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冀鲁豫战斗岁月(执笔/孟令琛之子孟新生)

孟新生 发表于2019-08-30 17:42:54

  当我翻出父亲的日记、父亲的八路军战士照片时,问起了父亲的过去。往事如过眼烟云,匆匆地穿过了九十多年。一件件、一桩桩的往事浮现在了父亲的眼前,父亲激动地讲述着他的过去······  

一、 父亲的童年

  一九二六年农历三月十五日,父亲出生在山东省长清县孝里镇黄花园村,大名叫孟令琛,乳名叫五谷,按家族兄弟排行第五。五谷是有粮则安的含义。父亲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大户家庭里,当时家里有田地一百多亩,房屋四十五间。父亲上有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有哥哥、弟弟、妹妹,和其他亲属共十九口人。

  父亲六岁时,爷爷教他读书写字。每天早上六点,爷爷教他习武、强身,上午背诵课文,下午习字。四年中,父亲先后学习了《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诗经》、《论语》等,爷爷对父亲的讲课是认真的,每天采用的方法是循循善诱,从来没有发过火。使父亲在学习国学传统文化中,懂得了孝敬父母、尊重长辈、以礼待人、助人为乐的做人道理。

  爷爷为人处世的行为同时也影响了他。每逢冬季过年节,爷爷指挥家人们将馒头蒸好,摆在村庄过往路口,爷爷奶奶率父亲和家人们把馒头发放给过路贫困老弱的农民群众。爷爷在周边村庄的农民群众中,被称为“开明的绅士”,在父亲心中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1937年七月七日,日本侵略者在北平附近挑起卢沟桥事件,打响了侵略中国的第一枪。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我爷爷的同窗好友张耀南爷爷于1937年9月发起成立了“长清县民众抗战后援会”,爷爷和大伯加入了这个组织,积极动员群众募捐抗日物品,支援抗战前线的爱国活动。

  1938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寒风呼啸,天气特别寒冷,爷爷过黄河西岸接张耀南爷爷回到黄花园村家里,奶奶和父亲看到耀南爷爷冻得直打哆嗦,上身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棉坎肩,下身穿了一条夹裤,根本不挡风寒。奶奶让父亲赶快把爷爷过节穿的新棉袍、棉裤拿出来让耀南爷爷马上穿上取暖,又让父亲取柴帮爷爷烧火做饭,奶奶烙饼,全家开始忙了起来。太奶奶拉着耀南爷爷的手,让他坐在炕上歇着。太奶奶看着耀南爷爷饿瘦的脸,默默流起了眼泪。耀南爷爷为组织大峯山抗日组织,早出晚归,太奶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晚上,父亲和耀南爷爷睡在一个炕上。父亲天真地问耀南爷爷:“那你那么吃苦是为了什么?”耀南爷爷回答:“为了把日本鬼子从中国土地上赶走,让咱们老百姓不受欺负,过上太平日子。”接着他又给父亲讲了岳飞、文天祥精忠爱国的故事。父亲听后,激动的久久睡不着觉。日子长了,张耀南爷爷常为地下革命工作来到爷爷的家里,父亲后来才知道,他是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之一。张耀南爷爷常说:“国家民族如何兴旺发展?怎样才能打败外来侵略者?”父亲与他的一问一答的讨论中,得到了启发。这些真理在父亲幼小的心灵上,无形中播下了春天的种子,生根发芽。从此,使父亲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张耀南爷爷成了父亲政治生涯上的启蒙老师。

  英雄来到了身边,1938年春,张耀南爷爷的三弟张澄秋同志和战友因为和日本鬼子搏斗,腰部受了伤,爷爷将他接到家里养伤。爷爷给父亲介绍了张澄秋的事迹后,父亲从内心很是敬仰、佩服他。有时候到了晚上,父亲和大伯、姑姑,进入张澄秋同志养伤的休息屋里,缠着他讲打鬼子的经过,当他讲到打死几个鬼子后,父亲和大伯、姑姑都拍手叫好。

  张澄秋同志性格开朗,在养伤期间,经常教父亲兄妹唱歌,教他们唱的有《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救亡进行曲》等等。有时候还爱给父亲兄妹们讲笑话,经常逗得他们开怀大笑,整个屋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张澄秋同志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养伤,已经痊愈了。转眼到了十月,就要回到抗日战场上去了,临走时,父亲兄妹心里都很难过,很舍不得他走。八十年过去了,至今父亲想起童年和张澄秋相处的日子,久久不能忘怀。

