做好应急准备之时,汽车的声响却渐渐消失了。
黑暗中的致命一击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是第二天的下午,电台小组还是在城阳路召开了紧急会议。设在曹县路的第二个台址也已经被狡猾的敌人察觉,电台的再一次迁移刻不容缓。会议结束时,已到了戒严的时间,行动只能在次日凌晨开始。恰在此时,小组收到了交通员送来的一份情报,要求尽快发回解放区。吴荣森接过来一看,是蒋介石的一份手谕,大意是撤离青岛的时间由5月25延迟至6月2日,并已派来货轮15艘,以便撤退时尽量多地装载物资。看完这份情报,吴荣森深感责任重大,电报必须立即发出,以便上级尽快了解敌人的意图,采取相应对策。为了不引起邻居的怀疑,也为了协助和保护吴荣森的发报工作,徐宝光一家人都留了下来,一起完成这项重要的使命。
  午夜刚过,吴荣森开始待命,徐宝光则在楼台上放哨值夜。规定的发报时间快到了,敌人引诱我地下电台的电码声再次响起,吴荣森不予理睬。诡计没有得逞的敌人又开始播放干扰噪音,老吴耐心地等待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终于,规定的联络时间到了,吴荣森从纷乱的噪音中仔细地辨别着,终于找到了上级电台的声音,来不及高兴,他立即将那份重要的情报拍发出去。由于敌人的干扰严重,原本几分钟即可拍完的电稿,一直拍了半个多小时。就在这时,敌人的侦测车又出现了。事关重大,为了完成上级台电要求,吴荣森不顾个人安危一再核实,直至敌人的侦测车停在了门口,才终于完成。老吴和老徐立即烧掉了电稿和密码复制本,拆卸机器并掩藏好,同时,徐光宝的家人也躲藏到了顶棚里,二人则紧握武器,避在门后,准备与敌人战斗,他们屏住呼吸,静听着门外的响动。突然,一束手电的光柱在窗子上晃动,吴荣森掀起窗帘的一角悄悄向外看去,手电是从隔壁的火柴厂那边打来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徐家了。怎么办?街上正在戒严,走是走不脱的,只有跟敌人拼了。庆幸的是,那份至关重要的情报已经发出,也许此刻正在首长的手中。想到这里老吴和老徐二人更是充满了战斗的勇气……
迎来胜利曙光
  黑暗中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所有人的心都在半空悬着,精神也是高度的紧张,但这一夜,敌人始终并没有出现在徐家,他们等待的战斗没有到来。凌晨5点,宵禁刚刚解除,电台小组成员黄振远就骑着自行车把电台转移到了第三个台址。
  与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有所不同,勇敢的电台成员最终冲破了黎明的黑暗,看到了青岛解放,这最明亮的时刻。(作者段乐蒙)

浏览:89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