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鲁西平原上的回忆(文/曾思玉)

信丰yy 发表于2019-09-18 17:39:20

一一五师东进山东

鲁西平原,地处津浦路以西,卫河以东,中间有黄河流过(抗战初期,蒋介石在花园口炸堤改道,这里的河道变成一片沙滩),地势宽广辽阔,是山东、河南、河北三省交界处,也是著名的冀鲁豫抗日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

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汉失守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政策由“速战速决”改为“速和速决”、“以战养战”,对国民党政府、军队实行政治诱降,集中力量对付我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和根据地。日寇抽出一半以上的主力,由前方调到后方,企图摧毁我抗日根据地。

为了巩固和扩大敌后抗日根据地,中共中央和毛主席致电八路军(后称第十八集团军)总部,决定由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代理师长陈光率领师直和三四三旅六八六团东进山东。东进部队于一九三九年三月二日抵达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郸城地区。三月三日晚,六八六团即在郸城西北樊坝首战告捷,全歼伪军五百余名,毙日伪百余名,生擒日伪军团长以下官兵三百余人,打击了敌人的气焰,鼓舞了抗日根据地的党政军民,群众以极大的热情慰问八路军子弟兵。

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一日,日寇以五千余人,对我泰西抗日根据地、鲁西区党委和一一五师师部及六八六团主力驻地陆房,进行九路围攻。我一一五师师部和六八六团主力英勇反击,激战终日,歼敌八百余人,胜利突围后继续东进。这次战斗,使一一五师师部和六八六团在鲁西人民中威望大振,敌伪甚为惊慌,并且争取了邪城县国民党保安副司令祝璧城部一千五百余人和骤城县保安队、沈上县长及其武装参加我军。

留在鲁西抗日根据地的六八六团三营扩编为一团,师直两个连扩编为游击七支队,于七月七日在鲁西组成一一五师独立旅,旅长杨勇,参谋长何德全,政治主任欧阳文。

八月二日,坟上出动日寇三十二师团炮兵一部及步兵长田大队共四百余人,向梁山根据地进犯。一一五师一部在师首长指挥下,预伏于梁山前集庄地区,经过激战,歼敌大半,少数逃散,生俘日兵二十余人,缴获三八野炮两门,九二步兵炮一门,轻重机枪二十余挺。此后,广大群众奔走相告:“老八路在梁山活捉了日本鬼子I',看押鬼子的部队走到哪里,群众都拥来看小鬼子。此次战斗,震惊了敌人,增强了我军坚持鲁西平原游击战争胜利的信心,扩大了共产党八路军的政治影响,广大群众踊跃参加我军。这一仗,对建立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是一个奠基礼。

一九三九年十月初,我奉第十八集团军总部命令,带领抗大学生四百余名,由太行山经鲁西到鲁东一一五师师部。路过鲁西时,杨勇同志把我带领的抗大学员留下百余人在鲁西工作,我也留下来了。

当年冬季,成立鲁西军区,军区司令员由杨勇同志兼,政委由肖华同志兼,参谋长何德全,政治部主任曾思玉。鲁西军区辖四个分区:一分区泰西,司令员刘贤权,政委袁震,二分区运西,司令员周贵生,政委刘星;三分区鲁西北,司令员赵健民,政委许梦侠,四分区运东,司令员刘致远,政委石新安。鲁西区党委书记是张霖之同志,鲁西行署主任是肖华同志。

改造地形    创造战场

为了坚持鲁西平原抗日游击战争,我们根据平原不同于山区的地形特点,党政军一起动员起来,深入地组织发动群众挖沟、破路、破围寨,创造平原对日作战的战场。当时,我们把它当作紧急的政治任务和反扫荡的实际战备工作。军政机关组织破路委员会,专人负责这项任务,指导督促任务的执行,及时总结经验。一一五师独立旅参谋长何德全同志在岱庙区长、村长会议上讲话,干部听不懂他的一口湖南话,他就在黑板上写了“死人会”几个字,告诉同志们,不挖抗日道沟要死人,不破路要死人,不破围寨要死人,日本鬼子的汽车、坦克、骑兵来了,到处横冲直撞,我们就要死人,这不是死人会吗?挖了沟,破了路,我们就可以利用道沟隐蔽行动,对巩固抗日根据地,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就有了保障。他还对挖沟破路提出了具体的要求:要求牛车马车在道沟里行动要有错车道,在道沟两旁要种上大麻子棵或高粱,村与村的道沟要贯连起来等等。何德全同志通俗形象的比喻和讲话,子弟兵处处为人民着想,急人民所急,使区、村干部受到教育。在挖沟、破路、破围寨的斗争中,党政军民很快动员起来了,军民打成一片,人民群众抗日救国的热情高涨,男女老少争先恐后夜以继日地忘我劳动,使这项艰巨的政治任务胜利地完成了。在广大的平原上,造起了天罗地网,使日寇的汽车、坦克、骑兵不能横冲直撞。我党政军民既可利用道沟与敌人周旋,坚持斗争,寻机歼敌,又能利用道沟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抗日道沟,成为坚持平原地区抗日游击战争的有力保障。

对日寇和国民党顽固派两面作战

日寇变“速战速决”为“速和速决”政策以来,一方面加紧了对我抗日根据地的军事进攻,残酷扫荡,一方面加紧了对国民党的政治诱降。在此情况下,公开的和隐蔽的国民党顽固派,亲日派,打着“曲线救国”的幌子,调转枪口,配合日寇向我们进攻。为了巩固抗日根据地,击退日寇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大举进攻,我们不得不两面作战。这样,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形势就越来越复杂、艰苦了。

