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敬安传略

15452 发表于2019-05-19 18:27:52

幼读私塾,爱好书法和诗词。 山东五莲山区前期从事革命活动的领导人之一。早年投身革命,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九支队第五大队队长、日北县县长、参议长、滨北铁工厂厂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黄河故道林牧局局长、沂山林场场长、山东省泰安林业干部学校校长等职。 1958年秋至次年3月,疗养期间参加“整风补课”运动,受到不公正的批判斗争,含冤去世。1980年,中共泰安纪委撤销了对他的错误结论,并为其恢复党籍,恢复名誉。

古敬安是五莲山区早期从事革命的党员和领导人之一,1911年9月19日生于日照县大古家沟村(现属五莲县)的一个富裕农民家庭。他是独子,幼年时家里为他聘请了塾师念书,受的是孔孟之道的影响较深。少年时代的敬安喜爱书法和写文章,由于勤奋,他的书法和文章,在青年时就很为乡人推重。十三岁时父亲去世,海匪趁机将他绑劫,两个月后,母亲买掉了大半家产才将他赎回。至此家境衰落。在他的幼小心灵中也深深地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于是,便辍学开始了社会活动。当时,大古家沟村有传统的民间武术活动,他便同古方廷等部分青年从事习武,并以侠义小说为楷模苦学苦练,后来确有一番拳术工夫。

一九二四年,五莲山区长城岭、马耳山一带土匪骚扰。古敬安的义父周范约他一起在岳町村躲避,在此加入了“金丹道”以“去灾难,保安福”。后来在里面管理了帐务。是年七月,大古家沟村主持村政的族兄古宪邦和古宪恩从费县请来了“大刀会”师傅,筹办组织刀会对付当地的土匪。敬安首先受戒入会,吃斋习武,他深信喝符念咒能刀枪不入。打土匪时首当其冲。马耳山剿匪第一仗打胜后,震动了诸城、日照、莒县,大古家沟村的“大刀会”名扬四外,会众越来越多。诸城、日照、莒县政府都分别向古家沟村送来了荣誉匾,以资鼓励。方圆几十里的村庄都以古家沟为榜样办会防匪,抓到的土匪全交大古家沟处理,一时声威大振。在大刀会内敬安很快成了主要骨干力量,并随古锡三参予村政,接触外交,以此结识了一

些地方名流、士绅。后来大刀会被国民党政府改为“连庄会” ,古锡三年迈,敬安主管了村政,担任了连庄会首领。他性情温和,举止文雅,待人和气,办事公道,又善用以柔克刚的方式解决矛盾,不易动火,加之在村中辈大,处处很受人们尊重。往往有的纠纷别人解决不了,他一到即平息。他发现有吃不上饭的人家时常组织救助。他主张人人学文化,曾自费办学,义务任教。因此,深受村民的信赖,在当地是颇有名气的人物。他时常受聘到日照、街头等地方处理纠纷,解决矛盾。

一九二八年,国民党员郑绳武到大古沟组织农民协会,他们宣传三民主义,提出“打倒土劣,取消包商”等口号,敬安听后积极支持成立协会,并担任了三区农民协会负责人。其实早在一九二七年七月国民党已背叛革命,这些敬安全然不知,直到国民党县党部下令取消了协会,并与土劣、包商勾结一起,欺压百姓,他才恍然大悟。为加强地方安全的防范措施,免遭国民党和土豪劣绅的欺压,敬安暗地里重新组织和加强了民团[即连庄会]的工作,很快将周围十余个村庄组织起来,说服动员有枪户献枪,并鼓动按地亩摊派购买了部分枪支,从而拉起了有五百多支枪的民团队伍,与国民党抗衡。由于地处诸、日、莒边区,国民党统治很薄弱,地方政府不敢轻易得罪这支武装。利用这种有利条件,敬安顺水推舟,这支武装队伍的人员越来越多,势力越来越大,敬安也就成为该地的实力派人物,时常活动在诸城、日照、莒县、安邱等地,到处打抱不平、剿土匪,并与国民党杂牌队伍周旋。一次他痛打了催税的国民党官兵,受到了传缉,由于坚持反抗,最后国民党地方政府不得不妥协于他。

一九三五年,为购买枪支,发展民团与豪强张春圃对立,斗争中敬安受挫,情绪低落。“深感世间浑浊,前途黯暗,社会的黑暗,生活的苦恼皆富贵权势所产生”。于是长斋念佛,以其为精神依托,在茫茫中思考,探索“世间法”。“七七”事变唤醒了他的爱国之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敬安参加了国民党二十八支队任直属十六中队队长。[部队单独在地方活动] ,幻想在驱赶日寇的战场上大显身手,但出乎意料的是该部腐败,互相吞并,无力抗战,使敬安又失去了信心,半年后即辞职离队。