  1938年6月,张耀南爷爷等领导根据爷爷的家乡黄花园村所处的位置,考虑到它西临黄河,便于同黄河西岸的“中共鲁西特委”联系,决定在爷爷家里建立秘密情报联络站,任命爷爷为情报站站长,大伯为情报站联络员,归中共地下党员王省三同志具体领导。

  情报站成立以后,父亲就成了爷爷的助手,当上了一个小通信员。逢有地下中共党员工作者来家联系事务、开会,爷爷就让父亲在后院门站岗放哨。有时因会议时间长,父亲和大伯轮流站岗。爷爷家后院的门口有一条弃用的两米深的旧水沟,约两公里长,向黄河岸边方向延伸过去。从此,这条旧水渠就成了爷爷接送党的地下工作者和八路军伤病员的主要交通要道。也成了父亲在后院与旧渠口的工作岗位。每天站岗放哨,迎接同志们的到来成了父亲的重要工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每当父亲迎来党的地下工作者到家里来后,心里的喜悦之情油然而生。父亲被党的地下工作者王省三夸为“父子兵”时,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

  “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爷爷常用这句古诗来启发父亲,让他知道只有磨炼自己,才能成为一个刚强的人。到了1942年2月,爷爷把父亲送到鲁西筑先学院学习。又于1942年七月末,爷爷委托时任泰西行署专员张耀南带着父亲和筑先学院二十名同学一起来到范县龙王庙抗日军政大学陆军中学报名参加了八路军,完成了父亲从小的愿望,那一年父亲刚满16岁。

二、 抗日军政大学陆军中学的学习与生活

  1942年8月1日,是抗日军政大学陆军中学开学的第一天,会场设在篮球场上,主席台上坐着余克勤校长、潘焱教育长、郑思群政委等领导。父亲和六百多名八路军学员坐在场地迎来了开学第一天。余校长首先讲话,用洪亮的声音向战士们说:“同学们,欢迎你们!你们都是有志青年,为了保卫国家,来到这里学习。你们肩负着祖国的希望!人民的希望!你们要团结努力,学好杀敌本领!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接着郑思群政委讲话:“欢迎全体新学员参军入伍来到抗日军政大学陆军中学学习!你们在校期间,要把政治思想理论和军事技术学好!要学会掌握使用武器,手榴弹投的准!射击目标瞄的准!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去狠狠地打击敌人!”

  第二天,父亲被分配到了青年队,开始了紧张的学习、训练。第一课是练习射击,青年队共有126人,分配有8支枪,平均约15人合用一支枪,枪支很紧张。轮到父亲练习打枪时,他扣了下扳机,抢没响,当时很着急。这时队长过来安慰父亲说:“是枪的撞针坏了,没打着火。你多练练自己的眼睛,看准靶心,托好枪支,手臂不要抖动。”每天晚饭后,父亲就按照队长说的“射击要领”,找了根粗棍子,趴在地上模拟练习了一个多月,在青年队里的射击汇报中获得了第一名。

  由于伪军敌机的干扰,使抗大陆中的学习生活很不安宁、不规律。有时刚吃过晚饭,有时半夜正睡觉,敌机一来干扰,就紧急集合转移全校师生。又因为粮食紧张,每人每天不超过半斤粗粮。所以,在东奔西走的行军训练中,很多学员的脚都浮肿了,平均每天要行军30公里路程,父亲的双脚很多次因为浮肿是用布条系在鞋上,能够防止鞋子脱落。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身体强的战友帮助体弱的战友背行李,互相搀扶着行军。

  抗大陆中的生活有苦有乐,余克勤校长等领导按照毛主席“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八字方针,很重视文体活动,经常举办篮球活动,拔河比赛。当两队官兵拔河比赛时,余克勤校长亲自指挥喊号,两旁观望的战友们呐喊助威。潘焱教育长、郑思群政委等领导分别在两队和战士们一起拔河,亲情浓厚,气氛热烈。

  每周的文艺活动,更是父亲和战友们所期盼的,会场设在老乡的打麦场上。战友们来自全国的各个地方,各自把家乡的小调、民歌、戏剧等展现了出来,百花齐放,载歌载舞。青年队的战士和大队的学员进行了拉歌比赛,一浪高过一浪,歌声此起彼伏。领导和战士们沉浸在欢乐的旋律中,把疲劳、饥饿早抛出了九霄云外。彰显出了抗大陆中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三、 九二七反日大扫荡