国民党顽固派石友三、李仙洲,在蒋介石唆使下,向我敌后抗日根据地大举进攻,妄图摧毁我们的抗日民主政权,赶走八路军。冀中、冀南、冀鲁豫、鲁西的八路军,在华北讨逆野战军司令员宋任穷、政委肖华(兼)指挥下,还有程子华同志率领的赵谭支队、马本斋回民支队,在广大群众支援下,于一九四O年春季、五月十五日、七月十日进行了三次有理有利有节的讨逆战役。从北到南,沿着卫河、运河两岸步步围歼,严厉地打击了石友三反共反人民的气焰。石友三原系国民党六十九军,一九三八年扩编为第十集团军,辖六十九军,暂编第一军,兵力约八千余人。他假借抗日名义来到敌后,窜到冀鲁边、冀南,最后在鲁西淮、范、观地区安营扎寨,构筑围寨,挖起深沟,垒起碉堡,勾结封建势力,暗中与蒋汪合流,纠集反动封建武装,向我抗日根据地挑起事端,制造摩擦,妄图摧毁我抗日民主政权。他抓住我抗日工作人员,用尽种种刑法,惨无人道的摧残杀害。他掠夺人民的财产,祸国殃民,老百姓痛恶的骂他是“刮民党”。我党一贯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对其进攻坚决反抗之。九月上旬,鲁西军区运河支队五团在范县颜村铺战斗中,歼灭顽军邵鸿基部一千余人,活捉顽固派县长三人。运河支队四团在范县昊桥战斗中,歼顽军五百余人。铲除了石友三顽固派的社会基础,对巩固抗日根据地和抗日民主政权起了重要作用。

一九四一年元旦,教三旅第七团在欢渡元旦军人大会上,提出缴九二步兵炮的口号。果然,一月七日在鄄城县潘溪渡伏击战中,他们围点打援,歼灭邪城增援侯集据点的日寇一个加强中队一百六十余人,缴获九二步兵炮一门,马匹、武器、弹药甚多。打响了一九四一年头一炮,鼓舞了部队的士气。群众兴高采烈地说:“我们八路军有大炮了”,并赞扬说:“七团与九二步兵炮是我们根据地的两大宝”。以后,我们又自力更生,用手工和土机床,制造出九二步兵炮弹。打仗时九二步兵炮大显身手,战后九二步兵炮身藏影消。敌人畏炮如虎,如鄄城县的民兵用一个假炮并说七团来了,就把碉堡中的伪军吓得缴械投降。鄄城伪军王文贤扫荡时,把七团在黄河堤上种的菜全部破坏,该团种菜的同志写信给王文贤,警告他:“你要再破坏我们的菜,老子要打进鄄城去过年!'’从此后,鄄城的伪军再也不敢破坏大堤上种的菜了。

一九四一年一月十日,日寇华北派遣军总司令烟俊六,亲自指挥,推行第一次“治安强化运动”。从一月中旬到二月上旬,日寇九个大队,七个机械部队,共万余人,在飞机掩护下向我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鲁西军区特务营四个连队,为了掩护鲁西区党委、行署机关、军区司令部机关及主力部队的转移,在观城县苏村英勇顽强地阻击敌人,给了敌人很大杀伤,我们的很多同志壮烈牺牲了。

一月一日,我带领九团进入拒野、嘉祥、金乡地区,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打击顽固派,消灭土顽七路军,打击会道门头领,争取和瓦解下层人员,保护抗日工作人员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抗日民主(三三制)政权。为配合淮、范、观地区反扫荡,九团对嘉样以南纸坊日寇据点进行围困和袭扰,同时袭扰济宁,破坏菏泽至济宁的公路。

六月二十八日,日寇再次扫荡泰西山区,同时顽军石友三趁机向我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溉、范、观中心地区蚕食。我七团配合兄弟部队,在东北庄、白衣阁展开激烈战斗,击毙顽军七百余人,俘二百余人,打退了顽军石友三的蚕食,巩固了抗日根据地。

七月七日,日寇推行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十一月一日,日寇推行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日本帝国主义在这一年内推行了三次“治安强化运动”,对我鲁西抗日根据地进一步实行深沟、高垒、封锁墙政策,大的集镇和交通要道均安设了据点,分区进行“梳蓖”扫荡。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斗争更为艰巨了。

在此形势下,顽军高树勋窜入我范县以南黄河沙滩地带。当地群众对顽军不打日寇只会欺压老百姓,切齿痛恨,自动起来扒高树勋部的围寨、深沟,连高垒也给他破除了。高树勋见势不妙,放弃盘据在淮、范、观地区的据点,窜往湖西曹马集、金乡以南地区,八月十三日高树勋部越过陇海路南逃。

在一九四一年反扫荡中,我们有时一个星期就得战斗六次,一个夜间要转移一、二次宿营地。黄河南岸战斗结束,转到黄河北岸再战,北岸打了一仗,再转到黄河南岸。在沙滩里翻来转去,真是风卷黄沙遮人面,大雨倾盆洗衣衫。战士们豪迈地说:“黄河两岸度春秋,不灭鬼子不罢休”。七月上旬,七团攻克邪城县王老虎敌伪据点,歼灭日寇三十余人,伪军全部被歼灭。日军一个中队退守碉堡内,对我军占领地区施用毒气弹、燃烧弹,使民房着火,造成火灾。为此我军撤出战斗。七月间,七、八团转战运东讨伐齐子修。在聊城大关庄、小马庄战斗中歼灭顽军千余人,击毙旅长齐连元。齐子修放弃在平、博平以南据点,溃退北逃。

四月,八团由运东返回运西后,参加了栖风楼讨伐顽军的战斗。七月上旬,八团又返回运东,协同七团讨伐齐子修,攻克了齐子修盘踞在大、小马庄的据点。一七团围攻七级镇据点,在聊城以南歼灭日军富岛元木中尉百余人,缴获武器甚多。九月,一匕团奉命南下,配合湖西兄弟部队讨伐顽军孙良诚,战役胜利告捷。