一九三八年七月,被 乡里民众推选为乡长。此时,以抗日为名的杂牌部队为保存势力而逃难聚集于五莲山区,他们打着抗日的旗号,实则干着互相倾轧、称雄割据、盘剥群众的勾当。今天抓人,明天要粮,这伙走了,那帮又来了,闹的群众叫苦连天,惶惶不可终日。在愤恨之下,敬安辞去了乡长的职务,又成立了地方常备队,组织了二百人枪,驻防洪凝一带保卫家乡,抵制伪、顽、杂牌势力。但在群雄割据的形势下,敬安屡次受挫,并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危险。面对国难当头,却力不从心,报国无门。此时,他听说八路军在沂蒙一带抗击日寇坚决,打游击有方,深受百姓欢迎,曾试图派人前去接洽,但又不知其详情,敬安陷入了痛苦之中。同年冬,中共鲁东南特委[后改为五地委]在景晓村[后高克亭]同志的带领下,对外以八路军二支队后防司令部的名义进驻莒县、桑园、上町一带,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辟抗日革命根据地。敬安听了异常兴奋,徒步到达上町,请求八路军进驻洪凝解决那里的反动势力,维持那里的局面。特委书记景晓村同志热情的接待了他,并送给了他有关的学习材料。此次接触,共产党、八路军尽管生活十分艰苦,但其官爱兵,兵敬官,官兵一致,上下团结,纪律严明,待人和蔼,爱护群众的好作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他又听了赴岸堤受训回来的学生宣传共产党、八路军的抗日主张,更使他对共产党、八路军无比向往。之后,他与特委的李均、崔介、谢辉等领导同志经常来往,从思想上接受了革命道理,坚定了跟共产党抗战到底的决心。不久,敬安同志被选为莒日边区人民自卫团团长,是年十一月,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四〇年三月,日照三区抗日民主政府建立,敬安同志担任了区长。此时,国民党保安二师张步云部、顽诸城保安旅梁钟亭部、顽诸城保安六团张希贤部、顽日照保安十六团李延修部,分四路向我抗日根据地进攻,先后占领街头、坊子、松柏林、洪凝等地,妄图摧毁我建立不久的抗日民主政府。敬安遵照上级的指示,积极的组织武装奋起抗击。顽固势力鉴于敬安在当地影响较大,且又走上了革命道路,视为威胁,便利用敬安的亲戚、朋友关系进行拉拢、引诱。顽区长徐祥琴还亲自出马进行威胁,都遭到了敬安的迎头痛击。他坚定地说:“跟共产党走是我坚定不移的志向,谁也休想改变我!我看准了只有共产党才是真正抗日的。”面对亲朋好友的规劝,他说:“跟共产党走的是我的朋友,不然就一刀两断!”以后他连续召集郭家崖及古家沟附近村庄的干部开会,揭露敌人的阴谋勾当,使抗日民主政权更加巩固。后来在形势恶化时,三区的几个村庄依然成为我党活动的依托。革命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九四〇年在“肃托”中,敬安同志的入党介绍人牟志真被视为“托匪”而遭害,他也因此受到牵连。翌年五月,组织指示其重新入党,由白常州、王磊介绍,无候补期。

一九四〇年夏,革命形势恶化时,五莲山区抗日革命根据地落入反动势力的魔掌,此时,有的人消沉了,有的人脱离了党,有的甚至走向了革命的反面,而敬安依然坚定地跟随党转移到泰石[即莒日]公路以南,带病坚持工作。曾历任日照县抗日民主政府民政科科长等职。在开辟赣榆县,任赣榆县门河区区长时,由于他的积极力,使新区的工作很快打开了局面。期间他还利用在路北的一些关系,和路北的群众保持联系,了解情况提供组织,并鼓励群众坚持斗争,还引导了古利刚等同志去路南投入了革命队伍。一九四三年夏,我革命武装从莒日公路南打回了路北,敬安同志担任了日北县县长。当时,由于日伪顽的挑拨破坏,我党群的密切关系受到了影响,中上层人士心存恐惧,许多群众也顾虑重重,为尽快的把群众组织发动起来,敬安认真贯彻我党的统战方针,深入群众之中,广泛的宣传党的政策,动员地方名流捐钱献物支援抗战,很快打开了新区的局面。

建国后,敬安同志历任黄河故道林牧局局长、原省立沂山林场场长、昌潍专署林业局局长、山东省泰安林业学校校长等职。在新的征途上,他依然保持着战争年代那种作风,那么一种拼搏精神,忠心耿耿地为党为人民工作着。一九五八年秋至五九年三月,因病在泰安疗养院住院期间,参加“整风补课”运动,在错误路线的影响下受到不公正的批判斗争,含冤去世,终年四十八岁。死后,被定为“叛党分子”,“开除”党籍。一九八零年组织重新审查了我党这位忠诚的战士的全部史实,中共泰安纪律检查委员会撤销了对古敬安同志的错误结论,并为他恢复党籍,恢复名誉。

浏览:53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