(1)、余克勤校长果断布置突围、转移

   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是父亲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这天早晨,父亲和战友们刚吃过早饭,正准备上课,就听到远处轰隆隆的炮响,枪声由远到近。这时,司号员吹响了紧急的集合号声。余克勤校长和其他领导站在全体学员面前,告诉大家:“经过研究分析,日本鬼子已经向我们抗大陆中方向过来,进行‵铁壁合围‵,妄图消灭我们,现在命令全校师生马上转移!”当时的紧张气氛,父亲至今都记忆犹新。父亲说,在余克勤校长的指挥下和警卫连的掩护下,全校三个大队的学员和警卫连、青年队共600多人,其中有红军干部和二十多名女学员,有潘焱教育长和郑思群政委分别带领学员从驻地出发,进行突围。同时命令青年队,一、二、三排的学员106人在张队长,高指挥员带领下进行狙击。

   (2)、遭遇日军,浴血反击生还

     上午10时许,父亲所在青年队在范县城东南1公里处,隐蔽在一块玉米地里。 父亲说:“当时玉米地里有十多个坟包,每个坟包北面都有一个老百姓添坟时留下的土炕,这对我们作战隐蔽十分有利。”虽说如此,张队长的红袖箍还是被敌人的望远镜扫描到了,张队长早上出操时的红袖箍忘记了摘掉,暴露了整个青年队隐蔽的方位。日军快速地向青年队突进,并进行了轮番的炮击,枪击密集。一场战斗下来,张队长中弹身亡。受伤的高指导员被鬼子抓走了。

     而后,狡猾的敌人在我青年队对面的小树林搭起了临时指挥部,并派1个鬼子和三个汉奸到我方阵地搜索。搜索中,敌人无比残忍,对奄奄一息的青年队员绝不放过,他们用刺刀刺,用机枪扫射,使我军伤亡惨重。

     当时青年队只有10余杆抢,106人平均10人一杆枪。每个队员仅有两颗手榴弹,武器非常紧缺,整个青年队里父亲年龄最小。班长董忠民便一再嘱咐他,要他跟在身边。待鬼子离他们只有30米远时,班长一声命令,父亲将两颗手榴弹投向了敌人,随着轰炸声,1个鬼子和1个汉奸被炸死,另外两个被炸伤的汉奸爬起来向他们的临时指挥部跑去。

     父亲的两颗手榴弹让日军恼羞成怒,立即用迫击炮、机关枪再次对我军进行毁灭性的打击。在日军猛烈的炮火下,父亲的双手和头部被炮弹炸伤,左耳嗡嗡直响,一点儿也听不见了。鲜血从头上流在脸上遮住了眼睛,睁不开眼,直感到十指钻心的疼,双手有四个手指被炸骨折,不听使唤。父亲忍者剧痛,用袖子擦了一下眼睛上的鲜血,看了看身边的董忠民班长,才知道班长的半个头被炮弹削掉,嘴巴也没了,鲜血四处喷射着。父亲哭着用疼痛的伤手拿起班长身上炸烂的衣服布片盖在了他的脸上,让他安息。不知过了多久,父亲昏沉的大脑忽然被一个微弱的声音喊醒,他费力地睁开眼睛一看,在左侧五米来远的地上,侧身躺着排长董凤鸣,父亲奋力地向排长董凤鸣爬去,只见他的肚子被炸开,一大串肠子露在外面,鲜血往地下淌着,染红了一大片。董排长费力地喘着气,间断地对父亲说:“小孟,我身下还有4颗手榴弹,你拿去炸鬼子吧!你要是能突围出去,等战斗结束后,你到村里去找人把我抬走吧。”父亲哽咽着使劲点了点头,从董凤鸣排长身下面摸出了被鲜血染红的手榴弹。