羊山集是金乡县一个大的集镇,位于小山区。当地群众传说:拒野、嘉祥、金乡地区有九十九个山头。李连壁盘踞羊山集镇,成为拒野、嘉祥、金乡等县封建会门的大本营,是顽固派的别动队,又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他们声称“曲线救国”,依仗敌顽封建势力,积极推行日寇的“治安强化运动”,向我拒南抗日根据地蚕食,配合日寇“梳蓖”扫荡,妄图摧毁我抗日民主政权,切断湖西与淮、范、观中心地区的联系。

为了巩固和扩大拒南抗日根据地,打击顽固派,戳穿李连壁的汉奸真面目,粉碎敌人的蚕食政策,扩大我军的政治影响,我们决定拿下这个封建会门的大本营。

十月二十二日,我们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深入进行了政治动员。二十三日,朱李庄的战斗。七团配合九团开始了攻击羊山集、二十四日拂晓各部队遵照各自作战任务开始行动:九团迅速占领一O六高地,控制街道、大门,威胁和孤立寺院据点之敌;七团迅速肃清羊山集之敌,主力集结羊山集东西两侧待命,保障九团解决寺院据点之敌。

二十四日九时左右,我带教育股长王正南和九团团长到寺院据点侧翼山上侦察地形时,看到敌人在据点围墙上穿来穿去,料他们企图固守待援。王正南说:“真是一些好靶子,奶奶的,今日我非收拾他几个不可!”王正南的枪法在我们部队中是有名的,他拿过通讯员的日本三八式马步枪,在三百米左右的距离,把围墙上的敌人一个一个的点名。随后又调来一挺重机枪,向围墙上的敌人扫射,支援攻击寺院的战斗。九团八连指导员五处负伤不下火线,鼓励战士们勇敢战斗。八连有四个掷弹筒模范射手百发百中,发挥了威力。

经过激战,中午解决了战斗,俘敌二百七十余人,毙敌十人,伤敌四十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二百五十七支,短枪二十支,子弹七千七百八十一发,迫击炮弹十九发,电话一部,照相机一个,粮食五千余斤。另全歼朱李庄据点之敌,俘二百余人。总之,羊山集、朱李庄战斗,部队夜间动作熟练,爬梯子强攻得到锻炼,作战积极勇敢,达到了速战速决。


这一年部队不停地流动,不停地战斗,使部队受到了锻炼,提高了战斗力,粉碎了日寇的三次“治安强化运动”,打退了顽固派的猖狂进攻,消灭和消耗了日、伪、顽的有生力量,巩固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

反扫荡与反蚕食斗争

一九四二年日本帝国主义继续推行第四次、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妄图实行“王道乐土”,以灭中国。日寇侵略军派遣驻华北总司令岗村宁次,推行其军事、政治、文化、特务活动等方面的总体战。

日寇对抗日根据地,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对游击区实行蚕食的堡垒主义,用封锁沟严密封锁游击区与我抗日根据地的联系。在政治上搞欺骗宣传,对敌占区实行奴化教育,严格控制伪军和“维持会”,利用民族败类和死心塌地的汉奸搞“清乡运动”。对土豪劣绅、土匪流氓、国民党投降派,搞日汪合流,推行“以华制华”的政策,在经济上,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严密的经济封锁,并实行“以战养战”的方针,不惜一切手段掠夺我抗日根据地的经济资源。

日寇在战术上,常以汽车部队、骑兵部队为后盾,步兵部队采取轻装远袭,伪装(化装)我抗日部队,实行突然袭击,夜间行动,拂晓攻击;扫荡时先派出便衣接近我驻地,并采取迁回包围,放出谣言,声东击西,集中兵力,实行反复扫荡和清剿;日进夜退,一面包围,一面埋伏,正面攻击,侧面埋伏,实行引诱收买手段,进行特务活动,捕捉我地方工作人员。

一九四二年三月,日寇推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九月推行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九月二十七日,青纱帐基本结束的时候,日寇派遣军驻华北总司令岗村宁次亲自指挥第三十二师团、第三十五师团主力、一个骑兵旅团,一个骑兵联队,并纠集十七个县的伪军共三万余人,出动坦克三十余辆,汽车四百余辆,飞机十余架,对我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淮、范、观中心地区进行秋季大扫荡,实行“铁壁合围”,企图一网打尽我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的党、政、军机关和部队。日寇的如意打算没能得逞,我们的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于九月二十六日夜间就跳出了鬼子的合围圈。但我带领的教三旅七、八团两个第一连和两个班长训练队共四个连队,去邪城以北李楼执行任务时,却于九月二十七日下午,被围在旧范县甘草锢堆。我部队英勇顽强,以一当十,以少胜多,猛打猛冲,终于打开了缺口,突破了敌人的“铁壁合围”,带领成千上万的群众胜利突围。在突围战斗中击毙日寇第三十二师团九六部队一百余人。

一九四三年十月,正是晚秋季节,日伪万余人照老一套办法,对淮、范、观地区进行扫荡。我们早已做好了反扫荡的准备工作,采取敌进我进的办法,组成二、三个连几百人的精干部队,一发现敌人扫荡,便分别跳入游击区、敌占区,袭击日伪据点,破路、破电话线,袭扰敌人。

十月十二日,我和董君毅政委带领分区机关特务连和七团一连在范县吕堤村待机。拂晓后发现朝城敌伪出动。大约八时左右,敌人列成行军队形向颜村铺(分区司令部常驻的地方)方向开进。伪军在前面,日本鬼子在后面骑着洋马,拉着九二步兵炮运动。我用望远镜看到敌人的举动,命令部队隐蔽在抗日道沟大麻子棵里,不许乱动。等敌人通过后,我带领部队飞快向阳谷方向运动,黄昏后进到离阳谷城十余里的袁楼,封锁消息吃饭。深夜从阳谷城内送出情报,阳谷城内还有大队骑兵和汽车。我们不顾疲劳,从阳谷寿张之间通过公路进入张秋地区。拂晓后正通过公路时,遭到碉堡内和公路上运动的敌人的火力袭击。因我们部队动作快速,终于安全的到达岱庙昆山地区集结待命。我召集昆张支队队长吴忠、政委邵子言开会研究反扫荡的行动,决定会合后向泰月巴山区活动。

