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南下前辈,追忆烈士于典(文/徐瑞云)

绿色日照 发表于2019-07-20 12:09:04

8.jpg

爷爷捐躯67年后,孙子踏上寻踪路

        烈士于典,山东莒县人,1938年参加革命,1942年入党,在完成了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后,1949年又应召在南京随华东支前司令部参加西南服务团继续南下,12月底到达川东壁山县,1950年2月8日在太和乡与土匪激战中不幸牺牲,时年38岁。

         由于时代条件所限,于典烈士牺牲后,家乡亲属没有获悉确切信息,几代人苦苦寻找未找到具体牺牲地及安葬地。近几年,烈士的孙子于录彬多方寻找查阅大量资料和线索,才得知爷爷牺牲后葬于壁山县革命烈士陵园, 2017年春天,家人前往壁山烈士陵园祭奠亲人。于录彬还从资料记载得知,和于典烈士一同从莒县出发的战友、一同南下到壁山的华东支前司令部的战友,在西南局撤销后,有几位又再度南下到了云南,于录彬很想与爷爷的南下战友取得联系。

         我是生活在昆明的山东南下干部后代,在革命人物数据库平台——烽火HOME网站与于录彬结识。寻访烈士足迹,了解烈士牺牲经过,告慰先烈及其家属,是南下干部后代的共同心愿,如今老前辈们大都离世,健在者寥寥无几。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预期,登门拜访了南下干部米兆伦叔叔。

为烈士后代牵线,找到前辈南下战友

         2019年7月11日上午,我走进米叔叔家,米老和老伴姚桂兰阿姨都是费县人,曾随华东支前司令部南下壁山,米老94岁,姚阿姨88岁,见到米老时,他刚出院不久,思维清晰,记忆力强,几次见到他总是清楚的记得战争年代的事,去年淮海战役纪念馆魏天梅主任曾经釆访过他,只是耳有点背了。

        刚见到米老,我问认识于典烈士吗?米老不加思索立马就说认识,说他到壁山不久1950年2月遭遇土匪暴动激战时牺牲的。米老回忆说,于典烈士是在二区工作,和张文同志在一起,张文是区委书记,于典是区长,还有什么田(注:冯光田),和于典烈士同时牺牲的还有田慎珠。这些资料在零星的一些回忆录中有记载,米老竟能讲述得如此连贯和准确,令我佩服不已。

        米老说,从南京10月2日出发,年底到达壁山县,1950年他在三区,住在交通要道釆凤仪(谐音),担任区委书记兼区长,1951年调到县里去了。当时县委书记兼县长是冷明,刘志忠是副县长。

         或许米老是健在的老前辈中唯一见过于典烈士的人,他能够如此清楚的记起了70年前的细节,可见心中缅怀之情。米老回忆说,我们是打完淮海战役,渡了江,7月又召回南京南下的,还发了渡江战役纪念章。我告诉米老,由于缺乏信息,于典烈士家属一直没有找到他牺牲的具体信息和安葬地,几代人找得好苦,文革中还受到了冲击。我给米老看了于典烈士生前照片,米老戴上眼镜仔细看了一会,由于相片模糊难以辨认。这时,我拨通了于典烈士远在山东日照孙子于录彬的视频电话,爷孙两人彼此激动,无不叫人动容。一头在声声呼唤着“爷爷!爷爷!谢谢您,保重身体长命百岁”;另一头是米老看到昔日牺牲战友的孙子,眼中噙泪,一对老少对视良久……。

        于典烈士,您安息吧!

(作者/徐瑞云写于 2019年7月11日)

未标题-1.jpg

▲作者走访米兆伦、姚桂兰时合影

谁在收藏
浏览:417次

评论回复
  • 绿色日照

    2019-07-26 13:01:44 绿色日照

    感恩感谢感动!老前辈为党和人民牺牲了一切,战友没有忘记,后代更不能忘记,缅怀先烈,继续前行!

  • 甘玛

    2019-07-26 11:49:12 甘玛

    如今和烈士战斗过的健在先辈难找了,而高龄的米兆伦叔叔却是以他惊人的记忆记住了于典烈士,经查《西南服务团组织史》22页,于典烈士任第五中队中队长,67页璧山昙中队负责人(在进军路上)确实是冷明,刘致中(我错写刘志中),93页壁山(南下到达)县委书记冷明,付县长刘致中,94页在壁山牺牲的烈士有汪树人,于典,彭如才,田慎珠。米叔叔可能什么都忘了,却牢牢清楚的记下了70年前战友烈士们的事,感恩老前辈!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