      正当父亲爬回自己的阵地不久,一个鬼子和三个汉奸从他们的指挥部牵着一条狗走出来察看我军伤亡情况。凶残的敌人又一次对我军负伤的青年队员战士,挨个进行枪击和刀刺,连尸体都要又一次翻过来查看。这时候,父亲爬在自己阵地上,等到四个敌人和一条狗迎面走来有28多米远时,父亲使出浑身的劲儿,将身下两颗手榴弹扔了出去,当场炸死了一个鬼子,一个汉奸,一条狗,炸伤了两个汉奸,他们抱头鼠蹿地跑回了自己的指挥部。紧接着,鬼子又是一阵机枪扫射和迫击炮轰炸,趁着烟雾,日军又马上派了一个鬼子和三个汉奸第三次来到青年队阵地查看伤亡情况,父亲看到他们正朝着自己的位置方向走来,自己的头一阵眩晕,头上的鲜血混着尘土流进眼里,睁眼很困难。父亲用炸裂流血的左手按在地上,右手的中指、无名指、小指都被炸骨折,但是拇指和食指还抓着两颗手榴弹藏在身后。“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爷爷常讲的这句话鼓励着父亲。父亲闭着眼睛想:敌人如果来我身边翻动我时,我就拉响两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为牺牲的张队长、董忠民班长报仇,死也值了!结果鬼子和汉奸路过父亲身边,看见他被炸裂的左手流着血,头上两处还流着血,满脸土灰和血水,以为他已经死亡了,踢了他几下就走了。父亲侥幸躲过了一死。

当父亲听到鬼子和汉奸的脚步已离开的声音,使劲睁开眼睛,看到鬼子和汉奸背对着他有近三十米的距离时,父亲忍着伤痛,一下子从坟坑里站了起来,分别将两颗手榴弹朝敌人投了过去,炸死一个鬼子,两个汉奸一个汉奸受伤。而后,父亲趁机离开了阵地,到附近交通沟隐藏了起来。

     炮声听了,枪声停了。太阳将要落山了,它那分外的强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将田野间弥漫的硝烟染得血红。草虫从田野间里恢复了往日的喧闹。父亲吃力地用伤残的双手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正准备潜回阵地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战友时,碰到了三个村民,其中一个是村长田继春。父亲说:“你们来的正好,我们董凤鸣排长受重伤了,看看还有么有别的伤员,如果有,你们把他们抬到村里吧!”大家四处搜救,找到了董凤鸣排长,大吃一惊!肠子露在外面,人已经昏迷了。村长田继春用手一摸鼻子还有呼吸,立即脱下衣服,用来兜着董凤鸣排长的腰,另外两人分别抬着他的头和脚向村里走去。

(3)、巧遇老乡,两人合力杀敌

     在护送董凤鸣的路上,父亲碰到了和他一个排的长清老乡李义战友,在这次战斗中,李义被打掉了两颗牙,两侧脸颊也被炸伤,整个脸肿胀得几乎难以辨认。刚刚死里逃生的两个战友见面后非常高兴,李义手里还有两颗手榴弹,将手里另一颗手榴弹分给父亲,等着遇着敌人再用。

     战斗了快1天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李义提出去附近村里找些吃的,走了大约一里路,快到村边了,两人碰到了一个汉奸和两个日本鬼子。汉奸发话问:“干什么的?”两个日本鬼子端着枪叽里呱啦叫唤着。父亲和李义见状,互相使了个眼色,就同时将手榴弹投向三个敌人,炸死了两个日本鬼子和一个汉奸。村里的日本鬼子听到爆炸声后,枪声响成了一片,两人扭头向回跑。慌乱中 ,父亲和李义跑反了方向,失去了联系。

(4)、夜宿农家,鱼水情深

  天黑后,父亲跑到杨集村西北角,见到路边有一户人家,大门是用树条编的,用两根粗棍夹着,院子里有两间北屋。父亲站在门外向里喊了一声,屋里一位老大爷问:“谁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父亲说:“大爷,我是八路军,想找些吃的。”大爷问:“你们几个人?”父亲回答说:“就我一个人。”只见屋子里的灯亮了,大爷披着衣服出来开门了。将父亲领到屋内,灯光下一看,父亲满脸污血,双手指被炸伤,很惊讶!回过头来喊:“孩子他娘,快来!”大娘过来一看,马上抓了一把面粉,敷在伤口上,防止苍蝇落上,感染化脓。大爷拿过来一个煮熟的玉米和一块高粱馍,又端来一碗煮玉米的水,父亲边吃边喝,感到是他一生中吃过最好的饭。

  吃完饭后,大爷为了安全隐藏,让父亲睡在厨房烧过火的灶窝里,又拿些碎草铺在父亲身下,父亲身上面又盖些碎草、柴棍树枝盖住了全身。

    第二天一早,父亲听到院子里杨大爷说:“你来的正好,昨天我家来了一个受伤的小八路,你快来把他带走去疗伤吧。”父亲扒开柴草一看是赵司务长,一咕噜爬了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走到赵司务长面前,赵司务长看见父亲对杨大爷、杨大妈说:“这是我们抗大陆中的战士,他伤的不轻,我要马上把他送到部队医院去治疗。”临走时,杨大爷把已经煮好的六个玉米穗和三个鸡蛋送给父亲和赵司务长,让路上吃。当赵司务长接过玉米和鸡蛋时,杨大爷的孙女小兰(6岁)从屋里跑了出来,手里拿了几个红枣也给了父亲,父亲感动地说:“谢谢你,小妹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紧接着父亲一下子跪了下来,给杨大爷、杨大娘磕了三个头,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起身含泪和赵司务长离开了杨大爷的家。