十月二十日,我们袭击了东平以北夏谢伪军据点,歼敌二百余人。二十五日偷袭东平城。夜间,部队进入城内,立即展开政治攻势,书写标语,张贴宣传画,烧毁敌人的粮食仓库。扫荡我抗日根据地之敌,闻讯火速收兵,败兴而归。鬼子叫嚷:“八路的狡猾狡猾的”。

治安军、伪军、汉奸狗仗人势,在一九四二年“九·二七”日寇大扫荡之后,即向我昆张地区蚕食,使这块抗日根据地变为敌占区。十月间汪精卫第二方面军汉奸孙良诚占据了淮县城,爪牙伸向抗日根据地。汉奸刘本功猖狂地向邪城西北刘口、陈楼安设据点。哪城伪军王文贤在刘庄安设据点。寿张、朝城、阳谷伪军都向我抗日根据地蚕食。我们昆张地区被敌伪蚕食,设据点二十余处。由于根据地逐渐被敌人压缩,斗争更加激烈,环境更为艰苦。但我们没有被困难吓倒,抗日根据地的人民也没有向敌人屈服。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发出的“认清形势,勇敢地克服一切困难,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号召,一九四三年一月初,由七、八团的第二连组织小部队进入昆张地区活动。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小部队只能夜间活动。为适应形势的需要,我们把这支部队改编为昆张支队,全体人员穿便衣,深入敌后作长期打算。我们还选派当地党员干部,打入伪军和伪政权中,学会做隐蔽的合法的斗争。军事上主要打击死心塌地的汉奸卖国贼头子。基本上采取夜间行动,打破规律,声东击西,通过敌人封锁沟时用自己携带的活动竹梯子越过障碍,夜间行军后尾有专人打扫行军痕迹,或用数人穿倒鞋不规律走路等,用以迷惑敌人。政治上,开展对伪政权人员和伪军家属的工作。捉到伪军官兵和伪政权人员,常常经教育后立即释放。有的伪军被我们捉放过三次。这样做,使我们争取到许多伪军和伪政权人员为我们通风报信,掩护我党政工作人员做合法的斗争,派进去拉出来,出现了不少两面政权(一方面应付日寇,另一方面为我们做事)。部队本身则加强军事、政治思想工作,发挥党、团员的模范作用,注意巩固部队。深入敌后要依靠群众,相信群众,深入做群众工作。掌握党的政策,保障部队立稳脚跟,坚持敌后斗争,待时机成熟,准备一锅端,粉碎敌人对我抗日根据地的蚕食。

一九四三年六月,武装保卫麦收时,我带领八团和昆张支队对敌展开反蚕食斗争,一夜之间,把昆张地区伪军二十多个据点全部拔掉。俘伪军一千余人。八团和分区特务连攻克张秋、徐集据点歼灭伪军二百余人。十月上旬,八团在朝城以南歼灭伪军文大可一千余人,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粉碎了敌伪的蚕食政策,恢复和巩固了抗日根据地。

六月中旬,一七团抵达湖西地区,直接归十一分区首长指挥,参加讨伐李仙洲战役。经赵小楼、禄刘庄若干次激烈战斗,歼敌数千人,给李仙洲顽军重大杀伤,粉碎了李仙洲向淮、范、观进攻的企图。

我带领七团和骑兵团,于九月十日由范县出发,九月十三日到达湖西十一分区。配合十一分区部队攻克李丹楼,消灭耿聋子(本名耿少孚,是苏北沛县、丰县、肖县、铜山县、锡县五县顽固派的中心人物),巩固和扩大了湖西抗日根据地。九月二十一日实施对李丹楼等据点的分割围困。李丹楼敌人的特点是防御工事比较坚固,副防御设施多,火力配系比较严密,企图依托工事固守防御。但围寨内巷战设施差,守备兵力分散,若围寨被突破,便无法抵抗。他们平时主要依靠深沟高垒作屏障,不能野战和近战、夜战。因此,我们力求诱敌在野外或运动中,乘敌立脚未稳歼灭之。对于工事坚固、火力较强守备有经验之敌,进攻时主要采取土工作业(近迫,坑道作业),破坏敌人副防御设备,然后组织步兵突击队在炮火支援下强攻,力争战术的突然性,不打莽撞仗。二十二日五时,我们首先将李丹楼外围陈老庄据点攻克,击毙耿聋子的副司令郝团指挥郝慕,歼敌一部,缴步枪三百余支,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六挺,掷弹筒三具,马三十余匹,电台一部,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接着以七团、分区特务连、炮兵连和十一分区二十团,围困李丹楼守敌。经两天两夜的土工作业,于二十四日晚开始对李丹楼攻击。当日黄昏,敌人突围向北逃窜。二十五日七团、骑兵团追击敌人,二十团及地方武装打扫战场,破除围寨。突围之敌二十五日夜逃窜沛县以北五里地的一个村庄刚驻下,二十六日即被七团一部乘敌立脚未稳赶出野外。这时骑兵团乘马追击,用缴获日本的战刀,把敌人砍得溃不成军,一直追到腾县以西,消灭敌人一千八百余人。耿聋子自称“新徐州”,在李丹楼围寨东西门上张贴“金城”“汤池”,但只不过几天的功夫就被我军民打破了。这一仗巩固和扩大了湖西杭日根据地,给封建势力顽固派沉重打击,威胁了徐州之敌。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冀鲁豫军区命令七、八、九分区部队对汪精卫的治安军孙良诚第二方面军,孙震第二十二集团军第一O四师、一二五师及河北保安十二纵队等部,实行反蚕食斗争,歼灭故人的有生力量,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