(5)、凯旋归队

     在赶往部队途中,赵司务长对父亲说:“三个大队的红军干部,骨干学员和青年队第四排由杜保成队长带的那个排的全体学员(其中女战士二十多名) 在余克勤校长的指挥下,警卫连的掩护下,于当天下午三点,已突围出来了,可能已经到双堌堆了。这是在出发前张队长交代我,部队打撒后,领导要求都到双堌堆集合。”父亲听后,非常高兴。寻找部队有方向了。他们两个互相搀扶着走了两天多,当走到距双堌堆有五十米远时,父亲看见余校长和很多战友向他们呼喊、招手。父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突然眼睛一黑,身子从赵司务长的手臂上滑了下去,躺在了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父亲醒过来时,已经躺在野战军医院的病床上了。这时,父亲口渴要喝水,护士过来递上水说:“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还在发烧。你因失血过多,不要说话太多,需要静养。”

  父亲在住院期间,抗大陆军中学政治部主任兼宣教科长曹禺同志多次到医院看望父亲,对他进行了采访,并告诉他,董凤鸣排长也在这个医院治疗,父亲很高兴。当说到一排长、三排长和67名学员都牺牲在战场上了,父亲放声痛哭了起来。他为牺牲的战友们惋惜、难过!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再也不能和他们在一起了。

  后来,宣教科长曹禺同志经过采访整理为父亲写了一篇《勇壮的生还》文章,并编入了抗大教学语文课本里。父亲说:“这个课本,一直放在怀里,后来参加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场上丢失了”到现在,一直懊悔没有保存好。

  父亲经过四个多月的治疗,痊愈回到部队,部队首长为他记了个“一等功”,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获得最高的荣誉。

  一九四四年七月一日,父亲经过党的多次考验,由部队李文进和杜保成同志介绍,光荣入党,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共产主义的奋斗者。

  父亲在冀鲁豫抗战期间,于1942年9月至1945年6月先后参加了范县9.27反日大扫荡战斗、清丰县反日战斗、八公桥反日战斗、阳谷县反日战斗。从一名年轻的八路军战士成熟地成长为一名坚强的战士。

00.jpg

四、 敌占区冒险购药,六次遭遇敌机空袭

  一九四六年六月,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重庆谈判不到一年时间,蒋介石再次发动全面内战,疯狂侵犯解放区。

  父亲于一九四六年四月至一九四七年四月在部队鲁西医院工作,任司药一职。主要负责到敌占区临清县、铜城购买部队急需的碘片、红汞、黄碘、雷夫诺尔、来苏尔等十多种外伤用药。

  父亲去敌占区搞药,首先要打扮成小商贩模样。我母亲为了让父亲便于隐藏,专门为他染制了一条土黄色的大粗布单,从长清家乡赶到部队鲁西医院交到父亲手里。这条土黄色布单的颜色与地面的颜色相同,一旦敌机来后,将单子盖在身上,很难发现。

  父亲在一年的购药期间里,七次去了敌占区临清,一次去了铜城。多次地和我们党的地下工作者孙德恒同志取得了联系,获得所购药品。往返路程要走330华里,需要三天时间。中途住宿在鲁西医院赵吉山司务长妹夫李栓柱家,家址在李庄,距临清40多里。

  购药的往返途中,父亲遇到蒋匪敌机袭击六次,其中三次遇险,有一次,距父亲隐藏的不远处,一位农民没伪装好自己,被敌机发现后,把他和一头耕牛一同扫射致死,同时也打伤了一位青年农民。

  父亲在三次遇险的最后一次出现了意外,因路上一头行走的驴,被突如其来的敌机轰炸,扫射声音惊吓,一下子跑到了父亲藏身之处,把盖在父亲和药品上面的土黄布撞开了,父亲急忙去盖土黄布。这时,敌机低空发现,一阵急速扫射,父亲腰部受了伤,动弹不了了。等敌机走后,父亲喊了一个农民老乡,让他帮助找到了赵吉山司务长的妹夫李栓柱。李栓柱把父亲和药品接到家里后,联系上了赵吉山司务长,过了三天,部队派人用车将父亲和药品接回了鲁西医院。