我分区的任务是以六、七、八团偷袭八公桥,歼灭孙良诚的总部、警备团、骑兵营。

八公桥位于濮阳东南,是黄河故道以北的一个大集镇。孙良诚总部盘驻在八公桥一带甚久。孙良诚在蒋汪合流搞的热闹的时候,公开投降日寇当了汉奸,成了汪精卫的治安军第二方面军。一九四二年“九·二七”日寇大扫荡后,孙良诚趁机唆使孙震第二十二集团军两个步兵师,河北保安十二纵队侵占了淮县城,构筑围寨,挖深沟,修碉堡,安营扎寨,并继续向我抗日根据地蚕食。敌人的战术是盘驻一片,对我抗日根据地白天进攻,夜问龟缩。但敌人后方空虚,孙良诚投敌后官兵矛盾加深,士兵士气低落,战斗力不强。

我分区部队于十一月十七日拂晓前进至范屯、常楼、鱼管、宋楼地区隐蔽集结,封锁消息。十八日白天进行了政治动员,提出了“攻克八公桥,活捉孙良诚”的口号。当日黄河沙滩刮了一整天大风,风沙漫卷,天空昏昏沉沉。我们利用这个自然条件,黄昏时向八公桥开进,秘密接敌。通过敌人梁庄、徐镇、保安集、胡庄集据点之间行动时,都是静悄悄而又神速地通过了封锁线,作好了强攻的准备。由于对八公桥敌情和地形了如指掌,加上我军夜战、近战熟练,又有侦察员和当地情报人员当向导带路,各部队迅速接近了八公桥据点。午夜十二时,七团的突击部队从八公桥东北角北侧扒开敌人木栅栏,越过外壕,迫近围寨城下。黑夜里伸手不见掌,一不小心就会被大风刮倒。真是天气助战,好极了!待围墙上游动打更的敌人过去之后,突击队梯子组迅速升起梯子,突击连蹬上围墙,把打更的敌人捉住。突击营把平射迫击炮运进围寨内。当我们部队接近孙良诚的总部八大处时,敌人还在打麻将,响了几枪后他们还不在意。当我们的战士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时,敌人无力抵抗,束手就擒。接着六团、八团报告,他们的突击队也突入围寨内,正在进行巷战。至此,我们的掏心战术成功了。凌晨,东西围寨据点四周,都枪炮呼啸,轰鸣起来了。在我接受军区杨得志司令员的任务时,他要求我们“十二时偷袭不成功,立即报告”。现在得手了,我立即派骑兵通信员向军区报告偷袭成功。拂晓后,东西围寨门打开了,第二梯队的部队进入围寨内进行巷战,黄‘昏前战斗基本结束。这次战斗全歼了敌人的总部:警备团和骑兵营,活捉了孙良诚的总参谋长甄纪印,俘虏官兵兰千余人,马二百余匹,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四挺,步枪一千九百余支,短枪九十余支,兵工厂机床三十余台,胜利品甚多。可惜的是孙良诚十八日下午乘汽车到开封去了,没捉到。

我分区攻克八公桥孙良诚总部,并扫清八公桥卫星据点的同时,七、八、九分区兄弟部队对滑县上官村、邵风岩、朱楼、韩村等据点也发起攻击,并横扫长垣、封丘土顽的敌人,攻战纵横二百余里,拔掉大小据点百余个,歼敌数千人。孙震见势不妙,于十一月二十六日白天,仓皇向淮县城方向窜去。此次战役后,淮、范、观中心地区与七、八、九分区联成一片,扩大和巩固了抗日根据地。

惩罚鄄城汉奸刘本功战役

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日寇向我抗日根据地大扫荡时,死心塌地的汉奸刘本功,趁机在邪城西北黄楼、刘口、刘口大堤上和肖皮口、程思里屯挖封锁沟,筑封锁墙,设据点,向我抗日根据地蚕食,非常嚣张。有一天刘本功送来一封挑战信,说:“曾思玉,你是苏联的走狗,蒋介石是美国的走狗,我是为汪精卫主席、大日本皇军建立‘东亚新秩序,的。你有什么力量向我进攻?我有力量随时可以向你们匪区进攻??”我在分区干部会上,把汉好刘本功的这封挑战信念了一下。同志们非常愤怒,异口同声地说:“抓紧时间练好兵,打这个狗娘养的汉奸卖国贼l”我在分区兵工厂召集干部工人开会时,把汉奸刘本功这封挑战信又念给同志们听,大家听了,气愤地说:“司令员,我们拚命多造迫击炮弹,九二步兵炮弹,狠狠地打这个日本走狗汉奸。”刘本功的这封挑战信,激起了我们全体指战员的极大愤怒。刘本功是邪城县恶霸地主,老百姓称他为“刘半湖”,因为他霸占了东乎湖、南阳湖的大部湖泊和土地,是个剥削欺压人民,喝人民血汗的魔鬼。他还经常派出自行车快速队,到处捕捉我党政工作人员,抓住我们的工作人员就残酷地杀害。刘本功双手沽满了人民的鲜血,当地群众和我党政工作人员对其恨之入骨。为了打击他的反动气焰,我们决定对刘本功狠狠地进行惩罚!