  父亲伤好后,出席了一九四七年冀鲁豫二军分区英模表彰大会,首长给父亲授予了“二等功”,并颁发了“二等功臣”勋章。

五、 组织军需医疗材料生产,提前半月完成任务

     一九四七年九月初,父亲调回冀鲁豫军区二军分区卫生处,任司药主任,秦处长给父亲下达了一个紧急任务,让他组织人员生存脱脂棉五十吨(10万包药棉),三万尺纱布的艰巨任务,要求在九月底前完成。

     父亲经过实地考察,制定了严格的生产安排计划:

1. 选址刘庄村,距卫生处二里多路,运输方便。

2. 找配有水井的大院作为生产厂地。

3. 找晒场,准备好晒布架子、工具。

4. 通过刘庄村民兵连骨干力量发动一百五十多户群众,安装程序分批生产。

  父亲的计划得到了刘庄村一百五十多户农民群众的积极支持,挑灯夜战,加班加点,干得热火朝天!好一场伟大的农民群众工作场面!经过群众的努力,终于提前半个月完成了领导下达的任务。有力地支持了“浴血奋战”的部队前线。

  父亲于一九四八年八月出席了冀鲁豫军区二军分区英模大会,第二次荣立了“二等功”,并颁发了“二等功臣”勋章。

六、 父亲心中最美的珍藏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父亲走过了九十多年。在这九十多年路程里,当国家处于民族危急关头时,父亲从十一、二岁就为党的地下工作者站岗放哨,成为一个小通信员,16岁参加了八路军。从一个懵懂的青少年,在血与火的考验中,成为一个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

  如今父亲已过耄耋之年,他对生命的每一天依然充满渴望、向往。有信心迎来党的百年生日,想看到小康社会的到来,看到祖国发展强盛的每一天。

  每当父亲回想起冀鲁豫的战斗岁月,有时会在梦中奔跑、呐喊、微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年代,和战士们又战斗在一起了,生活在一起了。

   今年的春天,余豫东大姐、潘桂民大哥先后给父亲寄来了她们父亲的回忆录。父亲打开书页,看到抗日军政陆军中学的老领导,余克勤校长、潘焱教育长和司同兰老战友的照片。父亲感慨万分,高兴的流下了眼泪。他说:“没想到过去七十七年了,又一次看到了他们。”

   父亲把回忆录放在了枕头边,每天醒来要看一下老领导和老战友的照片,想要紧紧抓住过去的时光,把冀鲁豫的领导情、战友情、战斗岁月永远珍藏心中。

                                   孟新生执笔

                                  (孟令琛之子) 

                                  于2019年8月12日完稿

                                   手机:15516612860


孟令琛同志简历

山东长清孝里镇黄花园村人。

1926年出生。

1938年月担任长清县孝里黄花园村抗日地下情报站通信员。

1942年2月在筑先学院学习,七月底由泰西专员公署专员张耀南同志领到抗大陆军中学(范县龙王庙)报名,参加了八路军。

1942年9月27日参加范县反日军扫荡战斗,他荣立了一等功。抗大陆军中学政治部委员,宣传科长曹禺去医院采访了孟令琛,写下了文章《勇壮的生还》,还编入了当时的抗大课本。

1943年至1945年6月参加了清丰抗日战斗,阳谷抗日战斗、八公桥抗日战斗。

1946年4月至1947年4月间在冀鲁豫军区鲁西医院任司药,院长刘杰。一年间去敌占区临清七次购买急需药品,六次遭遇敌机轰炸,三次遇险。遭遇敌机射击,腰部受伤。荣立二等功。

1947年4月调到军区卫生处任司药主任,工作期间提前半个月完成军需医疗材料任务,又荣获了二等功。时任军区政治部特派员周良义写了《一等功臣孟令琛》,登在分区《挺近报》头版上,1947年至1948年出席了军分区英模大会两次。

1950年参加了抗美援朝,荣立三等功三次。

1954年回国,在一军三师野战医院任药房主任。

1964年转业到山东肥城县药公司。

1980年调到河南新乡市医药管理局任办公室主任。

1984年调新乡市制药厂任党委书记。

1987年离休。

现健在,居住在河南省新乡市。

谁在收藏
浏览:274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