一九四四年八月间,八分区五、六、七、八团,清丰、南乐、观城、范县、邪城等县基干大队,集中优势兵力,开始了惩罚刘本功的战役。我们首先将郸城西北新老据点分割包围,进行土工作业,迫近敌人的据点,昼夜的袭扰消耗敌人,然后采取各个歼灭的办法。七团在炮火掩护下,攻克黄楼据点首战告捷。随即转移炮兵攻刘口大堤据点,准备围点打援。果然,郸城刘本功派出了十二个中队一千余人的增援部队,钻进刘口大堤上这个狭小据点内。原刘口大堤上据点内还有两个中队二百余人。我们当机立断,迅速机动七、八团主力扎住口袋,将这小小据点重重包围。然后集中迫击炮抵近猛烈射击,用九二步兵炮摧毁敌人的碉堡,对这个只有几平方里了的小据点,连射数百发迫击炮弹。打得敌人无处藏身,上夭无路,入地无门,连水也喝不上,士气低落,枪声稀疏。我们土工作业早已迫近据点。战士们非常有趣,用木棍顶起根据地人民慰劳的大西瓜,给据点里的敌人看,向敌人喊话:“伪军士兵们,你们口渴了吗?想吃西瓜吗?你们不要替死心踏地的汉好刘半湖卖命了,他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刘半湖把你们欺压够受了,他还要把你们输送到日本太平洋去喂王八呀!你们在据点里象煮饺子、蒸摸一样,好不好受呀?刘本功挑战书不是说有力量向我们抗日根据地进攻吗?刘半湖不来,却让你们来送死。八路军的炮弹你们吃够了没有?你们不投降,再送点炮弹让你们吃够吧?”敌人鸦雀无声。我们连续围困了两天,不断地打冷炮。第三天,敌人吃不消了,打出了白旗,缴枪投降。我们勒令他们放下武器,一个个的走出围子,到谷子地里集合。敌人一个个拖泥带水,象泥鳅一样,狼狈不堪,要死不活的,坐的坐,躺的躺。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共产党、八路军对待俘虏的政策是缴枪不杀。我们的战士挑水给俘虏喝,有的给俘虏吃西瓜,说你们不抢西瓜了,我们给你们吃个饱。

战斗结束后,我到据点看了一下,敌人死伤的人,真成了肉堆。伤兵躺在地上哼哼地叫喊:“八路军救命,我们再也不当汉奸了,再也不替刘半湖卖命了。”

战役进行了十天,打掉了黄楼、刘口、刘口大堤上以及肖皮口和陈思里屯的据点,歼灭增援之敌二十二个中队,两千五百余人,缴获轻机枪六十余挺、掷弹筒二十二具,步枪一千七百余支。把敌人的据点、碉堡、封锁沟、封锁墙一扫而光,中心区与昆张地区连成一片,给死心踏地的汉奸刘本功以严厉的惩罚。

在党的领导下,坚持斗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的党、政、军、民经过一两年艰苦奋斗,战胜一切困难,终于粉碎了日寇五次“治安强化运动”、蚕食政策和“三光”政策,粉碎了日寇岗村宁次吹嘘的“总体战”。消灭了大量的敌伪军,惩罚了汉奸卖国贼,打击了蒋汪合流的气焰,反击了国民党顽固派,壮大了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武装力量,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保卫、巩固、扩大了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为反攻创造了条件。

奔袭寿张县城战斗和阳谷战役

一九四三年六月,昆张战役后,张秋镇、岱庙地区重新恢复抗日民主政权,寿张县城东北面已受到我军的威胁。一九四四年八月,讨伐邪城县汉奸刘本功战役,打断了邪城至寿张的封锁线,摧毁敌人的深沟、封锁墙、碉堡,这就使寿张县城里的敌人三面受我军夹击,孤立无援。在我寿张县地方武装不断地袭扰下,寿张县城里的伪军恐慌不安,成了惊弓之鸟。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县城里的伪军放弃县城逃至寿张以北徐楼据点和阳谷地区,第二天伪军又返回寿张县城,企图固守寿张城垣。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中旬,八分区命令七团配属分区炮兵连、特务连,由哪城以北地区,沿着黄河以北金堤,日夜兼程,冒着小雪,顶着西北风,向寿张县奔袭。首先切断寿张通阳谷的公路,以寿张基干大队包围徐楼的据点。一天下午,七团从西门包围了寿张县城垣。翌日拂晓,我们对城西门连射数发炮弹,把西门打开一个大洞,突击队乘机而入,各部队迅速登城突入城内,将伪军驻地包围。经数小时战斗,我无伤亡,速战速决,全歼伪军大队长沈广勋四百余人,缴获了许多武器。

徐楼伪据点百余人,由中队长徐小旺(我内线情报员)带领,一枪未发就放下了武器。至此,阳谷城就暴露在我东、西、南三面的夹击之下,城内的治安军和伪军忐忑不安。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日,阳谷战役开始了。

阳谷城守敌,有治安军(绥靖军)第四集团军第九团第一、三两营,约七百余人。还有阳(谷)、寿(张)、朝(城)、萃(县)四县伪保安队约一千五百人。他们平日里欺压百姓,调戏妇女,无恶不作,阳谷人民恨之入骨。我们决心消灭治安军,解放阳谷城,为阳谷和附近几个县的人民报仇。

阳谷城,城高三丈余,深挖护城河,城外两道外壕,一道鹿碧。城墙设有三层火力(城墙上设碉堡,中层有火力点,城角脚下有暗堡),城墙各突出部设有侧射火力点,城门楼及四角设有堡垒,形成支撑点。敌人的火力配备较强,但弹药有限,并且兵力不足。特别是守城的治安军与保安队之间矛盾重重,而且治安军近两年来,战斗力削弱,士气低落,新兵多,保安队的战斗力和士气更不行。因此,我们是有充分信心战胜敌人的。

我们集中了四十多个连,共计六千余人的兵力,于七月二十日凌晨完成了对阳谷县城的包围,各部队立即进行土工作业和攻城的一切准备工作。二十一日拂晓,七团一营从阳谷城东门,三营从东南角在炮火支援下实施强攻。炮火摧毁了东城墙垛口,突击队十余人迅速地爬梯子,登上城楼同固守城楼敌人展开搏斗。后续部队爬梯子时,梯子忽然折断,一、三营第一次强攻未奏效。这时阳谷城内敌人非常嚣张,治安军疯狂地说:“治安军在,你们土八路想登城万万不可能,你们上来一个排、一个连别想活着。”我军指战员听到后火冒兰丈,扬声喊话:“二鬼子!你们还能嚣张几时?你们等着吧!老子一定要打到阳谷城里去??”。

各部队立即日夜紧张的作第二次强攻的准备。各部队采取白天对敌人打冷枪,黄昏及夜间以至深夜拂晓佯攻,有意的制造各种响声,袭扰和迷惑敌人,消耗敌人。敌人甚为恐慌,上了我们的当,他们的手榴弹、机枪、步枪一阵阵不停的响着。

第一次的突击失利,反更加激励了全体指战员杀敌的决心,促使我们更积极地做好再次登城的准备工作。我们确定,东门的助攻不放弃,重新选择突破城垣登城的地点。儿个领导干部反复地勘察了城楼偏东的两个突出部,利用城北沙丘起伏的地形,构筑严密阵地,以便特别炮火和特等射手抵近射击。梯子组、突击队、预备队、投弹组、爆破组均构筑好掩体,有的已通到护城河。攻城部队做好了一切准备,单等登城命令。各级领导亲临现场,分头进行检查,看是否做到了万事俱备。我亲自到七团五连进行动员。连长王清山同志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精干青年,他响亮地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能登上城墙”他在全连前宣誓,战士们齐声回答:“一定要拿下阳谷!一定要打到阳谷城里去!坚决消灭‘二鬼子’治安军!

二十四日,二营五连在黎明前能看到敌人城墙上的枪眼时,炮火、轻重机枪和特等射手一齐对准目标开火。敌人的枪眼被我们封锁了,霎时他们的各种枪支都变成了哑叭,我们的投弹组个个奋不顾身,从护城嚎里迅速接近城下,把一筐筐的手榴弹投向敌人,暴雨似的在敌人城墙上倾泻,爆炸声不停的轰鸣,梯子组迅速通过护城河,飞快地架起梯子,突击组人人如虎生翅般的爬上梯子,登上城墙。五连长随突击组登上城墙,用力挥手叫同志们快上。这时太阳已从东方升起,清楚地看到攻城的同志们在城墙上向敌人冲杀。我兴奋地为五连同志高喊:“打得好!”并告诉作战参谋通知各助攻部队:五连登城成功!这时,城墙四周响起一片冲杀声。九时左右,五团、六团争先恐后地报告登城喜讯。我告诉司令部值班参谋,向军区报告登城成功的消息。二十五日,城内保安队全部消灭。治安军还固守北门西侧,在核心阵地内顽抗。我登上东门楼进行了观察,又同温团长一起迫近治安军核心阵地附近,仔细地察看治安军的设防。果真不出我们战前所料,情况基本相似。我同温团长又一同到五连、七连看望同志们。五连长王清山同志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说:“报告首长,我们连还要同二鬼子干!给我们任务吧。”我说:“你们五连登城成功,打得好!听命令吧"

二十六日,开始对治安军总攻,我们从四面发起攻击,迅速突破治安军的核心阵地。敌人招架不住,迅速龟缩固守核心阵地碉堡,企图死守待援。一五连追击到房顶上,同治安军拚刺刀,展开搏斗。连长王清山同志不幸光荣牺牲。英雄的牺牲立即激起了全连同志为烈士报仇的决心,大家英勇地冲杀,一直打到治安军九团团长固守的碉堡内,将团长张玉环击毙。整个战斗在二十六日黄昏前胜利结束。

阳谷战役激战一个星期,攻克阳谷城,击毙治安军第九团团长以下近千人,俘敌两千余人,活捉伪县长四人,缴获轻机枪五十余挺,重机枪五挺,步枪一千七百余支,迫击炮两门,掷弹筒十九具,汽车两辆,还有很多其它胜利品。阳谷战役的胜利,打开了通向一、七分区的门门,消除了伪治安军的所谓中心据点,粉碎了封建势力的堡垒,解放了阳谷、寿张、朝城、萃县、张秋五个县的全境,使一、七、八分区联成了一片。

阳谷战役胜利后,这几个县的大小村镇敲锣打鼓,家家吃饺子庆祝胜利。广大人民群众从几十里外的地方,给八路军子弟兵送慰问品,有手提的、抬的、挑的、小车推大车拉的,西瓜、烧鸡、鸡蛋、猪、羊、牛肉、菜等,应有尽有。到处是军民联欢的景象。

迎来抗战胜利

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我们八分区儿位领导同志,在月光下,心情愉快地摆起龙门阵,畅谈对我们非常有利的抗战时局,感到日本鬼子快完蛋了。正当我们吃着鲁西大西瓜的时候,作战科长李觉同志高兴地走来告诉我们:“八月八日,苏军对日宣战。”我们听到这个消息,谈论得更起劲了,想到日本帝国主义的末日已经来临,抗战的胜利就在眼前,在日本帝国主义铁蹄下被蹂瞒的同胞快要解放了,兴奋地一直谈到深夜。苏军对日宣战的消息很快地传到战士和群众中,部队士气高昂,群情振奋,决心驱逐日寇出中国,收复失地,打到鸭绿江去!

八月十三日,发表了毛主席的《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这篇重要讲话,干部、战士和抗日根据地的群众,都在学习文章,讨论时局和我们的任务。八月十四日,新华社播发了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的消息。鲁西抗日根据地的军民高兴地跳起来了!我们分区司令部(驻在颜村铺)和村里群众一起开了庆祝会,男女老少敲锣打鼓,大家兴高彩烈地高呼:庆祝抗战胜利!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打到鸭绿江去l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八路军万岁!高唱:“八路军是人民大救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歌曲,在凯歌声中欢庆胜利。

八月十五日,朱总司令命令日本战犯岗村宁次无条件投降。这时部队求战情绪十分高涨,求战书象雪片似的飞到了分区党委、司令部、政治部。同志们斗志昂扬,坚决要求上战场,彻底消灭那些胆敢顽抗的日本鬼子。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日,我八分区主力四、六、七团,遵照冀鲁豫军区命令,攻克延津县城。八月二十三日攻克封丘县城。八月二十五日,我们准备攻占开封,部队已向开封城开进,因日寇收缩兵力,集中开封拒降,军区为保存有生力量,决定停止对大城市强攻,集中主力及地方武装,迅速夺取根据地周围的中小城市,扩大农村根据地。根据这个命令,我们停止了对开封的进攻,于八月二十八日回师夺取滑县。

滑县战斗胜利后,部队利用战斗间隙进行整顿,总结作战经验,准备再战。八分区在反攻前后,从四月至九月接连战斗:豫北战役,南乐战役,东平战役,阳谷战役,延津、封丘、滑县战役,每.式皆捷。我们部队取得攻城、攻坚作战的初步经验,装备有了很大改善,人员充实,军政素质有了明显提高,战斗力更加增强。九月二十一日,冀鲁豫军区命令:攻克汤阴城,歼灭孙殿英、刘月亭部。

九月二十三日,我们扫清了汤阴城外之敌,迅速占领城关,迫近城下,我随同营团干部仔细地侦察了地形,选择坑道作业地点,准备用爆破的办法,打开汤阴城。

九月二十四日,七团二营在东关城门楼以外护城河石桥下,进行坑道作业。二十五日,六团在南门护城河石桥下进行坑道作业。为了迷惑敌人,六、七团又在城东南、东北角各选择一个点打坑道。这样,即使一处爆破不成,还有第二处。同时,也打消了干部一冲了事的念头。各级于部以身作则,亲临现场指导,告诉战士们,多流汗才能少流血,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战士们智慧多,干劲足,积极苦干,想方设法加快进度。敌人几天来看不到我们攻城的征候,感到莫明其妙。我们的特等射手趁敌人不备,打冷枪冷炮,杀伤不少敌人。我们的作业部队在东、西、南、北城关敲鼓打锣,喊话,唱京戏,打快板,迷惑敌人。敌人听到后更为恼火,破口大骂说:“你们土八路不要来这一套??”第二天下午,刘月亭在东门楼堡垒里叫人喊话,猖狂地说:“冯玉祥用大炮,在西门打了六个月都没有打开,老子还怕你们土八路?你们土八路有什么本事?老子敢同你们拚??”战士们听到敌人猖狂的叫骂,义愤填膺,特等射手对准东门城楼的射击孔,叭!叭!叭!一阵射击,子弹嘎嫂地打进射击孔内,吓得这位刘军长再也不敢上城门楼来了。

汤阴是平汉线上有名的古城,是岳飞的故乡。有人说:“汤阴自古以来从没有失守过。在蒋冯战争时,冯玉祥围攻汤阴城,六个月都没有打开,孙殿英给刘月亭传令嘉奖。”我们的战士说:“老乡,你看我们的吧!”刘月亭是个双料货,是军阀,又是汉好走狗,在这里盘踞了几十年,危害老百姓,压榨人民,不知道欠下了人民多少血债。八路军决心为民除害,一定要打开汤阴城。

我们的战士们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坑道作业进展很快。二十七日,七团报告已挖到城下,并听到敌人对抗作业的声音。我判断这不可能。为此,我亲自进入坑道内去听了听。之后,我同七团长李程同志及戚政委等共同分析,认为不象是敌人对抗作业的声音,而且,即便敌人是挖坑道搞对抗作业,离我们的爆破药室也还有相当一个距离,时间不容许敌人了。我们要抢在敌人的前面,争取时间就是胜利。于是,我便责成七团组织团直属队、侦察员、特务连的年轻力壮小伙子,把保障工作做好,火速准确地再挖三米,把药室挖好。我还不放心,二十八日下午,又做了最后一次检查,认为合乎要求了,才命令七团将一千零六斤黑色炸药全部装进去。因为事关重大,少有一点差误,三营全体同志就有生命危险。我当面叮嘱李团长,点火时要用双保险,用一号甲电池电发火,再用导火索辅助点火,要准确回填,堵塞越坚固越好,搞好后还要再检查一次,看是否符合回填要求。二十四时,电话铃响了,七团报告说一切准备好了。我即命令:“按照预定时间,拂晓点火爆破。”这时,我们大家的心情都很不平静,焦急地等待着点火时间的到来,希望一次爆破成功。四点,四点半,五点,突然,“轰”的一声,地动山摇,震耳欲聋。我们指挥所离东门五里多,房子都震动了。电话又响了,七团参谋报告:“爆破成功!九连冲入城内。”我说:“告诉你们团长,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巷战I”并告诉身旁参谋通知四、六团积极登城,按照计划行动。这时城内敌人兵慌马乱,已无法招架。爆破的巨响震得敌人头晕眼花,抱头鼠窜,反冲锋软弱无力。攻城部队利用爆破的威力(爆破摧毁了汤阴城东门城楼和两侧城墙各五十米左右),不失时机地通过爆破缺口入城,进行巷战。部队大胆穿插,分割包围,各个歼灭敌人。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巷战,于九月二十九日黄昏前,战斗胜利结束。全歼刘月亭部,俘虏二千七百余人(内有军参谋长以下军官百余人),缴获轻机枪一百一十余挺,重机枪四挺,迫击炮四门,子弹三十余万发,兵工厂两个,胜利品甚多。刘月亭吹嘘六个月打不开的汤阴城,经我全体指战员的英勇奋战,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下,不到六天时间就攻克了,把刘月亭这个死心踏地的汉奸连同他的第四路第十四军全部消灭。

在鲁西辽阔的平原上坚持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八路军同抗日根据地广大人民结成鱼水之情,成为不可战胜的钢铁长城。在党中央、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战胜了一切困难。我们这支队伍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经过了抗日战争艰苦斗争的锻炼,成为八路军的一支有生力量,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又听从党的召唤,奔向全国解放的战场!

浏览:93次

下一篇:待补充文章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